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二)

面对一伙恶警头目,仰望主,胆量,信心主加给

第二天一早,狱警给我带上手铐,穿上囚服黄马褂,把我带到一个有三间屋子那么大的房间。我一进屋,感觉整个屋里阴森森的,只见屋里有公安局长、政保股长、国保大队长,中间还坐着一个公安部长。我看到屋里摆放一些餐具和床铺,感到很震惊,没想到政保股全体干警为审讯我,吃住都在看守所里,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宗教信徒,竟能惊动各级干部如此大动干戈。信主多年我一直本本分分的,从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可我做梦也没想到就因着我不在他们规定的范围里信主,竟会遭此“厚待”,简直不可思议!回想以往我总认为国家政策好,信仰有自由,愿怎么信就怎么信,此时我心中不禁愤慨:唉,这国家不是宗教信仰自由,乃是压制宗教信仰,我之前真是瞎眼,竟相信中共的鬼话,仔细回想中共自建国以来就打击迫害宗教信仰,许多信徒为了躲避中共的抓捕没有安居之处,没有人身自由。我们当地解放前的一位老牧师韩XX,文革期间因信主被中共又打又斗13场,还给他戴上高帽游街示众;还有一位传道先生魏XX,在文革期间被打成反革命,说是内奸公贼,是外国大特务,这两人因被中共压制,家庭背景不好,儿子都娶不上媳妇,想到这儿,我心中愤恨不已。又看到在场的公安局长、国保大队长、政保股长一副狰狞的面目,我心里不由紧张起来,心想:他们如此大动干戈,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不禁心里打怵,我赶紧在心里呼求主耶稣加给我胆量和信心,这时我想到主耶稣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主耶稣的话使我心里充满力量和信心,我坚信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握,没有神的许可我也死不了,我暗暗立志誓死为主站住见证。这时公安部长说:“你都到哪里参加同工聚会?都有哪几个省的同工参加聚会?”不管他怎么问我都不回答。见我不回答,四五个恶警气势汹汹地上前准备打我,其中一个说:“这是北京公安部白部长问你话,你敢不吭声,要么就打死你。”我已经把自己的生死交在了神的手中,所以不管他们问什么,我还是不回答他们。他们看我什么都不说,只得把我送回牢房。

酷刑逼供,一无所获

下午这一伙人又来提审我,他们把我带到审讯室。我刚到屋里脚跟还没站稳,一个大个子恶警二话没说一脚把我踢倒在地,喝令我跪下。另一个恶警抽出一根四棱棍,照我头上就是一棍,顿时一根棍子被打成两半截,他又抽出一根四棱棍子,照着我的头顶又猛打一棍,当时我只觉得头一昏一蒙,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等我醒过来几个大个警察又上前按住我,扒了我的棉衣,给我打反背铐,又往手铐里塞两个啤酒瓶,然后他们拿着两个啤酒瓶把,用力地搅,口里还骂着:“叫你能,你不是嘴挺硬吗?白部长问你话你都敢不回答,我看你是找死,来这儿的还没见过不服软的呢。今天非折磨死你不可!看你说不说!”这时我的胳膊疼得像断了一样,浑身直冒冷汗,痛苦中我向主祷告:“主啊,我的命是你给的,我只愿把自己交在你手里,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胜过酷刑和折磨,保守我不做犹大,不出卖任何一个弟兄姊妹。”当我疼得实在受不了时,我就大声地喊:“哦,主耶稣,你收纳我的灵魂。”借着祷告呼喊主耶稣,主怜悯了我,这些恶警看我实在不行了,就把铐子暂时给我松掉,我看到了主的大能,从心里感谢主的保守,使我更有信心了。一会儿,警察又给我铐上手铐,一直从下午折腾到晚上六七点。

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二)

晚饭后,他们原班人马又连夜轮班审讯我,每两个人一班审讯两个小时。他们给我戴上铐子,又让我脱掉棉衣坐在专给犯人准备的凉石头墩上,而他们个个都穿着大衣,有的还裹着被子。他们轮班休息却不准我睡觉,一夜不停地审问我,我被熬得眼睛都睁不开,他们只要看见我闭眼睛就用软条子抽我,还用棍子打我的头。我若低着头,他们就恶狠狠地训斥我:“又祷告你的主呢?”感谢主保守我,不管他们使什么手段我都没有屈服于他们,最后他们见一连审问几天,都没有从我嘴里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任何信息,他们便又来软招。

