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随(一)

引 言

俗话说:“没有高山,不显平地,不经寒冬不知春暖。”在我二十几年的信神生涯中,共遭到中共三次的抓捕,先后被判了五年劳教,并惨遭中共的酷刑折磨、犯人的毒打和高强度劳动。在这九死一生的迫害中,若不是神话语的引领,神恩的伴随,我早已被中共折磨致死……

神保守我躲过一劫

我是一名基层干部,因不会溜须拍马,最后被精简下来了。1990年,我有幸接受了主耶稣的救恩,并在家尽接待弟兄姊妹聚会的本分。那时,政府经常抓捕信神的人,后来得知我家也被人暗中盯上了,因此在接待中我也多加了几分小心。

199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三个弟兄来我家时被盯梢的人看见了。吃过晚饭,我担心警察会来抓我们,就带着三个弟兄到邻居家的平顶楼上睡觉。大约夜里11点钟,派出所的警察果然来抓我们。我们都提心吊胆,害怕警察找到这里,就不住地向主祷告,求主保守我们。感谢主的保守,他们四处找也没有找到我们。黎明时不见动静了,弟兄们提议回去,因我在派出所工作过几年,知道他们抓不到人是不会轻易罢休的,因此不敢马上回去。事实果真如此,我因信神被中共抓捕、游街(一)警察为了抓我们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看到我们还没有回家,警察就把我家查抄了,家里的几辆自行车被强行推走,我的圣经和属灵书籍也都被拿走,他们还强行把我的妻子带走,拘留了十五天。从此,我因信神成了国家的要犯,为躲避警察的抓捕,我不敢在家住了,尽管这样,我家还是经常有人监视着。

我不幸被抓捕

1993年春,我被提拔负责一片300多人的教会,当时的福音特别兴旺。突然家中来信说:“老父亲有病,需要你回家。”听到这个噩耗,我心痛不已,但为了免遭政府的抓捕,我不敢回家看望病重的老父亲,每天只能默默地流泪。到了夏天麦收后,家中又传来急信说父亲病重,经检查是脑瘤。得知父亲已病入膏肓,时日不多时,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经过一番争战最后决定还是回家一趟。于是,我连夜赶回家,到家正好是半夜十二点,妻子告诉我父亲的病情和家中情况后,我起身出门要去看父亲,这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直觉告诉我是警察来抓我了。当时我想越墙而逃,可我出门一看,院子四周手电通明,没等我开大门,四个警察就破门而入,他们如狼似虎地将我按住,强行给我带上手铐。一个警察得意地说:“自从你父亲有病,我们就一直监视着你家,今天你终于自投罗网了。”他们见我家没有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台收音机就给拿走了,随后把我推上警车,带到了派出所。

情感诱骗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我被强行拍照、按手印,所长审问我:“你信神,是共产党不允许的,你知不知道?”我厉声说:“法律上说宗教信仰自由,我信主耶稣是光明正大的,共产党凭什么不允许?”所长说:“宗教信仰自由是在国家批准的三自教堂里信,除此以外一律都是国家打击的对象。”我说:“信神还得国家批准,那还是宗教信仰自由吗?”他气急败坏地说:“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叫你怎么信就怎么信!否则就是犯罪!就要受到法律制裁、判刑。”他说话间,从外边进来两个人,手里提着包子和稀饭,我一看是以往与我一起工作过的老同事,他们听说我被抓进来了,就来给我送饭、讲人情。他们对所长说:“先让他吃点饭。”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诡计就谢绝了。这时所长说:“你看这两个老干部都来给你说情,你也是以往的老干部,今天只要你能悔过自新,写个保证书,说个不信就放了你。”

正当我心里开始徘徊时,想到主耶稣的话:“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马太福音10:32-33)主的话提醒了我,是啊!今天被政府抓捕有主的美意,主是让我在世人面前为主作见证,如果不敢为主作见证,反而苟且偷生,不承认主、背叛主,那是什么人呢?于是,我大胆地说:“人是神造的,信主天经地义,不信神、不承认神就是没良心,就是不忠不义,不管你们对我怎么样,都不能改变我信神的意志。”这时所长一拍桌子恶狠狠地说:“看来你是不可挽救了,给你面子你都不要,看看到底是你硬还是共产党硬。”说着就把两个老同事推走了。

我被判刑两年

大约上午10点,他们就把我送往县公安局。立案后,我被直接送往看守所拉石头,那是非人的高强度劳动。在40度左右的高温酷暑下,再加上石头的烘烤,我们每人每天要拉50车石头,还得自己装,都是用手搬的,还有专人看守,他们手里提着鞭子,装不满的就会挨打,走慢了也挨打,拉不够数还得挨打。我天天汗水淋漓,手都磨破了,身上也是鞭伤累累,拉一车来回600米左右,腿累得又肿又痛。两个月后,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判我两年的劳教,把我押往劳教所。

Arrest

警察好凶狠

进劳教所后,狱警们先打我一顿(即入所教育)。之后他们让我两天时间必须背下来近两千字的监规,我不会背,他们就扒掉我的裤子,让我趴在地上,用带有钢丝的皮管子使劲打我的臀部,把我的臀部打得血肉模糊,疼得我在地上直打滚。后来伤口发了炎,每次我脱裤子都剥掉一层皮肉,晚上只能趴着休息,可狱警丝毫不管我的死活,就这样我还得干活。一天干活中途休息时,他们让我唱《共产党好》这首歌,我说不会唱,中队长随手就是一巴掌,当时鲜血就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牙也被打掉一颗。

继续为主作工

1995年夏天,我刑满释放。回到家,我看到家里破烂不堪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伤感,弟兄姊妹得知我被释放了,都纷纷来看望我,并对我说:“弟兄姊妹都巴望你能回教会……”一想到政府的迫害和在劳教所时他们对我施行的残忍手段,我心里有些后怕,有些软弱。这时我想起主的话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10:38)主的话打动了我那颗软弱的心,使我刚强起来,今天信神走的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我不能因害怕被抓捕,害怕受苦而背叛主,于是,我答应了他们回到教会。一个月后,我与妻子商量,妻子说:“只要我们能得着主,无论受再大的苦也值得,那你出去吧!”就这样我又离开家为主作工。

我再次引起政府的注意

1995年年底,蒙主高抬,我担任了教会长老的职务,负责六个县的教会工作。由于我常年不在家,加上有“犹大”的出卖,很快我又一次引起了中共的高度重视,因此过上了逃亡在外的生活,就连我的大儿子结婚我都没敢回家。每逢过年、过节时,警察都要到我家抓我,也不知道我们家被他们折腾了多少回、光顾了多少次。更可恨的是每当他们抓捕我扑空时,就恶狠狠地对我的妻子和孩子进行恐吓威胁,使得他们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晚上一听见敲门声就吓得不敢睡觉。

从1995年到1997年,政府逼迫信神的人越来越加重,他们调动大批武装力量来镇压信神之人。六个县的公安局里都有我的名单,他们发动群众举报,谁举报一个信神的人,就奖现金五百元。到了1997年,我再次被警察抓捕……

陈 楠

下一篇: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随(二)
精选推荐: 中共政府才是破坏人家庭的罪魁祸首

One thought on “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随(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