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曙光

6月的夏天,乌云玩起了捉迷藏,蔚蓝的天空中找不到它的踪影,程曦见外面阳光明媚,打算出门办点事,随着她“嘎吱”一声的开门声,只见下班的儿子(小军)萎靡不振的样子进了门,浑身瘫软地顺势一头栽倒在程曦的怀里。程曦惊呆了,缓缓神后,急忙把小军扶到沙发上。见儿子脸色苍白,程曦急切而关心地问道:“你这是咋啦?”小军有气无力地说:“妈,我好累,好想睡一觉。”程曦摸了摸小军的头,没有发热的症状,她心想:可能儿子上了24小时的班,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太累了,睡一觉就好了。她给儿子盖好被子,出门办事去了。等她回到家后已是黄昏,看到躺坐在沙发上的小军,程曦担心地问道:“你好点没有?”小军眉头紧锁,半眯着眼睛,无精打采地说:“我今天下午不是吐就是拉,拉吐的都是血,连站的力气都没了。”程曦听后,着急地说:“那咱赶紧去医院吧!”说着,就急忙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医生立刻给小军输液、输血,期间又做了各项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严肃地对程曦说:“你赶紧把孩子送往省城医院,他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只能暂时给他输血来维持他的生命体征,不过你要随时做好心理准备。”听了医生的话,程曦脑袋“嗡”的一下,脸色煞白,声音颤抖着喃喃地说:“怎么昨个儿还好好的,今天突然病得这么厉害?”此时的程曦不由自主地想到才刚满月的孙子,倘若儿子真的死了,她怎么办?这一家老小怎么办?这叫她怎么面对?痛苦中,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句神的话: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对啊,我信的神是全能的独一真神,也是全能的医生。儿子的生死由神说了算,一切都在神手中。如果神不许可,就算他只剩下一口气,他都不会死。于是,她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她的心,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祷告后,程曦的心不像刚刚那么慌张,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到了省城医院,小军被送进了急诊室。程曦把所有的检查单和诊断书一起给了值班医生,医生看后,忙叫护士给小军输上液,之后把程曦叫到他的办公室。他边开药边口气生硬地说:“你们送来得太晚了,我告诉你实话,现在我们给你儿子输这些药物只能是暂时维持他的生命体征,却救不了他的命,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但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会尽全力的。我把药单开好了,你去拿药吧。”说完把药单递给了程曦,程曦忙接过药单,小跑着去药房取药。可药师却说:“缺两样最关键的药物,我们这儿没有,你还得到别的地方买。”程曦着急地说道:“这么大的医院都没有,这大半夜的我去哪儿买?”药师告诉她:“不然你再去找大夫重开一个药单。”程曦找到医生后,医生带搭不理地挥着手说:“医院大门口某某药房有,你去那儿买!”医院的走廊里,昏黄的灯光下倒映出程曦单薄的身影,她就像一个失控的机械一样不停地穿梭在药房、医务室。

墙壁的指钟飞快地运转着,一晃已到凌晨4点了。彻夜未眠的程曦焦急地在走廊踱来踱去,她心想:身上带的六千元钱都花完了,眼看着取出来的药用得差不多了,医生又开了许多药,没钱就拿不出药来,这可咋办哪?想到这儿,程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该如何是好。没办法,程曦只能和医生商量,看能不能把身上仅有的一张银行卡和小军的医疗卡压在医院,让他们先给小军用药,等天一亮就把钱给他们打过来。医生却不耐烦地说:“对不起,医院没有这个规定。”程曦带着央求的口气说道:“大夫,人命关天,救人要紧,不管咋地先给孩子用上药,等明天一大早就把钱给你们拿过来,您看行吗?”医生没好气地冲她说:“你是没听见?聋了,还是瞎了?你没看见还有这么多病人呢,哪儿有时间跟你闲扯!”这时,陈杰(小军妻子的姐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慌张地说:“医生,小军情况不太好!”程曦听后急忙地跑向急诊病房,扶起小军,小军痛苦地说:“妈,我实在太难受了,你拿把刀杀了我吧,我太痛苦了,我实在不想……”话音未落,小军就陷入了昏迷中。程曦再次央求医生,能不能先给孩子用药,救人要紧。医生却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抬起双手说:“对不起,又不是没跟你说,随时做好心理准备,你没钱,我们也没办法!”一边是医生的冷漠,一边是即将撒手人寰的儿子,程曦束手无策,此时的她仿佛坠入了无底深渊,痛苦绝望立时涌上心头。正在这时,她听到一阵阵凄惨的哭喊声,抬头一看,门口床上有钱有势,平时医生、护士鞍前马后围着团团转的病人死了。这一幕触动了程曦的心,揪着的心变得更加惶恐不安,此时医生的话不断地在她耳边回响,程曦越想越害怕,感到死亡在一步步地逼近小军,有可能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的孩子。痛苦无助中,程曦只有向神呼求:“神啊,我心里很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求你保守我的心,带领我吧……”祷告后,神的话闪现在程曦的脑海中:“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整个人类有谁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顾?有谁不在全能者的预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来源于自己的选择吗?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吗?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却远远避开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强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觉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渊;多少人仰天长叹;多少人嚎啕大哭;多少人在试炼中倒下;多少人在试探中被掳去。”神的话使程曦心中一亮:对啊,整个宇宙万物,生灵的生死存亡都在全能神的手中掌握,只有神才是掌管人生死大权的主宰者。尽管这家人有钱有势,医生、护士围着团团转,却也未能挽救他,使他在世上多活一分一秒,金钱、权势根本扭转不了乾坤。程曦想到自己的孩子也是受造之物中的一个,他的命是神给的,他能不能存活下来,决定权不在医生,而在乎神的主宰命定,不管结果如何,程曦都要赞美神。当程曦这样想的时候,心中释怀了许多。这时小军抓着程曦的手突然动了一下,只见小军微微地睁开双眼说:“妈,几点了?”程曦听到小军的声音,激动的泪水溢满了眼眶,心里不住地感谢神。此时,程曦深深地体会到神话语的权柄威力,“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她在心里默默地感激神的同时,怕小军看到她的泪水,侧着脸对小军说:“大概7点多了吧,你感觉怎么样?”小军说:“妈,我浑身好痛,好像睡了很久。”说话间,程曦的大儿子、二媳妇抱着刚满月的小孙子,还有其他家人都来了。程曦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将大儿子他们拉出急诊病房,激动地诉说着事情的经过,他们听后都连连点头感谢神……

