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爱引领我走过死荫的幽谷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篇23:4)
我是一名基督徒。1997年夏天我在旅馆上班,一天我刚吃过午饭,三个大约都是30岁的男警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其中一个警察指着我说:“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问道:“你们凭什么抓我?”单位领导和同事见状也说:“她犯什么法了?你们把她抓到哪里去?”警察对他们大声呵斥道:“还问犯什么法了?就信神这一条就该抓!”接着警察就给我头上載上黑罩子,把我连拉带推带出旅馆,推进了警车。

没过多久,他们就把我拉到了派出所,关进一间黑屋子里,给我铐上手铐后就去吃饭了。此时我心里害怕极了,便跟主祷告:“主啊!我心里很害怕,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人要干什么?主啊,求你与我同在,保守我!奉主耶稣的圣名求,阿们!”祷告后,我心里平静了一些,想到犹大卖主卖友最后惨死的结局,我就祷告求主保守我不做犹大。不一会儿,一名男警进来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老实交代,你们教会有多少人?把他们的名字都说出来!”我当时心里一个劲地向主默祷,一句话也不说。警察气得咬牙切齿,将我双手反铐起来,又用铁链捆住我的双脚,把我靠墙一生跟随主倒吊起来,然后抓起我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猛烈地撞击使我头晕目眩,脑袋“嗡嗡”直响。警察见我还是不说,就气冲冲地出去了。这时又进来一个警察叱问道:“你说不说?你们教会有多少人?都叫什么名字?把名字都报出来。”我还是一言不发,警察骂道:“你这个臭女人,你不信共产党,你去信耶稣!”他边说边用烟头烧我的嘴唇、舌头和喉咙,还讥笑道:“你喊你的耶稣来救你嘛!他怎么不来救你呢?你只能相信共产党,快把那些人的名字都说出来!”无论他怎么问我都不说话,警察就把我的嘴皮和喉咙都烧烂了。随后,他用左手掐住我的喉咙,右手拿着电棍使劲插进我嘴里。顿时,电流传遍了我的全身,我全身的肌肉都急剧地抽搐跳动起来,整个口腔、喉咙和舌头都被高强度的电流灼伤,我的嘴里鲜血直流,犹如万箭穿心,万蚁噬骨般难受,痛得我差点昏死过去。警察又将茶杯里的开水泼在我的伤口上,我痛得忍不住直哭,他就把纸塞进我嘴里,不准我哭出来。我心里一直呼求主:“主啊!求你救救我,求你保守我,我誓死都不当犹大,哈利路亚,阿们!”祷告后,我想起主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马太福音5:10-12)我心里就感到有些安慰,也想到主被兵丁鞭打、辱骂,最后钉上十字架的一幕,主耶稣为拯救人类受了不少苦,主走过的路我们也要走,主喝过的苦杯我们也要喝。今天这些苦是我该受的。想到这些我有了力量,感觉身上的疼痛也减轻了一些。这时警察把我嘴里的纸取掉了,仍不断地逼问我,见我还是不说话,他气得摔门而去。

那男警出去后,又进来一名40岁左右的女警察见我还被倒吊着,就把我放下来。她打开我的手铐,把我全身的衣服剥光,然后把我的双手铐在铁凳上,让我仰面躺在地上,便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我的脚颈上,恶狠狠地说:“中国是无神论国家,信什么神?你要信只能信共产党,快把你知道的人都说出来,你今天不说,老子就把你整死。”说着她就拿着电棍在我脸上、乳房和腹部乱打乱戳,那超强度的电流又一次使我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抽搐、跳动,我再次感到万箭穿心,万蚁噬骨般的痛苦。突然,她用电棍打在我的鼻子上,顿时我的鼻子和嘴里鲜血直冒。那女警见状,不知用什么药帕子把我的嘴堵上,她边堵边骂:“你妈怎么把你生出来了,生出来又不知道好好去享受生活,去信什么耶稣。”接着她又拿起电棍在我的下体乱戳,把电棍使劲插入我的下体内乱搅,边搅边咬牙切齿地说:“老子把你那些东西(子宫)拉出来。”顿时血和尿都流了出来,无法忍受的剧痛使我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在一阵钻心般的疼痛中醒来,看见那女警拿着一个盆站在我的旁边,我赤裸的全身水淋淋的,只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后来我才知道她给我身上泼的是盐水。当时,我的嘴被堵住了,哭又哭不出声来,痛得我直流泪。那女警又把我翻了个背朝天,用电棍在我身上乱戳,还把电棍插进我的肛门里,我感到肛门撕裂般的疼痛。此时我真怕自己被女警残害致死,在心里不停地向主祷告:“主啊!求你救救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要死了!求你救救我。”祷告后,主的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 10:28)我心里一下子清醒过来,是啊,中共政府能杀我的肉体,却杀不了我的灵魂。再说我这口气息是主给的,是生是死在主手中掌握着,我怕什么呢?此时我有了誓死不背叛主的决心。非常奇妙地是我突然感觉全身好像麻木了,不感觉怎么痛了。我知道这是主的奇妙作工,是主对我的怜悯和保守,心灵深处对主有说不出的感激。也才看清政府为什么这么恨信神的人,其实他们是恨主的,只要你信真神,中共政府都要残酷地迫害、折磨你。正如主耶稣说:“世人若恨你们 ,你们知道(或作 :该知道 ),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马太福音15:18)这时女警又开始用针扎我的全身,一直将我折磨到下午5点多钟她才离开了。

