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再来时,我们会霎时被提吗?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空,晚霞被映得特别美丽耀眼。苏明月无心观赏这一美丽景色,她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漫步在公园的石子路上。微风吹动着树梢,一片片金黄的落叶随风飘落,恰似她现在的心情。苏明月想着,自己事奉主这二十多年来,虽然还能常常犯罪,但一直坚信主已经赦免了人的罪,只要坚持为主作工讲道,主来时就会霎时被改变形象成为圣洁,被提接进天国。可……刚才的一幕幕如过电影般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苏明月说完教会工作的问题后,正想起身离开。林慕真心事重重地开口说道:“苏姊妹,有个问题困惑我很久了。”

苏明月看向林慕真,满有负担地问:“哦,是什么问题?说出来大家一起寻求交通。”

林慕真微皱着眉头说:“这几年,咱们聚会讲道常常讲保罗的话‘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罗10:10)并且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因此我们都确信,我们已经得救,因信称义了,虽然还会常常犯罪,远远达不到圣洁,但主来时会将我们霎时改变形象,提接我们进天国。弟兄姊妹听了这样的交通,对主来时被提进天国好像有了信心,但却不注重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了,甚至越来越迁就自己、随从肉体喜好,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就像外邦人一样活在罪中。你们说,我们这样信主能得救进天国吗?”

苏明月听着林弟兄的话,握紧手中的笔,心里一惊,想想教会里弟兄姊妹普遍的情形确实是这样啊!自己这些年一直在讲因信称义的道,但弟兄姊妹越来越消极软弱,聚会的人越来越少,贪恋世界的人越来越多,别说别人了,就连自己的儿子、儿媳也是一边事奉着玛门,一边事奉着主。一劝他们赶紧向主悔改吧,有的就说虽然自己跟外邦人一样,但主不会撇弃我们的,当主来时,主会霎时改变我们的形象,使我们成为圣洁,被提进天国。现在多数弟兄姊妹离主越远,这样信神能合主的心意吗?

林慕真接着说:“圣经里神曾说过:‘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彼前1:16)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就我们这样常常犯罪的人,还一直等候主来被提进天国,我总感觉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活在罪中不知悔改,还盼望主来被提,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不知你们是怎么看的?”

主耶稣,被提,进天国

有的弟兄姊妹附和着说:“说得对呀,我也有同感。”“我就是这样想的。”苏明月若有所思地想着,没有作答。

孙万固拿着圣经,走向林慕真旁边的座椅,抬高声调说:“诶,林弟兄,话不能这么说。主耶稣十字架作了人类的赎罪祭,已经把我们从罪中救赎回来了,我们因信主耶稣就白白称义了,没有人能定我们的罪。正如保罗所说:‘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或作:是称他们为义的神吗),谁能定他们的罪呢?……’(罗8:33、34)既然神已经称我们为义了,我们还有必要担心自己常常犯罪不能被提进天国吗?”

张恩惠正想开口说话,胡鹏从座位站了起来,抢先发言说:“孙弟兄说得对,保罗还说:‘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8、9)我们信主就是因信称义,赖恩得救,并且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所以我们不用担心犯不犯罪,达没达到圣洁啊,合不合主心意啊,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只管相信保罗的话,主来时我们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就能改变形象被提进天国了。要是我们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那还是信主的人吗?”

张恩惠接着交通说:“诶,孙弟兄、胡弟兄,你们这样交通我不赞同。要按你们的观点,好像是说我们信主以后无论怎么犯罪都不要紧,主都会赦免,主来时我们照样能被提进天国。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圣经希伯来书的话:‘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来10:26、27)这话该怎么解释呢?”

孙万固、胡鹏对视了一眼,无言以对。

张恩惠继续说:“主耶稣还预言他末世要来分别绵羊山羊、麦子稗子、善仆恶仆,要是人因信称义、赖恩得救就可以被提进天国,那主耶稣的预言又怎么应验呢?你们能把这些问题说清楚吗?我感觉被提进天国绝对不像人想象的那么简单。”

李志赞同地说:“对呀,神还说:‘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22:12)根据主耶稣的话,主再来时,要根据各人的所做所行来赏罚各人。我们信神,最终是进天国,还是下地狱,与我们是否实行主的话、遵行主的道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按你们的观点,好像是说不管我们是否遵行主的道,不管我们犯不犯罪,主再来都会霎时将我们改变成为圣洁,我们就直接被提进天国了,那进天国与我们的所做所行就没有多大关系了,我们也不用注重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了。要是这样,主耶稣说的‘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这话不就落空了吗?大家说是不是这样啊?”

