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和绵羊被分开了!

1999年2月,因教会里同工间闹嫉妒纷争,我被搅扰得心烦意乱,情绪低沉。也感觉不到主的同在,听牧师讲道没享受,自己读经没有亮光,感觉灵里特别干渴。一天,田姊妹突然来我家让我一起去听道。当时那位程姊妹给我们讲了神的三步工作,即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和国度时代,以及每步作工之间的关系和每步作工达到的果效。还给我们讲了什么是道成肉身,她说全能神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基督,神发表了人类蒙拯救的一切真理,给人带来了永生之道,应验了启示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22:13)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3:13)“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等预言,最后还给我们唱了《救主早已重归》这首歌。听了姊妹的交通,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心里感到高兴极了,终于盼到主回来了!而且还对人类发表了那么多话语,我一定要把这大好消息告诉给等待主回来的弟兄姊妹。然而不久,我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消息就被教会的牧师、长老知道了,从那时起我就被他们搅得再没有安静的日子了。

一天,我正在家洗衣服,听见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我们教会的讲道人魏弟兄和另一个教会的讲道人朱弟兄。看到他们气冲冲的样子,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慌忙把他们让到屋里。我一边倒茶,一边赶紧默祷,求全能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无论他们说什么,愿神都保守我的心不远离神。这时朱弟兄怒气冲冲地拍着桌子说:“谁让你不经批准就出去听道的?你知道吗?凡不传主耶稣福音的都是错的,主回来了牧师、长老怎么不知道?那么多教会的讲道人咋不知道?……”他对我又训斥、又挖苦,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我心想: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你们没经考察怎能这样说呢?停了一会儿,我擦擦脸上的泪反驳道:“主耶稣降生的时候也没有先告诉祭司长、文士,而是先让牧羊人知道的,这就证明主来不是根据人的地位高低向人显现。主耶稣说:‘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7:7)谁寻求谁就能得着,谁不寻求就得不着。全能神就是主的再来,完全应验了圣经的预言。我跟上主的脚踪是我的自由,难道还需要经谁批准吗?全能神说:‘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我说了这些话,朱弟兄更加生气,站起来气愤地对我说:“我看你是无药可救了,我们走!”他们走后,我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急忙关上大门去屋里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被他们所说的话动摇。

文士和法利賽人故意攔阻人們聽耶穌講道

从那时起,我们原教派的人就经常来我家搅扰、攻击我,多亏程姊妹常来帮助我,给我交通全能神的话,在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中我学会了怎么分辨人。有一次程姊妹给我交通全能神的话,神说:“你应对各种人的各种作工都有分辨,不应做糊涂跟随的人,这是关乎到人进入的事。你若不会分辨哪些人的带领有路,哪些人的带领没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这些都是与你个人生命有直接关系的事。不经成全的人作的工作天然太多,人意掺杂太多,他的所是就是天然,就是他先天所有的,并不是经对付以后所有的生命,也不是变化以后的实际,这样的人怎么能扶持那些追求生命的人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姊妹交通道:“全能神的话告诉我们对各类人都要长分辨:哪些人的话对自己的生命进入有帮助,哪些人是瞎眼领路的;什么样的人可以牧养教会,什么样的人不能牧养教会;哪些人有圣灵作工,哪些人是凭天然个性作工迷惑人。人若不会分辨,对自己的生命进入可是个大的拦阻啊!现在是末世,撒但借着不同的人、事、物来打岔神的作工,用各种谬论和手段搅扰人离开真道,就如在律法时代后期,法利赛人为了地位和饭碗牢笼信徒跟随他们,一味地按照圣经字句,凭着观念想象论断主耶稣不是神。还肆意诽谤、定罪,甚至挑唆众人都弃绝主耶稣,神借着道成肉身把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显明了。而那些糊涂信的人,就受那些祭司、文士、法利赛人的迷惑,也随着他们高喊‘把他钉在十字架上’,结果他们的恶行与法利赛人同等。只有那些听到神的声音就跟随神的人得到了主耶稣的救赎,被提到神的宝座前成了主的儿女,可以直接向神祷告悔改认罪,获得主的赦免。今天信全能神也是一样,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结束的工作,也是收尾扬场的工作。借着全能神发表话语作末世审判工作将各类人显明了,是否能认识神的声音,就把聪明童女和愚拙童女分辨出来了。借着人能否接受神的末世审判工作,将山羊绵羊、麦子稗子也分开了。真心信神的人能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顺服神的新作工,而那些假冒伪善的牧师、长老,为了达到控制信徒保住地位和饭碗,丝毫不寻求考察神的工作而竭力定罪,还不让弟兄姊妹考察真道。正应验了主耶稣的话:‘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太23:13 )所以他们这样的行为是被神定罪的。”

