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生命

以前,每天天一亮我就和几个老朋友到酒馆喝酒,喝完酒便上茶馆打牌、下棋,常常玩到半夜才回家,我天天乐呵呵地,还常常哼着小曲,觉得日子可快活了。老伴怕我这样喝酒熬夜伤身体,就劝我说:“你看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每天还喝酒、吸烟、打牌,一熬就熬到半夜,这又何苦呢?”我神气十足地说:“老伴,我告诉你,这才叫享受生活,你懂不懂?我们都六十岁了,现在不享受还等啥时候享受?我们还能再活六十年吗?”我根本不理会老伴的话,依然每天早出晚归地玩,天天都是乐在其中……

2005年的秋天,侄女和一个年轻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工作,并对我说只有全能神能拯救人。当时我心想:年轻的时候为了生活,奔波劳苦了几十年,现在老了,生活上没什么负担了,可得好好享清福了,每天和朋友一起谈天说地、喝点小酒,再到茶馆打打牌混一下时间,多自由啊!为什么要信神呢?信神太受约束了。于是,我就婉言地拒绝了她们。

后来她们俩又来了好几次,侄女耐心地给我讲:“姑父,你别看现在这个社会好像人人都过得很安逸,但人不信神就没有神的看顾保守,因为人不信神就是活在撒但的权下,撒但可以随时败坏人、残害人。就像有些人虽然有钱,但今天还好好的,不一定什么时候突然就得了癌症,再多的钱也没用了。还有的人虽然每天打牌、上酒馆,外表看起来很快活,可心灵里却很空虚,得不到一点儿安慰。从中看到,我们人最需要的不是吃饱肚腹,而是需要神的拯救和保守,更需要神对我们生命的供应。全能神就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在末世神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在中华大陆发表真理洁净人、拯救人,这是我们千载难逢的蒙拯救机会。”听着她的话也有些道理,于是我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是过后,我还是禁不住吃喝玩乐的诱惑,仍旧和几个老朋友混在一起。弟兄姊妹让我参加聚会,我总是以各种借口推托,总说自己没有时间。生命

转眼到了2006年的正月,一天,我从侄子家喝完酒往家走,忽然感觉头发昏,随即就摔倒在了地上,妻子赶紧喊人把我送到村医务室,医生给我量完血压后说:“你的血压很高,今天倒下去没死也没中风,你的命还真大,有好多像你这样摔倒的,后果都是很严重的。”听了医生的话,我想到附近的瞿××晚上洗澡时,弯腰到水盆里拿毛巾,因高血压摔倒在地而死亡;还有刘医生晚上在医院值班,第二天早晨有人去看病,发现他倒在地上,赶紧找人把他拉到病房抢救,结果两三天后就死了。我身边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我今天摔倒却平安无事,真是幸运呀!我心里洋洋得意地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我还有大好的机会享受人生啊……

可谁知第二天早晨起床,我突然感到胸部疼痛,腰也直不起来。我忍着痛骑车到医院检查,医生拿着检查报告对我说:“你的肝上长了个疙瘩,已经有2.8厘米大了,这个病不太好治,我先给你开点药,等吃完了再来复查吧。”看到医生严肃的表情,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肝上长疙瘩,这到底是什么病呀?莫非是肝癌……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赶紧拿着检查单和医生开的处方去排队拿药,这时旁边正好有个年轻姑娘,看到我的检查单,对我说:“你这病很复杂,武汉同济医院的老教授在4楼计生委坐诊,专治疑难病症,你赶紧去看看。”我一听这话眼前一亮,如同濒临死亡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满怀希望马上赶到计生委找到了这个老教授,他问了我的病情后,又接过我的检查报告看了一会儿,对我说:“你这病要治好很麻烦,唯一的办法就是喝中药,慢慢把肝上的病毒消除,这没有300多副药恐怕不行……”

当我提着药下楼时,回想着老教授的话,感到两腿发软,心想:本以为这次碰到了大救星,没想到他也说我的病不好治,看来我这病是没什么挽救余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阳寿也快满了……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不停地胡思乱想,想到我得这个病肯定是因为自己平时好酒贪杯、烟酒过多而引起的肝病,这真是一时的享受带来的恶果啊!此时我后悔不已,想起以往侄女传我信神,弟兄姊妹也多次找我聚会,还多次告诉我神是人生命的源头,得着神就是得着了生命,享受肉体是虚空,转眼即逝。而我却只是口头答应信神,过后仍然吃喝玩乐,现在得了绝症,后悔也晚了。想到这些我不禁一阵阵心酸,有气无力地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真是人的尽头神的起头,没想到第二天教会的两个弟兄突然来到我家,痛苦绝望中的我就像见到重逢的亲人一样,感到特别的亲切,不禁热泪盈眶,弟兄得知我的病情后,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当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时,我将人从死水之中救出,给人重得生命的机会;当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时,我将人从死亡的边缘中拉上来,给人生活的勇气,让人以我为生存之本;当人在悖逆我时,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认识我,因着人的旧性,也因着我的怜悯,我并不将人置于死地,而是让人悔过自新;当人在饥荒之中时,即使人有一口气,我也将人从死亡之中夺过来……”(摘自《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四篇说话》)读完后,一个弟兄交通说:“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人的生老病死也在神的命定主宰之下,我们只有来到神面前依靠神,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才能得着释放自由,不受死亡的辖制。”神的话和弟兄的交通犹如一股暖流安慰了我的心,我仿佛看到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我愿意依靠全能神,把自己的病完全交在神手中,任神摆布安排。从那以后,我开始读神的话,与弟兄姊妹一起参加聚会,也把自己的病祷告交托给神,让神来安排。渐渐地,我的心灵里得到了释放自由,不再受病痛的辖制了,也不愿再到酒馆、茶馆吃喝玩乐了,而是一有时间就安静在神的面前看神的话语。

