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果然是神在主宰!

今年8月份有媒体报道称,俄罗斯北西伯利亚地区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暴发炭疽疫情。截止8月4日,已有包括15名儿童在内的28人被确诊感染炭疽杆菌,其中一名儿童死亡,此次疫情还引起2300余头驯鹿感染炭疽杆菌死亡。

中国台湾网8月13日讯,寨卡疫情持续,台湾出现第5例海外移入病例,病患为台湾27岁男性。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疾病管制署”表示,这名病患者曾在疫区圣文森及格瑞那丁工作,返台后主动通报防疫人员自己曾有发烧等症状,预计在新竹家中防蚊隔离至15日。

截止8月10日,66个国家和地区已经报告了2015年以来蚊媒寨卡病毒传播的证据。其中,大部分国家位于美洲;但亚洲和非洲国家也受到了影响。

世卫组织称,寨卡病毒在地域上持续蔓延到寨卡病毒携带蚊子出现的地域。部分国家或某些国家的部分地区报告寨卡病毒感染案例数量下降,但根据现阶段获得的证据来看,寨卡暴发整体并未显出下降迹象。

%e7%98%9f%e7%96%ab%ef%bc%8c%e6%9e%9c%e7%84%b6%e6%98%af%e7%a5%9e%e5%9c%a8%e4%b8%bb%e5%ae%b0

每一次瘟疫的到来人们都无以应对,而每一次在瘟疫中必然涉及的人或动物,都在数者难逃,当人们还深陷在瘟疫的惶恐与无助中时,瘟疫又不知不觉全身而退。瘟疫到底从何而来,又是怎么消失的,没有人知道,就连当今如此发达的科学也解释不清楚。这让我想起我曾亲身经历的一次全球性暴发的疫情,让我亲眼看到了瘟疫的主宰者!

2014年4月20日那天,我像平常一样赶到奶厂喂牛。走到奶厂门口,只见二十多个身着畜产局制服的男子站在那里,他们个个神情严肃,这时我才得知一场很严重的口蹄疫突然来袭了。畜产局给我们开了紧急会议,并制定了各种防范措施:在防疫期间不准买牛,卖牛,不准让生人入园区,进出车辆必须要消毒,每天必须要按时给牛打防疫针,要坚持喷洒消毒液,地面上到处洒白石灰……总之,凡人能想到的办法都得用上,竭尽全力控制瘟疫的泛滥。一时间,整个园区被一种紧张恐怖的气氛所笼罩,所有的养殖户都神色慌张,想尽一切办法防治瘟疫。每天定时定点地施行防疫措施,生怕把瘟疫带进自己的牛舍。尽管人们使上浑身的解数来阻止瘟疫的扩散,但瘟疫还是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园区,每天会增加新的病例,每天也都有奶牛死去,不时听到“轰隆隆”的推土机载着死牛开向后山掩埋。

看到这种阵势我怕极了,这些牛可是我们所有的家当,如今丈夫生病要钱治疗,两个儿子上学也需要钱,倘若牛被感染,我该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情急之下我赶紧祷告求神引导我面对这次的瘟疫。祷告后,神的话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是人类唯一的救赎,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类生存的寄托。……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你们若不能在我面前看为善,那你们都难逃灾难之苦。”(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神的话使我惶惶不安的心一下子平静了许多。是啊,神主宰万有,掌管一切,这牛也是受造之物,它们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主宰,人无力去改变什么,我只有顺服造物主的安排。我知道瘟疫是由神兴起,也由神摆布,神就是我的避难所、坚固台,有神作我的后盾我还有什么可怕的!我愿把这一切都交托在神的手中,只愿尽好自己的本分来满足神。当时我养的一头牛生病已经好长时间了,花了不少钱,园区里的人都说,这头牛体质差,肯定会感染瘟疫。我就把它拴在墙角,任由它是死是活我都愿顺服。当我把这一切都向神交托后,心里也不再感到惶恐不安了。瘟疫肆虐了两个月后,竟悄然退去了。

这一场瘟疫使我们园区的养殖户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损失,而我家的牛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就连以前有病的那头牛都奇迹般地好了。看到这一切我激动极了,看到瘟疫真是长了眼睛的,死物活物都在神的手中,神让它死,谁也救不了它;神如果不让它死,即使疫情再严重也死不了。园区里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有的人说:“这也太奇怪了,难道这瘟疫长眼睛了,就不感染她家的牛,她怎么这么幸运呢?”我心里知道不是我幸运,这都是全能神奇妙的看顾与保守!在瘟疫面前,我真正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印证了神是瘟疫的主宰者!大到宇宙天体,小到微生物都超越不了神的权柄,我在心里向神献上感谢、赞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