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寝室部部长的转变

8月末的天气还是闷热难当,韩飞坐在返校的公交车上,看着乘客中有些拖着行李箱的新鲜面孔,不禁想到去年的自己,也是这样拖着一个与她身高不太协调的大行李箱,怀着激动的心情踏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

“XX大学车站到了,下车的乘客后门请……”她这才回过神儿来,已经到学校了。下车后她在校门口的小摊上买了一份凉皮,随着新来的大一新生一起走进了校园。很明显,她的表情没有新生那么兴奋与激动,只是拎着一份凉皮慢悠悠地走在回寝室的小路上。

韩飞刚走到寝室门口,学生会的几个部长就在热情地向她打招呼:“韩飞,现在得叫你韩部长了啊!过两天咱们学生会要去查班、查寝,还得演讲,你准备好了吗?”韩飞刚要跟她们打闹一番,突然电话响了,她从背包里好不容易翻出了电话,屏幕上写着:小韩的母亲大人!她赶紧接起来:“老妈,什么事?”电话另一头传来母亲的声音:“还记得你走之前妈跟你商量的事吗?过两天你阿姨给你打电话你可别忘记去啊!你千万要把手机充好电,保持开机状态!”韩飞知道妈妈是在提醒她不要忘记去参加聚会的事。她边答应着母亲,边在心里想:这老妈,在家都商量好了,开学后在大学附近给我找个聚会点让我参加聚会,都说多少遍了,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其实,自从今年暑假回家,韩飞的母亲和姐姐就给她见证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她听后觉得都挺对,于是便答应了等到开学后参加聚会。

开学的前一天,学生会主席方大个在微信群里召集经济管理系学生会所有部长到主教学楼一楼开会,部长们陆陆续续都进屋了,只见方大个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清了清嗓子:“好久不见呐我的同学们!”

“大个!别在这耍帅了,快点儿说,召集我们过来什么事啊?”

方大个顿了顿说:“好吧!说正事!根据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咱们被竞选上了学生会的部长,所以为咱们系争荣誉的光荣使命就落在了咱们身上,这学期咱校12个系的各个部门要在10月份进行评比,咱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 ”方大个的话马上抓住了韩飞的心,别看韩飞平时在班里不太张扬,但她却是这个系分数最高的,她一直非常享受当第一的感觉,这次一听到12个系之间要比赛,她心中好似燃起了一团火,想着要趁机好好表现。不过想到这个学校的变态之处,韩飞还是有点头疼。韩飞是寝室部部长,寝室部在这个学校里是最有权力的部门,每晚9点到10点查寝时要检查的项目有:被褥的标准是豆腐块儿,床单的边缘是90度,地面的标准是能照人,每人要在自己床位旁边站军姿,完全军事化管理。这些都是比赛的几大项,可那些不听话、难管理的大一新生让韩飞觉得管理起来有些难度。

散会后,她马上去向其他几位部长请教该怎么管理大一新生。只见组织部部长周鹏跳出来说:“想不想听听我的高见?”其他几个女生一把将他推开,说:“你能有什么高见?”周鹏阴笑着说:“操行分!这个分数跟每个人能不能毕业有直接关系。记得我上高中时的班主任对我们用的招就是打、压、卡!咱们虽然不能打他们,但是咱们有权利呀!如果他们不听话你就扣他们的操行分,一共二十分,你一次就有权利扣十分,这样保证人人恐慌害怕。另外咱们查班查寝时,首先得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否则没有人会听你的话。我可告诉你这个高招了啊!不要太感谢我,记得请我吃饭就行!”

韩飞心想:吓唬吓唬倒是可以,但是一次就扣10分,那是不是太过火了?算了,等去查寝的时候看情况再说吧!

终于迎来了9月份的第一个查寝日,韩飞平时是个爱笑的女孩,可这天她却格外严肃,还特意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也不知能起什么作用,或许是想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威风的形象吧!这时组织部、活动部的部长也都帮她撑场面来了。九点钟一到,韩飞站在三楼走廊里大喊了一声:“经济管理系查寝开始!”她走到第一个寝室里,看见慌慌张张的几个学生还没整理好被褥,只见韩飞用手一指大声吼道:“给我出去罚站!”走到第二个寝室看到还有个女生没从床上下来,韩飞说:“把寝部条例抄30遍,明天交给我,现在出去罚站!”走到第三个寝室看到被子叠得不合格,她大声呵斥:“这点小事都干不好!你们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是不是除了学习以外你们什么都不会?今天晚上别睡觉了,就在这叠被子,我明天早上来检查!”

十点钟查寝结束后,整个三楼走廊里站满了人。韩飞听到大一新生都在小声地埋怨道:“这什么破学校啊!查寝比军训都累!”“装什么装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听到这些话,韩飞的心里也很难受: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可是转念又想:如果不严格要求,一个月以后的评比那她一定稳坐倒数第一了!