一天,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摘自《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我揣摩着神的话,不禁陷入了沉思中,回想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凭着“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明日是与非”这些撒但毒素活着,一心满足于在酒馆、茶馆寻找快活,以为这样就是在享受生活,岂不知这正是撒但迷惑我,使我远离神的诡计,这样的生活外表上看着也是无忧无虑,似乎也挺开心,可当我临到疾病时,因着心中没有神的地位,却是那么地无助、惶恐,平时肉体的享受不能给我带来一点安慰。我才明白,人不信神活在撒但权下,肉体享受得再好都是虚空。虽然之前我没有珍惜神的拯救,但神还是恩待保守了我,使我现在还能有机会来到神的面前。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充满对神的感激,不由地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神啊!以往是撒但蒙蔽了我的心灵,使我拒绝你的拯救,躲避你的看顾和保守,但是在我最危难的时候,你并没有因我的悖逆而丢弃我,而是以你的话语给了我安慰,给了我活着的希望。现在,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更愿意尽上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来还报你的爱。”后来我就尽上了接待弟兄姊妹聚会的本分。

在教会里我看到了很多年轻的弟兄姊妹,看到他们这么年轻都能摆脱这个污秽败坏的社会潮流,不贪图肉体享受,而是来到神的面前敬拜神,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这真是神的大能与权柄。我六十多岁的人还追随潮流,整日吃喝玩乐,真感到蒙羞、惭愧。与弟兄姊妹在一起读神的话、唱歌、跳舞,我的心里特别释放,仿佛年轻了十几岁,心里快乐极了。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的病情,给我交通让我多多祷告神,多看神的话,不活在病中,因为神说:“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摘自《第六篇说话》)我的心融入到了这个大家庭中,渐渐地把自己的病也抛到九霄云外了。奇妙的是,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了,我真实地体会到了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管,就如神的话说:“没有人能测透全能者的行踪,更没有人能感觉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他的超凡在于他能感觉得到人所不能觉察得到的东西,他的伟大在于他是被人类弃绝却又是拯救人类的那一位。他知道生与死的意义,他更知道受造人类该有怎样的生存法则,他是人类生存的依据,也是人类再次复活的救赎者。”(摘自《全能者的叹息》)现在一晃都过去十年了,我从没到医院复查过,也没再找那个老教授拿过药,我的身体还比以前更好了。别人问我:“听说你以前有肝病,吃什么药好的?如今怎么越老越健康了呢?”我情不自禁地说:“是全能神给了我新的生命,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了。”我真心感谢、赞美全能神!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独一真神!

林启

推荐文章

  • 新加坡基督徒摆脱老板、牧师的拦阻,迎接到主耶稣的重归新加坡基督徒摆脱老板、牧师的拦阻,迎接到主耶稣的重归 编者按: 一心,是一位善良、有爱心的美容师,她从中国来到新加坡,有主的保守,她有一份安定的工作,过着开心、安稳的生活。后来,她听到主来了的消息,正在考察时却成为公司、牧师关注的 […]
  • 看哪,是他!就是他!ーー主耶稣看哪,是他!就是他!ーー主耶稣 在37岁那年,我得了一场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说过,主耶稣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主,他不仅赐人恩典、祝福,还为人医病赶鬼,凡持守主耶稣名的,神必赐福千代……于是,我向 […]
  • 我们如何从圣经预言应验的事实来看主耶稣已经回来了?我们如何从圣经预言应验的事实来看主耶稣已经回来了? “现在世界灾难越来越大,圣经中关于最末了的预言,大灾难降临之前的那些预言都开始兑现了,以西结书、但以理书里的那些预言都开始应验了。你看大马士革变成废墟了,应验了;哈米吉多顿大战, […]
  • 主耶稣钉十字架背后的心意主耶稣钉十字架背后的心意 那天看了短片《主耶稣的爱.使命》,当我再次看到主耶稣为救赎全人类而遭受兵丁的毒打,背着十字架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因为那每一鞭抽下去之后 […]
  • 命运命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以种地为生的农民来说,孩子能考上大学就等于跳出了“农门”,从此有了铁饭碗。所以,自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在我耳边唠叨:“要好好读书啊!只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过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