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门打开了

我叫张进,今年80岁,原是“大光派”的一名同工。在没有接受神末世作工之前,我的弟弟多次给我传神末世的救恩,我总是用各种理由回绝他,还对他说:“你信你的,我信我的!”

有一天,弟弟又来给我传福音,说:“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他现在已经来在地上,道成肉身成为女性,来作洁净人、审判人的工作。”我态度坚决地说:“不可能!主耶稣是男性,主耶稣再来也应该是男性,怎么能说神是女性呢?要是女性就错了!”弟弟说:“大哥呀!你别急,这个问题咱们还是心平气和地好好交通交通,关于主来这可是大事呀!……”没等弟弟把话说完,我就不耐烦地说:“得了,你可别说了,我是不会信的,你们说神来了是女性,肯定是不对的……”大半年过去了,我依然信着大光派,持守着自己的观点,可是我所带领的教会人数却越来越少,教会同工都想各拉一派,弟兄姊妹之间也失去了往日的和气,我的心更是下沉,完全失去了前行的动力,经常唉声叹气。

一天,弟弟的亲戚给我打电话让我劝劝弟弟,别让他们信神信得太痴迷了……撂下电话,我就琢磨:咋办呢?人家信得好好的,我有啥理由不让人信啊!我怎么能说服他呢?这时,我忽然想到,他们信神不是有书嘛!我去把书借回来看哪不对,我抓住小辫子,再拿出有说服力的话劝他们,这样不就行了吗!第二天,我就去了弟弟家,见到弟弟开门见山就问他:“你们信神都有书吧?把你们信神的书借给我看看呗!”弟弟惊讶地看看我说:“呀!哥,你愿意寻求考察了?”面对他的问话,我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弟弟一边把书递给我,一边严肃地说:“大哥,这本书,给你看看可以,但是不能给你,你要保管好了。只允许你看三天,三天后我就得收回来。”于是,我拿着书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赶紧翻开书,打开就看到这样的话:“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人对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为人对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这样,人与神的要求就相差好远了。也就是说,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就不能达到合神使用,更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对呀!这话说的好哇,以前信主也没人告诉我啥是信神,这几句话直接就说明白了!一直以来,我信神为的就是得平安、得祝福,多传福音、多跑路、多作工,现在从这话中才知道信神得脱去身上的败坏性情,得认识神让神称许,这话不简单啊!上哪也找不到这么好的话,这么信神不糊涂啊!一下子,我的心就被这本书里的话打动了,我又接着看:“当你翻开此书时或许带着研究的意思,或许带着接受的意思,不管你是什么态度,我还是希望你将此书看完,不要轻易地放弃他。或许当你将这些话都读完了,你的态度就变了,这就看你的存心与领受程度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看到这,我心里一惊:“或许带着研究的意思……”这不就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吗?这可真是神啊!能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忽然间,我觉得这本书里的话实在是太好了!我决定好好看看。

读神话,神话书籍

我正看得起劲儿,老伴喊我说:“饭好了,快上桌吃饭!”我依依不舍地放下书,来到饭桌前边吃边想:原来信神不是那么简单的,是个奥秘的事呀!以往不明白什么是信神,今天在这话里竟说明白了,心里可真亮堂啊!看来这就是神的话。想到这,我忽然想到弟弟三天后就要把书拿走了,那我就再也看不着了,之前弟弟给我传了多次福音我都没有接受,像我这样的人神是不会要我的,这可怎么办呢?对!我就抄!能抄多少就抄多少。第二天我就开始抄写神的话。两天下来,我抄了厚厚的一沓纸。三天后,弟弟来了,一进屋就问我:“哥,你看得咋样了?”我就笑了,抖一抖手抄的厚厚一沓神的话,一边递给他看,一边说:“这话太好了,全能神可是真神啊!”弟弟惊讶得不敢相信,说:“哎呀!大哥,我以为你看看就放一边不看了,没想到你还抄了这么多……”说着说着就激动得掉下了眼泪。我说:“唉!这话这么好,我是怕你拿走,我没有看的了!”弟弟立刻说:“生命河的水白白赐给口渴的人,这本书不拿走了,给你留下,你就好好看吧,过两天我带个弟兄再来给你讲讲。”一听弟弟说不拿走了,还带弟兄来给我讲讲,我也高兴得掉下了眼泪,又感动又自责又懊悔,手拿着神的话,心里沉甸甸的。

