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末世的工作为什么不以灵的方式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呢?

 

末世作工,道成肉身神话答案:

“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

……若是神的灵直接向人说话,人就都顺服在‘声音’之前了,不用说话揭示人就都仆倒了,就如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仆倒在光中一样,若神仍那样作,人永远不能借着话语的审判来认识自己的败坏达到被拯救的目的。只有道成肉身才能将话语亲自送到每个人的耳中,使那些有耳朵的人都听见他的说话,都能接受他话语的审判工作,这样才是话语达到的果效,不是灵的显现来将人‘吓倒’,借着这样实际而又超凡的工作才能够将人深处那些隐藏了多少年的旧性情完全揭露出来,达到让人都认识到,能够有变化。……之所以道成肉身,就是因为肉身也能带有权柄,而且能实实际际地作工在人中间,让人看得见、摸得着,这样的作工比起拥有所有权柄的神的灵的直接作工实际多了,而且作工果效也明显。这就是因为道成的肉身能实际地说话、实际地作工,肉身的外壳还不带有权柄,人都可靠近,他的实质却带有权柄,但人谁也看不着他的权柄。当他说话、作工时人也发现不了他的权柄的存在,这更有利于他的实际作工。他这些实际的作工都能达到果效,尽管人都不知道他带有权柄,人也看不见他的不可触犯与他的烈怒,就借着隐秘的权柄、隐秘的烈怒、公开的话语来达到他说话的果效。这就是以说话的口气、说话的严厉、话语的所有智慧来让人心服口服。这样,人都顺服在似乎没有权柄的道成肉身的神的话语之下了,这就达到了神拯救人的目的。这也是道成肉身的另一方面意义:是为了更实际地说话,也是为了让他话语的实际在人身上达到果效,看见神话语的威力。”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虽然神道成肉身的实质、身份与人的实质、身份大不相同,但是从他的外貌来看却是与人一样的,他有正常人的外貌,有正常人性的生活,在人来看根本发现不了他与正常人不相同的地方,就这一正常的外貌、这一正常的人性就足可来作他在正常人性里作的神性的工作。他的肉身有利于他在正常人性里的工作,有利于他在人中间的工作,他的正常人性更有利于他在人中间的拯救工作,虽然他的正常人性在人中间掀起不少风波,但是这些风波并不影响他作工的正常果效。总之,他正常肉身的作工对人来说还是有极大益处的,尽管多数人都接受不了他的正常人性,但他的作工还是能达到果效的,而且这个果效是借着正常人性达到的,这是不可疑惑的。他在肉身中作工使人所得到的东西远远超过人对他正常人性所存观念的十倍、几十倍,而这些观念到最终都会被他作的工作淹没,工作达到的果效即人对他的认识远远超过对他的观念的数量。……

