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婆婆之间的隔墙倒塌了

1991年春节后,在别人的介绍下,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见面后我们双方都很满意。可谁知,丈夫的父母却嫌我家太穷,认为穷坑填不满,结婚后是个缠累,就不同意我们这门亲事。但因着我和丈夫情投意合,丈夫不愿随从父母,我也不愿轻易放弃,就跟丈夫许诺:虽然我家里穷,但我一定会善待公婆、孝敬老人的。为了不让丈夫难堪,在没结婚之前,我就帮他们家做家务、干农活,周围的人都说丈夫有眼光,找了一个贤惠的好媳妇,最终公婆勉强答应了我与丈夫的婚事。

结婚后,丈夫经常在外打工,公婆一直对我很冷淡。我为了得到公婆的认可,在家很勤快,经常跟他们一起下地干农活。在我怀孕期间也坚持与他们一起在地里干繁重的农活,回到家就忙里忙外地做家务。然而,无论我再怎么努力付出,都没有感化公婆的心。结婚的同年腊月我生下了大女儿,随后公婆就张罗着分家,要给小儿子挣钱过日子,我心里满肚子的委屈,真想跟公婆当面理论一番。但转念又想:自古以来,好媳妇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我不能凭意气做事让丈夫难堪,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得到公婆对我这个好儿媳的认可。

分家后,我们还是住在一起,为了孝敬公婆,我隔一段时间就做一顿可口的饭菜叫两位老人来吃。可是公公不但不吃,反而教训我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后来我发现自己越是这样忍让,公婆对我越是尖酸刻薄,我的心里痛苦极了,心里对公婆也满了怨气。后来,我与公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心里整天痛苦受压,痛苦中我信了主耶稣耶穌教導彼得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看到经上记载:“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太18:21-22)我揣摩着主耶稣的话,明白主是让我饶恕人七十个七次,对待婆婆我要忍耐饶恕,心里不能怨恨。从此我按着主的要求对待婆婆,村里人都评价我是村里两个最贤惠的儿媳妇之一。尽管这样,公婆仍然没有改变对我的态度,他们一心想和小儿子过,不管我如何努力都无法得到公婆的认可,我们之间的这堵隔墙,越来越牢,坚不可拆。

有一天,我和丈夫、女儿、婆婆都在院子里,女儿不听话,我打了孩子一下,女儿哭了,婆婆以为我是给她厉害看,就生气地说:“你对我有啥成见就直接说,何必拿孩子出气。”我说:“孩子是我生的,她不听话,难道我做妈的就不该教育吗?”这时,公公从地里回来看见这一幕,就跟着婆婆一起数落我。当时,我心如刀绞一样难受,实在忍无可忍了就说:“既然你们说我不是好媳妇,那你们咋不给你儿子娶个好的呢?”这时丈夫强行把我拉到屋里劝我先忍一忍。被拽到屋里的我痛苦的失声痛哭,丈夫也在一旁掉眼泪。从此以后,我心里对他们的怨恨又加深了,再也不想见他们的面,我们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我也常常想起主耶稣说的:“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太5:38-39)但是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实在是实行不出来主的话,感到心里痛苦难熬。

2002年,我和丈夫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教会中,看到弟兄姊妹非常有爱,都能和睦相处,不管有什么败坏流露都能认识自己,即使弟兄姊妹之间有什么误解、隔阂,但通过读神的话,交通真理,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人活得特别释放自由,我觉得这样的生活可真好,是我从来都没有体会到的。

我看到神的话说:“残酷的人类啊!勾心斗角、你争我夺、争名夺利、互相厮杀何时到头?……有几个不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而压制别人、排斥别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恶人必被惩罚》)“人的败坏性情的根源是因着人已经撒但的毒害,已经撒但的践踏,人的思想、人的道德、人的见识、人的理智都严重遭到撒但的破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全能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把撒但败坏我们人的真实情形给揭示了出来,如今我们被撒但败坏得越来越深,心里满了撒但的败坏性情,凭着撒但灌输给我们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活脸面,树活皮”等各种毒素活着,为了自己的脸面、地位、名誉整日活在勾心斗角、互相厮杀的氛围里,导致人与人之间没有正常的人际关系,没有真正的关爱,没有理解和体谅。我与婆婆都是经撒但败坏至深的受害者。婆婆娶媳妇受“门当户对”思想的熏陶,认为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就风光体面,因我家贫穷就看不上我。而我呢,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好而作着各样的努力,想让婆婆一家认可我,当我得不到认可的时候就满了怨气,这也使我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彼此心里的成见、怨恨已形成了一堵无形的隔墙,原来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撒但败坏人、残害人造成的,撒但真是太邪恶、太卑鄙了。

后来,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人与人的正常关系是建立在心归向神的基础上的,不是靠着人的努力而达到的。没有神,人与人只有肉体的关系,都不正常,都是放纵情欲的,是神所恨恶的,是神所厌憎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很重要》)神的话语揭示了我与婆婆之间这堵隔墙不能拆除的根本原因:我们若不来到神的面前,人与人的关系都是建立在肉体之上,我们为了维护个人的利益、个人的脸面,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都是神所厌憎的。虽然我想做一个孝顺的好儿媳,也为此付出了很多,但我的好心、孝心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为了让公公婆婆接受认可我,更为了让別人高看和夸赞。当我以这样的存心与婆婆交往,得不到公婆的认可时,就心生怨恨、矛盾加深。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不凭神的话活着,与人相处不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而都是凭撒但败坏性情活着,所以,我与人之间的矛盾、问题就永远无法得到解决。借着读神的话语我也体会到,只有神的话才能带领我建立正确的人生目标,活出真正人的样式,与人之间的相处才能有正常的人际关系。

