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教育小孩 母子关系更加温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一看是学校打来的,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是不是儿子又在学校闯祸了?从儿子上幼稚园开始,就没消停过,老师经常被儿子气得打电话投诉。电话那头传来老师的声音:“程程的妈妈,你儿子在学校经常不遵守学校的规矩,每次抄写联络簿、做作业总是拖拖拉拉,没一点时间观念,经常影响到其他小朋友。我们好好和他沟通,他反而生气地躲到桌子底下,请你在家里多沟通一下。”放下电话我心里有点着急,儿子从小就特别犟,牛脾气上来,谁说都听不进去,唉,这现在不管,以后学坏了可怎么办?

为了教育好儿子,我开始规范他的作息时间。儿子放学后,我就把他叫到跟前严肃地说:“你以后写国语词语只能用40分钟、数学习题30分钟、整理书包10分钟、洗澡40分钟,如果在我规定的时间内完不成,你就不能去吃饭,也不能玩玩具。”儿子听后点头表示答应。

但到晚上写功课时,儿子就开始拖拖拉拉了,明明一个小时可以写完的功课,两三个小时还没写完,于是我大声对他吼道:“时间很晚了,你还那么慢,你只有吃饭不用人催,其它都要人盯着,以后你能做什么啊?你还不如妹妹,妹妹都知道要先把作业做完,再这么慢你待会去罚站!”儿子听到我吼他就一直哭,看儿子哭了,我有点心疼,但也没办法。可让我想不到的是,儿子很快就把功课完成了,心疼过后我又转为窃喜,心想这一招还真有用,以后得好好利用。之后只要看到儿子不乖调皮,我就开始大声吼他。

记得有一次,儿子不认真写功课,字写得很丑,我就要求他擦掉重新写,但写了好几遍还是写不好,我便失去了耐心,对他大声吼道:“跟你说了要一笔一画好好地写,你长耳朵干嘛?那么简单的字,你还要写几遍,再写不好,不准去玩。”过后我听到儿子跟他妹妹抱怨说:“妈妈那么凶,我都生气了,她还一直骂我,我讨厌妈妈,妈妈真烦。”听到这些话我心里有点难受,但转念一想:我也没办法啊,为了管住你,不让你任性,我必须得这么做,你讨厌我也没关系。过后只要老师说儿子在学校调皮,或欺负同学、不交功课,我就会给予相应的处罚,不是骂就是吼,要么让儿子去罚站,或不让儿子去玩。有时儿子不愿意受罚,我就实行倒数计时,每次只要数到3,儿子就会乖乖去做了。那段时间儿子果真变乖了很多,做事没那么拖拉,字也写得比较工整了,就连学校都很少打来投诉电话,看到自己教育的成果,我心中暗自高兴。

一天晚上,儿子噘着嘴生气地走过来对我说:“妈妈,我真的很不喜欢你大声说话!有话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说呢?而且你什么都要我听你的,我不喜欢这样的妈妈。”我对儿子说:“我是你妈,管你骂你都是为了你好,你要是听话,妈妈就不会对你那么凶了!”儿子生气地把拳头捏得紧紧的,两个眼睛像小皮球一样盯着我。我心想:脾气那么大,这么小就跟我吹胡子瞪眼睛,长大还得了,还不得爬到我头上,但为了不发火,我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之后就不搭理他了。

自那之后,我明显感觉到,儿子与我疏远了,平时他几乎不会主动来找我,除了肚子饿外。有时我想亲亲或抱抱他,却发现他看我的眼神是怯生生的,好像对待陌生人一样。而且儿子与我的话也越来越少了,有时问他什么,他还有意撒谎骗我。看到儿子的态度,我心里有些难过,怎么也想不通,我辛辛苦苦教育他,为他操心不就是为了他好吗?为什么他就不理解我的心呢?难道我错了吗?

记得一次,我把儿子送到公公婆婆家住,本以为儿子一周没见我们了,见到我一定会很开心。谁知儿子看到我,却藏在爷爷奶奶的背后说:“我不想跟妈妈住,我想住在奶奶家,妈妈好凶,我才不想回去呢!”听了儿子的话,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别提多难受了。丈夫见儿子不肯回家,就劈头盖脸地对我一顿指责,埋怨我平时对儿子太严厉了。听了这些话,我委屈得哭了起来。回到家我把心中的苦闷跟神诉说:“神啊!我想要做一个好妈妈,可我现在跟儿子的关系很糟糕,不知道该怎么办?愿你能够帮助我!”

姊妹把她的难处向神祷告交托

几天后,我把临到的困惑问题和一个姐妹诉说,姐妹听后跟我交通道:“每个人都有正常的成长规律,这是神造人时制定的规律。孩子在成长期间,比较调皮不懂事这很正常,可我们总站在父母的地位上教育孩子,丝毫不考虑孩子的感受,也不了解孩子的难处,还认为自己的安排、自己的教育方式都是对的,对孩子的成长最有利,就强行让孩子听我们的,一旦不听就认为孩子不听话,其实这是狂妄性情,我们凭败坏性情教育孩子,只能给孩子带来无形的压力,导致孩子与我们越来越远。”

接着姐妹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要是父母对待儿女总站在一个高度上,总说‘我是你爹(我是你妈)!你必须得听我的!’这一‘必须’儿女就反感了,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现。……还有许多父母认为自己做什么都没错,‘我这么做只要是为他好就没错’,他还有这个思想观点呢。你怎么就没错呢?你也是败坏的人类,你怎么断定你自己就没错呢?你只要承认你自己没有真理,是败坏的人类,那你就有错,你就能出错;你能出错,你怎么还事事处处都管着儿女,让儿女处处事事都听你的呢?这是不是狂妄性情?这是狂妄性情,这是凶恶性情。

