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下的丑恶嘴脸

引言:家园正在沦为废墟,生命正在遭受践踏。在中共警察狰狞、猖狂的怒骂与毒打之下,村民的的哭喊与眼泪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2016年4月29日至30日,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组织1200多名执法人员,出动炮机30部,对长流镇琼华村进行强制拆除。执行此次强拆行动的警察头戴钢盔,身着统一的黑色警服,手里拿着电警棍,黑压压的一大片。在他们向村子涌进的同时,已有很多黄色拆房子的炮机开始出动,村里几幢二、三层的楼房瞬间就被拆完了。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围在路上,有的跪着向这些执法人员求情,但没人理会这些村民。

乡间的小路上,一队警察猫着腰、身上背着武器,作战斗状向村子挺进,就像电影里赶赴敌人阵地的战士一样。在另一条路上,一队警察也全副武装、头戴钢盔、罩着白口罩,有的一手拿电棍,一手拿话筒,有的拿着电棍在村民面前晃来晃去,警棍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些可怜的妇女在自己家房子的墙根下,手抱着头,蜷缩着身子,见了警察就害怕得躲闪。

在村庄的街头巷尾,这些警察个个耀武扬威,他们拿着警棍和粗大的木棒见人就打,手无寸铁的村民就这样可怜巴巴地被这些人民警察任意殴打着,没有一个人敢反抗。角落里,六、七个人高马大、膀大腰圆的警察围着一个瘦弱的妇女猛打,棍棒如同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女人痛得大叫,在地上翻滚着躲闪;另一侧,一队警察突然气势汹汹地向一个地方扑去,立即传来一阵男女声混杂的惨叫声;其他警察手里端着机枪、拿着盾、长木棍、警棍不可一世地在路上横行着,他们时不时地用木棒狠狠地打妇女的腿,用电棍戳在她们的身上,电棍冒着蓝色的光。混乱中还会不时传来几声枪响。好多妇女怀里的孩子也被警察夺去了,她们在痛苦地哀嚎着;有一个男人站在自家的楼顶上,想要跳楼;一个妇女躺在地上,肚子上插着一把匕首,血流了一地。

混乱中,炮机拆房发出的轰隆声回响在村庄的上空,也震荡着村民的心灵。家园正在沦为废墟,生命正在遭受践踏。在中共警察狰狞、猖狂的怒骂与毒打之下,村民的哭喊与眼泪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当我看完这段视频后,心头无比震动。以往我在中共官方的电视、报纸上看到的都是人民警察见义勇为、为人民除暴安良、伸张正义的画面,我实在无法想象,号称“为人民服务”的警察,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武器对手无寸铁的民众毒打甚至残忍地杀死。如果不是勇敢的网民把这些真实场面拍摄下来发到网上,我还不知要被蒙蔽到什么时候。

面具下的丑恶嘴脸

后来,我又看到了更多的相关消息:

2016年6月26日,中国湖北省仙桃市近10万市民走上街头,抗议兴建垃圾焚烧发电厂,期间警察使用武力,狠打、抓捕示威者,防爆警察使用武力驱散群众。

2016年8月29日,江苏省连云港市市民为反对核废料处理厂落户当地上街游行抗议,当地政府调集大批部队和警察前往镇压,这些人民子弟兵穿着正规的军装、警服,配备着战斗装备,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一定会以为这些人是上前线保家卫国去,可谁知他们的枪口却是对准手无寸铁的民众!

一桩桩、一件件的残酷事实将中国军警光辉形象背后丑陋邪恶的嘴脸彻底暴露于天下。看到他们对百姓狠下毒手的样子,简直犹如恶魔下界,不禁让我想到神的话:“撒但所作处处流露它的邪恶本性,从它开始迷惑人跟从它到它利用人与它同流合污,再到它的本相被揭穿,被人认清、弃绝之后,撒但对人产生的报复,等等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种种恶行,无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恶实质,无一不证实了撒但与正面事物无关的事实,无一不证实了撒但是一切邪恶事物的源头。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它的邪恶,都是在维持它恶行的继续,都是与正义的正面的事物相违背的,都是毁坏人类正常的生存法则与规律的,都是与神敌对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毁灭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此时,我才醒悟,原来魔鬼的凶残未必随时能让人看得见,但只要当它残害人时,就会露出其真实面目,卸下掩盖其凶残丑相的面具,中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它自执政以来,一直利用教科书、电视媒体等各种宣传方式极力讴歌国家部队、警察的光辉形象,把部队、警察树立成人民的“保护伞”,是百姓安居乐业的保障,从而把中共政府及部队、警察的光辉形像深深种在了百姓的心里。我也一直被他们外表的假象所欺骗,把他们当成人民的子弟兵,贴心人,可魔鬼终究是魔鬼,它永远不会被包装成“正义的天使”。

近年来,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中共置百姓的生存于不顾。动辄出动军警以暴力的方式实施强拆,这已成了当下中共鱼肉百姓的新方式之一。而中国的军警就成了中共残害人民的忠实爪牙。这些“人民子弟兵”、“人民警察”享受着人民的供养,却把本应用来保家卫国的枪口与刀剑指向了人民,对百姓拳脚相加,他们的良知完全被中共这个魔头泯灭了!中国人生活在这样一个充满压制与暴力的社会,若不能认清中共的恶魔实质,就只能遭受其任意地蹂躏、摧残,活在痛苦、压抑中,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与心灵的归属,更不知道造物主对人的牵挂与呼唤。也许下面的这段话语会唤醒这些人内心那份压抑许久的对光明的向往:

“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