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引领我走出困境

每当听到《我愿爱神到永远》这首经历诗歌时,我都特别受感动。在我处于人生低谷,觉得生活没有希望时,神拯救了我。我是全能神教会的新人,在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因着母亲的病痛给我的生活、精神上带来了困扰,使我活在迷茫、痛苦中,不知道该怎么活着,更不知道人生路在何方。是全能神的话语带领了我,使我走出了痛苦的深渊,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明白了仰望神、依靠神是最智慧的事。

母亲从1997年夏天父亲过世后不久就开始长期失眠,且过着惶恐不安的生活,就怕谁抛弃了她。最后导致自律神经失调,还产生了严重幻听。到了2015年春天,母亲变得常常情绪失控,随手拿起东西就乱砸,甚至动手打我和妹妹,更严重的是她还拒绝就医。父亲过世后,家里就只剩下母亲、妹妹和我,面对母亲的精神状况不稳定,又不肯就医,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多次在我劝说母亲去配合治疗的时候,她不仅不听,还动手打我,为此,我常常一个人暗暗落泪,根本无处诉说痛苦。随着母亲的病愈来愈严重,我上班也受到了严重影响。母亲时常打电话报警说她的钱失窃了,并在我白天工作时,在我们所住的大楼下异常地来回走,以至于我在忙碌工作的同时,还要处理警察及大楼管理员打来的投诉电话。我的生活被搅得乱七八糟,根本无法工作。公司同事的不理解,朋友亲人的嘲笑,还有邻居的异样眼光,让我感到痛苦不堪。再加上母亲的状况越来越不稳定,我简直快要崩溃了。到后来母亲的精神状况愈来愈差,尤其到了夜晚,她整夜不睡觉,口中一直喃喃自语,甚至有时还大骂她耳中所听到(我听不到的)的声音,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把窗户打开,想要跳楼。母亲的状况让我身心俱疲,十分痛苦,我根本无法正常生活了。我知道母亲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受了不少苦,我也不忍心对母亲强行做些什么,只要她不伤害别人,我只想劝说她接受治疗,让她能安度晚年。但母亲的情况越来越糟糕,让我觉得人生毫无意义……

一天我在Facebook上浏览,突然看到一首诗歌视频《神在寻找你的心你的灵》,我被这个题目深深地吸引了。歌里唱道:“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

我霎时被这些歌词感动得泪流满面,感觉我就像一只在大海中漂泊的孤舟找到了港湾可以停靠。是呀!父亲在我小的时候就告诉过我关于主耶稣的故事,人是神造的,神是人最大的依靠,我怎么就没有想到依靠神呢?!于是,我加了发出诗歌视频的意大利的郑雨涵为Facebook好友。加上后我和雨涵分享了我听到诗歌的感受,雨涵听后一个劲地感谢神!接着雨涵告诉我:“是神创造了天地万物,创造了我们这个人类,并将我们人类视为至亲。我们人类被撒但引诱败坏后,失去了起初的天真、喜乐,活在败坏、痛苦中。但是神却从来没有放弃拯救我们,末世了,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发表话语拯救人,也是为了将沉睡已久的人唤醒。”听了雨涵的话,我感受到了神对我们人的那份真情实意,决定跟她好好聊聊,我也想信神、依靠神。

我跟她讲述了母亲病痛给我带来的痛苦,她安慰我,让我祷告依靠神。和她的交谈当中我心里很得安慰和鼓励,感觉找到了知心朋友,那天我们聊了很多。第二天雨涵又介绍了刘慧姊妹给我认识。刘慧姊妹知道我因着母亲的病活在痛苦、无奈中时,就给我交通了神的话,并安慰、鼓励我。全能神说:“人一辈子生老病死这些痛苦都是从哪来的?因为啥人才有这些?刚开始造人的时候人有没有这些?没有吧?那这些东西从哪来的?从撒但引诱之后,人肉体堕落之后有的这些东西,肉体的痛苦、肉体的烦恼、空虚,还有人间这些凄惨万状的事,都是从撒但败坏以后撒但开始折磨人,人以后就越来越堕落,人的病痛也越来越加深,人的痛苦越来越加重,越来越感觉人间的空虚、人间的悲惨、人间的不可生存,人对人世间感觉越来越没有希望,这些都是从撒但败坏以后而有的。所以说,人这些痛苦是撒但加给人的,是人经撒但的败坏堕落以后才有的。”(摘自《座谈纪要·神体尝人间痛苦的意义》)刘慧姊妹跟我交通道:“从全能神的话语中我们看到,我们人的一切痛苦都是从撒但来的,是撒但加给我们人类的,神造人的时候是没有这些病痛、忧伤的。当人远离了神失去了神的看顾保守,活在了撒但的权下,撒但不仅利用病痛苦害我们,甚至还要占有我,把我们给搅得心思不清,活在精神错乱之中,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撒但对我们的苦害与折磨。但不管撒但如何败坏人,神拯救我们的心意没有变,神借着实际的环境来拯救人,也让我们能分辨什么是来自神,什么是来自撒但。《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中说:‘邪灵是在什么时候、什么背景下作工啊?它是在人远离神、背叛神的时候作工。邪灵作工迷惑人,是在人犯罪的时候趁机而入,是在人最软弱的时候,尤其是在人心灵受极大的痛苦,神经错乱不清醒的时候,邪灵趁机而入来迷惑人、败坏人,挑拨人与神的关系;圣灵作工是有时候的,在人呼求神的时候、心归向神的时候、人需要神的时候、向神悔改的时候、寻求真理的时候,圣灵就开始作工在人身上。你看看,圣灵作工是处处为拯救人,找机会拯救人,邪灵是钻空子败坏人、迷惑人。邪灵这东西是挺卑鄙、邪恶,是挺阴险毒辣,所干的都是败坏人的事,都是坑害人的事、吞吃人的事。圣灵都是在人需要的时候、人紧急呼求神的时候、需要神拯救的时候、心里想亲近神的时候来向人显现,来作拯救人的工作。神是爱,邪灵那东西是恨,看清楚了吧。’撒但邪灵苦害人、迷惑人,让人神智不清醒,心灵受极大痛苦,但是神是造物的主,有权柄、有能力,撒但再猖狂,它也在神的权下。当我们来到神面前,真心地仰望神、依靠神,就能远离撒但,蒙神的看顾、保守,这也是我们远离撒但唯一最有效的办法。”

