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语引领我活出了人样

我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从小爸爸妈妈就很宠爱我。再加上我的学习成绩好,大人们经常当我和姐姐、弟弟们的面夸我说:“以后小叶肯定有出息……”我听后心里更是美得不得了,觉得自己比其他兄弟姐妹都好,也算是家族里不可多得的人才了,所以我一直在幸福的环境中成长。

2013年,我读书借住在刘姨家时,刘姨给我传了神的国度福音,但是因着我忙于学业没有定时参加聚会,对神的作工与认识也特别少,但我也体尝过神的爱与祝福,心里一直相信、信靠神。2016年读大二时学校有了到海外实习的项目,我有了到日本实习的机会,加上刘姨告诉我:“现在神作工非常快,海外各地都有咱们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神的作工已经面向全宇了。”听着刘姨的话,我内心压抑不住的兴奋,因为在中国信神确实太难,海外国家才有真正的信仰自由,我也向往那种可以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读神的话,分享经历、唱诗歌、跳舞赞美神,自由释放的生活,于是我答应刘姨到日本后和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联系。

2016年9月我满怀期待来到了日本,一个月的语言培训后,我和几个同学一起进入北海道一家酒店开始了实习生活。但因着种种原因,我始终没有联系上当地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

酒店餐厅的工作又苦又累,每天繁重的工作让我觉得好苦、好累,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那时候我做得最多的就是每天在心里呼求神,特别希望神能赐给我超能力,可以轻松做完这些繁重的工作。上班到第八天时,学姐看到我干活效率低又总出问题,就教训我:“教别人两遍就会的工作,教你几遍都不会!”听她这样说我嘴上没反驳,心想:你也太强人所难了,我在家什么都没做过,不会做也很正常呀。因着总是出错我也很难受,但没想到学姐当着主管的面说我什么都不会!她一天下来对我的一番“指导”让我毫无招架之力,一句“什么都不会!”更是把我打入深渊,我没有得罪她,她为什么要这样苛刻地要求我?我心里很不服气。再看看日语比我差、年龄比我小的同事都拿到了合格的标签,而我还在不合格的行列里。我越想越委屈,忍不住到厕所里痛哭起来,我越哭越伤心,很想马上逃离这个环境。

回家后我心里还是特别难受,好想见到弟兄姊妹,回想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日子,不管我做错什么,他们都不会笑话我、贬低我,而是跟我交通神的话帮助我走出困境,但是现在我联系不上弟兄姊妹,我觉得好失落。就在这时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璀璨的年华》,讲述的是全能神教会的一个姊妹的经历,她从小娇生惯养,生活在安逸的环境里,父母有时候说一句话让她不顺心了,她就生气不吃饭。后来信神了,在尽本分中因着要骑自行车行很远的路,她觉得很苦、很累,就发了很多怨言,当弟兄姊妹帮助她,希望她变化时她也接受不了,很狂妄。想到我的经历和她有相似的地方,我就很想看看她是如何转变的。打开视频我看到神的话和姊妹的认识:“‘神对付人外表性情也是神的一部分工作,就像对付人外表不正常的人性,人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风俗习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不管你的实际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备这些受苦的心志与真实的信心,还有背叛肉体的心志……神就借着这些来成全你,你不具备这些条件就没法被成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我从神话语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被撒但败坏后已经没有人性了,变得特别贪享肉体安逸,特别怕吃苦,甚至连生活自理的能力都没有,所以神把我摆设到这种环境中,磨练我的意志,增强我的毅力,补足我身上的缺少……于是我静下心来反省自己,看到神话说:‘性情变化是指啥说的?你得是喜爱真理的人,在经历神的作工中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经历各种苦难熬炼,人里面的撒但毒素得着了洁净,这叫性情变化。’(摘自《基督与教会工人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通过神话语的审判我明白了我不是一个接受真理的人,姊妹的对付是神兴起的,是帮助我变化的,喜爱真理就得接受真理,神是在用各种试炼熬炼来洁净我里面的毒素,这样我的生命性情才能得变化。我回想自己所流露的败坏,认识到是‘唯我独尊’这种撒但毒素在我里面作怪,导致我不能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我总想自己说了算,总想让人听自己的,地位站错了,好像我是老大一样,稍有不如意就发脾气,这是撒但性情的流露,对别人也造成了伤害。”看了神的话和这个姊妹得到的认识,我看到自己也是这样,是个不能吃苦,做事没有毅力又狂妄的人。面对工作中遇到的难处,我不是想办法解决,多受苦付代价做好,反而期盼神能显个神迹,让自己一下子什么都会了。我不想受苦付代价是因为我怕苦、怕累。再想想自己不仅没有受苦心志还不允许别人挑毛病,被教训就想逃避,既狂妄又很脆弱。从神的话中我也明白了,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都是为了变化我的败坏性情,让我摆脱狂妄、懒惰的性情,做一个能降卑下来,做事认真、负责、有毅力的人。明白神的心意后,我向神祷告,求神加给我受苦的心志。就在那天晚上,和我一起来的同学都过来帮助我、安慰我,并告诉我做事的窍门。当我脚踏实地地工作,我发现我学会了好多东西。有一次,我带着一对日本的老夫妇到座位上,他们知道我还在学习中,就鼓励我说:“頑張ってね。(加油哦!)”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暖暖的,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我明白这是神感动人鼓励我,那一刻我觉得神就在我的身边看着我一点点地成长。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