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

傍晚时分,陈淼和母亲在厨房里准备晚饭。客厅里,父亲在看电视,整个屋子里都是电视里的吵闹声。陈淼和母亲谈论着教会即将选举的事情,此时的她,心里还没有谱,不知道该选哪个人做教会负责人合适。

这时,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随即电视的声音消失了,转而传来了父亲粗声粗气的大嗓门。先是几句貌似热络的寒暄,很快聊到了正题。原来老家要选大队支书了,本队的队长打来了电话,联络感情的目的实际就是要给自己拉拉票。虽然陈淼一家在小县城居住生活,但离老家并不远,一旦村上有点大事发生,父亲都很热衷参与。陈淼正听着想着,父亲已答应了队长,一定选他一票,还打包票会动员自己的几个兄弟亲戚也选他。陈淼在一旁听着,撇了下嘴,因为她知道老家所在的村子和附近两个村同属一个大队,若是谁当上了大队支书,就成了能管几千口人和方圆几十里土地的“土皇帝”,这里面可有大大的油水可捞,怪不得平时很少联系的队长会打电话来呢!陈淼正想着,父亲已拨通了伯父的电话,让他们一家到时候都投队长一票。或许是电话那头传来了不同的意见,父亲的声音变得急促,急切地说,若选上了队长,凭着他和队长的交情,以后分地、浇水什么的肯定不会让自家人吃亏。父亲把种种好处一说,伯父也同意了,父亲又寒暄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厨房里,陈淼边忙碌着边对母亲说:“妈,听我爸打电话说,咱村里要选举呢!”母亲毫不在意地说:“随他们折腾去吧,咱们队的队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咱们队的地卖了不少,钱谁见着了?还有之前的那个队长,田地两边的树都卖了,老百姓也没见到一分钱,选来选去都一样。”陈淼笑着说:“这就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对了,咱们教会要选举了,你想好选谁了吗?”母亲笑答:“没有,你呢?”陈淼一笑:“没想好。”母亲笑了笑:“咱们还是多看看教会选举的真理原则,根据真理原则衡量一下该选谁吧。我想来想去,觉得教会中的弟兄姊妹各有优点也有缺点,我还没拿定主意选谁呢!”“嗯,我也是,不过还是优中选优,毕竟选出的教会负责人直接涉及咱们教会一年的教会生活呢,是得慎重对待。”小小的屋子里,两人低声交谈着,丝毫不受外面电视声音的影响。