到了晚上,值夜班的男警进来了,他用皮鞋使劲踩我的腰部,嘲笑道:“你现在知道痛啦?那把你知道的人说出来,我们就让你以后在这里当公安。”我看着这个警察感到很恶心,感觉他们就是衣冠禽兽。我信主做好人,又没干坏事,为啥用残忍的手段任意折磨我?我真是恨透了他们。当时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就用眼睛瞪着他。他拿起皮带抽打我,不知打了多少下,然后又把酒泼在我身上,边泼边哈哈地狂笑道:“你的主耶稣咋不来救你呢!你要是嫁给老子,老子早就把你一脚蹬了。”然后,他用大号针管在我的屁股上扎了一针,我看见他开始解皮带,心里非常害怕:他要干什么?莫非要污辱我?我不停地呼求主:“主啊!求你救救我,他是魔鬼撒但,不让他来侮辱我。”我祷告完,突然看见他全身发抖地跑出去了。我意识到是主又一次保守了我,心里感到很温暖。不一会儿,我就渐渐失去了知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苏醒过来。

次日上午8点钟,有两个警察进来说:“这么整她,她一个字都不说,真是拿她没办法了。”说完他们就出去了。到了9点多钟,我丈夫(当时他生病在住院)的同事来了,说:“我来接她回去,她的丈夫还在医院住院。”警察打开我的手铐,让我起来回去。我全身肿胀站都站不起来,话也说不出来,衣服和裤子被女警脱后也不知道甩到哪里去了,全身一丝不挂。他们就找来一块布把我包起来抬到车上。丈夫的同事看见我快不行了,就把我送进了医院。在医院整整一个星期,因被打流了很多血,所以不得不输血才保住了命;因我的舌头和喉咙被电棍和烟头严重烧伤,所以我连水都咽不下,只能靠输液来维持。一个星期后我才能喝点水和奶粉。后来因我没钱交医药费,单位给我交了医疗费27500元,这都是神的爱,神的怜悯,之后我就出院回家调养。出院时我的下体还在流血,嘴也在流血,只要一流血我的胸口就痛。回家后,我才知警察来抄过家,把我的一本圣经拿走了。回家没多久,我租的房子要拆迁,单位领导就把我接到单位去住,生活起居都由同事轮流照顾。这时我想到詩篇23章4节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 ,你的竿 ,都安慰我 。”是啊,我能从派出所活着出来,都是主的怜悯和保守。现在在我最痛苦无助的时候,主又差遣单位的同事来照顾我,让我看到主的爱,主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我。直到半年后,我的身体才稍有好转。但从此落下后遗症,直到现在已经18年了,我的下体还时常流血块(我40岁就绝经了),肛门有时也出血,每次流血胸口就疼,也时常感到头晕头痛,头脑也变得反应迟钝了。

出院后不久,派出所的警察又来单位找过我两次,领导都说我不在,他们才不再来了。在那场逼迫、患难中,我犹如走过死亡的幽谷,是主亲自挽拉着我走过来,主的杖、主的竿都扶持我,使我不至于跌倒。我更加体尝到主的怜悯和爱是多么真实,多么伟大!

推荐阅读:
中共政府是破坏人家庭的罪魁祸首
荧幕背后的黑手

推荐文章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弟弟为何在一夜之间离奇死亡?弟弟为何在一夜之间离奇死亡? 几天前,我看到一个中国的老百姓写了自己的弟弟一夜之间离奇死亡引发的一系列事情,以下是她记述的详细过程: 2016年农历4月4日下午,我弟弟与三个朋友在某处吃饭后,驾车返回市区, […]
  • 真实的敬拜真实的敬拜 我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主日有一个人在梦中被天使带到一个教会。他看到司琴的姐妹很卖力的弹奏,但却听不见琴声。轮到会众和诗班唱诗时,仍然听不见声音。随后牧师上台祷告,只见口中念念有 […]
  • 来到主身旁来到主身旁 陈姊妹、燕姊妹: 你们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我们已经分别十二个春秋了,不知你们现在可好?十二年前,我们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好姊妹,都在盼望着在主降临的日子能够来到主的身边 […]
  • 听话、顺服的人有福了!听话、顺服的人有福了! 相信看过圣经的人都非常熟悉挪亚造方舟的故事。那是距今大约4500年前,当时地上满了强暴,淫乱邪恶,人败坏到极点,正如圣经上说:“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 […]

One thought on “主爱引领我走过死荫的幽谷

  1. 梁太

    太殘忍了……..無神論國家不信神已經不對了, 還要這樣殘害弟兄姊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