神愛引領我走出困境

感谢全能神打开了这些奥秘,让我知道我们人所经受的痛苦原来都来自撒但的苦害,也是因着我们人远离了神,活在了撒但的权下。母亲不就是如此吗?自父亲过世之后,母亲顿失所依,极度缺乏安全感。她开始担心以后的生活,担心她的女儿以后的归宿及依靠,也害怕我和妹妹抛弃她,甚至开始担心我们将她的所有(包括钱财)全都拿走。撒但就是在母亲最痛苦、最软弱的时候攻击她的,她的痛苦、烦恼及空虚全来自于撒但,是撒但的恶作剧。以至于她将自己的心封锁起来,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精神失常,心灵受着折磨。

刘慧姊妹接着说道:“我们再来看看神拯救我们的心意吧!全能神说:‘你当知道现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各样的瘟疫正在发作,各种邪灵很多,只有我是真神,只有我是你的避难所。你现在只有藏在我的隐秘处,只有在我里面,灾害才不致临到你,祸患也不得挨近你的帐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八篇说话 》)‘当撒但败坏人的时候,当撒但疯狂残害人的时候,神并没有坐视不理,也并没有对他所要拣选的人置之不理、视而不见。撒但所做的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兴起一个潮流,在神那儿都知道撒但要干什么,但是神并没有对他拣选的人放弃,而是在默默无闻地,悄悄地,静静地作着每一件他要作的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从神的话语中我们看到如今正是末世,神在极力地拯救我们人类,而撒但邪灵也在疯狂地寻找可吞吃之人,这是灵界争战最激烈的时候,只有神才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唯一的依靠,只要我们对神有信心,神就能帮助、带领我们走出一切的痛苦,保守我们的身心,带领我们识破一切撒但的诡计的。”

当我听了这段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原来撒但疯狂残害人的时候,神并没有坐视不理,而是在默默无闻地拯救着我们。母亲和我都不敬拜神、依靠神,远离了神,才让撒但有可乘之机的。以前临到撒但的苦害我不会依靠神,也不会祷告神,但现在我明白了,神是我唯一的依靠,是唯一能让我摆脱撒但苦害的造物的主。靠着神有依靠了,我不再害怕,我愿意坦然面对母亲的病痛,也决定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所以我在这次聚会之后进入了全能神教会这个大家庭,享受到神话语的滋养,还有弟兄姊妹们的关爱,我的心灵也有了依靠,不再空虚无助。同时我来到神面前切切地祷告神,将母亲的病及家里的一切交托在神的手中,鼓起勇气再次劝说母亲接受治疗。感谢神!母亲终于愿意接受治疗了,这也让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边,母亲的心思意念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之后,她的精神状况已经愈来愈稳定了。

因为神的爱及弟兄姊妹们的真心关怀,在母亲的病逐渐好转之后,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跟弟兄姊妹们一起交通分享神的话,这样借着在真理上明白得越来越多,我感到心里得到了释放自由。也因着神的爱与拯救,让我看见了生活的希望,走出了那段阴霾的生活。要不是神爱的引领,母亲的病不会有转机,我和母亲仍会深陷在痛苦绝望的困境之中,神真是全能实际的独一真神啊!我要永远跟随神,努力追求真理满足神,为神作出最响亮的见证,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台湾 婉筠

推荐阅读:《神爱比海深》

推荐文章

  • 依靠神,有奇迹!依靠神,有奇迹!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信徒,我儿子叫蒙福,是一名14岁的学生。2015年10月18日下午2点50分,儿子到我上班的厂里,说想骑摩托车出去玩,想到现在的年轻人骑车耍酷太危险了,我 […]
  • 真心依靠神,得胜撒但试探真心依靠神,得胜撒但试探 一天,教会的王姊妹带着全能神教会的两位弟兄给我见证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他们的交通我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便高兴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随后,在神的开启引导下,我如饥似 […]
  • 生命源于谁生命源于谁 自从我三十岁以后,身体就开始严重透支,晚上睡不着觉,白天无精打采、头昏脑胀,每天上班只想睡觉,慢慢地我感觉到全身无力,手脚酸软。经医生诊断,我患了高血压和脑动脉硬化,必须依靠吃药 […]
  • 新的生命新的生命 以前,每天天一亮我就和几个老朋友到酒馆喝酒,喝完酒便上茶馆打牌、下棋,常常玩到半夜才回家,我天天乐呵呵地,还常常哼着小曲,觉得日子可快活了。老伴怕我这样喝酒熬夜伤身体,就劝我说: […]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