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神道成肉身在中华大陆,也就是港、台同胞说的内地,当神从天来在地的时候,天上、天下无人知晓,因这是神隐秘再来的真意。他来在肉身作工、生活许久却无人知晓,就是到了今天仍然无人认识,或许这永远是一个 ‘谜’ ,神这次来在肉身,人谁也不可能知晓,不管灵作工的声势有多么浩大,但神始终不动声色、不露一点马脚,这步作工可说是在天界一样,虽然人都有目共睹,但人却都不认识,当神的这步工作结束以后,人都会从长梦中醒来一反常态的。记得神说过:‘此次来在肉身犹如落入虎穴。’ 就是说,因为神这次作工是来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红龙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来在地上更是带着极大的危险,面临的是刀枪、棍棒,面临的是试探,面临的是满脸杀气的人群,随时都有被杀的危险。神是带着烈怒来的,但他是来了作成全的工作的,也就是来接续救赎工作的第二部分工作的,为了作这一步工作神费尽了心思,千方百计避开试探的攻击,卑微隐藏从不炫耀自己的身世。耶稣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下来,他只是为了完成救赎的工作,但并不是来作成全的工作,所以就这样,神的工作只是就绪一半,作完了救赎的工作,只是整个计划当中的一半工程。就在新时代即将开始旧时代即将远去之时,父神开始斟酌他的第二部分工作,为他的第二部分工作开始预备了。在以往或许并未预言过末世要道成肉身,所以为神这次来在肉身更加隐秘奠定了基础。当万人都不觉晓、天刚刚拂晓时,神便来在地上开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这一时刻的到来,人并不知道,或许人都在酣睡,或许有许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许有许多人在默祷天上的神,但在这许多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神已来在地上。神这样作工是为了更顺利地开展工作,为了更好的工作果效,也为了免去更多的试探,当春眠拂晓之时,神的工作早已结束,他将离地而去,结束他在地流浪、寄居的生涯。因为神的工作必须得神自己亲自作、亲自说,人无从插手,所以神忍受了极大痛苦来在地上亲自作工,人代表不了神作的工作,因此神冒着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降在大红龙群居的地方来作他自己的工作,费尽心思,救赎这班贫苦之民,救赎这班在粪堆里的人。人虽然都不知道神的存在,但神并不苦恼,因为这样为神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益处,人都是穷凶极恶,哪里容让神的存在?所以神来在地上总是默默无语,不管人怎样残酷已极,而神却毫不在意,只是在作着自己该作的工作,为了完成天上之父更大的托付。你们中间有谁曾认识神的可爱?有谁比子更贴着父神的负担?有谁能明白父神的旨意?父神在天之灵常担忧,在地之子为着父神的旨意常祈求,操碎了心,有谁知道父神爱子的心?有谁知道爱子想念父神的心?天、地之别难取舍,总是遥远相望、灵里相随。人类啊!何时体贴神的心?何时明白神的意?父与子本相依,何苦分隔天之上下?父恋子如子爱父,何苦痴痴等待、苦苦巴望?分隔之日虽然不久,但谁知父已苦苦巴望多少个日夜,久盼爱子早归,他观察,他静坐,他等待,无一不是为爱子早归,浪迹天涯海角何时相逢?虽然相逢时日到永远,但他怎忍分隔天上、天下几千个日日夜夜,地上几十年,恰似天上几千年,怎能不让父神担忧?神来在地上与人一样历尽人间沧桑,神本是无辜的,为何让神与人受一样的苦?难怪父神盼子的心如此急切,谁能明白神的心?神给人的太多了,人怎能报答够神的心?而人给神的太少了,神怎能不因此而担忧呢?

在人中间几乎没有一个人理解神急切的心理,因人的素质太差了,灵感相当麻木,对神所作的人都是不理也不睬,所以神对人总是不放心,似乎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兽性发作的。从此更看见神来在地上是带着极大的试探的,但为了作成一批人,神满载着荣耀将他的心意毫不隐瞒地全部告诉给了人,因为他已定意要将这批人作成,所以不管是苦难或是试探他全都避开不看,只是在静静地作着他自己的工作,坚信有一天神得着了荣耀,人也会认识神的,相信人在被神作成之时会完全明白神的心的。现在或是有人试探神,或是有人误解神,或是有人埋怨神,神都毫不在意,当神降在荣耀之中时,人都会明白神作的都是为了人类的幸福,人都会明白神作的都是为了人类更好地生存。神是带着试探来,也是带着威严、烈怒来,当神离开人之时,他早已得了荣耀,满载着荣耀和重归的喜悦而走。在地作工的神不管人怎么弃绝,但他并不在意,只是在作着他的工作。神创世几千年历史,来在地上作工无数,已历尽人间的弃绝毁谤,无人欢迎神的到来,只是冷眼看待,这几千年的坎坷,人的作为早已将神的心伤透,他不再看人的悖逆,而是另立计划将人改变、洁净。就神来在肉身所经历的讥笑、毁谤、逼迫、患难、十字架之苦、人的排挤等等这些神早已尝够,来在肉身的神受尽了人间的苦难,父神在天之灵早已目不忍睹,仰头闭目,等待爱子重归,他只希望人都听话、顺服,能在他的肉身面前惭愧已极,不悖逆他而已,只希望人都能相信神的存在而已,在人的身上早已不求什么更高的,因神付出的代价太高了,而人却高枕无忧,对神的工作根本不在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四)》

