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纵媒体作恶黑幕

媒体作为传输、交流和控制信息的载体,担负着向广大民众传播资讯、报导事实、交流思想的职责。越是民主法治的国家,越是相对进步的社会,民众可以通过媒体获取相对客观、公正、属实的信息,也可以通过形式各样的媒体自由地发表自己的思想言论,这是民主与法治赋予他们的权利与自由。然而在中国,媒体的存在却完全是为了维护、确保中共政府的专制与独裁,民众从媒体得到的都是歪曲事实、掩盖真相的虚假信息,更没有发表个人观点的空间和自由,因为中共的媒体始终是受中共独裁政府操控的,这个舞台的角角落落都充满了诡异的政治色彩。当年德国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说:“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戈培尔的话完全暴露出独裁者掌控媒体的内幕与真相。随着时间的流逝,纳粹早已被全世界人民唾弃,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而被世界民主阵营视为“世界邪恶轴心”的中共与其操控的媒体,编造传播谣言,践踏人权,残害民众,迫害宗教信仰,疯狂抵挡、定罪神的作工,煽动民众与神为敌,将无数人的灵魂拉向地狱,远比纳粹更加邪恶、凶残!

一、官媒——中共草菅人命的宣传机器

自1949年中共执政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就一直充当中共草菅人命、荼毒生灵的工具。

1958年到1960年,中国社会经济困难、百废待兴,中共政府不顾实际状况,幻想超高速发展工农业,搞起了“大跃进”运动,在全国推广“大炼钢铁”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向全世界打出了“十年超过英国,二十年超过美国”的口号。为了迎合中共的好大喜功,帮助中共欺骗世界、愚弄人民,全国的媒体都在为“大跃进”做虚假宣传,伪造成果,刮起了一股“浮夸风”。直到现在,在中国中小学历史教科书上仍然能够看到当年《人民日报》宣传的“大跃进”图片:个头比人还高的萝卜、白菜,如同大象一样大的饲养猪……滑稽可笑的景象不失为对中共官媒的辛辣讽刺:只要能够迎合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官媒喉舌就无限度地为其吹嘘浮夸、伪造事实。然而,无论媒体如何造假、夸口,也改变不了三年“大跃进”造成“三年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的悲惨事实!历史学家冯客称“大跃进”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有预谋的大屠杀”。据很多经历过“大跃进”的人回忆,当时中共为了向国际社会证明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已完全过上了富足的生活,到了秋天宁肯让粮食烂在田里也不允许老百姓收割;中共政府为了维护其“尊严”,还将偿还给苏联政府被拒收的牛奶等农副产品,整船地倒入大海也不分给饥肠辘辘的百姓,这就是中共假冒为善、灭绝人性的真实面目。对于这些历史事实,有哪一家中国媒体披露报导过呢?有哪一个中国的媒体站出来讲述这段历史事实呢?相反,中国媒体极力为中共掩盖罪行,把中共人为制造的“三年大饥荒”硬说成是“三年自然灾难”,嫁祸于上天,真是助纣为虐、倒行逆施!《人民日报》前社长胡绩伟说了一句实话:“这份报纸,除了年月日是真的,其它没什么真的。”

六四事件

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六·四”学生运动过去已近三十年了。当年的中国青年学生因不满中共官场贪腐成风,代表人民向中共政府提出整肃“不正之风”的诉求,而中共为了掩盖其贪腐黑幕,命令全国所有媒体统一口径,把学生和平请愿定罪为“反革命暴动”,并利用媒体舆论宣传造势,随后便“名正言顺”地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惨案”,屠杀了几千名无辜学子。此后,为篡改中共的罪恶历史,淡化民众对中共屠杀学生的抵触情绪,中共官媒陆续使用数个别名来取代“六·四事件”,比如“六·四风波”“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等。如今,在中国,凡是与“六·四事件”相关的词汇在各大网站搜索引擎或论坛上都被列为“敏感词”。2005年前后,有很多老年夫妻拄着拐棍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就是当年惨死在坦克与机枪下的学生的父母,他们在人生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还念念不忘自己当年在屠杀中丧生的孩子。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大声呼唤着孩子的名字,但很快就被警察驱散了。迄今为止,没有一家大陆媒体报导这些老人来此地的真实目的,只有在场的一些外国记者把这些镜头拍摄、记录了下来。

中国媒体在为中共擦胭抹粉、歌功颂德的同时,到底为中共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事实呢?这些罪恶的事实又掩埋了多少亡于中共屠刀下的冤魂,想必已无人能说清。

