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三)

恶警带我去找弟兄姊妹,我用智慧应对

1999年2月份的一天,恶警给我戴上手铐,穿上囚服,把我领进一个院子里,里面停放着两辆警车,我心想:这些恶警又想耍什么花招。我赶紧在心里呼求主,求主保守我能识破他们的诡计,站住见证不出卖弟兄姊妹,能荣耀主名。一会儿他们把我推上车,这时我意识到这是准备开车拉我到处去找弟兄姊妹,我心里很坚定,今天就是死,我也不会出卖一个弟兄姊妹。我心里暗暗向主祷告:“主啊,充满天地万物的主,你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全能者,这些恶警拉我去找弟兄姊妹,求你带领引导我、帮助我,加给我聪明和智慧,使我能识破撒但的诡计,为你站住见证,阿们!”祷告后我觉得心里很踏实,也不感到紧张。这时一个恶警对我说:“今天你得好好配合,配合好了立功赎罪,早日回家跟老婆孩子团聚,你家孩子小,一家人就全指望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听话!”我心想:我才不会听你们的鬼话呢。他们开车到了外省的一个城市,配合当地公安干警,让我指认弟兄姊妹,然后进行抓捕,那恶警对我说:“若找到哪一个弟兄姊妹,你不要下车,你指一下那个门就行了,咱随即就过去,绝对给你保密,不暴露你的身份,不让人知道是你说的。”听了他们的这番鬼话,我胸有成竹地在心里回应他:“我不会中你们的诡计,让你们的阴谋得逞的,就是死我也不会为你们这伙恶魔效力的。”后来那恶警又问我:“你来这里作工都是往哪儿去的?”我说:“我出门就晕头转向,我也不知道往哪儿走的。”他又问:“那你是怎么参加聚会的?”我回答说:“他们让我到俱乐部,在那里有人领我。”他说:“那好,咱们就去俱乐部。”到了俱乐部门口又问我:“从这儿往哪儿去的?”我就随手往左边一指应付说:“我记得是往这边拐。”他们说:“好,咱们就往这儿拐。”他们开着车围着城转,转到了野外麦地……最后他们转了一天无功而返。

恶警阴谋没得逞,气急败坏残暴对待

所长把我提到审讯室里叫我跪在地上,又给我打反背铐,他把我的双手背到后面用绳把我的双手捆上,双脚踩到我的两个腿肚子上,用力往上掀我的两只胳臂,我被折磨得实在疼痛难忍,快要晕死过去,就大声呼喊:“哦,主耶稣,你收纳我的灵魂。”之后,那几个恶警像猛兽一样,一拥而上,打的打,踢的踢,完全把我当成他们练功的靶子,这八个人个个都是彪形大汉,个个都像野兽一样凶狠残暴。打够了,就用绳子勒我,他们扒掉我的衣服,把我捆上,两个人在两边抓住绳子,他们喝上号子像刹车一样,齐声“嗨”一声,一条手指粗的塑料绳子“砰”一声断了,一个恶警说:“有的是绳,再拿来一个。”随即又抽出一条,还像原来那个姿势,当时那么冷的天气,扒掉我的棉衣服,绳子快要被勒进肉里,我钻心的疼,直冒冷汗,不一会儿地上就被浸湿了一大片,就这样来回折腾到晚上八点多才停下来,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浑身瘫软,一个恶警又问我:“能找到人吗?如果能找到咱们明天就接着找。不能找咱们就回去。”我坚定地回答他们说:“不能!”他们看实在没招了就把我架到车上,深夜里开车把我送到牢房。到了看守所人都已经熟睡了,我被折腾了一天没吃没喝,浑身被他们打得疼痛难忍,怎么也睡不着,想起了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读经、赞美主时的场景,好像有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的心,多想和弟兄姊妹还能在一起唱歌赞美主,活在主的怀抱里,那时候的生活多美好啊!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呼求主耶稣,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他们又把我提到审讯室,因之前他们抓捕弟兄姊妹的阴谋没有得逞,开着两辆警车跑到外省,付那么大的代价没有收获,就更加对我恨之入骨,他们为了解恨便采取更残忍的手段对待我,对我拳打脚踢,又是刹绳又是拉反背铐、别啤酒瓶,还口吐恶言骂我是反革命分子,说我反对共产党等一些无中生有、卑鄙下流的话,当他们折磨得我疼痛难忍时,我就大声呼喊:“哦,主耶稣我感谢赞美你,我从来没有反对共产党。”因我声音高,整个看守所的人都能听见我的声音。看守所里的领导听见了,便来看情况,这些恶警就暂时放下我,还说:“看领导多关心你,还来看你,你就说了吧,说说就放你回去。”听他们这话令人作呕,要不是主保守我,我不早就被你们给折磨死了吗?无论他们施行什么手段,也没有从我口中得到任何对他们有利的信息。

劳教所的生活

直到1999年5月28日,我才结束了长达七个月的酷刑审讯,最后中共以“扰乱社会治安,参加邪教组织”的罪名判我两年劳教,把我送到劳教所。在这七个月期间我经受了他们无数次的毒打,身上的疤痕已数不清。

