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治好了我的“公主病”

在我小的时候,因着我们家是三代同堂,而我又是家里的长女、长孙女,所以在家里所有人都特别宠爱我,长辈们更是视我为“小公主”。因着父母每天工作都很忙,所以从小我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在我的记忆里,爷爷对我总是百般呵护,生怕我受一点委屈,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都会买给我,哪怕我的要求再无理,爷爷对我也从不大声说话。有时候我特别任性,爸爸就想骂我,而爷爷总是挡在我的前面,替我教训爸爸。有了“靠山”的我更加无法无天,只要饭菜一不合口味,就得重新再给我做;我想吃零食,父母就得赶紧给我买或者给我钱。在家里我想干什么就要干什么,谁要是不满足我的要求我就摔东西。因着家人一味地溺爱,我就养成了骄纵蛮横的坏脾气,用90后的话说就是“公主病”。后来爷爷去世了,我也没了“靠山”,可是我的“公主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父母一不合我意,我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摔东西,不然就是绝食或离家出走,最后父母不得不答应我的要求。时间长了,父母对我的脾气都束手无策。有时父亲气不过,也会打我,可是没有丝毫效果,反而助长了我的逆反心理。后来他们看管不住我就不再管我了。父亲总是无奈地说:“这孩子呀,从小都被宠坏了,现在谁要是能治住她就真是奇迹了。”

后来母亲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每当我不听话闹脾气的时候母亲不再教育我,也不再生气地骂我,而是心平气和地给我读全能神的话。刚开始我听不进去,仍然无理取闹地向她发脾气,可是母亲还是耐心地给我谈,这让我感到奇怪,要是在往常母亲早该生气了,难道全能神的话真的这么厉害?带着疑惑我开始听母亲读的神话,全能神说:“在灵界有着这样一场争战:撒但妄想把人败坏到一个地步,使世界邪恶、污秽,以便人与它同流合污,从而破坏神的计划……”(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然没有地位的败坏人类的情绪也常常失控,他们的发火常常是因着个人的利益受损,为维护自己的地位、自己的尊严,败坏人类常常发泄情绪,流露狂妄本性。人的发火与宣泄都是为了维护罪恶的存在,它是人不满情绪的表达方式,这里充满掺杂,充满了阴谋与诡计,也充满人的败坏与邪恶,更充满了人的野心与欲望。”“一个人无论在人前或人后发怒,都有不同的存心与目的,有可能是树立自己的威信,有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与面子。有的人发火有点尺度,有的人是乱发火没有尺度,想发就发特别任性,不受一点约束。总之,人发的火都来自于人的败坏性情,不管为了什么目的,都是属血气、属天然的,谈不上正义与非正义,因为在人的本性实质里没有与真理相合的东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通过听全能神的话,也借着母亲给我交通,我知道了人发脾气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或者树立自己的威信,都是狂妄自大、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支配着人没有尺度地胡乱发火。人发脾气的背后都是撒但在搞鬼,它的目的就是残害人,让人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人都失去了神起初造人时该有的正常人性,所以神为了让人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能从撒但的权下彻底脱离出来,神才亲自道成肉身作经营拯救人的工作。
全能神治好了我的“公主病”

通过不断地看全能神的话,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随着读的神话越来越多,每当临到不合我意的事让我想发脾气时,我会学着向神祷告,背叛肉体、背叛撒但。因为全能神的话说:“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就像约伯受试炼的时候,背后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而临到约伯的是人的作为,是人的搅扰。在你们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后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背后都有争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神的话让我明白了,每次我想发脾气的时候都是撒但与神在打赌,看我会不会随从肉体的败坏性情。如果我随从了它,正好中了撒但的诡计,在神面前就失去了见证,活出的就是魔鬼、撒但相。一次次经历了神的作工后,我有了很大变化。在家里,我能帮助妈妈做家务了;有时我做错事,爸爸说我我也不顶嘴,更不会摔门、砸东西了……我的这些变化让爸妈都很惊讶。之前他们怎么管我都没用,但自从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人性活出越来越正常。全能神的话语治好了我的“公主病”,爸爸看到了我的变化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更加坚定了我跟随神的心。感谢神!

向上

看透社会现况 : 利益熏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