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以对人权问题的热情和使命感,站到正义的最前线“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都希仑代表

“因宗教逼迫镇压受迫害而流亡韩国的中国人,难民申请当予许可!”

记者:黄子益  2017.08.10

【采访】以对人权问题的热情和使命感,站到正义的最前线“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都希仑代表

说到人权,是任何人都应当被赋予的基本权利,是他人无权随意剥夺的权利,也是人一出生就理所应当被赋予的权利,这是“天赋人权”。但在当今社会,因着肤色,性别,体态特征,宗教等各种因素受不正当待遇、区别对待的情况时常发生。

种族歧视、女性歧视、残障歧视、有对朝鲜难民的偏见和歧视、宗教迫害引发的人权问题成了话题。为了保障这些人的人权,也为了保护社会弱势群体的人权,应当树立和改善法律和规章制度。 全球呼吁尊重人权的声音也越来越高。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牺牲数千万人之后,人权保护意识在全世界扩展。战争结束后,1948年联合国(UN)宣布了《世界人权宣言》,提出人权是人类当追求的普遍权利,并强调为了追求世界自由平等,为了维护正义,人的尊严应当成为人生存的基础。

“ 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的都希仑代表是大韩民国的一位人权运动家。他不仅仅对朝鲜人权及所有人权,只要是人权问题,他就会以置之生命于度外的热情和使命感站到正义的最前线。我们见到了重视人权的都希仑代表。

问1: “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是怎样的一个团体呢?

答: 我们“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如名称中的“被绑架者”,是指被朝鲜绑架的受害者,我们在帮助这样的人尽早回到韩国。也支援在6.25战争时期被俘虏的国军战俘。还有“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中的“朝鲜难民”,就是指在中国或其他国家的历经艰辛的朝鲜难民。为了这样的人,“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在2000年成立。到现在差不多有20年了。

问2: 在人权方面都做哪些活动呢?

答: 我们做了很多国内、国际的人权活动,在这方面做得很多。主要是做把朝鲜难民的苦难状况告知国际社会,主要是这样的国际联盟活动。同时也做一些直接救助朝鲜难民,把他们带入韩国的活动。其实,国内很多人都不是很了解情况。所以我们也做一些活动,把关于朝鲜人权、朝鲜难民方面的内容介绍给大家。也对青少年进行统一南北朝鲜教育,让他们对这方面有更好的认识。

问3: 都熟知你是朝鲜人权活动家,人权是什么呢?

答: 其实很多人都问这样的问题。人权就是作为人,任何人都可以享受,也必须享受的权利。无关信仰无关宗教,这是人类普遍的一个价值所在。所以哪里有人权问题,哪里就有我们团体。

问4:除了朝鲜,听说其他国家的人权问题也很严重,你了解吗?

答: 是很严重。朝鲜就不用再提了。共产主义理念统治的国家,主要分布在亚洲,如中国,柬埔寨,越南,这些国家人权问题都比较突出。其他国家现在在某种程度上都为迎合民主化改进。唯独朝鲜和中国没什么变化。除了朝鲜,还有中国共产党,我认为,他们就是“和人权不共戴天”。

问5: 听说在朝鲜宗教迫害比较严重,你对朝鲜基督徒的迫害事实有了解吗?

答: 不仅从很多层面证实过那些内容,而且我们现在也在为了在国际社会公开揭露这些内容而努力。 其实,朝鲜本身就是一个宗教团体,似是而非的宗教团体。朝鲜炫耀说“主体教”有两千万信徒。不管怎么样,朝鲜对其他宗教,除了主体思想以外都予以否定。特别是对基督教,朝鲜把基督教看作是彻底反其体制的宗教,根本不允许基督教生根发芽,这就是朝鲜。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找到地下信徒或者地下教会

问6: 那你曾经帮助过那样的人吗?