到了劳教所,他们让我干活叠书页,背监规,背不会就头顶墙挨打。叠书页的活虽不重但是能累死人,开始叠700张,后来加数900张,再加1200张,天天加班到10点,12点。后来通宵都叠不完,叠不完就挨打。我原本手就慢,完不成任务就得加班熬夜,困得我眼睛睁不开,就这样,天天干活、熬夜还要挨打,弄得我头昏脑胀,整天像傻子一样。劳教期间我妻子和大女儿领着孩子看我三次,每当看到妻子和孩子的时候我都忍不住痛哭一场,当我看到他们巴望我早日回家团聚的眼神时,我心里甚是酸楚,在他们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在家里照顾他们,不能尽到一个做丈夫和做父亲的责任,我心里感到亏欠她们。每当这时,主就会开启我想起那些历世历代为主殉道的圣徒们,以此来坚固我的信心,使我度过了两年劳教。

满释放回家,几个月后又被抓捕

2000年8月份我刑满释放回家。回到家后,我又重新回到教会里,跟同工们在一起聚会交通、服侍教会。原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跟弟兄姊妹一起聚会,唱诗赞美神了,但是中共政党对我们的迫害始终没有放松过,他们穷追猛打,为了将人都掌控在他们的手中,限制人的自由,不让人来信神,他们又一次把我们抓捕。

2001年12月5日,我和同工们正在接待家聚会,中共恶警突然闯进来,把门堵住,喊道:“不许动!”之后就到屋里乱翻一气,把我们的圣经和属灵书籍、光盘以及接待家姊妹的电视机都一并拉走,并把我们16人都拉到派出所。第二天公安局政保股的人去了,把我和另外一个同工拉到看守所,其他弟兄姊妹每人罚了两千元释放回家。我们二人被恶警关进监狱里,分别提审了四次。在这个过程中我想到上次的抓捕牢教,没有神的许可,他们无论多么残忍都不能把我治死,有主做我坚固的后盾,没什么可怕的。最终不论他们如何威逼利诱,主保守我胜了过来,他们想利用我出卖弟兄姊妹的诡计仍没有得逞。感谢主的保守,这次他们没有对我用刑。

一个星期后中共又一次以“扰乱社会治安,参加邪教组织”的罪名判我劳教一年。到劳教所在纸厂撕纸,规定一天撕几百斤,都是书本子,撕不动或撕不够就挨打,还得背监规,背不会也得挨打,稍不合他们的意就是一顿暴打。有一次,一个号长想花我的钱,我没给他,他恼羞成怒就招来几个人,把我拉到一边拳打脚踢,噼里啪啦一阵乱打,打得我鼻青脸肿,几天不能下床,连饭也不能吃,狱警像没看到一样不管不问。我在监狱里每天都祷告主耶稣加给我信心站住见证,一年后我被释放回家。回去后,看到家里的惨状不忍目睹,一到下雨天屋里就七漏八淌,门前的路也早已被雨水冲塌,妻子带着几个孩子在家艰难的生活,中共多次的“光顾”使得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破烂不堪,家已不像个家了。我的心痛苦得无法形容,在中共的逼迫、打击下,一切的愤恨只能埋藏在心底,也只能向主哭诉、呼求。

结语

经历了中共几次的抓捕和酷刑的折磨,我亲身体尝了中共的残暴,看清中共就是邪党、刽子手,就是极端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恶魔,更是圣经中预言的“兽”。中共欺世盗名,美化自己,实质仇恨真理,在中国根本就没有信仰自由。中共残酷镇压基督徒的残暴行径真是罪恶滔天,令人发指,罄竹难书。我虽肉体受了很多痛苦,但我更感谢主让我有了人生最宝贵的经历,也因此让我看清了中共的反动实质,从而更加坚固我背叛它坚决跟随主走十字架路的决心。

河南省 陈许

上一篇: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二)

推荐文章

  • 一名基督徒再次被中共抓捕抄家,迫害从未停止一名基督徒再次被中共抓捕抄家,迫害从未停止 2016年11月24日下午5点左右,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的一名基督徒余朝艳(女,43岁)正在家里做饭,突然,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开门后,江苏省邳州市岔河镇派出所的三名警察(男,三个人 […]
  • 揭开中共“信仰自由”的面纱揭开中共“信仰自由”的面纱 最近在中国大陆新华网上看到,中共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发表的一篇文章: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文中说:“近年来,随着社会上信仰宗教的人增多和对宗教认识的日益多样,一个值得注意的 […]
  • 中共与宗教界定罪的就不是真道吗?中共与宗教界定罪的就不是真道吗? 圣经上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5:19)「这世代是一个邪恶的世代。」(路11:29)凡是真道,必会遭到无神论政权和宗教界的弃绝与定罪。恩典时代主耶稣作工时,就遭 […]
  • 生命中难忘的日子生命中难忘的日子 从小我就从妈妈那里得知,爷爷奶奶在他们那个艰难的年代就接受了主耶稣的福音,到了妈妈这一代更是坚决跟随主耶稣。父母持守主耶稣的话“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马太福音24:13) […]
  • 黑暗魔獄神愛相伴-得勝者見證黑暗魔狱神爱相伴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跟随全能神已有十多年了。在跟随神的岁月中,最令我难以忘怀的就是十年前被中共恶警抓捕的那场大患难。在那场患难中,我虽饱受恶魔摧残蹂躏,也曾多次命悬一线、 […]
  • 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爱神心更坚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爱神心更坚 我生性老实,总是受人欺负,因此尝尽了人间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虚没有意义。当我信了全能神之后,通过读神的话、过教会生活,我心里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快乐,看到在全能神教会里弟兄姊妹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