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难容

编者按:

在一些外国人的眼中,中国是一个有信仰自由的国家。但生在中国的一些人都知道,中国是一个没有人权、没有信仰自由的国家,更是一个抵挡神的坚固堡垒。中国政府对待基督徒一向采取卑鄙残忍的手段。本文记述的就是一个年轻基督徒惨遭中国政府迫害致死的真实经历,他苦难而又短暂的一生正是中国基督徒信仰历程的一个缩影。

杨文书,1942年出生,他在少年时代苦心研读圣经,立志为主传道作工,青年时代得偿所愿,成为一名出色的家庭教会传道人。然而,因着中国政府大肆迫害基督徒,杨文书于1966年9月8日被政府秘密抓捕,1968年9月15日,被警察活活打死在监狱中,终年26岁。

杨文书出生在陕西省的一个基督徒世家,祖辈三代都是基督徒,几代人常看圣经,谨守主的教导,热心事奉主。杨文书从小跟随父母信神,他聪明伶俐,喜爱读经,在神爱的感召及良好的基督徒家庭教育下,他从少年时候起就立志为主奉献终生。
Christian

1949年,他上了外国传教士举办的圣经学校,老师上课讲的是中文,也为学生开办了英语课,因主的特别祝福,他各门课在班上都是第一名。几年后,受主耶稣说的“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10:38)这话的激励,他常常与传教士探讨主耶稣为什么要钉十字架?信主的人怎样跟随主背十字架?怎样才能做好主的门徒?撒但魔鬼是谁?怎样传福音见证主?虽然当时他年龄小,但在圣灵作工的感动下,他的信心如同成年人一样刚强,倍受老师的欣赏与同学的佩服。几年之后,他获得圣经学校讲道的第一名。

1954年,全国主要的大城市都建立起了圣经学院,各种慕道班以及各种形式的慈善机构也纷纷建立。主的福音迅速向全国各地扩展,这期间涌现了许多有志为主献身传道的青少年传道人,杨文书就是其中的一个。

但在1955年,中国“无神论”政府看到主的福音迅速扩展,就以“宗教迷信,帝国主义利用宗教侵略反华,复辟资本主义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等罪名,把所有的外国传教士驱逐出境,并把圣经学校、慕道班以及慈善机构强制解散。最终,杨文书和所有神学生也被迫回家。

1966年,中国开始“文化大革命”,政府为了彻底取缔宗教信仰,强制推行“无神论”思想,将坚持信主的人都定罪为反党、反革命,一旦被抓到都要被批斗、判刑。当时,农村的每个生产队都住着政府差派的工作组。工作组的人每天晚上都要给基督徒开批斗会,杨文书也在其中。他们要求杨文书写退教保证书。但杨文书凭着对主的信心写下了:“主为了救赎人类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的命是主给的,决不能做没心没肺的人,若背叛主就不配活着,头可断血可流,为主献上生命也心甘。”

经过三个月的批斗会,工作组的人在杨文书的口里没有得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信息,于是,他们开始限制杨文书的人身自由,警告杨文书出门必须要向他们报告,晚上还不许关门。但是杨文书常靠主给的智慧躲过他们的监视,仍然和弟兄姊妹聚会祷告。他常常鼓励弟兄姊妹,说:“主耶稣曾说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马太福音5:10-12)咱得对主有信心,政府越逼迫,咱越要跟随主走十字架的道路。”主的话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与力量,他觉得活着就应跟随主、事奉主。在政府的镇压下,他并没有被吓倒,跟随主的心反而更坚定了。

1966年9月8日,生产队长张某让杨文书去县城搜肥(那时生产队很贫困没有钱买肥料,就在县城找些年久失修的老房老墙拆了做肥料,那时把这种找肥的方法叫“搜肥”),杨文书当天按队长的吩咐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然而,自从那天走后,年仅26岁的杨文书再也没有回过家。杨文书的家人找生产队长要人,但生产队长却不告诉他们。全家人心急如焚,到处寻找他的下落,但始终没有任何音信。

直到1967年3月,杨的家人通过一个熟人得知杨文书被政府秘密抓捕并关进了监狱。熟人说,他在某个生产队当出纳,被生产队长诬陷贪污了三十块钱,被判了半年有期徒刑。在他出狱前三天的一次放风时,意外地看见了杨文书,趁看管人员不注意,通过与杨文书简短的交谈,他得知了杨文书被抓捕的经过:原来在杨文书去县城的当日,他在路过玉米地时发现路边停了一辆白色的汽车,当时突然从玉米地里窜出四个红卫兵,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挡住了杨文书的去路,随即用黑布套套在他的头上,并用绳子捆绑住他,强行把他推到车上,拉到了县监狱,杨文书就是这样被红卫兵秘密抓捕,落入虎穴。当杨家人知道杨文书的下落之后,再次找生产队长要人,但生产队长还是用其它话搪塞过去。在那个年月,未经过批准,他们也不能直接到监狱去探视。