答: 从那些向我们求救,或者是希望自己的故乡有变化的人来看,大部分人都保留了一些传统流传下来的某种信仰。这种信仰,基督教的思想基础非常深。特别是平壤,19世纪初开始播撒了很多信仰的种子,甚至平壤被称作东方的耶路撒冷。就在这些种子要开花的时候共产主义入侵,种子被扼杀了。有些人为了维护信仰悲惨地死去了,有些人从自己的祖上或通过周边的人了解到这些事实,就会来问我们。“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公民联合会”就带着这些人去很多海外国家,也参加有关朝鲜宗教镇压、信仰自由这方面的听闻会。

问7:很多去过中国的宣教士们称,他们在中国遭受了宗教镇压。你知道的和你认为的中国宗教镇压是怎么样的?

答:中国是共产主义体制国家。从外表看,社会主义制度下法律规定有宗教信仰自由,但实际上他们严厉限制宣教、布道。我曾经去过图们江边。过了图们江就是朝鲜。那里有公开和非公开两处教会。这两处教会我都接触过。公开的教会就是个摆设,那些布道、宣教活动只是给海外的人权团体和宗教团体看的,想以此说明中国有宗教自由。另外一处教会是非公开的,我们避开公安的眼线看了一眼,那是一个避开公安偷偷聚集的教会。不管怎么样,只要踏入中国,如果使用“牧师”、“宣教士”或其他宗教用语,就都会被窃听或者被跟踪。我实际地体验过很多次,被跟踪过很多次。中国是严格限制宗教自由的国家。其他的以后细谈,但我认为中国就是一个彻底镇压宗教的国家。

问8: 国际人权团体、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和人权活动家们认为,2014年中国“招远麦当劳杀人事件”是中共为了强化宗教镇压、有意嫁祸宗教而制造的事件。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答: 我完全赞同“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的观点。中国共产党能做出这种事绰绰有余。中国共产党最重视的就是法轮功和各种自治独立团体。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报导:新疆维吾尔地区、西藏等地发生自杀、自焚,或者恐怖袭击等等。我认为这些大部分都是中国共产党造成的。虽然像新疆维吾尔等地确实也有恐怖袭击事件,但那也是中国共产党激起民众,最终诱发成了事实。他们用这种花招捏造这种氛围。最终就是用这些来诬陷法轮功或是其他宗教团体是与他们组织、共产党组织相违背的,不仅如此还是反人类的。把这些团体都捏造成了某种反人类、反道德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做这事绰绰有余。

问9: 据说“招远麦当劳事件”后,迫害和镇压新兴宗教(全能神教会),导致很多信徒被捕。很多中国基督徒流亡海外,想问你对全能神教会了解吗?

答: 之前一点也不知道。我是今年年初,由一位知情人引荐才知道全能神教会的。当时只是说我帮助过朝鲜难民,也在中国活动多次,所以抛开宗教色彩,这里有一些人权被镇压的人,希望我能帮助他们、尤其我为了朝鲜难民被遣返的事情去中国大使馆前面抗议过很多次,我想可能是因为这些他们想到了请我帮忙。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第一次见到了全能神教会的内部人员,此后为了了解信徒身上发生的事情去过教会一次。我是个天主教信徒,但是抛开宗教这一层,对人权活动来说最重要的是现场。只有访问现场,和那些遭受迫害的基督徒真正的沟通交流之后,从中才能判断我们到底能帮助他们什么,能尽力帮到什么程度。见面之后,看到听到那些信徒和他们的故事之后,我能肯定中国共产党在镇压任何人都应当享受的信仰自由,也亲眼看到了这些信徒在韩国申请难民身份有难处。所以我想我要尽力帮他们。随后我也开始和他们来往。

问10:因为你是人权运动家,看到这些不义的事情就不能冷眼旁观。是因为这才帮助他们吗?

