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赶快走!别在这儿放毒!……”“把他赶出去!……”说着几个“弟兄”如狼似虎朝我扑过来,有的扔车子,有的摔东西,有的抡起拳头照我身上猛打……就这样我被连拉带拽驱出了门外……我摸着被撕破的领口,看着胳膊上被抓伤的肿块,推着被拔了气门芯的自行车,忍着疼痛独自行走在烈日炎炎的路上。给原派别的一位弟兄传福音时发生的这一幕将我带入了那令人懊悔的往事中……

cxzrgxs

92年我开始信主,由于我年轻又有文化,所以一路“直线上升”。94年被提为中层同工,98年被提为南阳区域的大同工,且被视为重点培养对象。就这样,靠着自己的圣经知识,加上我又能祷、演、背、讲李常受的信息,又参加过几次省、市举办的特殊培训会,我便以此为资本,忘乎所以、妄自尊大,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抵挡神新作工的积极分子。

从98年开始,就有人在我们这个区域传讲神已二次道成肉身作了新工作,名叫全能神。刚听说这个消息我就立即封锁教会:“信全能神的人说主道成肉身又回来了,千万别信他们的传言,也不准接待他们,谁接待开除谁!除了恢复流是神自己的作工外,别的派别根本不配迎接主的再来。李老弟兄说得很清楚,主回来是灵体而不是肉身。主什么时候回来、在哪儿、我们怎么被提都有圣经依据,可以说,离开李老弟兄的解经异象就是离开身体,绝不能得救……”并且我还把上面发下来的写有“信全能神的人手段残忍,你若听了不接受就用酷刑对待:割耳朵、剜眼睛。若是接受了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要女人给女人……”的传单复印下发。为了保住自已的地位,我真是 “发挥” 了自己的最大“潜力”。

不久,我得知一个小同工听了“东方闪电”的道,于是我马不停蹄地赶往他家,最后在田间找到他,我先是毁谤、定罪了全能神一番,又再三叮嘱:“就咱恢复流的道最高,不要再看他们的书!如果他们再来找你,你就把门关上,不要搭理他们……”我的“循循善诱”终于将这位弟兄拉了回来。同年9月的一天早晨4点,一位弟兄慌慌张张地跑来告诉我,说一位同工接待了信全能神的人,我心想:这些人真该死!我啥话没说透?竟然还能受迷惑!于是我把抵挡全能神的小招术讲给这位弟兄,他“如获至宝”飞奔而去……就这样,只要我听说有接受全能神的,就急忙出动“显显威风”。正应验了但以理书9章27节:“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在这期间,神的末世救恩也多次临到我,可狂妄自大的我根本不把这些“无名小卒”放在眼里。

正当我在恢复流里“建功立业”——疯狂抵挡“东方闪电”时,一件意想不到的灾难临到了我家。99年新春前两天,我最疼爱的妹妹——一个刚满20岁的“虔诚”的信徒为婚姻上吊自杀了。当时,我的心全碎了:“神啊!我们全家人都事奉你多年,为什么还发生这样不幸的事情?神啊!你的恩典在哪里?”我苦苦思索,却得不到答案,寻问带领,他们也解释不清。我如坠入迷雾之中,心中一片茫然。可是,难受归难受,为了自己的地位我抵挡全能神的恶行并未因此而收敛。

由于我封锁教会“有方”,带领把我调到邓州市内,成为专职“事奉”神的人。为了回报带领的这一“厚爱”,我更是站在了抵挡全能神的最前列:聚会时我总要散布一番;晚上又忙着在市内的六个区域“巡逻”,谨防“羊”被偷走,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与大带领一起骑着摩托车前往。因着我的付出,我的地位也逐渐上升,并有机会接触恢复流的上层带领。但当我真正了解这一个个“大布道家”背后的一言一行时,我信主、上天堂的美梦破灭了。原指望在主的恢复里吃喝祷告、读经、殷勤事奉、变化、模成之后等着主的降临。谁知他们当面一团和气,转身便互相攻击、谩骂、拉帮结伙,各自扩展自已的势力范围,行淫乱的上层带领更是不乏其人,倒卖信息、乱花教会钱财之事更是屡见不鲜,真是乱七八糟、乌烟瘴气,教会简直成了“罗马教会”,这怎能是主的心意、是主洁净的身体呢?看到这些我又想起97年,两个很热心的姊妹患了病,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多次在主面前祈求主怜悯她们、医治她们的病,也好扩展主的福音,但她们还是在病痛中相继死去,其中一个还很年轻。又想到自己妹妹的死,此时我已心灰意冷,失望到了极点,再无心留在教会,心想不如趁自己年轻到世上闯荡一番也比在这好。就在我摇摇欲坠、将要被世界侵吞之时,神又一次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