What-is-the-relationship-between-Jehovah-Jesus-Almighty-God

“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圣灵感孕,这与他要作的工作有关。恩典时代的开始是以耶稣的名为开端,耶稣开始尽职分时圣灵便开始见证耶稣的名,耶和华的名再也不被提起,圣灵而是以耶稣的名为主来作新的工作。信他的人所作的见证是为耶稣基督所作的,所作的工作也是为耶稣基督。旧约律法时代的结束就是以耶和华这个名为主的工作结束了。从此以后,神的名再不叫耶和华,乃叫耶稣,从此圣灵就开始作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那人现在仍吃喝耶和华的话,还按照律法时代的工作来套,你这不是套规条吗?这不是守旧吗?现在你们也知道已经到末世了,难道耶稣来了还能叫耶稣吗?耶和华当时告诉以色列众百姓,以后弥赛亚要来,结果来了没叫弥赛亚,而叫耶稣。耶稣说他还要来,他怎么走他就怎么来,耶稣的话是这么说的,但你看见耶稣是怎么走的了吗?耶稣驾着白云走,难道他还能亲自驾着白云来在人中间吗?那他不是还叫耶稣吗?当耶稣再来早已更换时代,他还能叫耶稣吗?难道神的名只能叫耶稣吗?就不能再在新的时代叫新的名吗?就一个 ‘人’ 的形像、一个特定的名就是神的全部吗?神在每个时代都作新的工作,都叫新的名,他怎么能在不同的时代作相同的工作呢?他怎么能守旧呢?‘耶稣’ 这个名是为了救赎工作而叫的名,末世耶稣再来还能叫这个名吗?还能作救赎的工作吗?为什么耶和华与耶稣是一,但他们却在不同的时代叫不同的名呢?不都是因为工作时代不同吗?就一个名能将神的全部都代表了吗?这样,只有在不同的时代来叫不同的名,以名来更换时代,以名来代替时代,因为没有一个名能将神自己代表得完全,只能将神的具有时代性的性情代表出来,只要能将工作代表出来即可。所以,神能选用任何一个适合他性情的名来代表整个时代。不论是耶和华时代,还是耶稣时代,都是以名来代表时代的。恩典时代结束,末了时代到来,耶稣也已来到,他怎么还会叫耶稣呢?他怎么还会是耶稣的形像来在人中间呢?你忘了耶稣只不过是一个拿撒勒人的形像吗?你忘了 ‘耶稣’ 仅是人类的救赎主吗?他怎么能担当末世征服、成全的工作呢?耶稣驾着白云走了,这个是事实,但他怎么能驾着白云来在人中间仍叫耶稣呢?他若真驾着白云来,人还会不认识他吗?那普天下的人谁还会不认识他呢?那样,不就只有 ‘耶稣’ 自己是神吗?那样,神的形像就是犹太人的长相了,而且是永远也不能改变的。耶稣说他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他这话的真意你知道吗?难道他就告诉你们这些人了吗?你只知道他驾着白云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但你知道神自己到底是怎么作工的吗?如果真能让你看见,耶稣所说的那句话又怎么解释?他说:‘末世人子要来的时候,人子自己不知道,天使不知道,天上的使者不知道,所有的人不知道,只有父知道,就是只有灵知道。’ 你若能知道、能看见,那这话不是落空了吗?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看见、能知道吗?你若亲眼看见了,这句话不就落空了吗?耶稣当时怎么说的?‘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所以,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 那日子来到,人子自己都不知道,一说人子就指神所道成的肉身,是正常普通的人,这人自己都不知道,你就能知道吗?耶稣说了他怎么走还要怎么来,他来了自己都不知道,他能让你提早知道吗?你就能看见他的来到吗?这不是笑话吗?神在地上来一次得换一次名,来一次换一次性别,来一次换一个形像,来一次换一步工作,他不作重复工作,他是常新不旧的神。他以前来了叫耶稣,这次来了还能叫耶稣吗?他以前来了是男性,这次来还能是男性吗?以前来是作恩典时代钉十字架的工作,这次来还能救赎人脱离罪恶吗?还能钉十字架吗?这不是作重复工作了吗?神是常新不旧的你不知道吗?有的人说神是永恒不变的,这话也对,但是指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永恒不变的,他的名变了、工作变了,并不能证明他的实质变了,就是说,神永远是神,这是永恒不变的。若你说神的工作永恒不变,那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能结束吗?你单知道神是永恒不变的,但神还是常新不旧的你知道吗?若他的工作是永恒不变的,他能将人类带到今天吗?他是永恒不变的为什么他已作了两个时代的工作了呢?他的工作不断向前,也就是他的性情逐步向人显明,显明的都是他原有的性情。因为起初神的性情向人是隐秘的,他从不公开向人显明,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就借着作工来逐步向人显明他的性情,他这样作工并不是每个时代都改变性情。不是神的心意不断变化因而神的性情也不断变化,而是因着工作时代的不同,神将他原有的所有性情逐步向人显明,让人来认识他。但这并不能证明神原来没有特定的性情,随着时代的不同他的性情才逐步变化,这是错谬的领受。他是将原有的特定的性情,即他的所是来向人显明,是按着时代的不同来显明的,不是一个时代的工作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出来的。所以,‘神是常新不旧的’ 这话是针对他的工作而言的,‘神是永恒不变的’ 这话是针对神的原有的所有、所是而言的。无论如何,你不能将六千年的工作定在一个点上,或套在一句死的话上,这是人的愚昧,神不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他的工作不能停留在一个时代中,就如耶和华这个名不能永远代替神的名,神还能叫耶稣这个名来作工,这就是神的工作在不断向前发展的标志。