答: 当然。这完全是从人权层面看的。韩国现在不是有很多教会吗?只要和自己不一样,就说别人是异端(一端),二端,三端,四端(谐音)。我是天主教信徒,有时会有这样的事:有的基督教牧师、长老,他们会说“如果都代表是我们基督徒,我们就一定能帮忙的”。听到这些话我觉得很惋惜。除了宗教不同,但是目标一致的,在人权方面谁都有责任,甚至无关肤色。就因为宗教不同就分了你我,真觉得遗憾。我只是觉得他们有难处,需要我的帮助,那我不管他们是什么色彩,我就会和他们在一起。

问11:你见了全能神教会的信徒,你感觉怎么样?

答:虽然语言不通但我觉得非常好。当我们朝鲜同胞在中国受苦难的时候,能帮助他们的就是中国人,即使我们南北统一了,和中国仍是邻国。虽然很讨厌中国共产党,但是中国的百姓,人民和我们一样关照着朝鲜同胞。我们应该在亚洲并行前进,所以我觉得我们始终应该和中国人民搞好关系,反而这些中国人在我们韩国享受不到公正的待遇,这使我觉得很羞愧。当他们信仰自由了,重回故土的时候,他们会对我们南韩半岛留下怎样的印象呢?就从这种观点上,我认为我们应当与他们同舟共济。

问12: 海外的基督徒若因逼迫、镇压流亡韩国就符合难民条件,对此你怎么看?

答: 当然应该立证。难民的概念本身不就是来自国际法吗?当国际法和国内法相冲突时,国际法应当优先。但中国并不是如此,所以我们反复以朝鲜难民的事,要求以国际法为中心,接受朝鲜难民为难民。认证难民身份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衡量外国人重回故土时受镇压的可能性。这样一来,大韩民国不认可受迫害的可能性相当高的人为难民是一件羞耻的事。我接收了他们的资料,正在了解的过程中。如果对这部分,大韩民国没有合适法律,发挥不了作用的话,那我就要为此战斗了。

问13:我也了解了一下难民立证资料方面,他们好像以某种准确的资料作为基准。这次缅甸有35人难民申请被认可的例子。有时被认证,有时不被认证,好像有某种基准,你怎么看呢?

答: 我认为应当有个基本原则。应用法律是最重要的原则。虽然也有例外条款,重要的是这些例外要从原则的条条框框里出来。我打算对立法问题的应用问题做个观察。另外会有一些问题让我们国家的公务员难办。但如果这些部分因为难办而跳脱基本原则,随意衡量的话,大韩民国——作为接近G10位圈的国家,是让人厌憎,让人羞耻的事。 在与应用国际法不相当这基础上,我打算和公务员多面对面地讨论,寻求协助。

问14:遭受宗教镇压,在海外流亡的基督徒,若想在韩国获得难民许可,需要做哪些努力呢?另外你作为人权活动家对这方面怎么想呢?

答: 就像刚刚说的,肯定有要符合法律原则的地方。不能立证的地方不也很多吗?特别是中国自己称自己是全球G2国家,他们会把他们持续镇压宗教的事实拿出来给大家看吗?不会吧,当然不会。让难民申请者把受迫害证据拿出来只能让他们重回虎穴。对于这些部分,我认为可以用例外条例或判断为特殊环境,扩大国际法的应用范围。如果有了更多的空间,公务员办公就更方便一些。我将为此作进一步的努力。

问15: 最后你还想说些什么?

答: 我特别想说,再没有任何国家的国民比韩国国民了解宗教自由的重要性。为什么?因为韩国享受着最大限度的宗教自由。这就和应当感谢空气一样,我们才得以生存。如果没有空气,2分钟以内人就会死亡。但是现在人不知道感恩空气。同理,韩国国民就像对自由的概念、价值不太清楚。这有可能是人权问题,也可能成为信仰的问题,还有可能成为很多问题。我希望现在宗教信仰受镇压的全能神教会的信徒能够安全地在大韩民国获得难民认可,除却获得难民许可以外,我恳切希望中国能够尽早成为信仰自由的国家,使这些难民能早日回到故土自由宣教,开始自己的信仰生活。如果有需要与这些人一起努力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

原文链接:http://www.kns.tv/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019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