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恕——原来并不难!(有声读物)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天气比较闷热,菜市场里也很潮湿、阴暗,无论是买菜还是卖菜的,心情也随着天气变得压抑、急躁。萧凡聚会结束路过菜市,便想买点菜带回去,碰巧卖肉的屠夫推着肉案车拦住了她的去路,大喊道:“嫂子!带块肉回去吃,今天的肉很新鲜……”萧凡微笑地摇摇头说:“今天不买了,下次吧。”屠夫不高兴地说:“嫂子,我现在手头上正缺钱,你想想办法,把欠我的账结一下。”萧凡有些诧异:“结账?什么账?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屠夫阴阳怪气地说:“嫂子啊!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去年春天,你割了我家半头猪,还没付钱呢!怎么这就忘了呢?”萧凡听了,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她心想:自己从来没有一次买过那么多的肉,尤其是二月份,不过年、不过节的,这人是不是搞错了?

于是,她跟屠夫解释:“老板!你是不是记错了?”萧凡话一出口,屠夫就把砍刀往肉案上一甩,只听“咣铛”一声,随即他怒吼道:“妈的,那么多肉,怎么可能记错?也不睁开眼睛看看老子是谁,竟想吃老子的黑,占我便宜……”说着还把卖肉的几把刀用力一甩,“稀里哗啦”一阵响,菜市场顿时一片寂静。那些做买卖的人,胆大的往前凑凑看看热闹;胆小的往后退,很怕刀不长眼睛飞到自己身上。不一会儿,菜市变得嘈杂、喧哗。几个人围站在一起小声议论,有人说:“没钱就别吃肉,吃了还赖账,以后脸往哪放?”还有的人摇头说:“这事难说,弄不好是误会。”一时间,漫天流言蜚语,说什么的都有。萧凡站在一旁,脸上火辣辣的,被人当众这样议论还是头一次,顿时感觉很尴尬,心里有些难受。这时,她不住地祷告主,求主安静她的心,能冷静处理这件事。她静下心与屠夫解释:“老板,你别急,这里肯定有误会。我是信主的,不会赖你的钱,我要是真吃你的猪肉,我赔你双倍钱!”屠夫冷冷一笑:“哼!单份钱都给不起,还给双份钱嘞,说得倒好听……”屠夫随后说了很多难以入耳的脏话。

萧凡清楚自己要遵守主的教导,不能骂人,她强忍着心中的委屈、痛苦,仍在继续与屠夫解释。这时,萧凡的邻居正好过来了,就上前去劝屠夫:“老板,这件事肯定有误会,她家虽然不富裕,但她做事向来不占便宜的……”邻居的话还没有说完,屠夫就对萧凡的邻居说:“大嫂,我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谁欠我钱,我还能不清楚吗?”邻居看屠夫正在气头上,再争吵下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就拉着萧凡说:“走,今天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你没有欠他的钱,心里坦荡,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随便他怎么说去。”萧凡的心难以平静,最终和邻居一同回到了家。

回家后,萧凡越想越难过,躺在床上放声痛哭,无助中她想到主的话:“只是我告诉你们这听道的人,你们的仇敌,要爱他!恨你们的,要待他好!(路6:27)萧凡知道,主教导人要爱仇敌,可只要一想到屠夫辱骂自己的那些刺耳的话,她就难以放下,感觉自己很委屈,她多次呼求主,求主带领她胜过心里的仇恨,但都未能化解她心中的苦楚。她总在想,明明没欠卖肉钱,那人非得说自己赖账,这不是明摆着诬陷人吗?并且,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数落自己,以后自己这脸往哪搁啊?周围邻居该怎么看自己呀?萧凡越想越觉得委屈,心久久不能平静,她觉得自己的这些痛苦都是屠夫带来的,如果不是他这样诬陷自己,自己也不用忍受别人的闲言碎语了。

祷告,呼求神,寻求神心意

自那以后,屠夫的凶相、人们的闲言碎语、一双双怪异的眼神,常在萧凡脑海里闪现折磨着她。她甚至很少去菜市场了,除非不得不去,也是赶紧买完就走,她害怕再次看到那些误解与藐视的眼神。萧凡也不敢将这事告诉丈夫,丈夫的脾气暴躁,若是知道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读经时,主的话也时常在萧凡耳旁回响:“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6:14-15)还有“生气却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弗4:26)萧凡努力地按主的话实行,加紧祷告。慢慢地她以为时间可以冲淡对屠夫的记恨,但事实并不像她所想的那样,每当想起这件事,她就觉得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她也常常想自己怎么就实行不出主的话呢?饶恕仇敌怎么就这么难呢?多少次,萧凡痛哭流泪地来到主的面前,向主倾诉心里的苦楚,但祷告后仇恨、烦恼依然萦绕在心头,她感到很苦恼、无助。为此,萧凡常常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特别苦恼、压抑与无助,渐渐地消瘦,几个月后她彻底病倒了。

