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下的黑暗

我是一名退居二线的政府公务员,曾耳闻目睹了许多企业污染给当地群众身心带来严重影响、企业制假贩假坑人害人、企业违规操作造成工人严重中毒甚至丧命等恶性事件。面对这些事件的发生,那些口口声声喊着“执政为民”的政府官员却对老百姓所受的伤害熟视无睹,不予理睬。他们不为老百姓的生命安危着想,只是竭力维护个人的利益和名誉,最终他们成了企业的保护伞,成了伤害群众身心健康、草菅人命的刽子手。

在我所工作的镇区,有一个生产飞机润滑油的黑户企业,共有二三十个工人。按照劳动保护法规定,工人作业时必须穿防护衣,戴防毒面具,但企业未配备相应的劳保用品,工人一直违规操作,结果造成二十多名工人不同程度地“四乙基铅”中毒,其中三人严重中毒。此中毒症状轻则出现幻觉影响正常生活,重则浑身严重抽搐、面部扭曲,甚至昏厥以致丧命,即使治疗及时也会留下后遗症,使人丧失生育功能,终身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当时,两名严重中毒者被送到北京301医院救治,一名严重中毒者在北京朝阳医院医治,其他中毒患者在省会城市的职业病防治中心救治。像这样重大的“四乙基铅”中毒事故,本该报告到省、市、中央,但是政府官员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企业的名誉和当地的财政收入,严密封锁消息,竭力包庇企业不上报事故,并抽调市委宣传部、卫生局、信访办、安全办等几个部门的人员去北京驻守、布控,以防此事泄密。驻守北京的相关部门人员各司其职、各尽其责,宣传部负责防范各个报社闻讯采访,一旦发现有媒体采访就千方百计拦阻报导;市信访局人员在国家信访局坚守,防止中毒人员家属到京上访;卫生局、安全办等部门驻京,都是防止中毒者家属到国家卫生部门和安全部门上访。当时,某商报记者采访此事已经成稿将要报导,但市里出资几十万元买下此稿,不允许此事报导。我也被抽调到北京,负责监控中毒患者家属的动态。我们到医院里名义上是看望、了解中毒患者的病情,实际上是掌握患者家属的思想动态与情绪,看是否有上访的迹象,如若发现马上向上级领导汇报,解决此事。

在北京朝阳医院就治的重症患者因病情严重不治身亡。在他病危之时,除了各部门人员在京驻扎,政府领导又派了一名副镇长和一名“久经沙场”、处理事情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到医院驻守、监控,镇党委书记也亲自前往北京做幕后指挥。一天夜里,这名重症患者死亡,其家属怕回去后政府对善后事宜甩手不管,便要求这位老同志随同医院的救护车一同回乡。这位老同志当面满口答应,背后却与党委书记联系,书记授意她想法摆脱,免得被死者家属缠上脱不了干系。这位老同志便联系她丈夫开车在离家一百多里的省会城市接她。车行至省会城市时,她谎称去厕所,趁机坐上丈夫的车甩掉了救护车,她来个“金蝉脱壳”完事大吉。死者被运回到市人民医院太平间等待政府处理,但此时政府并没有急于处理此事,而是又派几个人前往医院,监控死者家属以防他们上访告状。

这个生产飞机润滑油的企业老板,是市人大主席的侄子。事故发生后,因其家庭背景非同一般,他不但没有承担中毒人员的医疗费用,还逃避了法律的制裁逍遥法外,而中毒人员的医治费用则是市财政出资。一个企业的责任事故,本该由这个企业承担一切的责任,但是为什么政府插手并承担中毒患者的医疗费用?从外表来看,是政府对中毒患者的关心和爱护,实际上政府官员真是人民的父母官吗?他们真是为了患者的生命着想吗?非也!完全相反,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是为了保全自己,为了维护政府的形象、政府的利益,说白了就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一是官官相护,如果这个事上报到省、中央,这个市人大主席脱不了干系;二是如果追究责任,镇、市主要领导的“乌沙帽”都保不住,还要牵连到各个职能部门大大小小的官员。他们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为了自己的利益,假公济私,拿着纳税人的钱干着保全自己官位、名誉的卑鄙勾当。