回到寝室后,她久久不能入睡,翻来覆去地想:大一新生难管,寝室内务又这么差,这该怎么办呢?这时她突然想到妈妈对她说过的话:“神的话就是真理,能解决人的一切问题,在学校无论遇到什么事,要记得祷告全能神,把难处向神说,等到聚会再和弟兄姊妹交通。”想到这,她环顾寝室一圈,看大家都睡了,她便爬起来跪在被窝里祷告:“全能神!我现在还没参加聚会,所以没法和弟兄姊妹说我现在的情况,只能向你祷告。神啊!我现在当官当得很头疼,不知道怎么管理这些大一新生才能得到第一名。神啊!你能解决一切问题,愿你帮帮我吧!”祷告完,她掀开被子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她在祷告,这才放心地躺下,带着复杂的心情睡觉了。

9月初的下午已经没有了夏日的炎热,伴着秋风的吹起,让人舒服得只想深吸一口气。

韩飞和室友们走在回寝室的路上,几个室友挎着她的胳膊都纷纷给她出主意,告诉她用什么招能震住大一新生。有了她们的支持,韩飞感到压力更大了,似乎这次的比赛不是她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关系到整个系的荣誉。再看看来来往往的大一新生,韩飞叹了一口气:唉!晚上又要查寝,如果震不住她们,一个月以后达不到学校检查的标准,拿不到第一,这脸也没处放啊!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陌生号码,她马上意识到可能是找她聚会的姊妹,她马上接起电话……不知为什么,韩飞从看到陌生号码的那一刻心里就非常渴望是姊妹来的电话,确定是姊妹后,她便兴奋地跟姊妹约好了这周日在学校附近的车站见面。放下电话后,她感到一直悬着的心仿佛一下子放了下来,好像找到了能帮她解决查寝问题的地方。

周日早上8点,在约好的车站,一个阿姨来接韩飞,并把她带到了聚会点。一进屋,韩飞看到还有3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姊妹在凳子上坐着,韩飞也找了一个凳子坐下来。这时接待的阿姨赶忙过来给她倒了杯水,说:“又来了一个小姊妹,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真是有福啊!”韩飞也轻轻地点点头,微笑着回应阿姨。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韩飞却感觉到,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那种亲切感是在任何一个群体都没有感受过的。于是她一股脑儿地把最近的苦恼都跟姊妹们说了出来,并补充了一句:“我妈在家跟我说了一假期信神的事,我已经知道好多了,所以我有什么不对的你们可以直接跟我说,不用顾忌我是新人。”这话一说,负责给他们聚会的赵姨噗哧一声笑了起来,说:“好吧,韩飞!那我们可就不把你当新人了。你刚才说的在学校发生的事,的确有真理可寻求,而且这件事你做的也不合乎真理。”韩飞疑惑地看着赵姨,心想:怎么不对了呢?人生意义,转变,教育,吃喝神话赵姨拿起书边翻找着边说:“咱们看看全能神是怎样要求我们的,神说:‘你实际生活当中的实行、生活当中的流露就是神的见证,是人的活出,也是神的见证……你经历到这个地步就达到果效了。自己有实际活出,一举一动让别人看了佩服,别人看你外表穿着打扮一般化,但你活出非常敬虔……说话大方,端庄正派,不吵闹也不放荡,临到事能顺服神的安排、能站住见证,处理什么事稳稳当当、不慌不忙,这样的人就真看到神的爱了。有的人岁数不大,但看着外表举动像是中年人,成熟了,有真理,别人也都佩服,这样的人就有见证了,就是神的彰显。’(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神起初造的人是听神的话顺服神的,也是有人性有理智的人,但因着撒但的败坏,人身上满了撒但的败坏性情,就像你在学校里的流露,为了让人都服你、怕你,你就发火、教训大一新生,还对他们实行罚站、扣操行分等等,这些都是凭着撒但的败坏性情在做事,与神的要求是背道而驰的。神今天来作话语审判人的工作,就是要让人能认识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生命性情达到变化,从而恢复起初神造人时的人性与理智,活出神的话中所要求的人的样式。所以,我们不管临到什么事,都要对照神的话,按神的话实行才能满足神、荣耀神,这才是神的心意。”

赵姨的一番话敲打着韩飞的心,她在心里想:赵姨说得对呀!我在查寝时对待新生的态度也的确太霸道了,我这么做连个人样都没有,还哪有见证啊!肯定也不会让人佩服的。我现在信神了,既然知道了神的要求,我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做了,我要做神喜悦的事,要为神站住见证!

于是,她自信地对姊妹们说:“行!我得活出个人样来,得做让神喜欢的人,为神站住见证。”

韩飞听了神的话和姊妹的交通,有了实行真理的心志,但是她真的能实行出来吗?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