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哪,是他!就是他!ーー主耶稣

在37岁那年,我得了一场大病,病得奄奄一息。痛苦中,我想起姐姐曾说过,主耶稣是人类唯一的救赎主,他不仅赐人恩典、祝福,还为人医病赶鬼,凡持守主耶稣名的,神必赐福千代……于是,我向主耶稣呼求,求主能医治我的病。当我祷告了一段时间后,看到了主的大能,我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不久,姐姐来了,我迫不及待地将主耶稣医治我病痛的事告诉了她。姐姐高兴地打开《圣经》给我读了一节经文:“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姐姐告诉我,除了主耶稣的名之外,再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所以人信神就信这位独一真神!从此,我跟随了主耶稣,并为主传福音……

几年后,因着主的恩待,我建立了主的教会,成为教会负责人。2003年年底,我女儿给我丈夫传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听到这一惊人的消息后,我一下子瘫了,心想:“整个宗教界都反对、定罪‘东方闪电’,他们父女俩怎么还能去信全能神呢?离开了主耶稣的名不就背叛神了吗?再加上我负责的教会中,弟兄姊妹消极软弱,多数都不聚会,而我又得了血漏病,我当时感觉好像几座大山压在我身上,让我喘不过气来,心灵深处特别软弱,但不管我灵里多么黑暗无助,我都告诫自己不能离开主耶稣的名,这样才不至于被主撇弃。

一次,在查经时,我看到主耶稣说:“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揣摩着这节经文,我的心微微地颤了一下,人子降临犹如东方的闪电从东方直照到西方,莫非我丈夫信的“东方闪电”正应验了这节经文?难道“东方闪电”真是主的再来?我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吓了一跳,自己都不可思议为什么会这么想,但转念一想:“不可能啊,‘东方闪电’说全能神是主耶稣的再来,神的名分明是耶稣啊,怎么会是全能神呢?从神的名上就能分辨出‘东方闪电’不是主耶稣的再来,可为什么女儿和丈夫,还有许多真心信主的弟兄姊妹都信了全能神呢?”想到这里,我十二分的困惑,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主来这可是大事,圣经的预言是一定要应验的,我还是儆醒等候吧!

主耶穌

一天晚上,在我认真地读圣经时,丈夫拿出一张全能神教会的光盘,播放了一首神话语诗歌:“1 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动了渴慕神显现的人的心灵,谁不仰慕神?谁不巴望见到神?神亲临人间多年,人不曾发现,如今神自己显现在肉身,将自己的身份公布于众,怎能不叫人心欢畅?神曾经与人悲欢离合,如今与人类与人类重逢,共叙旧情共叙旧情。2 神从犹太走后便杳无音信,人都盼望与神再相会,哪知在今天又一次见面、重逢,怎能不叫人回忆昨天?两千年前的今天,犹太人的子孙西门巴约拿曾见过救主耶稣,与其同桌用餐,跟随多年对耶稣加深了加深了友情,将其爱在心底,深深地爱着主耶稣,今天的我们又是如何?神今与人类与人类重逢,共叙旧情共叙旧情共叙旧情共叙旧情。”(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两千年的相思》)这首诗歌中的每句话都震撼了我的心灵,那一刻,我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圣经》,静静地聆听着这首动人的诗歌,好似这些话语在滋补着我干渴的心灵……我默默地揣摩着:两千年的相思?自从主耶稣驾云升天后,跟随他的人一代又一代,都在翘首巴望主的重归,等待主耶稣回来接我们进天国,这不就是两千年的相思吗?哎呀,这些话句句都说到我的心窝里,这好像是神的话,不像是人能说出来的啊!这是全能神教会的诗歌,难道全能神真是主的再来?想到这里,我的心“咯噔”一下,我立即进到卧室内,俯伏在地上向主祷告:“主啊!莫非你真的回来了?如果你真的来了,求你不要将我撇弃,我可是真心地在等待你呀!”祷告后,我感觉特别受感动,灵里特别得释放。这时,我不禁有些激动,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不知多少次来到主的面前呼求主,求主向我显现,让我明白他的心意,可无论我怎么恳切地呼求,始终都摸不着主的同在,今天我好似听到了主的声音,心里非常受感动。听着全能神教会的诗歌,我好像找回了起初的信心,也有了重新回到主身边的感觉。从那以后,每天晚上趁丈夫听歌的时候,我都会在一旁偷偷地聆听,沉浸在这些诗歌中我感到灵里很享受、很幸福……可是,当白天时,我心里就又疑惑了:不对啊,经上明明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持守主耶稣的名才能得救,这是确定无疑的,我怎么能去信别的名呢?但每当夜幕来临,丈夫再次打开光盘播放诗歌时,我依然还是被这些诗歌深深地吸引……

