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一)

1978年我在三自教堂信主,国家不支持,我们聚会都是小心翼翼,不敢公开。1980年我看到报纸上刊登,1月30日在南京召开会议,正式开放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还有刑法颁布的条例,我记得《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国家各级干部有扰乱拦阻宗教信仰的,判有期徒刑二年。得知这一好消息,我的心情很激动,觉得如今国家政策好了,有宗教信仰自由了,这就是弃恶从善的好国家。后来,基督教建立了“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自治、自养、自传),我也走向了爱国、爱教的道路,还被当地信徒称为三自爱国、爱教的领头人。

得知内情离开教堂

1988年,我在本省上第一期神学时,专抓宗教的省委范主任,给我们上课时透露了一个信息:中国为什么开放宗教信仰?中国颁布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完全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开放的。第一:一个国家没有宗教信仰,这个国家就无权参加世界国际联合国会议,中国如果不开放宗教,在国际联合国里中国就没有席位,世界各国都会看不起的,这在国际上是丢人的事,所以中国是不得已才开放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第二:解放前西方国家(美国)在中国大陆各处买了地皮,建立教会、学校、医院,如果中国不开放宗教,不准中国人民信耶稣,美国就要把在中国买的地皮,建的教会、学校、医院等收回,让中国折价赔偿。中国没有经济实力还不起,所以只好答应开放宗教信仰自由。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惊讶,甚至不敢相信,原来中共口里的信仰自由不是他们的本意,只是为了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不得已开放信仰自由的政策,这不是在欺骗国民吗?后来我看到中共虽宣称宗教信仰自由,但也是让人在中共指定的范围里信,三自教堂已经完全被中共掌控。看清这些后,1994年初我便离开三自教堂加入家庭教会。

恶警搜家,70多名基督徒被抓

1996年4月16日,我在家开办了圣经学道班,准备办七天查经学堂,当时来参加学习的有100多名弟兄姊妹。18日晚上,乡镇派出所警察全体出动像土匪一样强行闯进我家,把我家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一群恶警闯进屋里翻箱倒柜找东西,不一会儿就把我家翻得狼藉一片,屋里屋外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搜走了800块钱,以及我奶奶传下来的两个古董。我母亲吓得躲在一边不敢说话,妻子偷偷领着一部分弟兄姊妹从小角门跑了出去,到深夜1点多她回来看到中共警察还在我家拉东西,吓得也不敢回家。最后警察把我和70多名弟兄姊妹、38辆自行车、40多床被子,连人带车一并拉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其他弟兄姊妹各自罚了两千多元被释放回家,我和其他三名弟兄被留在看守所。

在劳改厂,罚四千元被释放

在看守所,他们强行对我们搜身,从我身上搜走三百多元钱纳入他们的囊中。期间共提审我四次,并说:“你不在国家允许的范围内聚会,私自在家聚会,这是违法的,是跟共产党对着干!”我说:“国家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我信主耶稣又没犯法,凭什么抓我们?我虽然不在三自教堂里信,但我也是信主的。”后来,他们又问我:“你认识xx吗?他就是你们呼喊派的大带领,你就是跟他一伙的,你们信的是邪教,你不承认也不行。”我知道不能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就没吭声。

背起十字架,誓死跟主走(一)

之后,他们以信邪教为由关押我们半个月,又把我们送到劳改厂二十多天。进了监狱,我才知道中共是如何对待犯人的,犯人每天一顿一个小馍,一勺清汤,还时不时就得挨打,在这里,狱警和号头就是王,稍不顺他们的心,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一天,我们刚下楼去放风,号头上去就打王弟兄。看到中共根本不拿我们当人待,而是当成他们打骂的畜生,解闷的工具,我心里很是不服,心想:我们只是在家信神,又没犯法,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天天过着连猪狗都不如的生活,我越想心里越难受,巴不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这时,想到主的话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门徒。”(太10:38)主的开启使我意识到:今天临到被抓是主的许可,在中国这样一个无神论国家信神受逼迫是必然的,我要信神跟随神就得背起十字架,走主给我们预备的道路,这路是主耶稣走过的,是主亲自开辟出来的,主为拯救我们人类尚且还得受苦,无辜的肉身被钉在十字架上,更何况我一个罪人,不更得受苦吗?想到这儿我有了信心,浑身充满了力量,不管还要受多少苦,我愿誓死跟随主。最后中共警察见问不出我们什么,就以“扰乱社会治安罪”为罪名罚了我们每人四千元,二十天后我被释放回家。

