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方向

信主后,我从主得到了很多平安与喜乐,为了还报主爱,我便开始为主作工。当我看到圣经上说:“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马可福音10:29-30)从主的话中我看到只要人为主多撇弃花费、劳苦作工,就有资格承受神的应许享受永生。于是,我撇下家庭、生意,热心为主传道作工,就是丈夫逼迫、反对,我也不消极退缩,为了得着这极重无比的荣耀,受再大的苦我也觉得值。找到方向,劳苦作工,得福,跑路

几年后,同工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了我,通过读神的话,我认定了全能神就是我盼望多年的主耶稣的显现,就是末后的基督!当看到神的话说:“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称快,称赞我的大能,舒畅的心情难以表达,活在我从未赐予人间的欢乐之中。因为我宝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我心想:神宝爱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我得把跟随主耶稣的劲头拿出来赶紧预备善行,多传福音、多尽本分,把那些落在黑暗中的人带到神的面前,只有预备上这样的善行,才能蒙神称许,成为合神心意的人啊!之后,我每天天不亮就出去传福音,晚上星星月亮出来了才回来,无论是酷暑严寒,风霜雪雨,我都没有停止自己传福音的脚步,我坚信这样早出晚归地传福音,神一定会喜悦的。

寒冬的一天早上,我打开屋门看到外面被一层厚厚的雪覆盖住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空还飘飘洒洒下着小雪。我吃过饭后,穿上外衣、带上手套、围上围巾,推着自行车就往外走,丈夫看见我要出去,便截住了我的自行车,不让我出去。我坚定地说:“我信神走的是正道,你再怎么逼迫拦阻,我都不会听你的,我已认定了信神这条路,绝不会背叛神的。”说完,我毅然决然地推着自行车出来了。心想:眼看着神的工作要结束了,我得好好地配合福音工作,把那些苦苦盼主回来的人带到神的面前,预备足够多的善行,只有这样才能蒙神称许啊!

一天聚会时,刘姊妹说道:“大家都谈谈这段时间是怎么经历的吧!”我听后便说:“这一段时间因着我经常出去传福音,丈夫就开始逼迫我。前几天下雪的时候,我正准备去给新人聚会,丈夫开始拦阻我,不让我出去尽本分,当时我认识到这是神的试炼临到了。心想:我可得站住见证满足神,现在神的福音扩展已到了高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能受丈夫的辖制,得好好传福音,多多预备善行!当我走在路上滑倒时,我想到神的话说:‘为我跑路的我纪念,为我花费的我悦纳……’(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九篇说话》)只有为神多作工多跑路,神才会纪念啊,想到这儿我更有信心了,一路上唱着诗歌去的新人家!”

刘姊妹和李姊妹听后,皱了皱眉头,刘姊妹质疑地说:“听了你的经历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你的受苦付代价不是单纯地为了满足神,而是怕落入灾难中,不能蒙拯救,才这么受苦付代价的。”

李姊妹点点头也说:“我听着也是,从你的经历中看到咱传福音有那么大的劲儿,都是因着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并不是为神的福音工作,甘心奉献花费自己,这可不合神的心意呀。”

我听后,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皱起了眉头,反问道:“我为得福?我咋成了为得福了?我受这些苦,付这些代价,都是为了把神的福音传给那些还在黑暗中的人,是为了把人带到神的面前,是在体贴神的心意,你们咋能说我是为得福呢?”我把心里的不服、委屈一股脑儿地都说了出来。

