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背后的黑暗!

1995年,我在本地乡政府食堂工作,7月的一天,村干部带着乡政府计生办和联防队员到各村抓捕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人。若当事人不在,就抓家属,那天共有50多人被强行带到乡政府,之后被关在一间50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有男有女,吃喝拉撒都在一起。因着天气炎热,门又关着,里面各种气味臭气熏天,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更可恨的是,这些人被关进去后,若不交罚款就会遭到计生办工作人员的轮番毒打。不仅如此,他们还要给站在门口把守的联防队员钱,否则联防队员就故意找茬,逮到人就随便打。有些人为了避免挨打,就在家人送饭时,找家人要300-500元钱给这些联防队员。有一个50多岁的妇女,因为没给钱,当时那些联防队员对她一顿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她,导致她大小便都解在裤子里,后来回家就有病了,一个月左右后就死了!另一位70多岁的老大爷也被他们拳打脚踢,最后因被踢到下身导致死亡。事发当天,乡计划生育的副书记正在食堂吃饭,我看到一个联防队员急匆匆地跑到食堂,趴在副书记耳朵边说了几句话后扭头就走了,副书记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继续吃着饭。三、四分钟后,那个联防队员又跑回来紧张地对副书记说:“人死了!”副书记这才放下碗筷,走了出去。当天在乡干部的安排下,副书记及其老婆、孩子一起逃之夭夭。三天后,乡政府怕把事闹大,才把所有的人给放了回去,并赔了死者家属三万多元钱来息事宁人。

“计划生育”背后的黑暗

1996年1月份,我被调到乡计生办看大门。看到他们利用手中的职权处处讹诈老百姓的钱。当他们抓到违反计划生育的人后,首先罚违反计划生育款,然后由计生专干给他们开一张入户申请表,再找党委书记、分管计划生育的书记、计生办主任、村书记及村里两名干部签字才给入户。要想让他们签字你就得送礼,除了物品以外,钱财方面少则500元,多则3000元,如果不送礼,他们就说没时间或说有事来搪塞你,只有送礼他们才会给你办事。2011年,我侄女生了三个小孩,第二个小孩没办户口,在给第二个孩子办户口时,侄女让我帮忙。我找到村书记,他说:“要办户口,得通过派出所所长、乡里书记,这些人都要送礼才能办成,至少也得15000元。”没办法侄女只有照办,事情办好后,侄女又给村书记送了5000元。看见这些政府官员个个腐败,手里只要有一点权力,都会诈取老百姓的血汗钱。

乡政府抓捕违法计划生育的人,为了从老百姓手里诈取更多的钱,他们提高了罚款的金额,由原来没办准生证生一个孩子的罚2000元,变成罚款4000元,超生也由原来的28000元,提高到36000元至38000元左右。他们是以“人均的年收入”往上提的,老百姓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不得不交给政府部门,若不交给他们钱,就会遭到他们的毒打。2008年上半年,有一妇女因生了二胎,计生办找不到人,就把她的哥哥抓去审问:“你妹妹超生你可知道?”妇女的哥哥回答:“不知道。”负责计划生育工作的书记拿起鸡毛掸把子就打他,顿时他的眼角被打出血了。这些政府官员能如此残害老百姓,就是为了从老百姓身上剥削钱财。因为他们下发的政策是按所罚的款来提成的,若罚100元的款,其中村干部提20%,乡干部提10%,计生办提30%,剩下的40%再入国库。这些政府官员为了完成任务真是丧尽良心,老百姓奔波劳碌,甚至有的省吃俭用,余下点钱竟成了他们“致富”的来源。

老百姓为了能少罚款入上户口,不得不随从邪恶的潮流“当官不打送礼的”,巴结这些政府官员,给他们送礼,这也成了政府官员们榨取老百姓钱财的有利途径。我们村的卞某某,因为涨大水搬到另一个镇,但户口还在我们乡,他女儿生完两个孩子需要入户口,这个镇计生办按照最低标准47000元让她入户,他们就没有入。卞某某回来托人找到我,我找到分管计划生育的党委副书记,朱书记张口就要28000元,在我的说情下朱书记答应12000元帮他办。卞某某又拿了3000元钱让我转交给朱书记,我便把放在信封里的钱递给朱书记,朱书记随手把信封里的钱就撂在抽屉里。就这样,各村各户凡违反计划生育的,要想少罚款几乎都得送礼。

