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环境污染的背后

1984年,在湖北省××市由四人合资创建了一个化工厂。建厂初期,厂房占地面积只有几亩地,厂里生产的是NK化工产品(红色粉状),两三个小车间,每月大约生产十几吨NK,一吨大约赚取20万元。到了1998年,工厂逐渐扩展到五个车间,开始生产对乙米、对甲米、H酸、丁酸、七酸这些化工产品,平均每个车间每月可生产100吨,销量差时生产50—60吨,每月可赚300多万元。随着产品销售量日益增高,工厂规模扩展越来越宏大,由原来的几亩地扩建到300亩地,厂里光运货的车就有一百多辆,员工7000多名,多数都是附近几个村的居民(因他们的土地被征收建了化工厂的厂房)。这时厂里生产的是名为对位脂的化工产品,平均每月生产600吨,原料来源于日本与美国,产品出售到美国、德国等地。

据知情人透露,NK是一种毒性很强的化学物质,在生产这一化工品时,排放出来的毒气腐蚀性很强。在NK车间上班的员工回家后无论怎么洗,那种难闻的原料气味都洗不掉,夏天上班流出的汗水粘到衣服上都带红色,甚至小便都是红色的。而且,生产这一化工品排放出来的残渣腐蚀性更强。若是落到摩托车上,车会很快生锈,两年就锈得没办法骑了。还有一种叫氯磺酸(白色粉末)的化工产品,散发出的气味(氢气)毒性较重。一次一个员工闻到后当场封喉窒息。在化工厂里,工厂的投料部门多数原料是白色粉末状,一沾水就变成了红色,毒性严重,有毒物质侵入人体内的毛细血管后,给人的五脏六腑都会带来伤害,时间长了就得怪病。员工王××、熊××、万××的身体都遭到严重毒害,最终因患上“职业病”——肝癌、肺癌而死。其中万××的5个兄弟(都是工厂里的员工)就有4个死于“职业病”。近十来年,这一化工厂附近的几个村庄得癌症死的人多得不计其数,当地的癌症患者到省里的大医院治疗时,医生说多数来治疗的癌症患者都是这个市的人,这个市成了“癌症”重灾区。

灾难,环境污染

图片来源于:webfee(CC BY-NC-ND 2.0)

由于这个化工厂生产规模宏大,每天会产生大量的工业污水,但厂里并没有建立有效的排污系统来处理这些有毒的工业污水,而是在每天晚上12点至凌晨3点之间,把生产后未经任何处理的大量污水,从3个直径为1米宽的管道排放到长江,排出的污水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化学气味,颜色是鲜红色的,将江面上的水染红了一半,严重地污染了长江的水源;同时,湖南洞庭湖的水源也受到了污染,变成了红色,严重地危及湘鄂两省人民的身体健康;有的污水还被排放到附近的水沟里,有时漫到农田的庄稼里,污染土质和农作物。化工厂在扩建厂房打地基时,打五十米深流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每次下雨后冒出来的水像血一样,这些水流到哪里,哪里的农作物就不长了,连草都长不起来了,人和牲畜接触污水后皮肤瘙痒、溃烂,严重影响附近居民的正常生活。

当地居民找化工厂的厂长申请让他们保护好生态环境,维护居民的合法权益,可厂长只是给大队书记几百万元现金,让他给农民每亩地补1000元污染费,多余的钱就都被村里的干部私吞了,但环境污染问题一直没有解决。为了从中取利,每年村干部都会指使老百姓去厂里闹几次,他们好趁机捞一笔钱中饱私囊。后来老百姓多次到政府部门上诉,却得不到回复。时间久了,老百姓也都心知肚明,之所以告状都告不出去,这当然与巨大的金钱利益是脱不了干系的。据知情人透露化工厂每年给市政府缴税达1个亿以上,化工厂纳税占全市的百分之三十。市政府、环保局常常以保护环境为由去化工厂周围检查环境,去一次就收取200多万元的“辛苦费”,厂长还带着他们四处吃、喝、玩、乐。省里每次来了官员,厂长也都是送上千万元的礼金贿赂他们。可想而知,省政府、市政府都从化工厂得到这么多的利益好处,他们又怎能理会老百姓的死活呢!