有一天,好久不见的同工李姊妹来到萧凡家,萧凡就把自己实行不出主的话,心里仍然对屠夫存有恨意的苦楚向李姊妹倾诉。李姊妹听完笑着说:“萧凡,咱们心里还能恨人,还活在罪中,唯一的办法只有找到恨人的根源,才能实行主的话。我给你读一段话。”着,李姊妹读道:“未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是顺服神的,本是听神话就顺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当人经撒但败坏之后,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坏了,这样人对神的顺服、对神的爱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变成了畜生一样的性情,对神的悖逆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但人还不知道也不认识,只是在一味地抵挡、一味地悖逆。(摘自《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李姊妹交通道:“萧凡,其实咱们活在恨中那么痛苦,就是因着咱们被撒但败坏,凭着撒但的毒素‘人活脸面树活皮’活着,以致于咱们实行不出主的话,不能忍耐人、饶恕人,活在撒但的捉弄当中,被怨恨紧紧包围,难以摆脱。想想,如果屠夫不误解你,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数落你,好声好气地跟你说,没有让你丢了面子,只是一个简单的小误会,虽然也会对他有想法,也会难受,但是不是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恨他了?

其实就是因着咱们的脸面太重,所以当自己的尊严、脸面与遵行主的教导打架时,我们就难以选择真理站在神一边,而把见证主、荣耀主名的事搁置一旁,从中看到咱们爱脸面的心大过遵行主的道!咱们都知道,神主宰一切,每天临到的人事物都是神的主宰,今天咱们临到的这件事也是神允许的。所以咱们应该从神领受,神要看咱们是不是能在现实生活中实行出的话,是不是宝爱神的话的人。同时咱也知道神是公义的,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咱没欠别人钱,神知道。咱活在神面前,咱良心平安、踏实,活得坦然。人误解、论断咱,甚至嘲笑咱,虽然咱们也难受,但是因为能活在神面前,就容易放下了。人怎么看咱们这都不重要,人高看或低看咱也不能决定什么。但是咱们实行神的话,能得到神的称许,心灵里的平安、踏实,这才是最宝贵的,是任何东西都换不来的。你看咱现在活在人对咱的看法中,活在脸面中,放不下对别人的怨恨,活得多痛苦啊。

同样,这个屠夫遇到这样的事,能一改往日笑脸,说话伤害人,也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得失,这都是撒但苦害人带来的呀!咱们都受撒但的苦害与捉弄,活在埋怨、仇恨中不能与人正常相处,也实行不出主的话。萧凡,咱们要想实行神的话饶恕别人,就要实实际际地受苦,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凡事从神去领受,就能活在神面前、释放自由了。”

萧凡听后说:“李姊妹,这下我明白了,我之所以放不下这个恨,是因为卖肉的人当着满大街的人咒骂我,把我的脸面丢尽了,我才怨恨他,我这是受撒但本性支配维护自己的脸面,对人没有包容忍耐呀!”李姊妹笑着点点头,说:“是啊,我们信神顺服神,活出神的话才是最重要的。我再给你念段话吧。”说着李姊妹又念道:“神的作工不会错,都是为了拯救人脱离黑暗。你信到一个地步能脱离肉体这些败坏,不受肉体败坏辖制,这不是得救了吗?你活在撒但的权下你就不能彰显神,你属于污秽的东西,不能承受神的产业。你被洁净之后、被成全以后是圣洁的人了,是一个正常的人了,你就蒙神祝福、蒙神喜悦。(摘自《实行(二)》)萧凡听了这些话与李姊妹的交通,便向神立下心志:在这件事上为神作见证,不再维护自己的脸面地位,不管别人怎么看待自己,都要实行主的教导满足神。如果屠夫还坚持说自己欠他钱,就从神领受,把钱给屠夫。后来,萧凡再去菜市场就跟神祷告,让神鉴察自己的心,无论菜市场里做买卖的人怎么议论自己,都愿意坦然面对,然而当见到屠夫时,他并没有再说什么。

一年后,还是那次与屠夫吵架的地方,屠夫微笑地又叫了一声“嫂子”,萧凡不相信屠夫是喊自己,看看周围又看看屠夫,没敢回应。萧凡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屠夫说:“嫂子!对不起!那次的猪肉钱是我记错了,前几天张明从外面打工回来,把钱还给我了。嫂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是个大老粗……”说话间屠夫显得有些内疚。萧凡听完屠夫的话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神真的为她澄清了这个事实,萧凡很高兴,不住地感谢神,她微笑地对屠夫说:“感谢神!如今事情真相大白了,你心里踏实,我心里也安稳了。”屠夫连连点头,说:“感谢神、感谢神,还是信神的人好!”萧凡听后露出了笑容。高兴地用手指着肉对屠夫说:“从这里帮我割二斤肉。”屠夫麻利地割下肉,用食品袋包好递给萧凡说:“不用给钱了,拿回去吃!”萧凡一听这话,扭头就要走,屠夫这才赶紧称,萧凡付了钱高兴地离开了。

——欣怡

相关推荐:经历中让我对“饶恕人七十个七次”有了些实行的路途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info@pursuestar.com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