選舉

翌日,陈淼来到教会的一个聚会点,与几个姊妹聚会交通此次选举的事宜。聚会前,接待家的老姨笑着说:“还是得选你们年轻人,有文化、素质好,像我们年纪大了,身体和记性都不行了。”旁边一个40多岁的李姊妹说道:“光选年轻人也不行,还得选个信神时间长的,稳重老练,能对弟兄姊妹有真实帮助的。”这时一直坐在角落的王姊妹也搭上了话:“哎,我看选谁都行,反正都比我强。”这是个信神时间尚短的新人,她此言一出,陈淼笑了,对她说道:“姊妹,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咱们全能神教会选举有原则,不是随便选的。”又抬头看了看众人,说:“咱们今天就围绕选举的原则来交通吧,按这些原则标准衡量一下,教会的弟兄姊妹到底哪个人适合做教会负责人。咱们先祷告,一会儿开始交通吧。”几人听后安静了下来,祷告过后,便开始交通原则。屋子里很是安静,只听得到清亮的读神话语的声音:“能带领众教会的,能供应人生命的,能做众人的使徒的,都得有实际的经历,都得有对属灵事物的正确认识,对真理有正确的领受与经历,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工人或做使徒来带领众教会,否则就只能作为最小的人跟随,不能做带领的,更不能做供应人生命的使徒,因为使徒的功用并不是跑路,也不是打仗,而是作生命服事的工作,作带领人性情变化的工作,是接受托付肩负重任的人所尽的功用,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担当的。这个工作是有生命所是,也就是在真理上有经历的人才可担任的,并不是任意一个可以舍弃、可以跑路、愿意花费的人都可担当的,没有真理经历,未经修理、审判的人是作不了这个工作的。……一个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带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让人真理进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异,不限在规条之中,让人都得释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渐长大,真理逐步进深;一个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远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带到规条中,他要求人做的并不是因人而异,不是按着人的实际需要作工,这样的作工规条太多,道理太多,并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中去,也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长进的正常实行中,只能让人去守一些没价值的规条,这样的带领就把人带偏了。他是什么样他就把你带成什么样,他能把你带到他的所有所是里面。跟随的人分辨带领的人是否合格,关键看其所带领的路到底如何,看其作工的果效如何,跟随的人所得着的是不是合乎真理的原则,是否有适合人变化的实行的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读完神的话后,李姊妹说:“看来,咱们刚才发表的意见都不对啊,选带领得选领受神话语纯正,有实际经历,能供应人生命的人,不能只看人外表的素质好孬,也不能像外邦人一样论资排辈。”陈淼接着说:“是啊,外邦人选举都是看谁有势力,有气派,选举的时候都是拉票,送礼,搞暗箱操作,内定人选,咱们教会可不兴这一套。咱们每个人都是自由选择,不许煽动和指定候选人。”王姊妹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我以前还不知道,还以为选谁都一样呢!这下我可得好好看看原则,选出个好的教会负责人来,要选个不合适的人可是影响咱们一年的教会生活呢。”陈淼听着姊妹们的话,更加觉得自己有责任把选举带领的原则交通透亮,让每一个弟兄姊妹都明白原则能选出合适的负责人。这不仅关乎自己一个人,而是关乎到整个教会。

晚饭后,陈淼一个人坐在书桌旁,小小的台灯发出柔和的光晕,她的目光专注地盯在书本上,随着她的目光,一行行字映入眼帘:“教会选举还是根据‘三条原则’,在你们所在的教会中、在你们选区的范围内选最好的人做带领,最好的人主要符合这三条原则:第一,是否真正明白真理、具备真理;第二,根据人有无人性;第三,根据人有无工作能力。选举带领主要根据这三条原则,这三条基本具备或者相对比较最好的人,这就够选举条件了,我们就可以选他;如果谁离这三条差得太远,那我们就不选举他。那为什么要实行民主选举教会带领工人呢?是因为各级带领独自选拔、任命有时不合神选民的意,有些被任命的带领工人不能为神选民作实际工作、解决实际问题,所以咱们取缔各级带领工人独裁、任命的权力,对教会各级带领工人实行民主选举,这是为了保证神选民信神能进入正轨、尽快进入教会生活达到明白真理蒙神拯救。所以,选举的时候我们就看谁能把我们带进信神正轨、谁能带领我们明白真理进入实际,我们就选谁,不管这个人有什么过犯,不管他有什么缺欠,只要达到能带领我们进入神话的实际、能带领我们进入信神的正轨、能对我们的生命长进有益处这一条标准,我们就选谁,就按这个原则选举。”(摘自《讲道交通(七)·问题解答》)看着这些话,陈淼把教会中的弟兄姊妹都按照原则在脑海里过了一遍:A姊妹信神时间虽短也年轻,但是人性挺好,又有素质,领受也好,但就是工作经验少一些;老弟兄倒是年长也稳重,而且临到事很会认识自己,可是似乎又缺少了点正义感;说到正义感,没人能比得上B姊妹,她人比较诚实正直,可就是性情狂妄了点儿……虽然每个人都有优点又有缺点,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能只看别人缺点,主要根据谁能把我们带入信神正轨,带领我们进入真理实际这就够了。至于人身上的缺点败坏,我们每个人都是在一步步地经历神的审判洁净,生命性情也是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

