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啦!

我叫夏云,今年42岁,我生性比较狂妄,不管在家还是在学校,都是自己说了算。结婚后,家里的大小事也都按我的意思做,婆婆、丈夫都被我管得服服帖帖的。即便是这样,我还是觉着有很多的不如意,因着我的任性,因此一家人都活在争争吵吵中,有时我也恨自己怎么这么任性,好好的一家人为什么就不能快乐地过日子呢?为此我活着特别痛苦。
unhappy

正在这时神的爱临到了我,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此后,我热心追求,积极聚会,每天按时读神的话,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为了彻底打败撒但拯救人类,在末世作了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还明白了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和人类以后的归宿等等,我享受到了圣灵作工,心里无比快乐。在教会里,我看到弟兄姊妹不管是年龄大小,到一起都能单纯敞开,交通对神话的经历认识;人与人之间有爱心,没有人欺人,人压人的现象;临到事都认识自己的败坏,也能接受别人的意见和帮助,大家在一起充满了欢声笑语,这让我看到了全能神的话语真能变化人,这也给我带来很大的激励,我也努力实行神的话。不知不觉我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好了起来,也不像以往那么爱发脾气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很支持我信神,婆婆也随着我信了全能神,后来我们一家人经常在一起交通神的话,唱歌赞美神,家里不再是争争吵吵而是有了欢声笑语。我心里非常感谢神,觉得是神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家。

后来,教会安排我尽浇灌新人的本分,一段时间后,新人说我交通得好,我心里就美滋滋的,认为还是自己能说会道。不久,教会又让我负责传福音的工作,我一看自己的地位又高升了,更自我欣赏了,想想自己才刚信神不久,就让我负责传福音的工作,而且还管着几个弟兄姊妹,说明我还是个才子呀!我一定要好好配合,把更多的人带到神的面前。于是,我每天都奔走于教会与弟兄姊妹中间,几乎都是天亮出去、天黑进家;传福音时,不管是遭到讥笑毁谤,还是弃绝,我都不消极有信心配合。一段时间我作工有点果效,就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在教会里就是最出类拔萃的,一般的弟兄姊妹我都看不上眼。教会安排一个浇灌的姊妹和我们在一起聚会,因姊妹交通真理差一些,我总是看不起她。一次,姊妹来给我们聚会,她正交通神的话时,我嫌她交通得不好,心想:你还给人聚会呢!信这么多年啦,连神话都交通不好,我看你还不如我呢!于是,没等姊妹交通完,我就截住姊妹的话,眉飞色舞地一段一段地交通神的话,我交通得特别仔细,故意让姊妹听我交通得比她好。聚会快结束了,我心里美滋滋的,心想:其她三个姊妹也都听着呢,肯定都会夸我交通得好,以后会让我多交通的。散会后,我和姊妹骑一辆电动车,姊妹说:“我给你提个缺欠吧!”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随口说:“感谢神,提吧!看是我哪方面的缺少。”姊妹说:“看你今天聚会交通时高高在上的样子,是在显露自己,而且谈的字句道理太多,交通神话的时间太长,交通神话的原则中说:‘每人交通三至五分钟,有亮光的交通十分钟。’你几乎占了整个聚会的时间,也不给其她姊妹留交通的机会。”我一听心里立马不是滋味,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说我狂妄、交通字句道理、交通时间长,那是因为我比你交通得好,你嫉妒我。我就想反驳她,但又害怕她说我没理智,不接受修理对付,不反驳吧,心里挺窝火,思来想去,但还是没有包住火,我生气地说:“噢!是的,我没真理只能交通字句道理,你说每人只能交通三至五分钟那是指人多的情况下,咱们才几个姊妹,那两个姊妹不爱交通,那我不能说两句就不说啦!交通神话不是守规条,原则也不是规条,有亮光还受时间限制吗?时间一到交通不完就不交通了吗?”姊妹说:“你这是不接受修理对付呀!这不是太狂妄自大了吗?”听了姊妹的话,我心里更堵了,我哪里容得了别人这样说我,心想:本来是你不会交通神话,没好意思说你,你倒对付起我来了。没等姊妹说完话,我就打断姊妹的话说:“你说我狂妄自大,不接受修理对付,像你那样读了两三页,再简单地交通一下,弟兄姊妹能听明白吗?聚会能达到果效吗?”姊妹看我不接受,怕我消极,就温和地说:“是的,你提的对,这是我的缺少,我以后在这方面多操练交通真理。”听到姊妹认识自己不对了,我心里想:本来就是你的不对,还反过来说我交通的都是字句道理……我越想越难受,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

回到家,我还在生姊妹的气,总认为她不认识自己,还反过来修理对付我,因此我活在了黑暗中,心里特别痛苦。到了晚上我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看到神的话说:“你里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确了,没有真理就容易作恶,并且身不由己。好比你里面有狂妄自大,不让你抵挡神也不行,非得抵挡,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视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里,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举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处处显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后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见证自己,最后把出于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念都当作真理来供奉。你看这个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恶事!要解决人的作恶必须先解决人的本性问题,没有性情的变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你对神有认识了,你看见人的败坏了,认识了狂妄自大的卑鄙、丑陋了,你就感觉恶心肉麻心里难受,你就能有意识地做点满足神的事,感觉心灵踏实;有意识地来见证见证神,感觉心里享受;有意识地来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丑相,觉得心里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揣摩着神的话,我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说浇灌的姊妹交通认识太浅,谈经历不能针对姊妹的情形,那我交通的是为了解决姊妹的情形吗?是为了尽好本分吗?是为了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吗?不是。我是为了显露自己、见证自己,为了让周围人都高看我、崇拜我,我外表看是在交通神的话,是在解决姊妹的难处,其实我真正的存心、欲望就是想把浇灌姊妹比下去,显露自己会交通真理,我里面带着这些存心掺杂,故意借交通神话的机会来显露自己、贬低姊妹,这就是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早已让神厌憎、恨恶。于是神就借着姊妹来修理对付我,说我交通的都是字句道理,我还不服气,看到自己所作所行没有一点性情变化,全都是凭着自己狂妄自大的本性在尽本分,是神的审判刑罚让我看见自己走的不是追求真理的路,而是抵挡神的路,性情不变化信神就得失败啊!看到自己处在危险的边缘,我立志要背叛肉体,与姊妹取长补短,不再显露自己,向姊妹道歉。

还没等到聚会那天,我收到姊妹给我写的信,说那天给我提建议,没有达到帮助我的果效反而给我带来了消极,向我道歉,还说她不应该嫌弃我狂妄自大。我看到姊妹写的信,感到很蒙羞,明明是我狂妄自大不接受对付修理给姊妹带来了辖制,本应该是我先向弟兄姊妹,教歌,聚会,读圣经,正常,彼此相爱姊妹道歉才是,没想到姊妹先给我写信道歉,我对自己的狂妄本性更加恨恶。此后,我开始注重实行真理,尽本分时有意识地背叛自己的肉体,多高举神见证神;与弟兄姊妹接触时,注重降卑自己,听取别人的建议。逐渐地,我与多数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尽本分,也不像以往那样狂妄了,我就自认为自己有变化了。其实我狂妄自大的性情还是根深蒂固,不是神一次二次的审判刑罚就能彻底变化的,还得需要神更多的审判刑罚,后来,神为了洁净变化我,又为我摆设了环境。(未完待续)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