……道成肉身的神之所以来在肉身完全是因着败坏的人的需要,是人的需要并不是神的需要,这一切的代价与痛苦都是为了人类,并不是为了神自己的利益,在神没有得失与报酬之说,他得到的并不是他后来收获的,而是他原来就该有的。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在肉身之中作工虽然有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到最终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还是远远超过灵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虽然存在相当多的难处,并不能有灵一样伟大的身份,也不能像灵一样有超凡的作为,更不能有灵一样的权柄,但是就这一个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实质远远高于灵直接作工的实质,就这一肉身本身来说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灵虽然是神的原有实质,但就这样的工作只有借着肉身才能作到,若是仅让灵来单独作工那就不能达到作工果效,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神能将败坏的人拯救出来脱离撒但的权势,但这一工作并不是神的灵能直接达到的,而是神的灵穿戴的肉身、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唯一能作的工作。这个肉身是人也是神,是有正常人性的人,也是有完全神性的神,所以,尽管这个肉身不是神的灵,而且与灵大不相同,但拯救人的仍是道成肉身的神自己,是灵也是肉身。不管怎么称呼,总归是神自己拯救了人类,因为神的灵与肉身是不可分割的,是肉身作的工作也是神的灵作的工作,只不过不是以灵的身份作工,而是以肉身的身份来作工。需要灵直接作的工作就不需道成肉身,需要肉身作的工作灵就不能直接作,只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作工,这都是工作的需要,是败坏的人类的需要。三步作工中只有一步作工是灵直接作的,而其余的两步作工则都是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并不是灵直接作的。灵作的律法的工作并不涉及变化人的败坏性情,也不涉及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恩典时代与国度时代的工作则都涉及人的败坏性情与人对神的认识,肉身作的工作都是拯救工作中重要、关键的工作。所以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直接作工,人类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牧养、扶持、浇灌、喂养、审判、刑罚,需要道成肉身的神更多的恩典、更大的救赎。只有在肉身中的神才能作人的知心人、作人的牧者、作人随时的帮助,这些都是如今与以往道成肉身的必要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人的肉体是受撒但败坏的,肉体被蒙蔽最深,肉体是受害至深的对象,神亲自在肉身作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拯救的对象是属肉体的人,而且撒但也利用人的肉体来搅扰神的工作,与撒但的争战其实就是征服人的工作,而人同时又是被拯救的对象,这样道成肉身来作工就太有必要了。撒但败坏人的肉体,人也就成了撒但的化身,成了神打败的对象,这样,与撒但争战、拯救人类的工作都在地上,神务必得成为人与撒但争战,这是最现实的工作。他在肉身中作工其实也是在肉身中与撒但争战,在肉身中作工就是作他在灵界的工作,他将他在灵界的工作全部实化在了地上,征服的是悖逆他的人,打败的是与他敌对的撒但的化身(当然也是人),到最终蒙拯救的还是人,这样,他更有必要成为一个有受造之物外壳的人,以便能与撒但作实际的争战,征服悖逆他而且与他有相同外壳的人,拯救与他有相同外壳的受害于撒但的人。他的仇敌是人,征服的对象是人,拯救的对象也是受造的人,所以他务必得成为人,这样,他的工作就方便多了,既能打败撒但,也能征服人类,更能拯救人类。‘肉身’虽然正常、实际,但并不是平凡的肉身,不是只有人性的肉身,而是有人性也有神性的肉身,这是他与人不同的地方,这是神的身份的标志。这样的肉身才能作他要作的工作,才能尽到肉身的神的职分,才能将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完成得彻底,否则的话,他在人中间的工作将永远是一片空白,永远是一个漏洞。即使神能与撒但的灵争战而且得胜,但被败坏的人的旧性永远得不到解决,悖逆、抵挡他的人永远不能真实地服在他的权下,也就是他永远不能征服人类,永远不能得着全人类。地上的工作得不到解决,他的经营就不能结束,全人类就不能进入安息。神与所有受造之物不能进入安息,这样的经营工作将永远没有结果,神的荣耀也就随之消失了。虽然说他的肉身没有带着权柄,但是他所作的工作达到果效了,这是他工作的必然趋势,不管是带有权柄还是不带有权柄,只要是能作神自己工作的就是神自己,不管肉身多么正常、普通都能作他该作的工作,因为这个肉身是神并不仅仅是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能作到人作不到的工作,就是因为他的内里实质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他能拯救人是因为他的身份并不同于任何一个人。这个肉身之所以对人类太重要,是因为他是人,更是神,因为他能作一个平凡的肉身中的人作不了的工作,因为他能拯救与他一同生活在地上的败坏的人。同样是人,道成肉身的神对人类来说则比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人更为重要,就是因为他能作神的灵作不了的工作,他比神的灵更能作神自己的见证,他比神的灵更能彻底得着人类,因此这个肉身虽普通正常,但说起他对人类的贡献、对人类生存的意义那就宝贝多了,这个肉身的实际价值与意义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估量的。肉身虽然不能直接毁灭撒但,但他能以作工的方式来征服人类、打败撒但,使撒但彻底服在他的权下。正因为神道成肉身,所以他能将撒但打败,也能拯救人类。他不直接毁灭撒但,而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征服撒但败坏的人类,这样能更好地在受造之物中间作他自己的见证,也能更好地拯救被败坏的人。神道成的肉身打败撒但比神的灵直接毁灭撒但更有见证、更有说服力。肉身中的神更有利于人对造物主的认识,更能在受造之物中作他的见证。”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福音问答:《道成肉身是个奥秘,很少有人明白道成肉身这个真理,到底什么是道成肉身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