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能主动归还他所拥有的一切源于他对神的敬畏

在神对撒但说了 “ 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 ” 这话之后,撒但便退去,紧接着约伯便临到了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击:先是牛和驴被掳,仆人被杀害;接下来是群羊和仆人被火烧灭;然后是骆驼被掳去,仆人被杀;最后他的儿女们也被夺去性命。这一系列的攻击是约伯初受试探所遭受的痛苦,在这次的攻击中撒但按着神的吩咐只是针对约伯的家产与儿女,并未加害约伯本人,但是约伯却从一个拥有万贯家产的富翁顷刻间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这如晴天霹雳般的打击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确面对的,而约伯却表现出他超凡的一面,经文中这样描述: 约伯便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这是约伯听到了失去各样家产与儿女的第一反应,首先,他并不表示惊讶,也未表示慌张,更未表示愤怒或恨恶,可见在他心里已经确认这一切祸患并非偶然,并非出自于人手,更不是报应或惩罚临到,而是耶和华的试炼临到了他,是耶和华要夺取他的财产与儿女。此时的约伯心里很平静,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让他理性地、自然地对他所临到的祸患作出准确的判断与决定,所以,他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冷静: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 撕裂外袍 ” 意指他赤身露体、一无所有;“ 剃了头 ” 意指他如新生的婴儿归到神的面前;“ 伏在地上下拜 ” 意指他赤身露体来到世上,如今仍是一无所有,如新生的婴儿归还给神。约伯如此对待临到他的这一切事的态度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对耶和华的信超出了相信的范围,这就是他对神的敬畏与他对神的顺服,他不但能感谢神对他的赏赐,而且还能感谢神对他的夺取,更能主动归还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约伯能主动归还他所拥有的一切源于他对神的敬畏

约伯对神的敬畏与顺服是人类中的典范,他的完全正直达到了人该具备的人性的巅峰。他虽然没有看到神,但他却体会到神的真实存在,他因着自己的体会而敬畏神,又因着对神的敬畏而能顺服神,任由神夺去他的所有却没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诉神此时此刻哪怕夺去他的肉体他也心甘情愿,没有任何怨言,他的这一切表现都是因着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说,因着约伯此人单纯、诚实、善良,所以对于他体会、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坚信不移,在此基础上他按着神所引导他的或他在万物中看到的神的作为而要求自己、规范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为、表现与行事原则,久而久之,他便因着他的经历对神有了真实的、实际的敬畏,同时,也达到了远离恶事,这就是约伯所持守的 “ 纯正 ” 的由来。约伯具备了诚实、单纯、善良的人性,也具备了敬畏神、顺服神、远离恶事的实际经历与 “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 的认识,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恶毒的攻击中站住见证,也能在神的试炼临到时不让神失望,给神满意的答复。虽然在第一次的试探中,约伯表现得很 “ 简单 ”,但是后人付诸一生的心血都未必能做到约伯的 “ 简单 ”,也未必能具备约伯以上的表现。如今面对约伯这 “ 简单 ” 的表现,再对照今天所有口称信神、跟随神之人对神所表示的 “ 绝对顺服,至死忠心 ” 的口号与决心,你们是否感到汗颜呢?

当你看到经上记载的约伯家里遭受到的这一切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是不是浮想联翩?是不是很惊讶?约伯所临到的试炼能不能用 “ 触目惊心 ” 这个词来形容呢?那就是说,当约伯临到试炼的时候,那个场景通过文字的描述都已经让人惨不忍睹了,更何况是真实的场面呢?可见临到约伯的并不是一场 “ 演习 ” ,而是一场 “ 真枪实弹的正规战 ”。他临到的这个试炼到底是谁亲手操作的呢?当然是撒但作的,是撒但亲自下手作的,但是神许可的。神有没有对撒但说用什么方式去试探约伯呢?神没有说,神只是给了它一个条件,这个试探就临到约伯了。这个试探临到约伯的时候让人感觉到了撒但的邪恶丑陋、撒但的恶毒与对人的恨恶,还有对神的仇视,由此可见,此次试探残忍的程度是用文字无法形容的。可以说撒但残害人的恶毒本性与撒但的丑陋面目在此时暴露无遗!它借着这样的机会,借着神许可它的机会,对约伯毫不留情地疯狂地残害,残害的手段与残忍程度是现在的人都想象不到,也是现在的人根本承受不了的。与其说约伯经受了撒但的试探,在试探中站住见证,还不如说约伯在神给他的试炼中与撒但展开了一场维护他的完全正直,维护 “ 敬畏神,远离恶事 ” 的道的较量。在这场较量中约伯失去了满山的牛羊,失去了所有的家产,也失去了他的儿女,但他没有丢弃他的完全正直与他对神的敬畏,就是他在与撒但的较量中他宁可失去他的家产与他的儿女,也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与他对神的敬畏,守住他做人的根本。在经文中简要地记述了约伯失去家产的全过程,也记述了约伯的表现与态度,简明扼要的文字记述让人感觉到约伯似乎很 “ 轻松 ” 地面对这场试探,但真要还原事实的真实场面再结合撒但的恶毒本性,那就不是像这几句话描述得这么简单、这么轻松了,真正的场面远比这惨得多,这就是撒但对待人类、对待神所称许的人的残害与恨恶程度。如果不是神要求撒但不可加害于约伯,那它肯定会毫不留情地把约伯置于死地。撒但不希望有人敬拜神,也不希望在神眼中的义人、完全正直的人能够继续敬畏神远离恶。人敬畏神远离恶就意味着远离撒但、背叛撒但,所以说撒但借着神许可它的这个机会去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愤怒与恨恶都施加给了约伯,可见约伯从身心上到肉体上,从外界到内里受到的痛苦是多么多么的重!我们现在看不到当时的场面,只能从圣经的记载中稍微体会到一些当时约伯受痛苦时的心情。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