二、中共媒体——中共掩饰罪恶、颠倒黑白的喉舌

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六十余年,不但通过媒体喉舌掩盖了无数的罪恶,还给自己贴上了“民主”与“法治”的标签。中共媒体一直对国际社会宣称,中国人民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和罢工的自由”,但在现实中,只要有人说了一点违背中共统治者意愿的话,都会惨遭“革命”,在网上发言会被禁言,发帖会被删帖,想了解新闻事件的真相也会被监视、控制。为了限制民众在网上发表对其不利的言论,中共雇佣了成千上万人监管全国的社交网络、微博和视频分享网站,国内各大互联网公司也雇用了成千上万名审查人员来执行中共的指示。中国大大小小的媒体,几乎都被中共控制、操纵,成了中共打击异己,剥夺、践踏人权的工具。

2016年11月21日,长期代理维权案件的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遭到中共当局抓捕。中共官方媒体《澎湃》于12月16日晚间发布报导称,江天勇涉嫌违法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江本人已承认相关犯罪事实。12月21日,中共共青团官方微博发布了题为“警惕颜色革命”的视频诬陷江天勇,还说江天勇被中共警察打断8根肋骨的说法没有任何证据。日前,无法承受丈夫遭受诬陷的江妻已委托律师控告相关媒体,起诉官媒所言完全是诬陷。江天勇案只是中共操纵媒体打击、陷害异见人士的冰山一角。事实上,仅在2015年就有50多位维权人士遭到中共当局传唤、拘捕,而中共官媒竟然声称中共此举是“破获重大犯罪团伙”。在中共的指使下,中共媒体把肆意践踏人权的共产党吹捧为“依法治国”的典范,而真正倡导人权、呼吁法治的人反倒被抹黑成了“犯罪团伙”“犯罪分子”,完全暴露出中共媒体颠倒黑白的无耻与邪恶!

三、中共媒体是中共迫害宗教信仰的帮凶

多年以来,中共官媒为了美化中共在国际上的形象,一直向国际社会大力宣传中共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声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然而,事实又是怎样呢?

据相关统计,1949-1953年间,至少有几千名基督徒被中共政府以“反革命罪”处决,几万名基督徒被监禁,入狱。与此同时,中共政府勒令所有基督徒加入由国家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控制的“三自爱国”教会,大多数不肯加入“三自”的家庭教会传道人都被中共抓捕坐监或判劳改。

1966-1976年,中共发动了惨绝人寰的“文化大革命”,中国家庭教会遭到了新一轮更加疯狂的迫害,圣经被列为“邪教”书籍没收、焚烧,教堂被全部查封、拆毁,成千上万的基督徒被抄家,抓捕入狱,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毒打致死。

1983年,中共政府在全国开展“严打”,发起了坚决取缔非官方教会的打击行动,各地军警大肆抓捕基督徒,很多重建的教堂再次被中共强行拆毁,不计其数的基督徒在“严打”中被抓捕、判刑。

1994年,中共政府发布“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行政法规,规定一切宗教活动必须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登记,基督徒必须加入“三自”教会。不肯登记的聚会点都被列为“非法宗教场所”,成为打击和取缔的对象。

2004年,中共向各省党委和宣传教育部门下发秘密文件,要求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宣传教育工作,并以“打击封建迷信”为由,加大对家庭教会的限制与逼迫,各地中小学生被强迫签下反“邪教”誓言,全国主要新闻媒体和网站都被指令开设“无神论”专栏。

2013年,中共以“三改一拆”为名,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拆毁教堂及十字架,抓捕“妨碍”拆除教堂的牧师和信徒。

2016年4月,在中共最高领导层参加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指出:中国宗教政策依然是党要加强管理、领导、控制宗教,要实现宗教中国化,政府要对宗教信仰进行全面的干预和管控。

中共政府打击家庭教会,迫害宗教信仰的累累罪行,早已引起世界人权组织、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等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关注:

美国国务院“2005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指出,中国一些未注册的宗教团体成员受到各种限制,甚至恐吓、骚扰和拘押;很多地下基督教会被政府视为“邪教”,并受到政府严密监视。

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根据中共政府系统化、持续性侵犯宗教信仰的恶劣行为,再次将中国划定为“特别关注国”。

自1999年以来,针对中国的宗教信仰受迫害状况,美国政府十六次将中国划定为“特别关注国”。

针对中国始终未能改善的宗教状况,欧盟已将改善人权和宗教自由状况作为是否取消对中国武器禁运的考量因素之一。

在中共掌权的土地上,中国家庭教会的发展历程可谓充满艰辛与血泪,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宗教信仰状况一直充满担忧。可见,中国媒体几十年来所宣传的“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纯属谎言与欺骗!在中共执政的近七十年里,不计其数的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判刑坐牢、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这都是公开的事实,而中共媒体一直在掩盖真相,并且还为中共迫害宗教信仰铺垫舆论背景,积极配合、参与中共迫害基督徒的邪恶运动。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