孙万固、胡鹏面面相觑,尴尬蒙羞。其他弟兄姊妹纷纷点头赞同。李志看着杨心静,问道:“杨老姊妹,您是咋看这一问题的?”众人随着李志的问话,纷纷看向杨心静,等待着她的回答。

杨心静温和地说:“张姊妹、陈弟兄交通的话我赞成,我们信主耶稣罪得赦免就是因信称义了,这没错。但因信称义的人却没有真实悔改,还能常常犯罪,这能合主的心意吗?这样的人还盼望主来被提进天国,我觉得不大可能。因为主耶稣从来没有说过因信称义的人就能进天国,在什么人才能被提进天国的事上,主耶稣的话明确指出:‘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主耶稣的话说得多明白呀,只有实行主的话,遵行主的道,成为遵行神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这是主耶稣命定的进天国的唯一条件。但看看我们的实际情形,我们并没有实行出多少主的话,也没有守住主的诫命,就这一条进天国最关键的条件,我们都没有具备呀,并且还常常身不由己地说谎搞欺骗,心里还能恨人、嫉妒人,还有贪心、邪念,遇到不如意的事还能埋怨主、论断主,按我们的所作所为来看,我们根本就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我们这样的人,主来时,真能霎时改变形象被提进天国吗?要说惟独遵行神旨意的人霎时改变形象被提进天国,这还有可能,就我们这样常常犯罪的人还能被提进天国,那主耶稣的话怎么应验、兑现呢?我看,保罗说的霎时改变形象这话应验在主耶稣的使徒、门徒身上还差不多,应验在我们身上好像不大可能,这是我的观点。”

“苏姊妹,苏姊妹,等一等。”杨心静的喊话打断了苏明月的思绪。杨心静追赶上前,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喊你好几声都没有听到。”

苏明月感慨地说:“我在想咱们今天的交通。以往我们根据保罗的话认为咱们信主已经因信称义、蒙恩得救了,虽然还能常常犯罪,但主来时会霎时将我们改变形象,提接我们进天国。我常常这样讲道,也没意识到会有什么后果。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许多弟兄姊妹因着持守这样的观点,都忽略了主的话、主的要求,不注重实行主的话、遵守主的诫命了,甚至越来越放荡、越来越远离主,活在赖恩犯罪的情形里,还盼望主来霎时改变形象被提进天国。我就想,如果我这样交通合乎主的心意,为什么对弟兄姊妹的生命没有造就呢?为什么会导致许多信徒越来越堕落呢?”

杨心静说:“是啊,今天大家这么一交通,就把这些问题明显暴露出来了,这是好事。看来,我们信主不根据主的话,反而根据保罗的话等候主来被提,还要盼望主来时,霎时将我们改变形象成为圣洁,这很可能不合主的心意啊!那我们到底怎么实行主话才能合主心意,达到被提进天国呢?”

苏明月点点头说:“的确,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杨心静像想起什么似的,说:“苏姊妹,你还记得主耶稣曾对我们说过‘我的羊听我的声音,……’(约10:27)‘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太25:6)现在咱们教会这么荒凉,一点圣灵作工都没有,牧师长老也指不出路来,我看咱们还得出去寻找圣灵作工、圣灵的发声说话,总不能这样困着等死吧!”

苏明月赞同地说:“你说得对,咱们应该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看看哪处教会有圣灵作工、有新的亮光,在见证圣灵向众教会的发声说话。”

杨心静、苏明月并肩走着,石子路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又细又长……

惜恩

推荐阅读:

空中“被提”的盼望能实现吗?

对“被提”该怎么领受?

《霎时的改变》听神声音被提进天国

推荐文章

  • 什么是真正的被提?什么是真正的被提? 王澜是某召会的一名重要同工。自从2000年主耶稣没有回来,许多弟兄姊妹的信心、爱心冷谈,都不来聚会了,她虽然还强撑着各处讲道作工,其实心里也困惑极了。2000年主没有来提接他们, […]
  • “被提”的路在这里!“被提”的路在这里! 炎热的午后,知了在树上不停地叫着,路边的花草树木,被酷暑炙烤着,也都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一栋居民楼里,王娜强打精神继续讲着:“⋯⋯经上说:‘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 […]
  • 《我的天国梦》聪明童女听神声音被提神面前《我的天国梦》聪明童女听神声音被提神面前 宋睿明是韩国某处教堂的牧师,他信主多年,一直热心追求,为主花费作工,等候主来被提进天国。可近些年,他看到教堂失去圣灵作工,越来越荒凉,讲道人无道可讲,信徒普遍软弱消极。在迎接 […]
  • 进天国的标准是什么?进天国的标准是什么? 灰蒙蒙的天空见不到一缕阳光,我坐在书桌前翻看着经文:“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 […]
  • 接受末世基督  被提进天国接受末世基督 被提进天国 人只信主耶稣,持守主耶稣的道,不接受全能神末世的审判工作,能得着洁净被提进天国吗?你愿做聪明童女跟上神的脚踪得着天国的福分吗?敬请观看此短片。 […]
  • 人非圣洁不能进神的国人非圣洁不能进神的国 人非圣洁不能进神的国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