软招

一次,他们又审讯我时,一改往日的凶残嘴脸,假惺惺地对我说:“说说,你们的带领是谁?谁是同工?都是哪里人?姓啥?叫啥?家住哪儿?你说说,三五分钟就完事,说完了我们就放了你,你走你的,我们走我们的,也不用再在这熬夜受苦了,这样不好吗?或者把你们的同工都通知回来,公安局管他们吃住,他们来了我们给他们开开会,只要他们不再与我们对着干,就放他们走。你要知道共产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配合我们不就完事了吗?”听着他们的鬼话,我愤恨不已,想到我被抓来这么多天,受你们的折磨和摧残还少吗?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让弟兄姊妹来这里受你们折磨的。我早看清你们的假冒伪善了!这时,我在心里祷告主,求主保守我能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不上他们的当。我想到主的话说:“人带你们到会堂,并官府和有权柄的人面前,不要思虑怎么分诉,说什么话,因为正在那时候,圣灵要指教你们当说的话。”(路12:11-12)主的话使我有了方向,我愿依靠主,胜过这伙恶魔的摧残。不管他们怎么诱惑我,我都不理睬他们。当他们再次审讯我,我们的头是谁时,我心想:人都不是头,只有主耶稣是我们的主,是我们的神。想到这儿,我回答说:“我们没有头,主耶稣才是我们人类的头。”听我这么回答,他们无言以对,又问我:“谁是你们的带领?是谁主持你们聚会的?”我心想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卖弟兄姊妹,见他们再三逼问,我就说:“我是带领,是我主持弟兄姊妹聚会的。”他们听我这样回答,不肯罢休,继续追问道:“你好好回答我们的问话,问你啥你说啥,你再接着回答,都有谁去参加聚会?他们都是哪里人?”我回答说:“不知道。”这时他们便恼羞成怒,面目狰狞露出凶相恶狠狠地说:“不知道?那好,给你加加温你就知道了。”瞬间四五个彪形大汉像饿狼捕食般蜂拥而上,将我围住,连打带踢,接着又给我上刑,打反背铐,还用绳子勒我。我始终不向他们妥协。他们就继续以酷刑待我……

恶警残忍,脚趾被伤,软弱中主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

特别是有一次,几个恶警用绳子把我捆得一动不能动,其中一个恶警用皮鞋后跟踩住我的大母脚趾头尖,使劲猛一拧,顿时,我的大拇脚趾尖上的肉就掉了一块,鲜血直流,疼得我浑身直打哆嗦,不禁发出惨叫声,而他们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审讯结束后,我浑身痛得不能动弹,他们看我实在不能走,就像拖死人一样把我拖回牢房。回到牢房,我感觉全身疼痛,特别是大拇脚趾疼得我浑身发冷,心中不禁愁苦:唉,这日子啥时候能熬到头啊,不知道他们明天又会怎么折磨我呢,一想到今天的一幕幕,真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与其这样被他们折磨,还不如让他们打死我,也比这好受。我越想越难受、心里特别软弱,我就在心里呼求主:“主啊,我现在很软弱,求你开启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能为你站住见证,这样的祷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祷告后,我脑海里清晰地出现一段主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5:10-12)主的话给我了信心,使我认识到今天被中共恶警抓捕是主许可的,我能受这牢狱之苦更是主的恩待,能因着信主受逼迫是荣耀的事,是得蒙主祝福的事,这时我肉体的疼痛也慢慢减轻了。我又想到那些曾经为神的作工殉道的圣徒们,他们为通行神的旨意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雅各被刀杀,约翰被锯死,彼得倒钉十字架,司提凡被石头砸死……他们所受的苦都是主所称许的,他们的付出是蒙神纪念的,他们更是我效法的标杆。想想他们所受的苦,再比比我受这点苦就觉得不算什么了,是主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把我从软弱之中带了出来,于是我立定心志为捍卫真道,豁出性命也要与这些魔鬼撒但血战到底,至死也要为主站住见证。

上一篇: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一)

下一篇: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三)

推荐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