不知情的人还认为中共政府制定计划生育的政策都是为了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造福人类,根本不知道他们正是利用这样的说法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敛财目的。只要有钱有势生多少小孩都不违法,没钱没势的只能任他们摆布。我们村有一个老板,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因为他们家有钱有势,每年妇检时,也不让他妻子回来妇检,直到他妻子在外面生了第三胎。2008年因为孩子上学要入户口,这个老板主动回来入户口,村长书记告诉他最低要罚12万,这个老板直接带了20万元现金到计生办分管领导说:“这三胎你们看该罚多少钱就罚多少。”当时朱书记不但没拿他的钱,还赶紧打电话给乡里书记,说:“某某老板回来了。”乡党委书记听到后,不仅不让罚他的钱,而且还让朱书记留下他,中午请这个老板吃饭。后来他不仅没有因超生而罚钱,三个孩子的户口还全入了。因着这些人都是权钱交易,互相利用,老板得了这个人情,自然要答谢这些领导们。还有,朱书记的干姐姐,因她的小孙子有心脏病,就想让媳妇再生一个,她给了朱书记6000块钱,第二年她媳妇在外地顺利地生了一个男孩。2008年夏天,我们村有一个女的32岁,母亲早年病死了,只剩下一个将近70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这个女的离婚后又找了一个对象,没办结婚证就怀孕了,当她怀孕8个多月时,一天,她在路上碰到计生办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马上对分管书记朱某某说了。分管书记就让人赶紧去追,这个女的就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他们就要带这个女的去引产,这个女的不上车,他们就强行将女的抬上车,直接开到计生办,逼得她准备从二楼跳下去逃跑,计生办的人又把她抓回来,还是强行将她引产了。因这女的丈夫在外打工,公公又是瞎子,家里没钱没势,又没说理的地方。看到在中共黑暗统治下,在以权势欺压人的国家里,百姓只能忍气吞声,无处伸冤。

直到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我才明白了这个社会之所以这么黑暗邪恶,都是因中共政府掌权所带来的。全能神说:“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后趁人昏睡之机将人全部吞吃。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全能神说:“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读了全能神的话,我终于明白了,中共掌权就是撒但掌权,它们就是残害人、吞吃人的魔鬼,中共政府这些大小官员都是他们教育、培养出来的一批批大小的魔鬼,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利欺压百姓,草菅人命,他们外表上打着计划生育是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造福人类”的正义旗号,背后却不惜采用卑鄙手段,巧立各种名目,欺哄百姓,收敛钱财,若有不听从的便使用暴力手段维护他们所谓的“计划生育条例”,即使打死人也可以逍遥法外,随便给人按个罪名,就可逃脱一切责任与法律的制裁。可见中国的法律就是它们统治老百姓的工具,在这个黑暗的社会里哪里有老百姓的出头之日,老百姓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挣来的血汗钱送给所谓的人民的“父母官”。在事实面前,我看到中共所作的这一切全是为钱、为利,甚至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欲上下串通一气,敲诈夺取老百姓的钱财。即使老百姓有理也无处说,只能受欺受压,任他们宰割。人活在这个中共掌权的国家里,就是活在人间地狱,根本没有自由可言,只有任其剥削、蹂躏,最终被其吞吃!它的这些恶行早已激起神的怒气,触犯神的性情!只有接受神对它更重的惩罚!

此时我感到自己是幸运的,更感恩神对我的拯救,使我从神的话中看透了中共的恶魔实质,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从它的权下走出来,来到全能神的家中。我看到神的话说:“我的国度都是要那些诚实、不虚伪、不诡诈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实忠厚的吃不开吗?我正和他们相反,诚实人到我这里来就行,我就喜悦这样的人,我也需要这样的人,这正是我的公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三十三篇说话》)在全能神教会里,完全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在这里我看到了光明!看到了真正的公平公义。因为弟兄姊妹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欺诈,大家都凭神的话活着,都能真诚地对待人,完全释放自由地活在神的面前!从神的话中我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全能神能给人带来光明、带来真正的人生,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要想幸福快乐地活在神的面前,唯一的路途就是来到全能神的面前!正如全能神的话说:“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创造了这个人类,更缔造了古希腊的文化与人类的文明,只有神在抚慰着这个人类,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顾着这个人类。人类的发展与人类的进步不能离开神的主宰,人类的历史与人类的未来都不能逃脱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基督徒,那你一定会相信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兴盛与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将会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这个人类将何去何从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类要想有好的命运,一个国家要想有好的命运,那只有人类都俯伏敬拜神,都来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认罪,否则人类的命运与归宿将会是一场不可避免的劫难。”(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李正

推荐文章

  • 医院黑暗一角医院黑暗一角 我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2013年7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外甥给我打来电话说我儿子出车祸了,让我赶快上医院。当时我丈夫沒在家,我急急忙忙地赶到医院,医生说:“已经拍完片子了,从片子上 […]
  • 揭开人民警察的真面目揭开人民警察的真面目 从小我就特别崇拜人民警察,每当看到他们身着整齐庄重的警服,高大、威武的气质,我就从心里感到钦佩不已。在我的心目中人民警察就是大英雄,是正义的维护与伸张者,也是保护人民、为民办事的 […]
  • 人间光明在哪里?人间光明在哪里? […]
  • 法律面前人命如同草芥法律面前人命如同草芥 1995年我在某地当武警看押犯人,一天接到领导指示,要枪决犯人,我当时心想:人有权利去剥夺另一个人在世上的生存权利吗?我给母亲打了电话,母亲说:“咱家人可不能干这个事。”于是我找 […]
  • 命运命运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以种地为生的农民来说,孩子能考上大学就等于跳出了“农门”,从此有了铁饭碗。所以,自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在我耳边唠叨:“要好好读书啊!只有考上大学,以后才能过 […]
  • 放下“不可能”的论调放下“不可能”的论调 我以往听过“一美元购买一辆豪华轿车”的故事,大概意思是这样的:美国的贫民区住着一帮乞丐,其中有一个乞丐已经好几天没要着饭了,他身上只有一美元,所以他硬撑着身子,舍不得花掉它。正当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