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见证:十年牢狱生活,神爱不离不弃

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我却因着信神两次被中共抓捕,先后共被判刑十年。十年的牢狱生活,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是神爱的带领,我才得以活着走出监狱……

我被老板出卖,因此被

1999年6月16日,我去运送教会书籍,由于厂方老板的出卖,中共警察早已埋伏在工厂周围。我刚到工厂门口时,见势不妙就转身坐一辆出租车迅速离开,可没跑多远就被警察拦住了去路。四名警察命令我下车,随即将我按倒在地,给我戴上手铐后便对我拳打脚踢,一警察怒气冲冲地说:“你怎么不跑了,看是你的腿快还是我的子弹快,若再跑我就开枪把你的双腿打断,叫你永远不会走路。”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阵势吓得浑身发抖,心里发慌。这时,我就一个劲地呼求神:“神哪,求你安静我的心,保守我的心,让我不做犹大……”十多分钟,我的心平静了下来,不再那么慌乱了。

中共警察严厉逼供,软弱中神来带领

我被带到市公安局,一进门就看见几个恶警拿着电警棍,电警棍“噼里啪啦”的发出白色的光芒,令我心惊胆寒,不由自主地往后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恶警就喝问道:“老实交代,和你一同去的有几个人?负责人在哪里?教会钱财在谁身上保管的?昨天晚上你们拉的一车书籍送哪里去了?”他们见我不交代,便恶狠狠地威胁说:“你要不实话实说,就判你无期,叫你永远都别想出去。”听到无期二字,再看到他们一个个凶相毕露,我心想:“完了,我才31岁,难道后半辈子真的要在狱中度过吗?家中的妻子怎么办,我三个幼小的孩子怎么办?……”

我心里很害怕,正当我软弱时,突然想到一首神话语诗歌中的歌词:“应该为真理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了得着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别为享受家庭和睦丢掉真理,别为一时享受失去一生的尊严、失去一生的人格。”感谢神及时的开启引导,让我明白今天受这个苦有价值,为了真理、为了见证神受苦是正义的事,面对恶警的迫害,我不能背叛神做犹大,得活出基督徒该有的尊严。此刻,神的话加给了我力量和勇气,我便大声地对他们说:“判刑、枪毙随你的便,今天我誓死不做犹大,不出卖教会。”恶警威胁逼供了一天,没有从我这儿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当天晚上他们便把我送进了淮南田家庵第二看守所。

警察酷刑基督徒

恶警唆使犯人折磨、残害

刚到看守所,所长便叫人将我的衣服脱掉,身上仅有的200多元也被他们强行搜走。我赤着脚走进了8号监仓,那里有20多个重案犯,个个都是穷凶极恶,这是他们特意给我安排的监仓。陈警官对那些犯人说:“这个小子是因信神被抓进来的,口太紧,你们替我帮他‘刷刷牙’,‘按摩按摩’。”之后又张狂地对我说:“你从今天起别信神了,就信我吧!在这里我就是神,就是法。我叫你死你就不能活着出去,我提醒你还是做个聪明人早点交代,免得让我多费手脚。”这时监仓里的犯人听了这话都狞笑不止。

接下来,犯人们受了陈警官的指使,对我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折磨、虐待。他们说先送给我一包“夹心饼干”尝尝,所谓的夹心饼干就是把带有棱角的筷子,插进我的手指缝中间,用左手握紧我的两根手指,右手抓住筷子的另一头不停地旋转,筷子每转一圈都如剥皮机一般。十分钟下来,我的十个指头全部血肉模糊,刺骨的疼痛让我汗如雨下,口里不断地发出惨叫声,几乎晕死过去,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啥叫人间地狱。没想到我今天信神做正义的事,走人生正道,却遭到中共如此的折磨,他们借刀杀人自己还不承担丝毫责任,这伙恶魔真是阴险诡诈、心地恶毒。