过了一天,弟弟果然带一个弟兄来了,弟兄笑着问我:“大哥,有啥不明白的,咱们今天一起寻求交通。”我急忙说:“这几天看神的话,我知道了神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我虽然不否认,但还是有一点不透亮。因为主耶稣是神的爱子,是男性,他再来怎么能是女性呢?”弟兄笑着说:“其实神是灵,根本没有性别的说法,神道成肉身不论成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根据他作工的需要,都有着重要的意义。咱们一起看段神的话吧!”弟兄读道:“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说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弟兄读完神的话交通道:“从神的话中我们明白了,神的实质是灵,无形也无像,因此神的灵实化在肉身中,不管是取男性的身份,还是取女性的身份,他的实质都是神的灵,都代表独一无二的神自己。也就是说,不论神的灵穿戴的肉身是男性还是女性,都不影响神作工的果效,也一样能完成神的经营计划。神作每一步工作都是有其目的与意义的,尤其在神道成肉身的性别上,更是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为男性,如果神第二次再来还是男性,我们就会把神定规为男性。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选择女性的身份,这样的作工方式就是回击我们的观念,让我们都清楚地明白,神的实质就是灵,在神根本没有性别的说法!同时,借着神两次道成肉身穿戴了不同性别的肉身,也使我们认识到神的全能智慧,我们再也不敢随意定规神了。”听了弟兄的交通,我顿时明白了,原来不管神用啥方式作工,都是为了拯救人类,不管神的肉身是男性还是女性,他的实质都没有改变,他依然是神自己。神的话消除了我对神的肉身性别上的观念,只恨以前我的心太麻木、太刚硬,一次次地推开神的救恩与怜悯,让神为我伤心、失望。现在想想我持守自己的观念就是在抵挡神,若不是神的话唤醒了我,我还执迷不悟呢。神的话使我的顾虑消除了,我瞬间觉得心里的那扇门打开了,感到无比的亮堂、舒坦……

过后,我捧着神的话跪倒在神面前,向神认罪悔改:“全能神啊,我不该研究你,也不该凭着想象观念与你对立。感谢你没按我的所做所行对待我,还是把我带到了你的面前,让我定真了你就是主耶稣的再来。神哪!我真的感谢你没丢弃我,借着你的话扭转了我错谬的观念,跟上了你的末世作工,现在能看到你的话,我真是太高兴了,这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呀!感谢神你的恩待和拣选,荣耀归给你!阿们!”

张进

推荐文章

  • 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走出“旷野”进入“迦南美地” 1985年的一天,我应聘到香港的一个家政公司。在公司上班不久后,我遇见了一位女士,她介绍我去了香港的国际基督徒生命堂。那是我第一次参加主日聚会。那天,牧师告诉我:“接受主耶稣做你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 一个80后的转变一个80后的转变 我是一个典型的80后。脾气不好,稍不顺心就会生气发火,父母若是不顺着我,我就不理他们,在饭桌上说到我不爱听的话,就把筷子一摔不吃了。他们要是不哄我,我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吃饭,父母没 […]
  • 神爱牵我走神爱牵我走 我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城市,自小就对未知事物和超自然现象特别感兴趣。我特别喜欢看那些连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揭示奥秘的文章,还有有关神迹的文章,这些不解之谜让我慢慢地感知到有神的存在 […]
  • 真实的敬拜真实的敬拜 我曾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主日有一个人在梦中被天使带到一个教会。他看到司琴的姐妹很卖力的弹奏,但却听不见琴声。轮到会众和诗班唱诗时,仍然听不见声音。随后牧师上台祷告,只见口中念念有 […]
  • 两小时的反省两小时的反省 高涵回来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的窗帘一直没有拉开,此时窗外的光线透过薄薄的窗帘,给房间增添了一丝的温暖,一丝的活力。靠窗的书桌上,流逝的岁月在桌面上留下了一层灰尘,也使得房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