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敬畏神远离恶事的另一方面表现是凡事称颂神的名

约伯饱受撒但摧残却仍不弃掉耶和华神的名的时候,他的妻子第一个站出来充当人看得见的撒但的角色攻击约伯,原文是这样的:(伯2:9)他的妻子对他说:“ 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 这是撒但充当人的角色说的一番话,这话里带着攻击、控告,也带着引诱、试探与毁谤。撒但攻击约伯的肉体不成,又来直接攻击约伯的纯正,想借此来让约伯放弃他的纯正,弃掉神,不再继续存活下去,撒但也想借着这样的话引诱约伯:如果弃掉耶和华的名,他就不用忍受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从这肉体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了。面对妻子的劝说,约伯如此斥责道:“(伯2:10)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 这话是约伯长久以来的认识,只不过约伯对此话认识的真实性在此时得到了证实。

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另一方面表現是凡事稱頌神的名

当他的妻子劝他说:“ 你弃掉神死了吧!” 意思是你的神都这么对待你了,你为何还不弃掉他呢?你还活着干什么呢?你的神对你如此不公平,你还总说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你称颂他的名他怎么让你受祸呢?你赶紧弃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随他了,这样你的祸患就没有了。这时候神所要看到的约伯的见证又产生了。这个见证是一般人没有的,是我们在圣经的任何故事当中都没有看到的,但是在约伯说这些话以先神早已经看到了,只不过神想借着这个机会让约伯证实给世人看神是对的。面对妻子的一番劝说,约伯不但没有丢掉他的纯正,也没有弃掉神,反而对妻子说: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这话的分量重不重?在这里只有一个事实能证实这话的分量是重的,这话的分量就在于它是神心中称许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听到的话,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结果,这也是约伯的见证中的精髓。在这里约伯的 “ 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 ” 得到了证实。约伯的可贵就在于他受了试探,以至于他满身毒疮的时候,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在他的妻子、他的亲人都劝他的同时,他依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在他心里认为无论临到什么样的试探,临到多大的患难、痛苦,哪怕是死亡临到,他都不会弃绝神,不会丢掉 “ 敬畏神,远离恶事 ” 的道。可见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见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经文中对他这样的评述: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里也不埋怨神,他不说伤神心的话,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称颂神的名,而且在心里也称颂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这是神所看到的真实的约伯,这也正是神所宝爱约伯的原因。

摘自《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