依靠神,有奇迹!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信徒,我儿子叫蒙福,是一名14岁的学生。2015年10月18日下午2点50分,儿子到我上班的厂里,说想骑摩托车出去玩,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骑车耍酷太危险了,我实在是不放心,但经过他再三央求,我还是把车钥匙给他了,之后又再三叮嘱千万要小心。

两个小时后,我突然接到同事的电话,说我儿子骑车撞到学校下边的灯杆上了,现在已经被送到镇医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吓得心“怦怦”直跳,脑子里不断地想:孩子撞成什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我越想心里越是慌乱,只有在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

到了镇医院,看到儿子满脸是血,血肉模糊,脸肿得很大,下额都变形了。当时,镇医院治不了这么重的伤,随即就把儿子转到了市医院。到了市医院,医生给儿子做完CT,显示的病情结果是:一、重型颅脑损伤:1.弥漫性轴索损伤;2.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3.颅内积气;4.颅底骨折并脑脊髓液鼻漏;5.右侧额骨、筛骨、左侧眼眶骨折。二、左33侧肺挫伤并吸入性肺炎。三、下额骨折,上额齿槽骨骨折。四、左侧股骨骨折。

因此儿子被直接转入了重症监护室。脑外科副主任孙医生跟我和妻子说:“你的孩子撞得不轻,能不能保住命还不好说,我建议你们请个脑外科专家来看看。”为了救孩子的命,我和妻子通过亲戚联系了一个专家。专家看了CT后,对我们说:“孩子的病情很严重,他的头就像西瓜掉在地上一样,已经酥了。禱告神,依靠神还有肩上锁骨骨折、大腿骨折,在这种昏迷不醒的情况下根本没法做手术,就是治好了也是个植物人,要么就是憨憨傻傻的。唉!除非有奇迹,但是,我们医生治病不靠奇迹啊!”另一个医生接着说:“有个人被车撞的情况和你家孩子一样,现在都花了快80万了,人还没苏醒呢!”听了这话我觉得头晕目眩两眼发黑,我真后悔不该把车钥匙给儿子,他才14岁,如果他真的没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坐在重症监护室大厅的连椅上,望着天花板就像傻了一样,医生说的话不停地在我脑海中盘旋,心就如万剑穿心般地痛。晚上我躺在地铺上,一闭眼全是孩子血肉模糊的脸,我心想:孩子今年才14岁,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难道就这样……我不敢再想下去,痛苦中,我不断地呼求神:“神啊!我把孩子的生死交在你的手中,因为孩子的命由你掌管,不论这孩子将来怎么样,我都不埋怨你。无论临到什么样的结局,我都愿意顺服。”祷告后,我心里没有那么痛苦了。那几天,我和妻子轮流着照顾儿子,没有停止聚会。在聚会时,弟兄姊妹都给我们交通神的心意,让我们把这事交在神的手中,一方面要对神有信心,一方面也要顺服神的主宰安排……

每天下午3点是重症探视时间,我们进去看望儿子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周围那么多仪器,身上到处都是管子,变形的下颚还插着呼吸机,就像植物人一样,我含着泪说:“孩子,你哪里难受了你就喊我们的神……”到了晚上,我和妻子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地铺上,一起交通寻求神的心意,我想起神的话说:“我是你的后盾,我是你的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九篇说话》)“我是你的磐石,是你们的靠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我知道这是神在坚固我的信心,有神在,不怕!我们夫妻也互相交通神的话鼓励着对方。

10月29日,脑外科副主任孙医生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现在孩子非常危险,瞳孔已经放大,熬不过今晚了。不如趁着你儿子还没有断气,把他的器官卖给红十字会医院,省红十字会的爱心簿上还会登记你们的名字,这也是荣幸的事啊!”之后又讲了国内外很多有“爱心”捐献器官的例子,还刻意交代我说:“你和你妻子知道这件事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你们赶紧做决定吧,红十字会的器官联系员正好要路过这儿。”听到这个噩耗,我一时间不知所措。想着医生说的话,我陷入了绝望……没过一会儿医生又问我们:“商量好了吗?赶紧做决定啊!”我绝望得不知所措,只有在心里不住地跟神祷告:“神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愿你带领引导我吧……”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万有之首全能神,宝座之上掌王权,掌管宇宙和万有,正在全地带领咱。……周围环境及人、事、物都有宝座的许可,千万别生埋怨的心,否则神不赐恩典。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我意识到孩子的病情这么严重,如果是神真要他的命,当时就挪去了,但十天过去了,儿子还活着,那是神不让他死,孩子这一口气在神的手中,他的生死由神掌握,最终我们坚决不同意捐献儿子的器官。