神永远是神不能变成撒但,撒但永远是撒但不能变成神。神的智慧、神的奇妙、神的公义、神的威严,这是永远不能改变的。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这是永远不变的,但神的工作呢,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进深的,因为神是常新不旧的。在每一个时代都要换一个新的名,在每一个时代神都要作新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神要让受造之物看见他的新的心意、新的性情。如果在新的时代,人看不见新的性情发表,人不就把神永远钉在十字架上了吗?这不是把神定规了吗?假如神来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会把神定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从来不认为是女人的神。那时,男人会认为神与男人是一个性别,那神就是男人的头了,女人又会如何呢?这是不公平的,这不属于偏待人吗?这样,神拯救的都是与他一样的男人,那女人将没有一个得救的。神造人类时是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亚当,而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在末世神作一步新的工作,他要显明他更多的性情,不是耶稣那时的怜悯、慈爱了,既然又有了新的工作,这新的工作就带来了新的性情。那如果是灵作工,不道成肉身,而是灵直接打雷说话,人都没法与他接触,人能不能认识他的性情呢?单是灵作工,人没法认识神的性情,只有借着道成肉身,话在肉身显现,把他所有的性情借着肉身发表出来,人才能亲眼看见。神实实在在地生活在人中间,有形有像,人都实际地接触他的性情,接触他的所有所是,这样,人才能真实认识他。同时,神也完成了 ‘神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 这个工作,成就了神道成肉身的全部工作。神在每一个时代都不作重复的工作,既然现在是末世了,他就要作他在末世的工作,显明他在末世的所有性情。一说末世,就属于另一个时代,耶稣说那时你们必遇见灾荒,那时你们必遇见地震、饥荒、瘟疫,这说明是另一个时代了,不再是旧的恩典时代了。假如按人所说,神是永恒不变的,神的性情永远是怜悯慈爱,他爱人如己,对什么人都是拯救,他从不恨人,那他的工作还能结束吗?耶稣来了钉十字架,为所有的罪人牺牲,把自己献在祭坛上,已经完成了救赎的工作,他已结束了恩典时代,若末世还作恩典时代的工作,那有什么意义?若仍这样作不是否认耶稣的工作吗?若神这步来了没作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他还是怜悯慈爱,那他能结束时代吗?就怜悯慈爱的神能结束时代吗?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他,不管什么人他都爱他、包容他,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我的名都有代表意义,不是无根无据的,就是每一个名都代表一个时代。‘耶和华’ 代表律法时代,是以色列人对他们所敬拜的神的尊称;‘耶稣’ 是代表恩典时代,是恩典时代所有的被救赎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稣降临,而且还是带着他在犹太的形像降临,那么整个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就停留在救赎时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远不会有末世来到,也不会结束时代。因为‘耶稣救主’只是救赎人类、拯救人类的,我取 ‘耶稣’ 这个名只是为了恩典时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并不是为了结束整个人类而有的名。虽然耶和华、耶稣、弥赛亚都是代表我的灵,但这几个名只是代表我的经营计划中的不同时代,并不代表我的全部。在地之人所称呼的我的名,并不能把我的所有性情与所是尽都说透,只是在不同的时代对我有不同的称呼。因此在末了的时代,就是最后的一个时代来到之时,我的名仍然要改变,不叫耶和华,也不叫耶稣,更不叫弥赛亚,而是称为大有能力的全能的神自己,以这个名来结束整个时代。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救主” 早已驾着 “白云” 重归》

