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法学院大学生的自白

我生长在律师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一直很好。2005年,我按着父母的意思考进了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的法学院。家人对我期望很高,再加上我的本性争强好胜,从踏进大学那天我就没打算平庸地度过,我计划干出一番名堂来实现我出人头地的梦想。法律专业并不是我喜欢的专业,长在律师家庭的我早就知道搞法律远远不是背法条那么简单,各种人情往来、八面玲珑才是生财之道。从小我就跟着父母吃过不少饭局,茶余饭后也听过不少官场故事。

上学前,妈妈特地嘱咐我:“你的大学同学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别看现在都是毛头小子,今后可都是法律界的佼佼者,都是你最宝贵的‘人脉资源’,说不定以后就能帮你大忙,要多认识些‘有出息的人’,今后办事,走到哪儿都有你的关系网。”我茅塞顿开——原来上大学不只是学专业知识那么简单……果不其然,同学们也都深谙此道。刚一开学,大家都卯足了干劲,参加社团的、认老乡的、找师兄的、竞选总班的……谁都不甘人后。谁都知道,大学里的“官”不是那么简单,能与“总班”混在一起,就意味着能常常与辅导员甚至领导接触,什么活动都能抛头露脸混个脸熟,对自己以后得奖学金、就业、留学都有好处,谁都不甘心当个默默无闻的“平头百姓”。当然,我也不例外。选总班时,我在下面摩拳擦掌想谋个一官半职,可别人一开口,自己却傻了眼。同样是十八岁,别人的官话说得滴水不漏,俨然是一个在官场摸爬滚打过的小领导。一番类似政府会议开场白过后,同学们都默默觉得“这人有点假”,但老师们却听得面带微笑、频频点头。这下我犯了难,从来都是看大人们做官样文章的我,没承想,今天自己也得学会说空话来撑场面。看来要想混出名堂来,我也得学!在老师办公室门口,我转过来转过去,觉得迈出那一步好难啊!心想:说客套话不恶心吗?不假吗?别人听不出来吗?实在说不出口。可转念又一想:“我今后可是吃法律这碗饭的,会说场面话这是基础,要想混出名堂来,必须现在就得学!”就这样,我学到了大学里的“第一课”。

一個法學院大學生的自白

就这样,我很快“巴结”上了一个辩论队的师姐,要她教我辩论技巧,师姐说,辩论最忌讳自己被对方说动,承认别人说的有理。辩论就是没理也得找理辩,专抓对方的逻辑漏洞,这是当个好律师要具备的……我一边听一边发怵,心里翻江倒海:要我睁着眼睛说瞎话,得理不饶人?我做不到!想想自己以后的生活将会充满争斗,天天与互相埋怨指责的人相处,夫妻反目、不赡养老人、公司欠债不还、子女互相争夺房产、互相推脱责任……这就是我以后的生活方式吗?我要靠谎言生存,变得巧舌如簧,生活在以牙还牙、得理不饶人的世界中吗?那不是我以前最瞧不起的人吗?这样,即使我赚了很多钱,得到人的高看,但我的心灵真能得到安慰吗?……十八岁的我面对以后的人生道路第一次感到特别恐惧。要出人头地就要放弃自己的良心,对未来陷入迷茫的我常常一个人跑去教堂,静静地听赞美诗歌,心里得到片刻的宁静,但是短暂的安慰过后又不得不投入到“现实生活”的怀抱中。我心里常常有种说不出的郁闷感觉,高兴不起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刚上学时,那个心无城府、活泼开朗的我不见了,我很无奈地想,可能这就是成熟吧。

大学,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也分三六九等,“当官”的是老师面前的红人,他们常常在一起,是学校门口饭店的常客;有些同学家里有后台,不愁前途,也不屑于搞这种人情交际,便自成一派,常常混迹于网吧或在宿舍里看小说消磨时光,只求混张文凭回家交差便是;再就是家里没什么背景,完全靠父母血汗钱供出来的大学生,他们大多是农村里一家人的希望,这样的同学多数都是老实巴交、勤劳肯干,不怎么会来事。有的要打好几份工赚生活费。虽然同窗四年,但这几类人几乎是格格不入,一类归一类,见面就几句客套话。一开始,我很不习惯,总想找人掏心掏肺地说话,可人心好像总是隔层纱,一起吃饭、唱歌可以,但能说知心话的人却很少。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没有知心话,让我慢慢学会包裹自己,防备别人。为此,我常常觉得很闷,总觉得少点什么。朋友说:“你可能太无聊了,去谈恋爱吧。”我想可能也是。刚好,当时有个学长很关心我,我觉得他心眼有点多。但他是学校社团的副团长,人脉关系很广,他说毕业后会把他的人脉关系转给我,帮助我在大学扩大人际圈。对于读法律的人来说,有好的人脉就有案源、有门路,他认识的都是这个长那个官的,我得积累几年才能认识那些人呢?谈就谈吧,发发短信,拉拉手有什么大不了的,“爱情”不都是培养出来的吗?一个多月后,我终于受不了,和他发短信我就感觉一阵一阵地恶心、瞧不起自己,没有一点谈恋爱的喜悦。友情、爱情都是我利用的工具……

就这样,我慢慢被培养成了这个社会需要的“人才”。我不喜欢酒桌应酬,不喜欢拍马屁、打麻将,不喜欢说那些假模假式的场面话,更不喜欢与人接触逢场作戏、互相利用,我从心底里反感、讨厌这些!但我都慢慢学会了,如果不去努力适应就会被社会淘汰,做人怎么这么难?我常常想:人为什么活着?这样活着有意思吗?什么是幸福?……可终究找不到答案,于是,我只有无奈地随着这个潮流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心中纵有千百个不愿意,但家人的期盼,自己的抱负、虚荣也容不得我后退。慢慢地,心中有特别大的空虚感笼罩着我。心情抑郁最严重的时候心脏都会隐隐作痛。夜深人静时,我常常向主耶稣呼求:“主啊,救救我吧,天天虚伪地活着,找不到目标,连真正的友情和爱情我都找不到,我好难受!前面的路该怎么走啊?我的人生就这样度过吗?”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就要崩溃时,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2008年,大学同学把全能神的国度福音传给了我。一天,我随手翻开书,看到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我心里为之一震,这话太真实了,这不正是我生活的写照吗?上大学以来,我为了自己的人生理想抱负和出人头地学会了处世之道,学会了说官话、客套话,学会了冷漠,学会了利用别人……。到了今天,我已身心俱疲,找不到一丝安慰,苟活在世上没有一点盼望。年轻轻的,心态却如秋后的落叶,枯萎黄瘦……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