这时,陈淼的思绪被开门声打断了。原来是父亲回来了,母亲正接过父亲手里的一袋子大米,父亲另一只手里还掂着一壶油。“怎么想起来买米买油了?咱家还有呢!”母亲不解地问道。“这不是买的。”父亲声音里透着欣喜,边说边把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接着说:“这是人家拉票给咱送的礼。”“呵!咱们的队长那么小气,竟然舍得下这么大血本?”父亲赶忙说:“才不是他呢,这是咱邻村老左送的,人家现在做生意有钱了,为了选举可是投资不少,老左已经放出话来,谁家只要选他,都是一袋米一壶油,这些东西要是买的话可得200元钱呢。这米、油就是他给的,我已答应选举时一定选他了。”可是之前父亲不是已经答应了本村的队长要选他吗,怎么说变就变了?陈淼正这样想着的同时,母亲早已问出来了。父亲回答道:“别提他啦,他不舍得拿钱出来怎么能争得过老左,现在三个村大多数人都收了老左的东西,人家当支书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咱们队的队长一看这势头自己都不折腾啦。咱们还是明智点、随大流的好,咱还能落点实惠不是。”噢,原来如此,弄明白这场闹剧的原委,陈淼顿时感觉好笑。原来村里选干部就是比谁有钱、谁舍得花钱啊,真是开了眼了。同样是选举,全能神教会是神掌权、真理掌权,丝毫容不得半点弄虚作假,弟兄姊妹在选举中能明白更多的真理,同时也能加深对神公义性情的认识,这可是在世界上花多少钱都换不来的无价的收获。从教会与村里两种不同的选举对比中,陈淼更加确定,教会是一片净土、一块圣地。她也更加为自己蒙神拣选成为教会的一员而感谢神的拯救,同时也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更加重大了,她又拿起刚才还没看完的原则接着看了起来……

正式选举这一天终于到了,陈淼一来到聚会点,就看到了两名教会上层负责人来聚会。她知道,为了公平公正,选举由教会上层负责人来主持和监票。聚会中,弟兄姊妹又交通了一些怎么分辨人和选举什么样的人做教会负责人的原则。随着大家交通的原则越来越透亮,陈淼心里那个要选举的人选也渐渐清晰了,对自己该选谁有了个实底。聚会快结束时,她在纸上郑重地写上了自己心目中的人选。此时她的心中无比踏实,因为这是一场完全公平公正的选举,她做出的是合乎真理原则的举动。

飞扬

推荐文章

  • 告别虚空年华告别虚空年华 小时候上学时,老师经常会讲“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两句话,我将这两句话一直铭记在心。因为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不管是上学还是干什么,不都是在黄 […]
  • 一个“小霸王”的转变一个“小霸王”的转变 我因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只生了一个儿子。因就这一根独苗,我和丈夫、公婆,对儿子真是“拿在手里怕碰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干啥事都由着他的性子来,饭端到他嘴边,衣服给他穿好,不管是在家 […]
  • 美国下任总统:川普VS希拉里美国下任总统:川普VS希拉里 在之前已开出的普选票中,希拉里获得约6441万票,川普则约6231万票,近210万票的差距为历年总统普选票数与“选举人票”差距最大的一次。经换算后,希拉里仅能拿到232张选举人票 […]
  • 命运之舟,谁主沉浮?命运之舟,谁主沉浮? […]
  • 宗教式祷告的悲剧宗教式祷告的悲剧 这天我聚完会回到家,腿还是有些不舒服,我就坐在床上,拍打着双腿,嘴里少气无力地哼着诗歌:“我们要赞美耶和华,因为万有都本于他,他是天地万有的主宰,再无别神能像他……”正唱着丈夫推 […]
  • 主耶稣的比喻主耶稣的比喻 1)撒种的比喻(太13:1-9) 2)稗子的比喻(太13:24-30) 3)芥菜种的比喻(太13:31-32) 4)面酵的比喻(太13:33) 5)解释稗子的比喻(太13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