2015年年底,市政府要兴建高速公路,为了把路拉直,修高速公路就要经过这个化工厂附近的长江下游,要在上面建一座大桥。当时那些建筑师、勘探师勘测长江水底下的土质和水质时,发现水和土里含酸、碱成分过多,达到百分之九十,因此建大桥的人不同意签合同。他们的理由就是地质土壤含酸、碱成分过多,容易腐蚀,建桥的合同要保50年,而这样的土质建桥10年都难保,因腐蚀性太大了,若是不把化工厂关闭就不能建桥。后来这件事被人告到了中央,化工厂才被迫停工,要是靠老百姓反映还不知要污染到何时。虽然原化工厂已停工,但化工厂的一个股东到新建大桥的下游又买下一块地,私人筹建了一个化工厂。市政府看到化工厂停产对他们是一大笔损失,于是就对化工厂的另外几个老板说:“你们还是要想办法尽快开工啊!”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原化工厂现在正在恢复生产当中……

看到这一幕幕,我不禁要问:那些政府官员和化工厂老板明知生产化工原料给生态环境和人的身体带来的伤害是无法挽回的,他们为什么还要大力兴建化工厂来破坏人生存的环境,危害人的生命安全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全能神说:“撒但败坏人是借着国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伟人的教育熏陶达到的。他们的那些鬼话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撒但的名言,已渗透到所有人的里面,成为人生命了,还有一些处世哲学的话也是这样。撒但是借着各国的什么美好的传统文化来教育人,使人类陷入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最后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挡神被神毁灭。”(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为了挣钱,办事不择手段,不考虑后果,不计后果,什么名声啊,信用啊,无所谓,只要挣钱就行。别说药死狗了,药死人都不惜,眼睛都不眨巴,心都不动,不颤一下,都不难受,没人性了,是吧?(是。)哎,没人性了,不是做事负不负责任这么简单了,也不是没有道德的事了。”(摘自《基督与教会带领工人的座谈纪要·达到敬畏神起码得具备良知与人性》)神的话一针见血地说出了其中的原因,因着掌控这个世界的国家领导人、名人、伟人都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他们没有真理不能拯救人,也不能变化人,只是充当撒但的出口迷惑人、败坏人,借着教育熏陶把属撒但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等毒素灌输给人,让人把这些谬论当成人生存的座右铭。进而这些撒但毒素腐蚀了人的心灵,扭曲了人的人性,使人变得极端的自私、贪婪、恶毒、冷酷无情,以至于人为了挣钱,为了利益,费尽心机、不择手段,甚至是不计后果。就像那些政府官员和化工厂的领导,他们明知随意排放污水、废气给空气、水、土壤造成严重的污染,明知有多少人因着这些有毒的污水、废气身患重病,甚至失去生命,可他们仍要一意孤行,这完全是在巨大利益的引诱与驱使之下,使得他们为了钱丢掉了做人的良知,人本该有的怜悯与同情之心也荡然无存,甚至就连人的死活都不顾及了,害死人心里都没有责备,没有感觉,早已没有了丝毫的人性!这样的人还能称得上人吗?他们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魔鬼!可以说,这样一个化工厂只是破坏生态平衡、危害人类身体健康的众多企业的一个缩影,想想全世界该有多少个化工厂,又有多少个为了钱财不惜牺牲他人生命和健康的人啊!现在,我们的农田被污染了,喝的水被污染了,呼吸的空气也被污染了,这个早已伤痕累累的地球还能让我们折腾多久?最终人类不死于“天灾”,也要亡于“人祸”啊!

全能神说:“当国度完全降临在地时,所有的人都恢复了人的原来模样,所以神说‘我在宝座之上享受,我在众星之中生活,天使为我献上新歌新舞,不再因着自身的“脆弱”而泪流满面,在我之前,再也听不到天使的哭泣之声,无人再向我诉说苦衷’,足见神完全得荣耀之日是人得享安息之日,人不再因撒但的搅扰而忙碌,世界不会再向前发展,人都在安息之中生存,因为天宇的‘众星’都更换,太阳、月亮、恒星等等,天上、地下的山山水水都变化。因为人变了,‘神’也变了,所以万物都要变化,这是神经营计划的最终目的,是最后要作成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篇说话的揭示》)从中可见,到有一天,神要将整个世界恢复创世之态,不仅要把生态环境恢复到神起初所造的“模样”,还要将那些活在撒但权下的人拯救出来,恢复人起初的圣洁的样式,使人放下贪婪的欲望,弃绝撒但的毒素,来在神的面前俯伏敬拜神,按着神对人的要求生存,活在神所造的天地间。最终万物变了,人也变了,这是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最终要作成的事实。

吴明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