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聚光灯”真幸福

我曾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是我在工作中的座右铭。所以,面对工作我一直都是勤勤恳恳,领导分配的任务我总是认真地完成,因此,深受领导、同事们的喜欢。

有一天,校长找我单独谈话,说要对我委以重任,让我做学校的德育主任,主抓德育工作。听到“主任”这两个字,我的心激动地“怦怦”直跳,觉得我这匹“千里马”终于遇到了“伯乐”。虽然口头上说着谦让、推辞的客气话,但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当上主任之后,无论干什么我都冲在最前面,每当校长分配任务时,我总是满口承诺:“行,没问题。”学校的师资力量不够,我就一人身兼三人的工作量,繁重的工作让我忙得脚不沾地,干什么都是一路小跑。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为了干出个样来,让校长和同事们认可,只要有空下来的时间,我就会见缝插针,想着怎样举行学校的大型活动,如何安排流程,如何抓好学生的成绩。由于白天太忙,孩子小晚上又特别闹人,为了挤出时间,我常常凌晨三四点就醒来,思虑如何将学校的活动搞得更完美。真是白天精疲力尽,夜里也是心力交瘁,但一看到学校的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校长、老师都对我赞许有加,我便觉得再苦再累也值得。与此同时,各种荣誉证书也像雪片一样飞过来:“优秀德育工作者”“先进工作者”……每当开会时,还总会听到同事们夸赞的话,我便更加得意。而此时,我的年终奖金也是全校最高的,过年过节,我还有校干方面的补助,真是一举两得!我活在了名利双收的幸福之中,常常在睡梦中笑醒。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再接再励,做出更大的成绩!这样才能出人头地。

于是,在以后的工作中,我更是锋芒毕露。教学我胜任有余,举行活动我也是得心应手。校长的指示是每月一次大型活动,每周一次小型活动,都要留下活动记录。我就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转动着、忙碌着,也享受着名利给我带来的喜悦。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上级对学校的检查总是以文件为准,每次检查总会下发很多检查细则,而每一项资料就得准备好几盒的文件,因为我身兼三人的工作,若按上级检查的细则一一落实,我就是不吃不睡也完成不了。为了迎接上级领导来检查并得到认可,我不得不效仿其他老师的做法,上网下载资料来填充检查细则中的内容,也就是我们同行中流行的说法:“造假”。刚开始,我还能应对得来,但渐渐的,由于长时间盯着电脑,打印一些假资料,我的视力急骤下降,还常常感觉头晕脑胀。更让人烦恼的是,因为需要整理的资料太多,有时两三个星期都不能给学生上课。

我热爱三尺讲台,希望把自己所学的知识都教给孩子们。可现在,我却不得不为了应付检查,而不给孩子们上课,还要去找一些莫名其妙的资料来作假。由于学校重视造假,我们老师不是布置教室,优化校园环境,就是对着电脑整理资料,迎接领导检查。几天不给孩子们上课已属常态,所以孩子们的成绩一落千丈。我们班的语文在考试中是最差的!我觉得压力好大!总觉得家长会戳我的脊梁骨骂我。老师,职场,教育长期的晚睡早起,教学成绩的下降以及上网打印假资料,接连不断的检查……这重重的压力让我感觉特别无助,我常常觉得腰酸背痛,头也像要裂开一样的难受,噩梦常常伴随着我,我经常梦见自己站在几层高的楼上,没有围栏,我越害怕掉下去就越是掉下来,猛然惊醒时已是满头大汗,惶恐而又无助……时间一长,我整个人变得面容憔悴,浑身疲倦无力,精力总也不能集中。我好累!我多么希望能快乐地活着!……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一个同事将全能神福音传给了我。同事告诉我:“信神可好了,人现实生活中的难处神都能给人解决,神的话还能指引你前行的方向……”又给我读了全能神的话:“你的心、你的灵被那恶者夺走;你的双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阳,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斗;你的双耳被欺骗的言语堵塞,听不到耶和华打雷般的声音,也听不到从宝座之上流出的众水的声音。你失去了本该拥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赐给你的一切,进入了无边的苦海之中,没有救助的力量,没有生还的希望,只是在挣扎、在奔波……从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被那恶者苦害,远离全能者的祝福,远离全能者的供应,走上一条不归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经过同事的交通我明白了,原来我如此痛苦是因为活在了撒但的苦害之中。想想在工作中,真像是无边的苦海,没有救助的力量,我苦苦地挣扎着:不干还不行,因为我是德育主任,就必须得扛起这个责任来,让校长和老师都认可。可是做假资料,不把教学作为主业,坑了孩子们,自己的良心也不平安。原来我是被恶者侵害,而那恶者便是撒但。

后来,在聚会中弟兄姊妹又给我交通了创世记,我知道了撒但用谎言欺骗夏娃,引诱夏娃吃善恶树上的果子,然后人类才越来越堕落。而我不就像那可怜的夏娃一样吗?没有分辨,没有立场,在名誉和钱财的诱惑下,就忘记了起初当老师的初衷,一心只为被人认可去努力奔波,甚至还能作假,是撒但引诱我活在了败坏之中。明白了这些后我恨透了撒但,是它以名利的光环来引诱我,让我整日马不停蹄地工作,整个人心力憔悴、疲惫不堪。我想到,若是自己不当这个主任了,不再顶着这些光环,那我的心灵不就快乐多了吗?于是,我有了想辞去“德育主任”一职的想法。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