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铭玥着急地再次重播了这个电话号码,可电话里传来的还是同样的声音,铭玥放下手机,眉头紧锁着,深邃的双眸透着深深的无助。这个电话号码像是打开了复读模式一样,每次拨打过去,都会听到同样的回复,而这样看似平淡的声音,却让铭玥感到剜心似的疼。

手机电话

“咳,咳,电话打通了吗?”丈夫在卧室咳嗽了两声问道。

“还是关机!”铭玥走进卧室,对躺在床上的丈夫说:“你别担心了,也许过几天就回来了。”尽管铭玥知道这个可能性不大,但是她怕丈夫着急病情加重,只好这样安慰他。

此时,女儿离家出走前的那一幕,又一次清晰地浮现在铭玥的脑海:

“妈,我找对象了!”女儿高兴地对铭玥说:“他比我大几岁,人孝顺,还懂事儿,你觉得怎么样?”

女儿找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外省的,那时铭玥就已经向女儿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不能找外地的!可女儿怎么都听不进去,坚决要与男孩交往,没多久两个人闹不合就分手了。现在听到女儿这么说,铭玥警惕地问:“他是哪的?别再是外地的?”女儿的笑脸瞬间消失,极不高兴地瞥了铭玥一眼,没好气地说:“就外地的。”

铭玥有些不乐意地说:“不行,太远。这么大个城市就没有一个你看得上的?非得找外地的吗?”女儿不再说话,用沉默向铭玥提出抗议。

铭玥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强硬,缓和了一下语气,坐到女儿旁边,耐心地说:“我们都是为你好,你要嫁得远了,受了委屈怎么办?我们也照顾不上你。再说,我和你爸就你这一个闺女,要是有个什么事,叫你过来也不方便……”铭玥苦口婆心地对女儿说了很多,但女儿依然一语不发,最后甩下一句话:“没法跟你沟通!”便气冲冲地回房间了。第二天,女儿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去上班了,没想到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女儿的任何消息,唯一的线索就是女儿的电话号码,可无论什么时候拨打都是关机。从此铭玥的心情总像阴雨的天,灰蒙蒙的,再也没有晴朗起来。多少次铭玥守候在电话旁边发呆,希望女儿能打回来一个电话,可时间滴滴答答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的希望变成了失望,变成了绝望……

空荡荡的客厅里时常能听到铭玥的哀叹,她拿起手中的遥控器,心不在焉地打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社会与法》,里面说广东一个女子遇害致死。无意间看到的一幕,触碰到了铭玥内心最脆弱的地方,她立刻想到自己的女儿会不会也出什么意外?铭玥越看越害怕,越看越揪心,她转台不敢再往下看,却又看到一则传销组织被抓的新闻,那里面好多都是和女儿同龄的年轻人。铭玥手心冒出冷汗,她责怪自己当初态度不该那么强硬,这样女儿也不会离家出走;但同意让女儿找一个外地的对象,铭玥心里仍有不甘,因丈夫有病需要照顾,她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这唯一的女儿身上,一心指望着女儿长大了能守在自己身边。不求她大富大贵,只要女儿能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小家庭,铭玥能常常看到她就好,可女儿为什么就不理解她呢?每每想到这些,铭玥心里不免有对女儿的怨,但是作为母亲的她,更多的是对只身在外漂泊的女儿的牵挂与担心,为此她整天茶不思、饭不想,人也消瘦了许多。几百个日日夜夜,她就这样在痛苦无助中挣扎,常常被折磨得彻夜难眠。

儿女,婚姻,家庭

女儿的出走让铭玥变得少言寡语,她很少出门,也几乎失去了活着的动力,直到一年半以后的一天,一位基督徒朋友来看望铭玥,并送给她一本神话语书,临走的时候,朋友告诉她,自己有什么难处,这本书可以告诉她答案。没想到这本书中的神话语给她灰暗死寂的生活带来了转机。有一天,她看到神的话说:“……父母在一个人一生中所担负的责任除了生产与抚养之外,无非就是在形式上给一个人提供了成长的环境罢了,因为任何人的命运只与造物主的命定有关,一个人有怎样的未来不是任何人能左右得了的,而是早已命定好的,包括人的父母也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当一个人独立的时候,他便开始走上自己的人生之路,而他的人生之路在一步一步地通向与他婚姻相关的人、事、物,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即将在他婚姻中出现的人也在一步一步地靠近这些人、事、物。在造物主的主宰之下,两个不相关的人因着相关的命运而逐渐地走入了同一个婚姻之中,奇迹般地成了一家人,奇迹般地成了‘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每个婚姻并不是根据人的出生家庭、成长背景、人的长相、年龄、人的素质才能等等诸多方面的因素而产生的,而是根据拥有每个婚姻的双方的共同使命与相关的命运而产生的,这就是造物主所摆布与安排的人的命运中所产生的婚姻的由来。”

铭玥的心一下子亮了,神的话让她明白了父母所扮演的角色,只是将子女抚养长大,给子女一个家,一个成长的环境,但是女儿长大成人了,已经独立了,她的一生该怎样过,这一生的使命是什么,婚姻怎么样,一生过得是幸福还是坎坷,这都是造物主命定好的,不是哪一个人能掌管得了的。想想世间的婚姻千奇百态:有的夫妻俩一个来自南方,一个来自北方;有的一个来自国内,一个远在海外;不同年龄、不同地方、不同国籍的人,因着造物主的命定,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成了对方生命当中的另一半,相知相伴,白头到老地过完一辈子。看来婚姻确实不在乎双方距离的远近、家庭的贫富、长相的美丑等等这些客观因素,而是来源于神的命定。揣摩着神的话,铭玥想到自己和丈夫就是相距遥远,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却奇迹般地成了一家人,这不就是神的主宰安排吗?可如今面对孩子的婚姻,她却总想干涉,这不是不顺服神的摆布与安排吗?这不是太没有理智了吗?