在车站抓捕

1998年10月28日下午,我去外地参加同工会,到了车站我正要上车时,几个警察到我面前一把把我从车上拽下来,把我带到派出所。警察搜走我身上的几百元钱,还把我的提包、衣服、圣经全部扣下,之后,我被关到一个房间里。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抓捕,想到上次痛苦的牢狱生活,我心里有些紧张,这是第二次被抓进来,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我就在心里不停地向主祷告:“主啊,今天被抓有你的美意,你是我坚固的磐石,是我患难中随时的帮助,你帮助我胜过恶魔的残害和折磨,保守我不当犹大,不出卖弟兄姊妹,我愿豁出性命跟随主,为主作见证,愿主加给我信心和力量,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祷告后,我想起聚会时常唱的诗歌《我要耶稣》:“我要耶稣,我要耶稣,我每日需要耶稣,光明时日我要他,黑云满布我要他,每日在我生命中,我需要耶稣。……”有主的同在我的心里平静了许多。

随后,派出所把抓到我的消息报告给公安局,还说抓住一个呼喊派的大带领。公安局接到这一消息立马到了我家,抄了我的家,搜走我的圣经和各样书籍,以及我上神学时的灵修笔记,还搜走了我家的两千多元钱。当天晚上,公安局两个政保股股长给我办了入监手续。之后,狱警把我领到号房,对号长说:“这是个邪教大头子。”并给他使个眼色,号长和犯人上来就骂我,侮辱我说:“你信邪教专门跟共产党对着干,你是吃饱撑的……”经受犯人的讥笑辱骂,我只有默默地祷告主。

下一篇:背起十字架 誓死跟主走(二)

推荐文章

  • 坚决跟随主走十字架道路坚决跟随主走十字架道路 我出生于基督徒家庭,爷爷、奶奶、父亲、姑奶、表叔、大伯都是教会的柱石,从我记事时就常听他们唱:“为什么不说一句话?身背着沉重十架,一步步走向各各他,甘心为我们被杀,啊!耶稣,亲爱 […]
  • 《天路艰险》自古真道受逼迫《天路艰险》自古真道受逼迫 钟信是中国大陆某家庭教会的一名讲道人,他信主多年,一直遭受中共的抓捕迫害,深恨中共,早已看透中共就是与神为敌的撒但政权。近几年,他看到中共政府与宗教界一直疯狂定罪、抓捕、迫害 […]
  • 神是我生命的支柱神是我生命的支柱 “你爱我,全能神!是你的爱把我带到今天,你爱伴我渡过多少风风雨雨,经历多少危险试探,是你牵引我的手,看顾保守我。……我爱你,全能神!是你的爱将我激起,你爱给我享受,你爱给我力量, […]
  • 《苦境芬芳》逼迫患难成全得胜者 预告片《苦境芬芳》逼迫患难成全得胜者 预告片 韩露是中国大陆某地全能神教会的带领,她勇敢坚强,喜爱真理,有智慧,对神有真实的信心。中共政府为彻底取缔所有家庭教会,一次次下发秘密文件,调动大量警力疯狂抓捕、迫害全能神教会基 […]
  • 微电影《在逼迫患难中觉醒》微电影《在逼迫患难中觉醒》 八岁那年,因着神的预定拣选,他成了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小基督徒。幼小的他,在神爱的沐­浴下健康快乐地成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明白的真理也越来越多,并开始和弟兄姊妹一­起操练尽受 […]
  • 中国,无神论,国家,神征服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个军人,因从小受父亲的感染和熏陶,在我心里就认为军人以报效祖国、服从命令为天职,为党为人民无私奉献,并且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军人,遵循父亲的道路走下去。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