不久的一天,亲家公带着全能神教会的杨弟兄和郭弟兄来到我家。寒暄过后,亲家公问我这段时间光景咋样,听他这么一问,我犹豫了一下,想想近来弟兄姊妹之间纷争不断,自己还时常活在病痛中,我们夫妻因着信的神名不同也是形同陌路,祷告主也感受不到主的同在……这是我的真实情形啊,可我是教会负责人,怎么能随便说出自己的难言之苦呢?想到这里,我清清嗓子强打起精神说:“虽然教会生活现在不太兴旺,但主耶稣的名是直到永远的,只要我尊主耶稣的名为圣,心中真实地信靠主,相信主是不会丢弃我的。”亲家公笑呵呵地说:“亲家母啊,咱们得全面查考圣经啊,经上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徒4:12)从这节经文中看,好像唯有主耶稣的名才是神的名,那为什么在旧约圣经中记载说:‘惟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赛43:11)‘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万代。’(出3:15)到底耶和华和耶稣哪个才是直到永远的神的名呢?”听到这些话,我有些傻眼了,呆呆地想:“耶和华的名也是到永远的,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些经文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正在这时,杨弟兄接着又问:“姊妹,咱们说‘耶稣’的名才是神的名,这样认为到底符不符合真理呢?我们都知道,旧约圣经预言说那将要来的一位名叫‘弥赛亚’,那为什么神来了却叫‘耶稣’呢?这两个名到底哪个是神的名呢?”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我眉头紧锁,心想:“咦?预言是从神来的,肯定不会有错啊,但为什么神是以耶稣的名作工在人中间,而不是弥赛亚呢?到底哪个名才是人应该持守的呢?”杨弟兄看我回答不上来,就给我读了旧约以赛亚书9章6-7节:“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并交通说:“神的名不仅叫耶和华,又叫弥赛亚,同时也是主耶稣,人类的救赎主,更是末世重归的全能者。神的名是随着神的作工而不断更换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人不应该定规神的名。”

虽然杨弟兄的交通有理有据,圣经里的确也是这样说的,可是想想自从信主以来,主给了我太大的恩典和祝福,我应该持守主的名,这才是忠于主的人!如果我信了别的名,不就背叛主了吗?于是,我决定不再听他们交通了。谁知,当我踏出门槛时,竟然看到丈夫因我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哭了。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难受极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啊!丈夫一再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耐心地劝导我,我一直拒绝不接受,仔细想想丈夫也不会害我啊。要不,我再继续听听吧!于是,我对丈夫说:“我先去做饭,等吃完饭了再听交通……”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 新加坡基督徒摆脱老板、牧师的拦阻,迎接到主耶稣的重归新加坡基督徒摆脱老板、牧师的拦阻,迎接到主耶稣的重归 编者按: 一心,是一位善良、有爱心的美容师,她从中国来到新加坡,有主的保守,她有一份安定的工作,过着开心、安稳的生活。后来,她听到主来了的消息,正在考察时却成为公司、牧师关注的 […]
  • 我们离开圣经还怎么信主,怎么得生命呢?我们离开圣经还怎么信主,怎么得生命呢? 解答:这个问题很关键,是我们信神的人都想知道的。主耶稣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 […]
  • 圣经以外到底有没有神的话呢?圣经以外到底有没有神的话呢? 圣经上说:「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翰福音21:25) 全能神说:「神的所是所有是永远也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不 […]
  • 信主就是信圣经吗?信主就是信圣经吗? 主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翰福音5 […]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