99年9月,本派别的一位弟兄带我们到外地聚同工会,在车上弟兄对我说:“到地方后听完他们的交通再说话!”我马上警觉起来,莫不是去听什么新工作吧!转念一想:听听就听听,今天我们这些大同工同去,量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整天对“东方闪电”怕得要死,今天我倒要见识见识,看他们到底有多可怕?若他们真说得有理有据,那我就接受,免得错过机会……下车后,接待我们的是两位陌生弟兄,由于我对恢复流早已失去了信心,因此对于他们的交通我特别投入,当谈到神回来是肉身时,我大大震惊,弟兄打开圣经路加福音17章24-25节:“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并谈到“既”“又”就是说神要两次道成肉身,主耶稣被人弃绝,钉在十字架上,那是神的第一次道成肉身,末世是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若末世神以灵体来人会弃绝他吗?况且(路17:22-27)整段经文都是预言人子要道成肉身再来;希伯来书1章6节:“再者,神使长子到世上的时候(或作‘神再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既说神“再使长子到世上来的时候”那就足以证明神再来还是肉身。弟兄又谈到马太福音13章47-48节:“天国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网既满了”指主耶稣的名传遍了五湖四海,“人就拉上岸拣好的收在器具里”指神道成肉身成为人来作拣选、各从其类的工作。接着弟兄又给我读神话,神说:“神拯救人,并不是直接以灵的方式、以灵的身份来拯救人,因为他的灵是人摸不着、看不见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以灵的角度来直接拯救人,人就没法得着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个受造之人的外壳,人也没法得着这救恩。因为人根本没法靠近他,就如耶和华的云彩无人能靠近一样,只有他成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将他的‘道’装在他要成为的肉身中,才能将这‘道’亲自作在所有跟随他的人身上,人才能亲自听见他的道、看见他的道,以至于得着他的道,借此人才能被完全拯救出来。若不是神道成肉身,凡属血气的无一人能得着这极大的救恩,也没有一个人能蒙拯救的。若是神的灵直接作工在人中间,那人都会被击杀的,或者会因着人没法接触神而被撒但彻底掳去。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第二次的道成肉身足够将人的罪脱去,足够将人完全洁净,所以,第二次的道成肉身就结束了神在肉身的全部工作,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听了神话,我茅塞顿开,明白了神此次道成肉身的意义,真是悲喜交加,喜的是自己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能在末世遇见神显现;悲的是自己信神多年却把已来到的基督视为仇敌拒之门外,并竭力毁谤、定罪、亵渎,甚至祷告咒诅,真是愚昧无知,糊涂透顶。若不是神再一次拯救,我下地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想到这我已伤心难耐向神祷告说:“独一真神啊!是你的高抬和恩待,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重新认识你,今天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愿意与你配合,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说到这里我已哽咽得无法再说,其余几位同工也都为有幸蒙此宏恩而流下了自责的泪水。

醒悟后,我真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到弟兄姊妹中间,把神末世的心意告诉他们,我愿意“负荆请罪”。可万万没想到,我回到家后迎接我的却是弟兄姊妹像躲瘟一样躲着我,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在神面前作的恶太大了,杀害了多少无辜的灵魂。我再一次哭求:“亲爱的神啊!求你加倍开启弟兄姊妹,让他们能敞开心扉接受你话语的供应,求你加给我勇气和力量,使我能更好地配合你的工作!神啊!我愿立下心志:不管传福音的路上遭遇多大的艰难坎坷,我都要用心来还报神爱,只要能把弟兄姊妹带到你的面前,无论受多少苦也心甘情愿。”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唱起了一首新歌“面对神的再次宽容,内疚惭愧无脸见神,成功的门再次打开,不惜一切最后献上,神赐良机、寸金光阴,若再失去成了千古罪人,为自己也该讲点良心,神的托付铭记在心,走遍天涯四海为家,大江南北传颂神作为,豁出一切见证神的爱,争口气为神忠心到底。”

河南省南阳市 赵亮

推荐更多 :
聪明童女迎接新郎《那归来的人儿是谁》预告片
【福音问答】我若信了全能神不就背叛了主耶稣吗?这不是离道反教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