“现在作的工作是将恩典时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的工作向前发展了,恩典时代虽结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进深了。为什么一再说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律法时代的基础上作的?就是说,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时代工作的继续,也是律法时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紧紧相联,一环紧扣一环。为什么还说这步工作是在耶稣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若不在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这步还得钉十字架,还作上步的救赎的工作,这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不是工作彻底结束了,乃是时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说,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时代的基础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稣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来的,并不是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头了,三步工作的综合才可称为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的,如果这两步工作没关系,那这步为什么不重新钉十字架?为什么不担当人的罪?也不是圣灵感孕,也不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而是直接来刑罚人,若不在钉十字架之后作刑罚人的工作,而且现在来了还不是圣灵感孕,那就没资格来刑罚人,正因为与耶稣是一,才直接来刑罚、审判人的。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所以说这样的工作才能将人一步一步拯救出来。耶稣与我是从一位灵来的。虽然肉身没关系,但灵是一位;作工的内容虽不一样,担当的工作也不一样,但实质是一样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样,那是因着时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职分不同,带来的工作也就不一样,向人显明的性情也不一样。所以人今天所看见的、所领受到的与以往都不一样,这都是因着时代的不同而有的。尽管他们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个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个时期,但他们的灵是一位。尽管他们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统关系,也没有任何肉体关系,但这些并不能否认他们是神在两个不同时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这个是不可推委的事实,但他们并不是相同的血缘,他们也没有共同的人类语言(一个是会说犹太语的男性,一个是专说中国汉语的女性),就因着这些,他们便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中来作各自该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时期。尽管他们是一位灵,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实质,但他们的肉身的外壳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过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长相、出生并不相同。就这些并不影响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响人对他们的认识,因为他们总归还是一位灵,谁也不能把他们拆开,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就他们的灵支配了他们的全人,使他们在不同时期担当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们的肉身并不是一个血统。就如耶和华的灵并不是耶稣的灵的父一样,也就如耶稣的灵根本不是耶和华的灵的子一样,他们乃是一位灵。就如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与耶稣一样,没有血系相联,但他们本为一,这乃是因为他们的灵原是一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 “肉身” 的实质》

“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 ‘神’ 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 “神” ,你怎么认识》

“神不仅是灵也能成为肉身,而且他也是荣耀的身体。耶稣,你们虽然没看见,但是当初的以色列人就是犹太人看见了,他起初是一个肉身,但他钉十字架之后又成了荣耀的身体。他是包罗万有的灵,在各处还能作工,他能是耶和华,也能是耶稣,还能是弥赛亚,到最终还能成为全能的神。他是公义、审判、刑罚,是咒诅、烈怒,也是怜悯、慈爱,凡是他作的工作就能代表他。”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 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从耶和华到耶稣,从耶稣到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是一部完整的经营,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从创世以来神一直在作工经营人类,他是初也是终,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开展时代的也是结束时代的。三步作工时代不同,地点不同,的的确确是一位灵作的,凡是将三步工作分割开来的都是抵挡神的。现在你务必得明白从第一步到现在所作的工作是一位神作的,是一位灵作的工作,毫无疑问。”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三)》

“我认为,我们今天能接续历代以来人未走完的路,而且能看见几千年前的神又重现,就在我们中间,同时又充满万有,这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福气,能走上这路你想都不敢想,这是你能做到的吗?这路是圣灵直接带领的,是主耶稣基督那七倍加强的灵带领的,也是今天的神为你开辟出来的路。你做梦也不敢想会碰见几千年前的耶稣又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不觉着欣慰吗?谁能与神面对面呢?我常常为着我们这班人得着神更大的祝福而祷告,让我们这班人能被神看中、得着,但不知又有多少次我为这班人痛哭流涕,让神开启这班人,让我们看见更大的启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