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照得来不一般

星星还在空中眨眼的时候,我便来到了驾校。教练对我们说:“这是最后一次练习,等到八点你们就要考试了,希望大家的科目二能考个好成绩……”

随着太阳的升起,考试时间到了,我被安排在第一个进场,教练再三叮嘱我考试的要领。喇叭开始喊我的名字,我深吸一口气,走向停放车的地方。第一个项目顺利通过,可是当车缓缓地开向第二个项目的目的地时,我发现那条跑道是自己最不容易过关的一条,这时我只有在心中暗自祷告神,愿神带领我,就在我迟疑的这一瞬间,大喇叭喊着另一个学员的名字,告诉她违规操作考试作废,我顺理成章地“占用”了她的跑道,那是我最熟悉的跑道!我以满分的成绩通过科二考试,这都是神在为我开辟出路啊。

驾照得来不一般

几天后,我接到教练的电话,他告诉我现在不再是教练上车监考,由交警监考,而且要控制合格率在60%,也就是说,在10个人当中就有4个人要被淘汰,即使你考试没问题,但交警找个毛病,就可以结束你的科三考试。听着教练的这些话,我也有些着急和担心,尤其是考试的前一天晚上,二姨再三嘱咐我,考试前给交警送一些钱,他们拿了钱就不会在考试上刁难我了。我心里也赞同二姨的说法,认为当今社会就是这样,有钱就好办事。

晚上临睡前,我来在神面前,跟神诉说自己这一天的经历与收获,说到第二天的考试时,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段神的话: “信神的人如果与不信神的人的言谈、举止都是一样的随便不受约束,那这人比外邦人还邪恶……”(摘自《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琢磨着神的话,回想我刚才的想法和打算,看到我的所作所为与不信神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呢?他们遇事除了送礼,就是给红包,因为他们都在凭着撒但毒素“有钱能使鬼推磨”“当官不打送礼的”活着,认为只有送礼才能办成事。我虽信了神,可我的看事观点和不信神的人仍是一样,那又从哪里体现出我是一个信神的人呢?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这个事带到神面前祷告,之后,打开书我就看到一段神的话:“见不得人的事不干,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你做每件事的时候都得检查个人的存心对不对,如果能按神的要求做,跟神的关系就正常了,这是最低标准。……在做每一件事的时候,在说每一句话的时候,心能摆对,行事公正,不随从情感、个人意思行事,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摘自《你与神的关系如何》)此时,感觉神就在我的面前,亲自在教我怎样做人。我总想靠世人的处世之道来解决这件事,认为不给考官钱,他们就会刁难不让我过关,因为在当今社会办事送礼已经成为一种潮流,而我不知不觉也被这个邪恶的潮流传染,忘记了神教导我们的做人原则。神让我们光明正大地做人,堂堂正正地做人,而我却随从邪恶潮流也去做见不得光的私下交易,不相信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借着读神的话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决心放下世人的那些处世原则,按神的话去行,做一个光明正大的人。

考试那天,我走在路上心中默念着“见不得人的事不干,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感觉心里有一种喜乐,也有一份踏实,因为我找到了做人的标准。到驾校后,听交警念着学员的名字与被分配的监考交警,可点名结束,也没有听到我的名字,我有些诧异,赶忙找教练问原因。教练告诉我没有被点名的要么到最后,要么就下午考。我当时虽然不明白神的意思,但相信神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就安下心来耐心地等待。一会儿,和我同班的一女孩儿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告诉我她通过考试了,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按她平时的成绩,她是不可能通过的。她神秘地告诉我,她爸爸帮她找了人送了礼,所以她顺利通过了考试。然后她问我有没有送礼我摇摇头,她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在这个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社会,像我这样没有送礼,今天的考试是不会通过的。看着她稚嫩的脸,我心中顿时涌上一种悲哀:这样花季般的年龄,本应是天真烂漫单纯诚实的,但她已把撒但的毒素尽都装在了心里,成了她行事的原则。

我想到神的话说:“神失去了起初所造的人,而人也失去了原有的根,这就是这个人类的悲哀。”因着撒但在这个世界掌权,我们都活在了撒但的权下,社会各种风气的传染撒但的各种毒素日积月累地侵入我们的心灵,让我们都开始耍手段、搞桌下交易,做见不得光的事,更甚者,许多人都不再讲什么道德底线,丧失了人性,泯灭了良心。撒但就这样把神起初造的人类,败坏得和它一样龌龊、卑鄙,许多人都凭着撒但的毒素和法则活着,以至于离神越来越远。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随即听到有七八个学员被判不合格,这时,教练跑到我身边,小声地告诉我,刚才被判不合格的都是因为没有送礼,现在不送礼想过关根本不可能。听了这话我心中不由地焦急起来,不知该怎么办?就在这时,神的话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见不得人的事不干,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这是信神之人的行事原则。”(摘自《你与神的关系如何》)我恍然大悟,明白了刚才这一幕幕都是撒但在引诱我,让我去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神告诉我见不得人的事不干,这就是做人的原则,是我当实行的。我就暗暗地向神祷告:“神啊,不管今天考试能不能过,这条真理我得实行,我只愿把考试交在你的手中让你来掌管。”祷告后我的心里很踏实。快到中午了,交警终于喊到了我的名字,我便上了车。十几分钟后,我把车停靠在马路旁边,询问考试的结果,交警点了点头表示通过,我心里特别的高兴,不为别的,只为自己没凭撒但的毒素活着,按神的话语行,我看到了神对我的祝福。

回到原场地后,教练和那个女孩儿沮丧地看着我,问:“过了吗?”我点了点头,他俩顿时瞪大了眼睛,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我,感觉不可思议,但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神的奇妙作为,是神在主宰着一切。感谢神,虽然这是一件小事,但借着这件事神也是在教我如何做人,带领我远离撒但的邪恶潮流,摆脱撒但毒素的捆绑,也让我学会依靠神,凭神的话活着,这样在一切事上才有路可行!

小静

更多相关文章推荐:
基督徒在异国他乡的经历
基督徒对待人的实行原则
基督徒与人相处的四条原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