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归宿

我出生在农村,十几岁时,就盼望着将来能走出贫穷的农村,到一个更好、更广阔的天地去生存、发展。二十几岁时,我家里来了一个城里的亲戚,我就跟着亲戚告别了家人,告别了儿时的伙伴,唱着“烛光里的妈妈,女儿已长大,不愿牵着你的衣襟走过春秋冬夏……”离开了土生土长的小村庄,来到了城市。然而,城市的生活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为了生存我要努力地工作,每天匆忙地赶着去上班,穿梭在拥挤的街道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为此我天天累得疲惫不堪。我常常想:难道我的努力换来的只是一席蜗居之地吗?这又有何价值与意义呢?再加上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漠,让我越来越觉得生活在这个人世间格外地凄凉、孤单……

我想:或许是自己身单力薄不堪承受生活的重负,我应该寻找一个依靠来帮我一起承担。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他,我现在的爱人。我说:“我喜欢写诗。”他说:“我喜欢唱歌。”我常常把我写的诗念给他听,他常常边弹着吉他边唱歌给我听。他说:“三十几年来我都在寻找,终于找到你了。等将来退休了,我们一起去旅行,走遍每一个城市,然后留在一个依山傍水、前面望着海、后面靠着山,远离喧嚣的城市安顿下来。你尽情地舞文弄墨,我以歌声相伴……”我心里的虚空感被这一阵阵的喜悦充盈着。从此,在我的心里就有了一个等待、期盼。我认为我是幸运的,不但有人替我承担生活的重担,还能丰盈我的生活。然而不久以后,现实生活的真实与平淡,就冲淡了那曾经的甜蜜和喜悦。我开始觉得他的歌声伴着吉他是一种噪音,让我心烦意乱,我更愿意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而当我兴致勃勃地给他念诗时,还没等我念完就听到他打呼噜的声音连连。无可奈何之下,我们只有若即若离,勉强维持着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的心又回到了原点,恢复了原来的虚空与孤单。

一天,他说:“我这几天休息,咱们去旅行吧!”我想:可能我的虚空与孤独是来自于一成不变的环境,来自于这个孤独的城市。于是,我们背起行囊出发了。第一站,我们来到了一个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海滨城市,这里盛产海鲜,我早就垂涎三尺了。我们坐在海边看着渔民撒网,不一会儿,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大虾就成了我们餐桌上的美味,那一刻我想:要是天天能吃到这样的大虾就好了。可几天过去了,我已经品尝不出大虾的鲜美味道了,原来这个传说中的城市也不过如此。接着,我们又乘船来到另一个风景秀丽的城市,这个城市不算大,但有山有海,我们爬到山腰看到树上的果子,摘一个咬一口,哇!真甜!当爬到山顶向下看,脚下的云彩层层叠叠,有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坐在那我若有所思:这就是我等待、期盼的世外桃源吗?它能驱散我心中的虚空与孤独吗?可我怎么感觉心灵里的空虚丝毫都没有减……从山顶下来我已精疲力尽,走进农家小院,尽管压井旁的丁香花散发着阵阵幽香,但我也无暇去观赏,并不只是因身体的疲劳,而是我曾经的等待与企盼似乎并不是这些,我的心依然在漂泊、在寻找,可到底在找什么我却不知道。这时,从屋里传来哀伤的《二泉映月》的曲调,我知道是房屋的主人(我们称呼他叔叔)在拉二胡。这个叔叔以前曾在一座大城市居住,而且是某军区的官员,因厌倦了明争暗斗、纸醉金迷的生活,提前退休来到这座小城,买下了这个小院,打算在这里找到一份宁静与充实,以此来度过余生。可我们来到这里的这几天,看到叔叔常常坐在靠窗的摇椅上,一摇就是几个小时,只听到摇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我感受到的是他的孤独寂寞,就如窗前的常春藤孤独地攀岩上升。小城秀丽的风景也没能给他带来那份宁静充实,他对人生是否还有幻想期待?没过多久,我又厌倦了这座城市,我已不觉得它哪里能再吸引我,告别了哀伤的《二泉映月》,告别了“嘎吱嘎吱”的摇椅,我离开了这座小城。

人生意义,家庭,婚姻,心灵空虚迷茫的我不知道下一站是哪里,我的终点站又在哪里?直到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的话说:“人类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随之而来,许多社会科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兴起来发表他们的社会科学论、人类进化论等等这些与神创造人类的真理而相违背的论调来充实人类的头脑与心灵。……很少有人主动寻找神今天在哪里作工,神怎样主宰安排人类的归宿。这样,不知不觉中人类的文明越来越不能如人愿,甚至有好多人觉得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乐,就连以往很文明的国家中的人也会这样抱怨。因为没有神的带领,哪怕统治者或社会学家都绞尽脑汁来维持人类的文明也是无济于事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填补人类心中的空虚,因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会论调都不能使人摆脱空虚的困扰。……因为人是神造的,人类无谓的牺牲与探索只能越来越多地带给人苦恼,使人惶恐不得终日,不知怎样面对人类的未来,不知怎样面对以后的道路,甚至人类恐惧科学、恐惧知识,更恐惧虚空的感觉。在这个世界中,无论你是在自由的国家还是在没有人权的国家,你丝毫不能摆脱人类的命运;无论你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你丝毫不能摆脱探索人类命运、奥秘与归宿的欲望,更不能摆脱莫名奇妙的虚空感觉。这些人类共同的现象被社会学家称作为社会现象,但又没有一个伟人能出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人毕竟是人,神的地位与神的生命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取代的,人类需要的不仅仅是吃饱肚腹、人人平等与人人自由的公平社会,需要的是神的拯救与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人类只有得到了神对人类的生命供应与神的拯救,人类的需求、人类的探索欲望与人类的心灵空虚才能得到解决。”(摘自《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从神的话中我找到了答案,知道了我的心灵为什么这么空虚,空虚得让我要不断地去寻找,我找寻爱人、家庭,我又从这城找到那城,可无论找到哪,都只能带给我暂时的一点儿安慰,内心的虚空与孤独仍然缠绕着我,原来我的源头找错了,所以一切都归于徒劳。从神的话中知道了,我本是神造的,我的心与的灵都在神的掌握之中,只有神知道我的缺少与需要,只有神能填补我心灵的那份虚空。这时我才稍有感觉,其实冥冥之中是神在摆布着一切,我以为找到了亲人、家庭就是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可拥有之后仍是有着不尽的虚空与失落,为此我继续寻觅,直到归回到神前,我的心才像漂泊的船儿回到了港湾,是神一直在引导着我走过了这个漫长的历程。现在我天天读神的话,接受着从神来的生命活水的供应和浇灌,我早已没有了虚空的感觉,也不再感到孤单,因为有神的话陪伴,他能解答我人生中一切的迷茫与困惑,我很庆幸,我找到了人生的归宿:生命的守望者——全能神,只有他能让我停下脚步,不再去寻找,只有他才使我这颗飘荡的心灵有了归宿!

心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