这时,儿子的大伯恳求医生救救孩子,此时孙医生没好气地说:“我们已经用了最好的药,我已经尽力了,只有听天由命了。”看到这一幕,我们想到上面的讲道交通中说:“那人把希望寄托在大夫身上,意思是‘这个人就你能救,谁也救不了’,他就不知道只有神有权柄,神能决定人的命运,决定人的生死。那你们说人的命运是在神手里,还是在人手里呀?(神手里。)……神命定一个人什么时候死谁也改变不了,你找阎王爷也没用,它也救不了,在神那儿有命定,它不敢违犯天规。……在这个时候基督徒只能寻求摸神的心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我们心里更加确定谁也救不了儿子,医生也救不了,只有神有这个权柄与能力。

那天晚上,医生已经给儿子判了死刑,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奇迹却在那天晚上出现了,儿子居然安然无恙地挺过了那夜。等到第二天下午3点多,我和妻子像往常一样去探视的时候,叫着儿子的名字,没想到,他竟然有点意识了,并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妻子流着眼泪激动地趴在儿子的耳边说:“孩子,我是妈妈,你难受了就喊咱们的神,神会救咱的……”从那天开始,儿子的情况一天天好转,并且恢复得越来越快。后来,我们听重症监护室的一个病人家属说:“那个孙医生太缺德了,我孩子治病都花了100万了,谁知来到这里,他就让我们捐器官!我当即就骂了他一顿!”听到这里,我们气愤不已,看到医院太黑暗、太邪恶了,什么救死扶伤,都是假的!这时,我更加感谢那天晚上神的保守,如果没有神话语的带领,没有神摆设环境的拦阻,我们就会中了撒但的诡计,儿子的命就真的被断送在这些医生的手中了。

十天之后,我儿子的意识开始清醒了,医生就安排着做手术。但奇妙的是,孩子全身骨折处那么多,但多处都已经愈合好了,只剩下大腿、上下颚需要做手术。

手术后,儿子完全醒过来了。之后儿子从重症监护室转入了普通病房里,两个月的时间我儿子基本康复了。2016年元旦的前一天,儿子就出院了。当时整个重症监护室就他的病情最严重,而他却是恢复最好、最快的一个。事后,所有看到过儿子的人,都不禁发出惊叹:“奇迹!真是个奇迹啊!”我们全家人知道这一切全是神的大能。到了2016年9月,我儿子又到医院复查,他的身体状况良好,除了左侧的半边脸还没有完全恢复,大腿上的钢板还需要再做一次手术取出外,其它一切都正常。那个和他一样病情的人,已经花费了几百万元的医疗费,最终成了植物人。我儿子能恢复得这么快,全是神的恩待,是神的奇妙作为。

后来,儿子也参加了教会生活,还在教会尽上了本分。一天,我们看到神的话说:“当撒但败坏人的时候,当撒但疯狂残害人的时候,神并没有坐视不理,也并没有对他所要拣选的人置之不理、视而不见。撒但所做的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兴起一个潮流,在神那儿都知道撒但要干什么,但是神并没有对他拣选的人放弃,而是在默默无闻地,悄悄地,静静地作着每一件他要作的事。当他开始在一个人身上作工作的时候,当他拣选了一个人的时候,他没有向任何人宣告,也没有向撒但宣告,更没有作任何大的动作,只是悄无声息地,很自然地作着他要作的事。首先,神为你选定了一个家庭,这个家庭是什么样的背景,你的父母是谁,你的祖先是谁,在神那儿已经定好了。……在这期间,在人成长的期间,撒但在虎视眈眈地盯着每一个人,但是神作事从来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间、时间的限制,他作着自己该作的事,作着自己要作的事。或者你在长大的过程中有许多不如意,有病痛,有坎坷;但是这一路走来,你的生命与你的未来神都严加看护,神对你的一生给了一个真正的保障,因为神在你身边保守着你,照看着你。……你在神的眼中生存着,长大,成熟。在这期间,神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任何一个人都未曾感受到的,也是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的,更是神从未告诉给人的。……那就是,从一个人出生到现在,神要保障每一个人的安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儿子读完神的话,激动地说:“神的话让我明白了,你们能来到神的面前,是神早已命定好的,神又借着你们给我传福音也是出于神的安排。若不是你们信神,相信人的命运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摘取了器官,是神的爱与保守才让我活了下来,使我有机会接受神的拯救,我能得着这极大的福气都是神的恩待,是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着儿子的交通,我的心里充满着对神无限的感激,感受到撒但虽然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掠夺人、吞吃人,但是神却在默默地守护着人,让人在各样灾祸临到的时候不被撒但侵吞,神真的就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依靠。更感受到神的权柄无处不在,神对人的保守无处不在,神就在我们的身边守护着我们,我愿意用尽自己的后半生还报神爱。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顺服

推荐阅读:《神爱比海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