通过一段时间读神的话和过教会生活,我明白了神急切的心意,神希望把那些活在撒但苦害中愿意寻求真理的人带到神的面前,让他们得到神的拯救。所以,我很快就配合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给身边的人,这时丈夫提出也要给婆婆传福音,我想:这么多年我就受婆婆的气,还让我给他们传福音,我不想传。而且现在婆婆在老家住,我们还不在一个地方也不方便。丈夫说:“传福音拯救灵魂这是神的急切心意,虽然说你跟妈之间有隔阂,但这都是撒但败坏人造成的,神的话说:‘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神的话使我幡然醒悟,是啊!今天我和婆婆都是深受撒但的败坏,被撒但愚弄的受害者,是神的高抬把我拯救回他的家中,享受他话语的供应,抚平了我忧伤的心,我不能太自私了,应该把婆婆也带到神的面前,使她脱离撒但的苦害。

于是,我就把给婆婆传福音的事跟神祷告,愿神给我开辟出路。不久婆婆因送孩子的缘故来到我们家,我和丈夫非常高兴,就开始找教会的姊妹准备给婆婆传福音。

婆婆看到我们的精神面貌非常好,我和丈夫出来进去都是哼着歌,婆婆便好奇地问我和丈夫,你们有什么高兴的事。我高兴地告诉婆婆:“晚上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我與婆婆之間的隔牆倒塌了晚上教会的两个弟兄来到我们家,给婆婆见证了神的末世作工,从神创造万物开始,一直谈到律法时代神是怎么带领人生活的,恩典时代主耶稣为人作赎罪祭的意义,以及这步神再次来在人间发表话语作拯救我们人类的工作,对人的重要性……婆婆听得很认真,通过两天的见证,婆婆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我们便天天在一起过教会生活,就这样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一次,我与丈夫、婆婆一起看到神的话说:“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间互相厮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谁曾寻求神的心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三)》)读完神的话语,婆婆感慨地交通道:“全能神的话语揭示的是我里面的败坏。你们没有结婚前,我就想我们家的条件还算可以,我也只有两个儿子,所以给儿子找对象的条件相对要高一点,就想找个‘门当户对’的,最基本要达到生活没有难处,自己老了以后也好有个依靠,我就害怕找个穷亲戚以后成为我儿子的累赘,我也跟着操心受累。因着你家里穷没有达到我给儿子找对象的标准,所以对你们的婚姻我始终通不过,并对你很敌视,通过神话语的揭示我看到自己也挺自私卑鄙的。自己也看到了现在社会上有钱的男人就养小三,有的女人看丈夫没本事就出去傍大款,闹离婚的特别多,现在我看到你们生活得挺好,也很幸福快乐,并且都能信神追求做好人走人生正道,我这心里也挺踏实的。并且你也没有记恨我以前对待你的态度,咱们这么多年的隔阂你都能放下,还能找全能神教会的人把神的末世作工传给我,我感受到你的心是真实的,真是感谢全能神哪!”听了婆婆的交通我的心里涌起一股暖流,这些话是我盼望了十多年的知心话,为了等到这番话我等得好辛苦,今天在全能神话语的揭示下,我终于听到了我盼望已久的知心话,如果不是全能神的奇妙作为,恐怕这辈子我与婆婆之间的这堵隔墙也不会倒塌的,想到这里我含着眼泪说:“其实在神摆设的这个环境中,我也只是外表的忍耐、包容,但是心里却较劲,当我得不到你们的认可时,我就满了怨气,活出的也是没有一点人的样式……”此时,丈夫激动地一个劲感谢全能神!今天我们都能认识自己,一家人能在神爱里知心和睦,彼此的理解、体谅,这都是神的话语达到的果效。

一段时间,我们和婆婆在一起看神的话、过教会生活,我们婆媳之间的隔墙彻底消失了,我们之间无话不谈。婆婆在回老家的前一天晚上还拉着我的手说:“孩子,妈以前对不起你。”我说:“以前的事都是撒但的捉弄和苦害,都是撒但毒素在我们里面扎根太深了,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都应恨撒但。如今感谢神把我们从撒但的苦害中拯救回来,以后我们都要好好追求真理满足神。”婆婆听了这话,拉着我的手泪流满面地说:“感谢全能神的大爱,是全能神拆开了咱们娘俩之间的这堵隔墙,让咱们能真正彼此相爱、成为知心人!”我和婆婆都高兴地说:“感谢全能神,荣耀归给全能神!”

心蕊

相关推荐:你们交通人要达到脱离罪性得洁净,必须得接受神末世作的审判工作,那末世神是怎么审判人、洁净人的?我信主这么多年一直在想,人什么时候能不犯罪就太好了,那活着就不痛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