听了姐妹的交通和神话语,我认识到自己总管制儿子,总让他听自己的话,这是狂妄性情的流露。回想当学校反映儿子调皮时,我不是循循善诱地教导他,而是采取卡、压的方式,要求儿子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标准去做,如果儿子不听话,我就发火教训他;当儿子跟我诉说他的想法时,我都不当一回事,我认为儿子小不懂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他就应该听话。现在想想自己不明白真理,凭狂妄性情教育儿子,给儿子带来的都是伤害,是捆绑、辖制。想到这里我有些懊悔,心里感到亏欠儿子。

接着姐妹又给我读一段神的话:“就是做一个普通的人,对待儿女、对待自己的家人就像对待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样,虽然有责任,有肉体关系,但是站的地位、角度与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样的就行了。就是不能辖制,不能管束,不能总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交通,寻求。这态度不就好了吗?不就端正了吗?这里放下的是什么?(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地位和身份,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自己认为自己作为父母该担的一切责任、自己该尽的该做的,而是尽到一个普通弟兄姊妹的责任就行了。

神的话语给我指出了实行的路途,是啊,我要想改善与儿子的关系,首先得放下母亲的架子,不能再采取压制的方式来对待儿子了,应该心平气和地与儿子沟通,听听孩子心里的真正想法。儿子还小很多事不懂,调皮不听话,或者做错事都很正常,我应该引导儿子有个正确的学习态度。认识到这些后,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借着你话语的引导,我找到了与孩子相处的路途,我愿意实行真理,也愿你带领我!阿们!”

一次,儿子下课比较晚,回到家就和妹妹玩耍,我担心儿子的功课没写完,到时会影响晚上睡觉的时间,就告诉儿子要先写功课,儿子爽快地回答:“好!”但半个小时过去了,儿子一个字都没写,后来好不容易开始写功课了,却不专心,一会儿上厕所,一会儿喝水,拖拖拉拉的。我心想:好好跟你说,你却不当回事,太不让人省心了。正当我要发火时,想到神的话说:“交通真理说心里话,把一个事说清楚,讲明白,能让人得造就,得益处,明白神的心意,从误解、谬解里出来,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训的口气来说呀?不需要教训,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词语、语气、语调,就学会用正常的声调,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气和地说,说心里话,争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来,都说清楚,说明白。……如果他不接受怎么办哪?有些话是真理,事实上是那回事,但难道你一说人家就能接受吗?他需要什么才能接受进去,才能变呢?需要一个过程,你得给他转变的过程。

是啊,我和儿子说话,教育儿子,不需要大声,也不需要发脾气,而是心平气和地沟通、交流,这才有正常人性,才能让儿子好接受。于是我放下母亲的架子,了解儿子不想写功课的原因是什么。儿子见我心平气和地跟他交流,询问他的想法,也放下了对我的戒备,他对我说:“老师给我们布置太多功课了,而且那些题我都会了,写那些题我感觉很无聊!”我摸摸儿子的头对他说:“神喜欢谦卑的人,也喜欢做事能够认真负责的人。妈妈不在乎你考试的分数,在乎的是你对待每件事的态度。如果你能完成功课,妈妈觉得你很棒,因为你能认真做作业了,也有责任心把老师布置给你的作业完成了,这是一个好学生该有的态度。”儿子听后说:“妈妈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把功课做完,我要做一个神喜欢的人。”那天我还和儿子聊了很多,也把做事拖拉浪费时间的利和弊跟儿子分析了。当我不用血气教训儿子,心平气和地与他沟通时,儿子也很认真地把功课写完了。慢慢地,我们的关系亲近了很多,儿子也愿意和我说些心里话了,就连看我的眼神都变柔和了。

一次我给儿子签联络簿,翻看之前的联络簿时,看到上面有考卷让家长签名,可是我好久都没收到考卷了。于是我便问儿子:“你是不是考试没考好,不敢拿考卷回来,自己在考卷上签了名?”儿子怯生生地看了我一眼说:“没有,那是联络簿抄错了!”看到儿子撒谎,我心里有些生气,便在心里默默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不凭血气对待儿子。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做幼稚不成熟的事,做愚昧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交通,寻求。”借着神话语的引导,我有了实行的路途。是啊,我们都是被撒但败坏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都会身不由己地撒谎,儿子为了逃避家长施加的压力,逃避家长的责骂,就撒谎欺骗,虽然这个行为是错误的,但他还小,对许多事没有正确的观点,我应该把儿子往神面前带,用真理教导儿子认识自己错误的行为。于是我拿出手机,给儿子放了一首经历诗歌《真心爱神的都是诚实人》,听完这首歌,儿子低着头说:“妈妈,我知道错了,神喜欢诚实的人,但是我撒谎了,这几次我没有好好复习功课,成绩很差,我怕被你骂,自己签名后就把考卷丢了。妈妈对不起,我以后不会那么做了,考得好与不好,我都应该去面对,我要做一个神喜欢的人,不再撒谎了。”儿子的一番话让我心里非常感动,儿子会主动承认错误,这都是神的作为。

之后临到事,我不再站地位凭败坏性情去教训儿子了,而是让神在我们中间掌权,当儿子做错事时,我就跟他交通神的话语,把他往神面前带。渐渐地,儿子变得听话懂事了,我们的母子关系也越来越好了。

如今在神话语的浇灌下,我和儿子一起成长,我学会了尊重儿子的想法,儿子也不再感觉到我给他带来压力了,他也愿意和我分享他的快乐和所有的难处,我们还在一起交通神的话语、唱诗歌赞美神,活在神的爱中,相处得很愉快。荣耀归于神!

—— 苏醒

 

延伸阅读:

爱她,却差点害了她

孩子不爱学习,家长应该这样引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