又过了一年半之后,苦苦盼望杨文书回家的杨家人盼到的却是一个噩耗。那是1968年9月15日,公安人员突然来到杨文书的家中通知:“杨文书有病住在县人民医院,家属可去看护。”他的家人立即去了医院,可到医院问医生杨文书住在几号病房时,医生却带着戒备的眼神否认杨文书在那里住院。杨家人就在医院四处寻找,找遍了所有病房也没找到杨文书,最后,杨文书的二姐询问一个女护士,这个护士在杨家人的苦苦哀求下才悄悄地将他们带到太平间。护士小声地说:“杨文书从监狱送来时就已经死了,红卫兵不许医院走露风声,人就在那里面。”说罢就急匆匆地离去了。

当杨家人将太平间大门上的长木挪开后,看到杨文书平躺在一个长条木板上。他们看到杨文书身上穿的还是当初从家里走时穿的中山服,扣子扣得整整齐齐。家人解开他的衣扣,映入眼帘的是浑身上下紫一块红一块的伤痕,身上还满了铁环捆绑的疤痕,如同鱼鳞甲,还有不知用什么烫伤的烙印,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皮肤,真是目不忍睹!家人见到杨文书的惨死,无不悲痛欲绝。

那天下起了蒙蒙细雨,杨家人在雨中将杨文书的遗体从医院抬回家后,刚停放在客厅西侧的一张竹床上,十几个公安人员便如同豺狼猛兽般突然闯了进来,领头的警察大声怒吼道:“警告杨文书反革命家属,你们都是里通外国,大搞宗教迷信,勾结外国宗教势力,颠覆无产阶级革命政权,杨文书受到了无产阶级革命严厉惩罚,罪该万死,死有余辜。现在我宣布将反革命杨文书的遗体在今晚必须挖地深埋,不许穿寿衣,不许举行宗教仪式,不许祷告诵经,不许给亲朋报丧,不许通知相邻村民,不许哭丧,不许用棺材,不许留墓堆。一旦有任何外来人员奔丧应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若违令者严惩不贷!”他们说完就如同强盗一样,在大门外到各个卧室的所有墙壁上全部贴满了大字报,大字报的内容是:打倒叛徒内奸里通外国的反革命分子杨文书及反革命家属。

就在警察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疯狂定罪的时候,突然间,电闪雷鸣,震耳欲聋,这些公安人员个个惊慌失措,立即逃散。他们刚逃走不久,倾盆大雨从天而降。此时此刻,杨文书年过花甲的老母亲为儿子的冤死而放声哭泣,哭声夹杂着窗外的风雨声,显得格外凄凉。

虽然家人都很悲痛,但是在政府的高压监控下,他们只能忍气吞声,就这样,在第二天天明之前,杨家人在自家老坟上挖了坑,草草简易地安葬了杨文书的遗体。

后来,为了探究杨文书的具体死因,我采访了一位与死者一起被抓的弟兄,这位弟兄回忆说:“文书去世那天,我就被关在隔壁牢房中,狱警给文书上刑的时候,我们这边听得清清楚楚。那天我一直能听到文书被毒打时发出的惨叫声,听得人心里发颤!那些没人性的公安人员喊叫着问文书:‘你还信神吗?’我清晰地听到文书说:‘信!打不死我,我就还要信。’警察就继续打,继续问。不一会儿就听一个警察说:‘完了,完了,人不行了,真的没气了!’”当听完弟兄的讲述,我才确定杨文书是被警察活活打死在监狱中的。

至此,也许大家都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对杨文书的故事这么熟悉?其实,杨文书就是我的亲叔父。

当你看完我叔父杨文书因信耶稣而被政府残害致死的经历,也就能看到由共产党掌权的中国到底是一个多么黑暗的国家了。政府口口声声打着信仰自由的旗号来欺骗百姓、愚弄人民,让其它国家也都误以为中国是有信仰自由的。实际上,中国政府自建立政权以来所迫害的基督徒实在是不可计数,像我叔父杨文书这样惨遭政府秘密迫害致死的案例实在太多了。此事虽然已过去近半个世纪,但杨文书的悲剧一直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重复上演着。这几十年来,我耳闻目睹了太多信神之人惨遭政府迫害,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四处奔命,甚至为主殉道的事例。可见,所有跟随主的基督徒走的都是一条十字架的道路,主喝的苦杯我们也要喝,但不管中国政府怎么逼迫,迫害,都无法拦阻真心跟随主的基督徒为主作见证的决心。无数事实证明,监狱成了信徒的信心培训班,无休止地抓捕更造就了他们的信心和毅力,正如圣经上所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马书8:28)

另外:从我叔父惨遭中国政府迫害致死的事例中,更让我看到中国政府的所作所行真是天理难容,人神共愤,这让我想起圣经上的一句话:“……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12:19)如今已是末世,是神即将赏善罚恶的时候了,中国共产党必会为它迫害信仰、抵挡真神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而遭到神公义的惩罚。

文章来源:跟随耶稣脚踪

感悟 : 数之不尽的基督徒被迫害事件,不禁让我在想:为什么信神的人总受中共政府的逼迫、陷害、定罪、抓捕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