第二天恶警把我叫到了审讯室,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用铁栏围成的屋子,中间放了一个铁制的老虎凳。我心里有些紧张、胆怯,心想:他们会不会用烙铁烙我,到时我能不能撑住?会不会做犹大?我在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神啊,你知道我非常软弱,没有胜罪的能力,求你保守我千万别做犹大,不出卖神家利益与弟兄姊妹,求你保守我。”这时又想到“当为真理受苦”这句神的话,神的话再次加给我信心与力量,除去了我的紧张、胆怯,做好了随时殉道的准备。接下来无论恶警怎么逼问,我就用“不知道”三个字来回答。他们折腾了我三天三夜,也没得到想要的结果,便恼羞成怒不给我饭吃,不给我水喝,还不时地威胁、利诱、恐吓我,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没有出卖教会利益。恶警见从我身上得不到丝毫的教会信息,又把我送进监仓,让犯人加倍地折磨、虐待我。

接下来我的日子就更难熬了,犯人给我用了“左青龙右白虎”的摧残。所谓的左青龙右白虎就是让我蹲马步,两手端着热茶杯。之后20多个犯人全部轮流对着我的脸左右开弓猛扇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神智模糊,无力地瘫倒在地。即便这样,犯人仍不肯善罢甘休,又用“连珠炮”来毒打我。他们在我头顶放一本书,让我双手扶住坐在地上,然后20多人轮流猛击我的头部,把我砸得头昏脑胀,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半个小时下来我的头肿得老高、疼痛难忍。在我痛苦软弱的时候,我想起教会诗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中的几句话:“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这几句歌词让我信心百倍,就是死也不失去信神之人的尊严和骨气,绝不向中共政府屈服而背叛神,我要坚强起来,绝不做那没有骨头的弱者,坚决与撒但势力决战到底。

之后,恶警把我从第二看守所转到了第一看守所,在这儿每天早晨六点钟起床,半小时刷牙、洗脸、叠被,稍慢点就要招来拳打脚踢,还要在被子上浇上凉水。每天早晨只能喝一小碗稀饭,晚上给的是用变质的米做的剩米饭,汤是一碗不削皮的冬瓜汤,每星期加餐的肉都被狱警变卖掉,钱装在他们的腰包,给我们吃的都是死鸡死鸭,带病毒的死物。每天还要超负荷地劳动,工作12个小时左右,完不成任务就不给饭吃。超重的工作量,零星的食物令我身体极度虚弱,常常站立不稳。长期的折磨令我的体重从140斤变成90斤,骨瘦如柴。在这恶劣的环境下我度过了一年零七个月。

后来,恶警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判了我5年,于2001年元月份将我送到农场服刑。关押期间,我们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拔秧苗、插秧,完不成任务就要挨打、体罚。在冬天零下几度的情况下,恶警让我们下河给他们逮鱼,每次抓鱼两个小时我们被冻得身体僵硬,脸色发紫,浑身发抖。还有更可怕的酷刑就是对我们进行精神摧残,天天背诵狱规、宪法、各种制度,还要进行严格考试,禁锢犯人的思想,若通不过就要对人进行重罚,比如:电击、罚站、酷晒等,还有的人被活活地折磨死了。我看见一个弟兄被摧残得受不了了就从二楼跳下,当时腿就摔断了,骨头裸露肉外,他们就用脚踩在突出的骨头上,并恶狠狠地说:“你怎么不跑了?”还有一个弟兄被这群恶魔盐腌肉(就是把人的肉用刀划开,把盐放肉里)。看到这一幕幕我才知道了什么叫草菅人命,中共政府对待信神的人肆意摧残、蹂躏,真是残害人的恶魔。

刑满释放,感念神恩

因着神的怜悯,后来我被提前释放了。当我走出监狱的时候,我激动得泪水直往下流,心里一个劲地感谢赞美神,是神保守我才能活着走出监狱!

回想受审期间,从“夹心饼干”到“左青龙右白虎”、脚镣手铐、老虎凳、“连珠炮”,还有冬天在外抱电线杆……长年累月面对那些恶警对我的肉体与精神摧残,我多次想自杀了结此生。可每次即将崩溃时都是神在带领我,那首经历诗歌常常激励我:“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我就暗立心志,誓死一生忠于神,宁愿死也要背叛老恶魔。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靠着神的带领,使我在这严峻的考验中站住了见证,没有做犹大。(未完待续)

分页阅读: 1 2

🙂 若您对我们网站的内容有新的领受或者您在信仰上有哪些困惑与难处,欢迎您与我们分享,因主耶稣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愿我们在基督里互相帮助扶持,生命得以长大。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们联系:

1、通过网站下方的在线聊天窗口,与我们在线交流。

2、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