后来,小军从急诊病房转到普通病房,负责小军的主治医生再次给小军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又遇到了难处。因小军之前做过心脏手术,术后必须得终身吃一种抗血凝药,一旦停药,就会导致心脏凝血堵塞,后果不堪设想。而这次是因胃穿孔导致大出血,需要大量输血,还得立刻做胃修复手术,可问题是,小军一旦做手术就必须得停止吃抗血凝药。经专家研究,抗血凝药最多只能停三天,而胃修复手术最快也要一个礼拜才行,这期间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只能靠药物来维持。所以,医生再一次下了病危通知书,并叹了口气对程曦说:“哎,反正两者之间都是个‘死’,你自己做决定吧。”此时的程曦因着有神话语的带领,坚强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恐慌害怕。她想到神的话说:“掌握人类生死大权的并不是人类自己,也不是自然界的某种生灵,而是拥有独一无二权柄的造物主;人类的生死并不是自然界某种规律的产物,而是造物主权柄主宰之下的结果。”小军能不能存活下来,是神说了算,小军心脏能不能堵塞,不更在神的意念中吗?神的话让程曦坚信神的主宰是真实的,是可信的,人的生死存亡不是人能说了算,万物生灵的生与死都是因着神口中的话语而生而灭,这就是造物主独有的权柄。想到这儿,程曦很有信心地对医生说:“做。”

绝地曙光

手术前,程曦安慰不信的小军:“别怕,相信神!只有神才是咱们唯一的依靠!”小军点了点头。很快,小军被推出了手术室。看着在药物作用下还未苏醒的小军,程曦再一次来到神的面前,把儿子交托在神的手中,祷告后程曦的心中感到平安、踏实。令程曦想不到的是,小军的病情恢复得很好,很快就能下床走动了。之后,小军又一次做了全面检查,医生看着心脏彩超的结果,揉了揉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又专门叫了彩超专家,重新让小军做了心脏彩超。专家看到结果后,惊奇地说:“真是不可思议呀!停了八天的抗血凝药,心脏竟然没有任何的淤堵,而且周围一点漂浮物都没有,就连胃修复手术都好得如此之快,这可真是个奇迹啊!”医生哪里知道,小军这错综复杂的病情能够好得如此之快,这都是全能神的奇妙作为,也正是神权柄的真实体现!程曦在心里想着。只听医生又说:“再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直射在程曦的卧室,程曦迎着阳光走到窗前,伸了伸腰。想到这次的经历,她深深地感受到:人的生死不是医生能决定的,也不是科学能测透的,更不是亲情、金钱能换来的,唯有全能神才是我们唯一的救主与依靠。这次宝贵的经历也让程曦体会到神话语的威力与神权柄的真实体现,正如神的话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人的生命是来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来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带有生机的东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带有活力的东西都不能摆脱神权柄的范围。”通过神的话语和程曦的经历,程曦认识到全能神的发声说话就是造物主的发声,就是造物主的显现,神的话语与神的生命是共存的,能胜过一切的黑暗势力,值得她终其一生来追求、认识。程曦还体会到神的话语就像黎明前的曙光,能照亮她被黑暗死亡笼罩的心房,给她前行的方向,只要人真心依靠神,就能看见神权柄的超凡与伟大!

一切荣耀归于神!

李静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