我们镇还有个生产各种“酸”的大型化工生产企业集团,也是市里重点保护的企业。这个厂是个纳税的大户,每年给市财政纳税2000多万元,但其生产污染相当严重,不但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还给当地水资源造成严重污染。特别是夏天,工厂方圆几里地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难闻刺鼻的气味,严重时使人出现头晕恶心、浑身乏力等症状,给当地群众的身心健康带来严重危害。前几年,当地群众针对企业造成的水污染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化验处理,但政府有关职能部门都不敢得罪这个“龙头老大”,始终没有给予解决。就这样,这个企业在政府的保护伞下,一直在肆无忌惮地生产,严重地污染着空气与水资源。后来在周围群众的一再要求下,政府官员怕引起群众越级上访丢掉“乌纱帽”,才不得不给周围的几个村打了200米的深井,来缓解群众饮水的问题。

还有一个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的企业,用劣质土豆和烂苹果为原料生产枣片,冒充一知名品牌的产品,被人举报。某报社记者前去采访,已经成稿即将见报曝光。政府有关部门闻知此事,不惜花重金几十万元把此稿买下,又一次将丑闻掩盖,使假冒伪劣产品不断流入市场,坑害、危害广大消费者。

环境污染

这些口口声声喊着“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的政府官员,不管企业生产是否能给当地环境带来污染,是否能给老百姓带来危害,只要能增加地方税收,只要对他们的利益有好处,他们都对企业给予保护。政府不是高唱“为人民服务”的高调吗?为什么当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损害时,政府却为企业说话呢?政府官员不是人民的“父母官”吗?为什么置老百姓的生命安危与利益不顾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全能神的话解开了我心中的疑团。全能神说:“实际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远大,不管人的愿望有多现实,多正当,人所要实现的,人所要追求的离不了两个字,这两个字在人的一生当中对每一个人都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撒但要灌输给人的东西。哪两个字呢?一个字是‘名’,一个字是‘利’,那就是‘名’和‘利’……任何的伟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随的只有这两个字——‘名’和‘利’,是不是这样?(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荣华富贵、享受人生的本钱;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寻欢作乐、肆无忌惮地享受肉体的本钱。”(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

从神话的揭示中我明白了,原来人一生追求的都是名和利,而那些政府官员能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充当企业的保护伞,正是为了他们个人的名誉和利益。为了个人的“名”和“利”,当企业违规生产造成中毒事故时,他们无视国家的法律,隐瞒拒不上报;当新闻记者采访要如实报导时,他们拿着纳税人的钱与记者私下搞交易,不让事实曝光;当企业老板逃跑后,他们虽出钱医治,但都是怕家属联合起来上访,导致上级领导追究他们的责任。为了个人的“名”和“利”,当老百姓要求政府处理企业污染的问题时,他们为了当地的财政收入,竟无视老百姓的请求;当企业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危害广大消费者时,他们也在所不惜,还拿着纳税人的钱去买通记者,不让生产假冒伪劣产品的厂家曝光,让这些企业继续造假危害人。这些政府官员在高喊“政企分开”的同时,却与企业狼狈为奸,充当企业的保护伞,利用手中的权力搞权钱交易,在名利双收的背后肆无忌惮地寻欢作乐,享受肉体,奢华宴乐。这就是中共邪党统治下的政府官员的丑恶嘴脸,就是中共政府领导下的一群恶魔的罪恶行径,为了自己的“名”和“利”把整个社会搞得乌烟瘴气、暗无天日,明明干着残害老百姓的卑鄙勾当,还恬不知耻的美其名曰“一切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为人民谋福利”,真是邪恶到了极点!正如全能神说:“撒但欺世盗名,常常把自己树立为正义的先锋、正义的榜样,它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号残害人,吞吃人的灵魂,用各种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为了让人认同它的恶行,随从它的恶行……这一切撒但在人身上所行的种种恶行,无一不暴露撒但的邪恶实质,无一不证实了撒但与正面事物无关的事实,无一不证实了撒但是一切邪恶事物的源头。它所作的一切都是在维护它的邪恶,都是在维持它恶行的继续,都是与正义的正面的事物相违背的,都是毁坏人类正常的生存法则与规律的,都是与神敌对的,都是神的烈怒要毁灭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续编)·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话语将撒但的险恶用心与邪恶实质揭示得淋漓尽致,中共这个邪党就是典型的撒但化身,从它的所作所为中足可看见其邪恶反动的恶魔嘴脸,它就是撒但邪恶实质最好的彰显。我们今天所遭受的这些伤害与痛苦,都是中共这个邪恶政党造成的,它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是一切灾难的祸根,更是残害人类、吞吃人类的罪魁祸首。看透中共政府的丑恶嘴脸,我不愿再被它欺骗,被它蒙蔽,我要背叛撒但恶魔,跟随全能神,走上光明的人生正道……

李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