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日,造物主话语一出,他意念中的各类活物陆续登场

不知不觉造物主创造万物的工作已持续了五日,紧接着造物主迎来了他创造万物的第六日,这一日又是一个新的开端,又是一个不同凡响的一日。在新的一日来到之际,造物主又有怎样的计划呢?又有哪些新的受造之物产生、被造呢?你听,那是造物主的声音……

(创1:24-25)“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 事就这样成了。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这些活物都包括什么?经文中记述道: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这就是说,在这一日里地上不但有了各样活物,而且都被划分了类别,同样,“神看着是好的”。

与前五日一样,在第六日造物主以相同的口吻命他要的活物生出来,出现在地上,并各从其类。在造物主权柄施行的同时,他的话语从不落空,所以,在第六日,造物主所计划要造的每一样活物都如期出现。在造物主说了一句 “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 这话之后,陆地上便活跃起来,地之上空顿时散发出各种活物的气息……在绿草青青的原野上,一只只壮硕的肥牛甩动着尾巴相继出现,咩咩叫着的羊儿成群结队,嘶吼着的马匹奔腾而来……顷刻间,寂静辽阔的草原上一片沸腾……各类牲畜的出现给万籁俱寂的草原增添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它们将与草原为伴,它们将作为草原的主人而与草原相互依存,它们也将成为草原的守望者与看护者,而草原也即将作为它们永久的栖息地为它们贡献一切,作为它们生存永久的滋养者……

神的六天創造

与各类牲畜同日诞生的各类昆虫在造物主的话语发出之时也相继出现,虽然它们是受造之物中最小的一类生命体,但它们的生命力依然来自造物主的奇妙创造,它们并未迟到……它们有的扇动着小翅膀,有的缓缓爬行,有的一跃一跳,有的步履蹒跚,有的前行有力,有的后退迅速,有的横行,有的纵跃……它们各自忙着寻找自己的家:有的钻入草丛,有的忙着在土地上挖掘洞穴,有的飞上大树,隐秘在丛林里……它们虽体型微小,但它们却都不甘忍受空腹之苦,各自找到家之后便急不可待地搜寻可果腹之物:它们有的爬在嫩草叶上吃起来,有的抓食泥土一口一口地吞下肚腹,吃得津津有味,好不快乐(这泥土倒成了它们的美餐),有的虽隐秘在丛林里,但也并未歇息下来,树上油绿的一片片树叶的汁液成了它们口中的美味、佳肴……在喂饱了肚腹之后,它们也并未停止它们的活动,它们虽小,但它们却能量巨大,活力无限,所以,它们都是万物中活动最频繁、最勤劳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从不慵懒,从不贪享安逸。当它们肚腹饱足之后,它们依然辛勤耕耘着它们的将来,为它们的明天、为它们的生存而忙碌着、奔跑着……它们轻轻哼唱着各种旋律的不同节奏的歌谣,为自己打气、加油,也为草丛、为树林、为一片片土壤平添欢乐,带来与众不同的每一天、每一年……它们用它们各自的语言、各自的方式为地上各种生物传递信息,也以它们各自特殊的生存轨迹为万物作出标志,留下印迹……它们与土壤、与绿草、与丛林亲密无间,它们为土壤、为绿草、为丛林带来活力、带来生机,也带来造物主对各样生物的嘱托与问候……

造物主的眼目巡视着他所造的万物,这一刻,他的双目停留在了丛林里、停留在了大山间,他的意念在转动。随着他话语的发出,在茂密的丛林里、大山间出现了各样不同于之前所有受造之物类别的一类受造之物,它们就是神口中所说的“野兽”。它们姗姗来迟,它们摇头摆尾,带着一副副不同寻常的面孔,你看它们有的披毛,有的带甲,有的呲牙,有的咧嘴,有的长颈,有的短尾,有的双目凶煞,有的目光怯懦,有的俯身吃草,有的口中充满血腥,有的双足弹跳行走,有的四蹄交替挪动,有的爬上树木远眺,有的隐身丛林之中等候,有的寻找洞涧休憩,有的奔跑在平原上嬉戏,有的穿行在丛林里……它们有的怒吼,有的咆哮,有的狂吠,有的哭嚎……它们的声音有的高亢,有的低沉,有的嘹亮,有的清脆……它们有的面目狰狞,有的模样俊俏,有的令人厌恶,有的楚楚可人,有的令人恐惧,有的憨态可掬……它们一个个陆续走出来,你瞧瞧,它们个个都趾高气扬,没规没矩,谁都懒得搭理谁,谁都懒得看上谁一眼……它们各自都带着造物主赋予它们各自的特殊生命,带着野性、带着蛮横出现在丛林里,出现在大山间。它们如此 “目空一切”,霸气十足,谁让人家都是大山、丛林真正的主人呢?从造物主命它们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们便要 “霸占” 丛林,“霸占” 大山,因为造物主早已封定了它们的界线,给它们制定好了它们的生存范围,它们才是大山、丛林真正的霸主,所以它们才如此具有野性,如此 “不可一世” 。而它们之所以被称为 “ 野兽 ”,那只是因为在万物中它们是真正的带有野性的、蛮横的、难以驯服的受造之物。因为它们不能被驯化,所以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与人类和睦同居,不能为人类劳作;正是因为它们不能被饲养,不能为人类劳作,所以它们必须要远离人类,人类也不得靠近它们;因为它们远离人类,人类不得靠近它们,它们才能完成造物主赋予它们的责任——守护大山、守护丛林。它们的野性是保护大山、守护丛林,是让它们能繁衍生息最好的保护与保障,同时,它们的野性也将维护和保障着万物的平衡。它们的到来,让大山、让丛林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它们的到来,给寂寞空寥的大山、丛林注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从此,大山、丛林成了它们永久的栖息地,它们永不会失去它们的家园,因为大山、丛林为它们而生而存,它们将为守护大山与丛林而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它们也将严格地遵照造物主嘱托它们的——守住它们的领地、持续它们的野兽本性来维护造物主制定下的万物的平衡,彰显造物主的权柄与能力!

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一神的权柄(一)》

下一篇 :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