刘姊妹看我一脸不服的样子,便对我说:“姊妹,虽然咱外表受了很多的苦,付出了很多的代价,但是我们的存心是有掺杂的,咱是看到神的工作快结束了才如此热心跑路,这不是得福存心支配的吗?咱先来看几段神的话吧!全能神说:‘有许多人跟随神只关心自己怎样才能得福、怎样才能躲避灾难,……这些人跟随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目标——得福,除此之外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相干的事他们都懒得去搭理。他们认为信神能得福这是最正当的目的,也是他们信神的价值所在,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那就什么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这是更多的当前信神之人的现状。他们的目的、存心听起来很正当,因为他们在信神的同时也在花费、在奉献、在尽本分,他们在付出青春年华,也在撇家舍业,甚至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改变自己的爱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甚至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自己信神的目的。……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看着这些神的话,我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疼,可是我又不得不承认这些话说的就是我。回想自己当时看到神的话说,要有千万年稀有罕见的大灾难,我心里就慌了,想到自己不明白真理,又没有善行,这要是灾难来了,肯定不能蒙神拯救。为了能在灾难中剩存下来,我就赶紧多传福音,多尽本分。原来这是在与神搞交易,与神之间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啊。

这时,刘姊妹交通道:“神的话把我们不喜爱真理,盼望得福的存心揭示了出来。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虽然外表上我们撇弃花费是为了把落在黑暗中的人带到神的面前,是为了扩展神的福音工作,并且我们也为传福音受苦付代价了。但是,我们的撇弃花费里隐藏了怕落入灾难中,想以自己的这些付出来换取以后的福分的存心,所以当一说灾难越来越大,我们心里就紧张,就开始盘算着自己能不能躲避灾难,能不能蒙神的拯救进入下一个时代;因着担心自己不能剩存下来,就以外表的撇弃花费,来博得神的喜悦,以此作为换取福气的筹码。人能带着存心掺杂这样做就是在与神搞交易,是想以小的付出来换取大的祝福,这样的性质就是在欺骗神、利用神达到自己得福的目的,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劳碌一天,就是为了得着雇主手中的赏金,咱们与神的关系也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就是一味地向神索取,向神讨要,根本没有对神的体贴、对神的理解和对神的爱与付出。人与神搞交易的存心,正是神恨恶厌憎的。”

听了刘姊妹的交通,我蒙羞地低下了头,可又一想我以往所受的苦,丈夫的讥笑、逼迫,多年的传道,难道神都不纪念吗?我的苦就白受了吗?心里不甘心,于是我说道:“我知道我跑路花费的付出里有存心有掺杂了,但是,我多年的付出花费,难道神就一点也不纪念?难道我就白受苦了?”

刘姊妹又交通道:“虽然咱们信神多年一直风里来雨里去,受了不少苦,在人看也挺追求,但是咱从来没省察过自己受的苦神是否称许,神对待咱的所作所为是什么态度。咱们看看神是怎么说的吧!全能神说:‘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跟着神跑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说反正你相信神是公义的,你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你。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我对人历来要求都很严格,若是你的忠心里有存心、有条件,那我宁可不要你的所谓的忠心,因为我厌憎人用存心来欺骗我,用条件来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对我忠心无二,做任何事只是为了一个“信”字,都是为了验证一个“信”字。我讨厌你们用花言巧语来博得我的欢欣,因为我对你们向来都是以诚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能用真正的信来待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神的话很明确地告诉我们,神是公义、圣洁的,神的圣洁里没有一点掺杂,神不容污秽的东西存留,不管人的存心目的在人看多么正当,但是只要人的撇弃花费里还有自己的存心和交易,即使人付出得再多、受的苦再大,在神那儿都不会蒙神称许。所以,我们要赶紧反省认识自己受苦花费的存心,从不对的存心掺杂中扭转过来,重新获得神的带领。”听了神的话和刘姊妹的交通我心里渐渐亮堂了,是啊,神是公义的,人非圣洁不能进神的国,如果人带着得福的存心信神、跑路,那当人得不着福时,就会背叛神,像这样的人,怎么能蒙神称许呢?我点点头说道:“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神是圣洁的,是公义的,我带着存心掺杂尽本分神是不会纪念的。因为我的撇弃花费里有掺杂,有自己的存心,这样的人就是在利用神,神是不会让这样的人进国度的。感谢神,要不是今天神话语揭示得这么清楚我还认识不到呢?”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