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三十年,我终于回家了

我是一个80后,因着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我一出生父母就被罚了款,所以他们很讨厌我的存在。又因受中国“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他们不愿意在我身上有任何的付出,甚至会因给我买一件十几元的衣服而发生争吵。我因此活得很压抑、痛苦,觉得我活着是多余的。一天,趁父母不在家,我就偷偷喝农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因着太难喝,我就咽下去了一口,并没有危及我的生命,而这件事父母从始至终都不知道。13岁时,因着父母不愿意供我上学,我只好利用暑假到离家几十里地的景区卖雪糕挣钱。一次,天刚下过雨,我骑自行车路过一段山路时,连人带车一起滑到了河里。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等我缓过来才发现只是衣服刮破了,身体一点也没有受伤,路人看到我完好无损的从河里上来,都说我命大,因为河里全都是石头,掉下去不摔死也得摔残。他们都劝我说:“小小年纪不要出来卖雪糕了,太危险。”我没说什么推着自行车离开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酸酸的:我又何尝不知道危险,但我没有选择,我只能靠卖雪糕赚点学费,不然我就只有辍学了。但最后,我还是只读完初中就辍学了。

三年后,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到一个服装厂上班。厂里的活又脏又重,有时候还要通宵做,最长的时间我们三天两夜没合眼。因为长时间劳累导致身体疲惫,一个同事在剪裁时不小心把头发卷到机器里,差点出人命,后来一起来的同学都相继离开了。面对这一切,我犹豫了好久:他们有亲戚、朋友可以帮忙找工作,但是我没有,如果我回去,我就要继续卖冰棍,所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就是希望,我不能放弃,于是我只好咬牙继续干下去。之后的几年,我也换了好几份工作,除了单位安排的放假,我没有给自己一天的假期,我只有不停地干活,因为我的未来没有保障。经过不断地打拼,我攒了一些钱,但正当我为以后的生活憧憬的时候,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2005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堂妹的电话,她让我赶紧去医院,我急匆匆地赶到医院,走进病房的那一刻,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哥哥躺在病床上,头被白布包着,口、鼻里还插着管子。当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爸爸告诉我哥哥从楼上摔了下来,一直在昏迷之中。之后医生给哥哥做了开颅手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哥哥的手和胳膊能动了,我和父母都格外激动,觉得终于看到了希望。但就在这时医生却告诉我们,哥哥摔得比较严重,现在一旦坐起来会流脑积液,而且流的位置很难找准,建议我们再做一次开颅手术。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如五雷轰顶,第一次手术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已经没有钱再做一次手术了。看着躺在床上的哥哥和满头白发的父亲,我心里难受极了,不管他们从小如何待我,现在我是全家唯一的依靠了,我要担起这个责任,那一年我仅仅25岁。

心靈空虛

于是,我开始拼命地挣钱,平均每天只舍得睡四五个小时觉,经过几年的打拼,我终于挣到了一些钱。在这期间,哥哥经过第二次手术,慢慢地能自理了。我又帮哥哥买了房子成了家,心想以后自己终于可以安稳地过日子了。可没有想到嫂子和我哥过了三年,就拿着家里几万元钱跑了,哥哥受不了这种打击,再次发病,神志不清。面对这一切,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不幸的事情接踵而至,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之后我继续过着赚钱机器的生活,而父母每次给我打电话不是要钱,就是说哥哥磕着碰着要住院了,让我去照顾。面对这样的压力,我真想痛哭一场:我只是个人,我的承受力也是有限的!后来妈妈由于操劳过度,身体也变得很不好,我心里更加痛苦,以后父母去世了哥哥怎么办?我都快30岁了,不敢找对象,不敢结婚,面对这样的家庭,我还有自己的未来吗?内心的压抑无处诉说,我感觉自己的心随时都会崩溃一样。

2015年5月,为了缓解家里的经济压力,我带着对家人的牵挂,只身来到了日本。在这里,我的命运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来到日本后不久,我认识了小苏,她在社长的单位工作,而我在社长家工作,我们时常会碰面,同为中国人,就互相留了电话号码。2016年春节我们回国探亲,机缘巧合之下我和小苏坐上了同一班飞机。在聊天的过程中她问我人是从哪里来的,我不加思索地说是猿猴变的。小苏却微笑着告诉我:“人是神造的,天地万物都是神造的。”接着她举例和我讲了“进化论”的荒谬之处,又和我讲了神是如何创造天地万物的等等。第一次听说我们是神造的,我感觉很诧异,似懂非懂又不太相信,但想到自己一直以来活得挺痛苦、压抑的,多接触一些有信仰的人也许会让自己变得快乐一些,于是我答应小苏回日本后参加她们的聚会。

一周后我回到日本,同事邀请我参加了她们的聚会。我们一起听了一首神话语诗歌《神管理万物的奇妙作为》“千百年来,小溪在大山的脚下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流淌着,它顺着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乡,汇成了河,汇成了海,汇成了海。因着大山的守候,小溪从未迷失方向,小溪与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我被诗歌里的歌词深深地吸引了,想不到大山、小溪、海洋等等这些平时我们很少关注的事物,在这首歌里竟然唱出了它们存在的价值与意义,让人感到那么温馨,不知不觉我的心情随着歌声一点点地放松,觉得很快乐、很释放。接着我们又一起读了《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这篇神的话,再加上姊妹的交通,我才知道:神用六天创造了天地万物又造了人,为了养育人类,神给人类提供一个安定的生存环境,又给万物制定了界限,沙漠、草原、海洋的范围有多大,各种飞禽走兽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为什么野兽只能呆在森林里,家禽就可以被饲养等等,这些再普通不过的现象原来都是神在掌管,背后都有神的命定。我越听越有兴趣,之后我就经常参加聚会,和她们一起看神的话,渐渐地,我对神创造万物的奇妙作为认识得越来越多,从心里开始相信神创造万物、管理着万物,也开始信靠神。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推荐文章

  • 神爱比海深神爱比海深 我家弟兄姐妹多,日子本来就清苦。我十几岁时父亲患了胃癌,母亲也得了食道癌,治病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后来一家人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因着我家穷,村里人都瞧不起我们,亲戚也都躲避我们 […]
  • 身陷泥潭  神爱引领身陷泥潭 神爱引领 我是一名从事电力工作的人,1984年开始参加工作,管理了30多个工人。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10多年,辛辛苦苦地一天忙到晚,没有休息日也没有节假日。每个月除了工资以外还能够分到一些 […]
  • 神爱牵我走神爱牵我走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自小就对未知事物和超自然现象特别感兴趣。我特别喜欢看那些连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揭示奥秘的文章,还有有关神迹的文章,这些不解之谜让我慢慢地感知到有神的存在 […]
  • 当你迷茫时,不要忘了还有神当你迷茫时,不要忘了还有神 原来的我性格乖戾、好以自我为中心,总不能与人和睦相处,因此大家都排斥我、捉弄我,我也交不到知心的朋友,所以过得非常痛苦。一次次反思后我也很想改变自己,但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我开始 […]
  • 全能神的话引领我脱离罪的捆绑(一)全能神的话引领我脱离罪的捆绑(一) 一天聚会结束后,我问带领:“ 闫弟兄,有个问题困惑我很久了,想向您寻求寻求。” 闫弟兄说:“ 感谢主!有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我问道:“ […]
  • 神名的真理辩论 问题 一神名的真理辩论 问题 一 问题一:经上明明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人只有信靠主耶稣的名才能得救,而你们为什么却让人信全能神呢?那不是背叛主耶稣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