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跟随主

1981年我蒙恩信了主耶稣,一年后我被提拔做了教会的同工,此后,我一直为主花费奔走在异地它乡。1984年因福音工作非常兴旺,不到半年时间传了100多人归向主,也轰动了当地整个乡村,因着我到各处传福音,成了政府重点打击的对象。同年7月我们迎来了一场大的风波。

中国政府为了取缔宗教信仰,开始日夜抓捕基督徒,并且毁谤、诬陷信主之人。乡政委书记召集派出所及各村治安主任在会议上说:“今天的紧急会议是为了我乡人民安定团结,人民财产不受到侵害,现在很多的老百姓都信了主,要是这样下去,以后就不是咱们共产党的天下了,是主的天下了,所以咱们要重点打击信主的基督徒,对他们咱们绝对不能手软。从今天开始,由所长带队突击15天,要把信主的人一网打尽,为了打好这一仗,就看各位的表现了。”会上派出所所长分工,每个干警带两个村治安主任,晚上统一行动抓捕基督徒。当晚他们就到各村实行抓捕,无论年老年少都抓,抓了30多名基督徒,被派出所的警察关押到一所小学一一审问,有的还被他们严刑逼供。第二天晚上他们又抓了20多名信徒,我也是其中的一个,我的妻子因为当天在外出作工所以才没有被抓。

一生跟随主

当晚政委书记审问我:“你是什么时候信的,谁传你的,你们一共传了多少人?”我说:“我没有什么可交待的。”警察恶狠狠地说:“还是老实交待吧!你不老实交待就别想回去。”为了不出卖弟兄姊妹,我说:“我没传交待啥!”警察火冒三丈一脚猛劲踢在我的腿上,疼得我直皱眉,我在心中祷告主,求主保守我决不做卖主的犹大。一个警察指着我皱着眉头说:“你年纪轻轻的竟然跑去信主耶稣,在中国只能信共产党,你们地下教会是政府重点打击的对象,这次对你劳教罚款,以后不许信了!”我说:“我信耶稣是做好人做好事,从来不干坏事,再说中国不是宗教信仰自由吗?”他看了我一眼,冷笑着哼了一声说:“没有自由!那是给外国人看的!要不是为了加入世贸组织连三自教会都不会有的。”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信仰自由这是骗人的啊!要不是今天从他们嘴里听到这话,我还会一直被他们蒙骗呢,他们真是太可恨了。随后无论他们审问我什么,我都闭口不答。他们见审不出什么就对所有信主之人进行劳教、罚款、抄家等不公平待遇。当时派出所正在盖房子,他们叫我们信主的人给他们干了半个月的苦力,放我们回家时每人最少罚款200元,还抄了我们的家。一个弟兄辛辛苦苦挣的两千多元钱,被政府掳得精光,可谓是申冤无门、有苦无处诉,最后弟兄气得得了重病,几年后含冤死去。一个老姊妺(70多岁)身体不适,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抓去让干体力话,但老姊妹年龄太大干不了活,早晨要跑步也跑不动,管教民警便对其拳打脚踢。看到这一幕幕我气愤不已,一天下午治安主任带我们几个在野外菜地锄草,我就趁上厕所之际偷偷地逃跑了。

此后我也踏上了逃亡之路。民警和村干部对我一直都没有放过,几次上我家里向我父母要人,见一直没有抓到我,派出所所长就安排村干部日夜盯梢我家,因为家里不能住所以我只好在山上躲藏,每天都是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为了安全我就几天挪一个地方,在这样痛苦无助的生活中,我只有不住地呼求主:“主啊!为什么在中国信主就这么难呢?现在我被中共抓捕、逼迫得有家不能归,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主啊!求你保守我不被恶人看见,不落于恶人之手惨遭毒害。”祷告后,我想起主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主的话给了我信心,我心中的惧怕减少了许多。在山上遇到阴雨天,我只能用塑料布搭在头顶上面遮风挡雨,可刮起风来塑料布就不顶用了,雨点打在脸上,衣服很快就湿了,而且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我都只能睡在地上,下面只能垫一张塑料布。后来我也因此患了风湿病、关节炎,一旦气候有变,风湿关节炎就发作,疼痛难忍。我在山上足足躲藏了两个月,真是度日如年。后来,主为我开辟了出路,同年10月教会通知我聚会,并安排我到邻县作工,我才结束了在野外躲藏的苦难日子。

到了1996年2月,黑暗又一次向我袭来。一天上午9点钟,我走在聚会的路上,碰到当地的村长。他把我背的包一把夺了过去,从包里搜出一本圣经说:“原来你是信主的,是来传道的,信主的人是政府重点打击的对象,为了人民的安全,你放老实点跟我走一趟。”随后,他叫了一辆农用车,用土枪强行押着我一路呼啸奔向当地派出所。10点多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几个警察虎视耽耽地盯着我,其中一个对我怒吼道:“你叫什么名字?给谁家传教?”我默不作声,几个恶警蜂拥而上,搜去我身上带的120元钱,扒掉我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内裤,让我靠墙站着,我被冻得瑟瑟发抖,接着他们又用巴掌狠扇我的脸,打得我眼冒金星,又用穿着皮靴的脚狠踢我的大腿,痛得我几乎要晕倒在地。我心里很痛苦,不知他们还会怎么对待我,只有在心里向主祷告,求主保守我不惧怕他们。祷告后,我想到主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10)是啊!今天我因信主受逼迫,这是有福的事,主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心里的胆怯也消除了许多。这时其中一个警察大声吼道:“把衣服穿上跟我到办公室。”进去后他给我戴上手铐坐在条椅上,还是那三个警察审讯我,其中一个胖点的警察开始审问:“你叫什么名字?住什么地方?来这传道多长时间了?传了多少人?”无论他们怎么问,我都不说话,到了中午他们也不给饭给我吃。下午一点钟他们又把我押送到公安局,审问一番得知我不是本地人,就打电话通知我原籍的公安局来领我回去,当天晩上他们把我关进一间柴房,柴房里只有一床烂被子和两个纸箱,我只好用两个纸箱拆开垫在下面,上面放一床烂被子垫着睡觉,睡觉时恶警把手铐一头戴在左手上,一头挂在左腿上,把我折腾得一夜都没睡。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