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 “秘”

我和老伴已经信主十八年了。一天,我还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在园子里拔草,老伴在房间里认真地看书,我一进屋她就不看了,还赶紧把书藏起来。老伴的举动引起我的好奇:老伴信主耶稣18年以来,很少白天看圣经,因为我家活忙,老伴都是聚会时看圣经。自从这次老伴出去看病,回来怎么变了呢?是不是信“东方闪电”了?听说“东方闪电”有一本书挺吸引人的。但我转念一想:也不能啊!“东方闪电”的人说主回来了,叫全能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主耶稣是男性,即使主回来还得是男性,怎么能是女性呢?我们夫妻俩信主十多年,这个问题还是会分辨的。再说老伴以前那么反对“东方闪电”,每次信“东方闪电”的人来传福音,她都不让进院子,她也不可能看他们的书啊!可老伴究竟看的是什么书,这么吸引她?这书里写的是不是关于信神的事呢?好奇心使我几次想问老伴看的是什么书,又担心问了以后老伴不告诉我,几次张嘴又咽回去了,我思前想后决定先不问老伴,假装不知道,等有机会偷偷看看她的书,就真相大白了。

一天上午,老伴带着老花镜,手里捧着书正在屋里专心地看,我在前园子里拔草,透过窗户看到后园子里进来一头牛,我想借此机会支开老伴,就大声对老伴喊着说:“快点,房后菜园子里进牛了,你赶紧把它撵出去!”老伴不愿放下手里的书说:“你去撵吧!我忙着呢。”我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喊着说:“我倒不开手,还是你去吧。”老伴不情愿地答应了,我就偷偷瞄着老伴,看老伴把书放到柜子里了。趁老伴去后园子的工夫,我赶紧进屋把书拿出来,一看书名是《羔羊展开的书卷》,我担心老伴回来,心里紧张地翻了翻书,又往后窗外瞅了瞅,见老伴把牛往山上赶,我心里特别高兴,心想:老伴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的。于是,我就赶紧先看看书的目录,《关于祷告的实行》《圣经的说法(一)》《圣经的说法(二)》《圣经的说法(三)》《圣经的说法(四)》……原来真是关于信神的书,我怕老伴回来也没敢仔细看,又把书放回了原处,就回到前园子里干活了。这下我心里有底了,知道书放哪了,等她不在家的时候,我再好好看看这本书。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老伴的腰疼病又犯了,趁老伴去看病的时候,我就放下手里的活,进屋把书拿出来看看这书里究竟写的是啥,我翻开书看到“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这句话一下就把我吸引了,是呀,虽然我信神十多年,真是不知道什么是信神,既然这书上提到这个问题了,就一定有答案。我继续往下看:“‘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看完这段话,我吃了一惊:这是谁说的话?是谁能把“信神”的事说得这么明白?还把信神的路给指出来了,让人在相信神是万物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与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还有达到认识神,这样的一个过程才是真正的信神哪!对照自己信神这么多年,并不是真正的信神啊,在听道时左耳听右耳就冒了,听完道也实行不出来,对照这些话我就是一个糊涂信啊!接着,我又看了几篇话,深深地被这书上的话吸引了,我边看边做记录。在以后的几天里,只要老伴儿不在家我就偷着拿出书赶紧看,经常看到关键的时候,老伴就回来了,这使我更加渴望早点看完这本书。

探祕-全能神教會基督徒讀神的話語

一次,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跟老伴儿借书,意外的是老伴很爽快地答应了。从此,我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地看书了。一天,我看到书里说:“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当我看到“全能神”这三个字的时候,心“咯噔”一下,立刻停了下来,这不就是“东方闪电”的书吗!我这么防那么防,防了六、七年,最后还是把“东方闪电”的书拿到手里了。这时,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继续看这本书了。信“东方闪电”的人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道成肉身还是女性,主耶稣明明是男性,再来怎么能是女性呢?这也不对呀!这书再好也不能看了!万一信错了,这十多年不就白信了吗?想到这,我就把书合上放起来了。我带着一脸愁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无精打采的,干什么活都有点心不在焉,前些日子看到的这本书上的话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还是希望你将此书看完,不要轻易地放弃他。……”“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这句话,我心里琢磨:这万分之一的比例是多么小啊!我这些天看过的话觉得都有道理,很多地方都合乎圣经,根本不是万分之一的比例,这话的意思是不让人轻易放弃看这些话呀。我到底是看还是不看呢?如果真是神的工作自己不接受,那不就抵挡神了吗?这时,我又想到了圣经里说:“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徒5:38-39)回想这6年来,一直有人不间断地给我们夫妻俩传全能神的国度福音,如果不是出于神的,全能神教会哪能发展到今天,谁又能有这么大的信心一直给我们传呢!如果这福音是出于神的,那我不接受不就是抵挡神吗?最终还是不能得救。此时的我心情非常复杂,思前想后,最后决定还是先把这本书的内容看完,如果不对我就不让老伴再看了,要是对,我们就一起看。下定决心后,我就更抓紧时间看这本书,看的过程中我觉得这些话符合真理,但也有想不通的地方。没几天,我把这本书看完了,我严肃地对老伴说:“这本书我看完了,好像是神说的话,任何人说不出来这样的话来,但还有一些地方我想不通,你把全能神教会的姊妹找来,我有个问题想问问她们,如果她们给我解决了,那咱俩就接受,要是解决不了,那你也别信了,就让她们把书拿走。”我说完,老伴很高兴,胸有成竹地答应我说:“行!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晚上,孙姊妹应邀来到我家,她温和地问我:“姨夫,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我们可以在一起交通交通。”我恳切地说:“你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是女性。主耶稣明明是男性,再来怎么能是女性呢?”孙姊妹笑着说:“圣经创世纪里记载了神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你说神到底是男性还是女性呢?”听到这话我一愣,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孙姊妹又接着说:“所以,我们不能将神定规,说神就是男性。我们再来看一段全能神的话:‘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说是个女婴,不是个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假如这步不道成肉身亲自作工让人目睹,那在人观念里人永远认为神只是男性、不是女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从神的话中我们明白了,神的实质是灵,没有性别的划分,因着工作的需要,神道成肉身来在地上成为一个普通人才有了性别的划分。无论神道成肉身取男性还是女性,神性的实质都不会改变,都能完成神要作的工作。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男性,这次道成肉身是女性,打破了人的观念,否则人都将神定规了,认为神就是男性。”

听了孙姊妹的交通,我的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高兴,因为存在心中多年的结终于打开了,要不是全能神把这奥秘揭开,我永远定规神是男性,我的观念永远不会解决的。这时,我懊悔地跟老伴儿说:“老伴啊!这是神的新工作,传咱们这么多年都没接受,都是因着咱对神不认识,凭着观念想象定规神,多亏神没有丢弃咱们呀,要不就失去神的末世救恩了,你接受了,咋不早点告诉我呢?”老伴儿流着泪说:“感谢神的爱没有离开咱们呀,以往有人给咱们传主耶稣回来了,咱们都不听,不寻求也不考察,错过了神拯救咱的多少好机会呀。我现在正在考察,怕你不接受,我就没先告诉你。”

过后孙姊妹又给我们交通了两天,把我们不明白的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夫妻俩正式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一切荣耀归给神!

赵勇

相关推荐: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