她又看到神的话说:“因为人不认识神的摆布,不认识神的主宰,所以对待命运人总有一种对抗的情绪,总有一种悖逆的态度,人也总想挣脱神的权柄,挣脱神的主宰,挣脱命运的安排,妄想改变现状、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总不能如愿,处处碰壁,这种在灵魂深处的挣扎是痛苦的,而这种痛苦让人刻骨铭心,同时也让人的生命就这样白白地消耗着。人的这个痛苦是怎么造成的呢?是因为神的主宰带来的呢,还是因为人的命不好呢?很显然这两者都不是,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为人所选择的生存方式造成的。”

从这些话中,她明白了自己痛苦的根源,她总想按着自己的意愿来摆布女儿的婚姻,一方面能时时看到女儿,知道女儿的生活状况;一方面女儿也能方便照顾她们老两口,考虑到这些因素,铭月觉得让女儿找本市的对象最合适。但是一切都不是按着自己设想地去发展,没想到女儿偏偏就找了外地的男朋友。因着自己不认识神的主宰安排,总为此事与女儿产生争执,导致双方都活在痛苦中。回想着自己在等待女儿回家的漫漫长夜,心灵里的那种揪心滋味,此时的铭玥才真正认识到,自己没有真理,不认识神的主宰安排,是多么贫穷可怜、愚昧无知。在神话语的带领下,铭玥明白了神的心意,她愿意接受神对自己与女儿命运的主宰安排,把一切都交托在神的手中,让女儿按着神的命定走她自己该走的人生道路。而自己作为一个受造之物理应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不应有自己的要求,这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此时,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与释放。铭玥心里明白,这种踏实、坦然的幸福不是人的奢望,是神造人的时候本来就有的。只因自己深经撒但败坏,对神的主宰摆布不顺不服,总想挣脱神的安排,才有了这段痛苦的生活。如今,漆黑难熬的一页已翻过去,铭玥开始了新的生活,她开始把自己的心思放在读神的话,追求真理上。她的心里也愿意尊重女儿的决定了,并相信女儿离家在外这一年过得如何都有神合适的安排,女儿何时回家也在神的手中掌握。

神的作工总能给人平淡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一天,“叮铃铃……”沉寂已久的电话铃声响起,铭玥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女儿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妈……您还生气吗?”女儿小心翼翼地问。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铭玥早已没了丝毫的责备,只剩下了关心与安慰:“不生气了!你在哪儿?也不想着早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知道我和你爸都惦着你吗!”

“怕您生气……对不起,让您和爸担心了……”

“现在过得还好吗?”

“妈,我现在挺好的,和对象在一起,他挺照顾我的,你放心吧。”

不久,铭玥终于见到了久别的女儿,她答应了女儿与外地男孩交往,并同意两人结婚。女儿激动地搂着铭玥,给了她一个结实而响亮的吻,铭玥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她在心里深深地感谢神,她知道自己能够正确对待女儿的婚事,与女儿和好如初,这是来自神的祝福。

明月

推荐阅读:不再为女儿的婚事担忧

感情不是一人惜,而是两人守【婚姻存折】

推荐文章

  • 学会理解,才能坦然面对婚姻学会理解,才能坦然面对婚姻 2016年9月,我的女儿上小学了,万般无奈之下,我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小孩从深圳搬到香港居住。 这不禁让我回想起四年前,女儿要到香港读幼儿园,为了孩子读书方便些,我带着两个孩子 […]
  • 一个真实的婚姻故事一个真实的婚姻故事 那是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高中时代的夏琳与村里的穷小子秦峰相爱了。夏琳想在高中毕业以后就嫁给秦峰,但在那个听从父母之命的年代里,夏琳知道若没有父母的同意,她是不可能和秦峰在一起的。 […]
  • 婚姻保卫战婚姻保卫战 我和丈夫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相识的,通过接触我觉得他这个人比较实在,心地也比较善良,就对他产生了好感,也愿意和他来往。当时我们工作都比较忙,经常加班,晚上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时间,他 […]
  •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恶中苦苦挣扎 活着没有丝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魔鬼践踏 享受着罪中之乐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 若不是神拯救我 […]
  • 宿命原来人的婚姻都是造物主的命定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爸爸妈妈经常会因为生活的琐事而争执不休。每当面临这种场面的时候,幼小的我不知道怎么办,心里特别害怕,就躲到一边哭....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经常会看到身 […]
  • 面对婚姻,我不再忧虑面对婚姻,我不再忧虑 高中毕业后,我来到日本留学,三个月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开始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涯。因为从小就跟着奶奶信仰天主教,来到日本后我去过基督教,又到天主教堂,但在教会看到一些牧师很势利,谁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