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的小羊回到牧人的身旁

自我懂事起,我的父母就在寺庙里打杂(帮忙)、敬拜,我曾问妈妈:“你信的是什么神呢?”妈妈说:“我也不知道,只是祖辈流传下来我们就要拜。”我想:如果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拜的是什么神,那还拜什么呢?因此,我觉得妈妈就是盲目的崇拜。后来我渐渐长大,开始寻找属于自己的信仰,那时候我有一个中学同学是基督徒,初中毕业后,她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布道会,我很高兴地去了。在布道会上,当我听到牧师读“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这段经文时,我很受感动,感觉神的爱实在太大了,甚至能将他的儿子赐给人类,让人靠着得永生。于是,在布道会结束时,我就让牧师为我作了归主的祷告。信主后我非常愿意读圣经,渐渐地,我明白了一些圣经知识,就在英文教会里作事奉的工作。

主耶穌、彼得

可是后来,我看到教会里很注重讲方言,他们说我不会讲方言就与他们不是同类,我觉得他们追求的不是在实行圣经上主的话。于是,在一年之后我离开了这间教堂,经历了一场中风,之后我又去了侵信会。这是一间中英文合并的教会,在这里参加聚会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这里的信徒也都不遵守主的教导,主要求我们彼此相爱、谦卑忍耐、宽容饶恕人,但我看到的却是英文组的弟兄姊妹很排斥中文组的弟兄姊妹,中英文两组的同工在一起聚会时也常常闹分歧,信徒也会在背后论断上层领袖,形成了一种分帮分派的局面。看到这一切我很失望,虽然人口头上在信神,但却违背主的教训,这不就像主耶稣说的“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这话一样吗?这样的行为和不信主的人还有什么区别呢?在这里我丝毫感受不到主的同在,于是在两年后,我带着绝望和伤心又从这里离开了。

离开教会后,我在家里一呆就是五年。那段时间我信心冷淡、灵里软弱,几乎没有祷告、读经,没有任何的灵修生活,消极到了极点,只是心里还没有否认主。最让我伤心的是,自从我离开教会后,不管是教会的领袖还是同工,没有人来探访问候过我,只有一个姊妹给我写了一封信。教会本是信徒的家,是一个充满主爱的地方,牧师、同工的责任是看顾牧养信徒保证不流失,弟兄姊妹也应该互相关心照顾,可不知为什么教会变得连社会都不如,看不见丝毫的爱,我心里感到很孤单。

2008年7月的一天,我在公司上班。突然有四个强盗闯进我的办公室,用木棍猛打我的手和头部,然后开始抢劫财物,当时我被打得头破血流,胳膊也被打伤了,头上的血正好滴在一本我很珍爱的《God’s love》的属灵书籍上面。之后半年的时间里我一直活在恐惧之中,被打的一幕常常浮现在眼前。我想:是不是因为我一直不到教会去,失去了主的保守啊?!于是,我胳膊上还裹着纱布就回到了侵信会。当时弟兄姊妹正在唱诗,我听到诗歌里唱道:“因你恩典我活着……”那一刻我哭了,我心想:是的,主啊!因着你的恩典,我还有命活着,我要重新回到教会里。但是回到教会后,让我感受到的还是失望,除了两位和我认识很久的姊妹来问候我之外,其他的领袖、同工,还有弟兄姊妹,没有一个人为我的归来而高兴的。但不管人对我如何,我是来信主的,就这样我还是决定留下来,并开始在教会做收取奉献、读经、招待的工作。我看到虽然在教会里事奉的人很多,但都只是把主的教导挂在口头上讲讲,没有人能实行出来。常常是牧师在上面讲道,大家在下面各干各的,有的睡觉,有的唠家常,还有的玩手机……我想:来教会不是为了听主的话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久而久之,我的心也冷了。每次站在台上读经的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一点感动和新的亮光,就像读一本普通的书一样,我的心里很干渴。面对教会日趋荒凉的景象,我无所适从。在此期间,我还经历了去聚会的路上被抢劫,之后又查出了有子宫肌瘤,如果严重的话可能就是子宫癌。在艰难痛苦中我常常呼求:“主啊!你在哪里?”但却丝毫看不到主的回应……

直到2016年7月,我在Facebook上认识了Bowman弟兄,他与我分享了一部福音电影《梦中醒来》。从影片中我看到,主人公是一名教会同工,她从小立志为主劳苦作工,等待主来接她进天家。后来遇到了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并从他们的口中听到了主已经回来的消息,并且得知神已在末世作了一步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开始她持守自己的观念不接受,后来通过见证人给她读全能神的话和交通对神话的认识,她终于认识到自己持守的观念想象是错误的,从而放下了自己的观念,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完影片后,我觉得全能神的话和见证人交通的都很实际,对影片中所见证的全能神就是道成肉身再来的主耶稣有了一些了解,但对于主耶稣已经回来了,还作了新工作这事,我还不敢确定,我怕自己走错了路,得罪了主。就在我犹豫时,我又看到Bowman弟兄与我分享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列举了几个古圣先贤忘记以前的事,得着神祝福的例子。文章中最让我铭刻在心的是,他引用了以赛亚书43章18、19节的话:“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吗?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以前看圣经的时候,每次我读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我都会被吸引住,我常常在想:主啊!你到底要作什么新事呢?但始终没有找到答案,现在我似乎明白了,这个新事就是神在末世要作的审判工作,这工作完全是新的,是神从来没有作过的。我想:一路走来,发生在我身上那些不愉快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得重新站起来,考察神的新作工。看到文章的最后一句经文:“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腓3:13)我很受感动,我说:“主啊!是的,我要忘记背后,重新奋起,如果全能神真是你的再来,那我要做一个‘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的人。”