我听了程姊妹的交通,心想:这些讲道人为了达到保住自己地位、饭碗的目的,诬陷、诽谤全能神及全能神教会,迷惑、拦阻人寻求考察真道,通过他们的搅扰,让我对假冒伪善的牧师、长老的实质有了分辨。他们名义上信神,所做所行都是抵挡神的,山羊绵羊、善仆恶仆被神的末世作工显明分开了。当我对这些拦阻我接受真道的人有了分辨后,更加信心百倍的相信、跟随全能神了。

两个月过去了,他们不甘心失败,还是借人、借事不断地来搅扰我。一个礼拜天,我正在家做中午饭,原教会教唱诗歌的曹弟兄来到我家对我说:“只要你不信‘东方闪电’了,就让你来当教会带领。如果你还继续信,就让弟兄姊妹弃绝你,你好好想想吧!”我说:“没有什么好想的,不跟上神的新工作地位再高有啥用?法利赛人不比我的地位高?为什么还遭神咒诅了?”他听了无言以对就走了。我心想:我若真离开了教会,那么多弟兄姊妹会怎么看我啊?我心里不禁有点软弱,便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哪,我知道这是撒但的诡计,让我因贪图地位而背叛神,愿你加给我信心,使我胜过魔鬼的诡计,我不愿离开弟兄姊妹,我愿把教会里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

然而他们还是不甘心失败,用尽各种伎俩来阻止我信全能神。一天,原教会管事的高姊妹(是我一位远房嫂子)来到我家,恶狠狠地说:“要不是看在我们有点亲情的份上,我早让派出所来抓你了。教会的带领、执事好话说尽来劝你,你都不听,真是不知好歹!放着大路你不走,偏偏要往小路行。你要是执意信‘东方闪电’,那就让你去坐大牢!”我一听她要去告我让我蹲监坐牢,就想起程姊妹给我交通的神的话:“教会一进入建造带下了一场圣徒争战,撒但的各种丑恶的嘴脸一一地摆在你们面前,是停止退步,还是站起来靠我而行?彻底揭露撒但的败坏丑相,不讲任何的情面,毫不客气!与撒但决一死战!我是你的后盾,要有男孩子的气概!撒但最后垂死挣扎,但也逃脱不了我的审判,撒但就在我的脚下,也踩在你们的脚下,就这么实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七篇说话》)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也使我看透了他们的丑恶嘴脸。我心想:我今天信的是全能神,一切都是神说了算,不是哪个人说了算!于是我坦然地对她说:“嫂子,全能神就是拯救人类的主,是主耶稣的再来,你也考察考察吧!”她看我没有被她恐吓住,又气急败坏地说:“你以为你在干什么我不知道?你往哪里去,都给谁说话,在什么地方,我都知道……”我一听她在跟踪我,心想:你们这些人真是太卑鄙了,我信神连一点自由都没有,还三番五次到我家挑拨让丈夫和我吵架,跟我离婚!这时我说:“我们都是信神的人,我无论去哪里,说什么话都是光明正大的。我们没做坏事,良心无愧,为了信真神被抓是荣耀神的事,而对作恶抵挡神的人,主耶稣说:‘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 (太12:36 -37)”她听完再没有说话黑着脸走了。

全能神的话说:“你当知道现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各样的瘟疫正在发作,各种邪灵很多,只有我是真神,只有我是你的避难所。你现在只有藏在我的隐秘处,只有在我里面,灾害才不致临到你,祸患也不得挨近你的帐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八篇说话》)感谢神!我能一次次地胜过撒但的攻击、诱惑,都是神的保守。若不是全能神的话语和弟兄姊妹多次交通,凭我自己是难以胜过撒但诡计的。此时深感神对我的爱与拯救,在这魔鬼遍地游行的时代,我能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又一次次胜过了撒但的试探,实在是蒙了神极大的保守。在全能神教会这片净土里追求真理尽本分,活出有意义的人生,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气!以后不求别的,只愿能多传福音满足神,使活在黑暗中的人早日来到神面前,脱离宗教牧师、长老的捆绑、迷惑,都能迎接到主的再来,让神的心早日得着安慰!

于是我积极投入到了传福音的行列中。不久,我原来的教会就有九个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来又借着他们的配合,把原教会真心信主的人都陆续带到了全能神面前。我又继续到别的地方去传福音,真是体验到了“神的羊听神的声音”这话的真实性,其他各宗各派真心渴慕神显现的人也都纷纷归向了全能神。将这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李 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