第二天,我在Facebook上又认识了一位杨弟兄,我们一起交流了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所作过的作工,又谈论到了恩典时代的教会荒凉的景象与我这些年来的坎坷经历。杨弟兄给我发了一段全能神的话:“人类离开了全能者的生命供应,不知道生为何,但又恐惧死亡,没有依靠,没有帮助,却仍旧不愿闭上双目,硬着头皮支撑着没有灵魂知觉的肉体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是这样没有盼望,他也是这样没有目标地生存着,只有传说中的那一位圣者将会拯救那些在苦害中呻吟又苦盼他来到的人,这个信念在没有知觉的人身上迟迟不能实现,然而,人还是这样盼望着。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我被神的话感动了,这些话就像慈母般温柔,在声声呼唤着我,希望我理解神的心,巴望着我能真正地依靠神,此时此刻泪水溢满了我的眼眶。我在心里说:“神啊,离开了你的带领,我感觉没有任何的依靠,就如孤儿一样,不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在哪里,更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无奈地苟活在这个世界上。神啊!回顾这些年来,虽然我在教会中事奉,但是所看到的尽是嫉妒与争斗,感觉不到人与人之间的一点爱,也感受不到你的同在!神啊!唯有你知道我内心的苦衷,唯有你是怜悯,你是爱,我愿意真心地依靠你。”那一刻,我认定了这就是神的声音,愿意更多地去了解认识全能神。

迷路的羊,主耶穌

在以后的日子里,杨弟兄陆续给我发来很多全能神的话,有关认识神作工的,有认识神主宰与权柄的,有揭露人败坏真相的,还有关于人类的归宿与结局的,等等各方面的话语应有尽有,让我的生命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浇灌和供应,就像来到了迦南美地一样,尽情地享受着从神来的丰富。在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聚会的时候,不管是唱诗、祷告、读神的话,还是交通真理都有圣灵作工伴随着,并且无论遇到什么难处,弟兄姊妹都能用神的话和自身的经历来扶持帮助我,使我更有信心跟随神。

一天,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说:“其实神在他们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们身上根本没有圣灵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转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为那些在宗教里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旧工作,所以神就将这些人弃绝,将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他的经营。”“神要作成这一事实,让全宇之下的人都来朝见神,都来敬拜在地上的神,神在别处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寻找真道。就如约瑟一样,人人都到他那儿去拿可吃的东西,都敬拜他,因着他有可吃之食,为了逃脱饥饿之灾,人都被迫寻求真道。整个宗教界都出现严重饥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干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会投靠他的。”当看到这段神的话时,我恍然大悟了,不禁回想起自己在宗派教会里经历的一幕幕,原来教会里同工之间嫉妒纷争,信徒之间互相论断,讲道人对群羊的生命不负责任,信徒聚会睡觉,甚至我自己读经也感觉不到丝毫的亮光,这一切都是因为神早已不在恩典时代的教会里作工了,因为神已在地开展了一步新的工作,圣灵的作工转移了。再想想最近与全能神教会弟兄姊妹接触的这段时间,神的话常常感动着我的心,弟兄姊妹的经历也给了我很多的鼓励和帮助,使我的灵里不再干渴,内心也不再感到孤独和彷徨,这一切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啊!此时此刻,我更加认定了全能神就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我只有来到全能神的面前,生命才能得到饱足。想到这儿,不由得更加坚定了我跟随全能神的决心。

再次去宗派教堂聚会的时候,我向牧师辞去了事奉的职务。当我走出教堂的那一刻,我心里真的很轻松,因为我知道这里已经没有圣灵作工的带领,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受神现实话语的浇灌牧养,才能得到全备的供应,与神的关系也会越来越正常。细数这一路走来,感谢神!是全能神带领我跟上了神的新工作,如同小羊回到牧人的身旁,被牧人引到青草地、溪水旁,灵里得到了从未有过的释放。愿将一切荣耀、赞美归给全能神!

马来西亚 心静

推荐文章

  • 山羊和绵羊被分开了!山羊和绵羊被分开了! 1999年2月,因教会里同工间闹嫉妒纷争,我被搅扰得心烦意乱,情绪低沉。也感觉不到主的同在,听牧师讲道没享受,自己读经没有亮光,感觉灵里特别干渴。一天,田姊妹突然来我家让我一起去 […]
  • 主人与仆人主人与仆人 主耶稣曾说过:“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7:7)可当主耶稣末世重归作工时,多少人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定罪,当主耶稣向人叩门时,又有多少人无情地把 […]
  • 有了神,我不再虚空无助有了神,我不再虚空无助 心的远离,人的沉沦 儿时的主日学告诉我,神是造物的主,万物从他而来;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告诉我,世界是唯物的,万物是进化而来。起初时我会质疑,为什么学校说的和主日学老师讲的 […]
  • 聪明童女喜迎新郎聪明童女喜迎新郎 我出生在一个佛教家庭,我的父母反对信主耶稣。我的小学老师是基督徒,7岁那年老师领着我去上主日学,当时老师给我们讲的是创世记,我知道了天地万物是神创造的,人也是神造的……我特别愿意 […]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中共对网络、电话用户实施实名制的目的何在?中共对网络、电话用户实施实名制的目的何在? 据报导,继2012年6月1日中国大陆开始实施《网络安全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网络运营者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后,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