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拘留,一次劳教,依然坚持对主的信仰

我叫张洪,今年70岁。回顾信主30多年期间,我曾遭到中共政府的4次抓捕,其中一次被劳教,3次被拘留。我亲身体尝了中共无神论政府对我的残酷迫害与打压,饱受了它们的摧残和折磨,给我的身心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

认定真道 开始信主

从圣经中,我看到主耶稣为救赎人类被钉在十字架上,担当了人的罪,使人的罪得着了赦免,这让我很受感动,只有主才能为人类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从此我定真主耶稣基督就是真神。又因着主耶稣教导我们孝敬父母,不打人、不骂人;学会包容、忍耐,担谅、饶恕,不与人记仇,能彼此相爱,互相帮助,我认准了这是一条正道,并立定心志信主、跟随主。

临到逼迫 被抓拘留

可是后来,我们县宗教局、乡派出所、大队干部(三级)在我们村开了一上午的会,会上警告我们:“政府不允许你们在家私自聚会,这是违法的,若不听劝阻,再聚会就得被抓捕坐监。”他们还说信主耶稣是参加反动组织,并让两个带领聚会的弟兄在乡政府写了检查。之后又强行把我押上警车,带到拘留所关押。在拘留所里,我心里有些害怕,不知他们要问我什么话,我该怎么回答,如果答不上来,不知他们会用什么恶毒手段折磨我,到时我能不能承受得了呢?

当时我在心里一个劲地向主祷告,求主加给我受苦的心志,不能出卖当犹大。随后我想到主的话:“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主的话让我认识到,警察不可怕,他只能杀害我的性命,但我的灵魂却在神的手中,要是受不了苦当了犹大,不仅性命难保,灵魂也会被灭于地狱中。而且,没有神的许可,他们是要不了我的命的。想到这些,我立定心志坚决不背叛主,绝不当犹大。

基督徒被抓拘留,中共逼迫

半个月后,警察把我转到县看守所。看守所里,监霸、牢头替中共警察折磨人,我的人格、尊严都受到了羞辱。他们让我趴在粪便口上看屎闻尿,还有人在打我后背,并在一旁哈哈大笑,根本不把我当人待。还有一次,我因没背出监规,监霸就朝我脸上狠狠地扇了三四个耳光,打得我脸火辣辣的疼。在这样的人间地狱中,我感到很痛苦,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主加给我信心。两个月后的一天早晨,狱警突然打开监牢门,叫我收拾行李,我心里很激动,高兴万分,以为可盼到回家的这一天了。谁知,并不是让我回家,而是把我和两个弟兄铐在一起,押上卡车去本乡镇大会堂开宣判大会,但由于证据不充分,他们向我罚款后才把我释放。

1986年的夏季,天气十分炎热,我正在家干活,大队干部突然来我家,他对我说:“县公安局的人在大队部等你,叫你上大队去一趟,还是因为你信耶稣的事。”当我到了之后,见还有我们信主的几个弟兄也在,几个警察见我张口就说:“你们被捕了!”我们一听惊呆了,随口问他:“为什么?”他们蛮横地说:“我们和宗教局办的学习班,你们不去参加,这就是与政府对抗,所以逮捕你们!”我们向他们要逮捕证,他们不但拿不出逮捕证,反而像疯狗一样一齐涌上把我们按倒在地,戴上手铐。这时,我心里特别害怕,就赶紧呼求主:“愿主加给我信心和胆量,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绝不能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随后,他们就用手铐把我紧紧地固定在走廊的水泥柱上。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地面和水泥柱被晒得滚烫,我坐在水泥地面上,两只胳膊和两条腿紧搂着水泥柱,前胸和脸紧贴着水泥柱,一动也不能动,我感到屁股烫得如火薰一般,前胸、胳膊被烫得通红。经过前烫后晒,我头上、身上的汗水直往下流,浑身的衣服湿淋淋地贴在了身上,整个人如同落汤鸡一样。流到眼里的汗水也不能擦,只好紧紧地闭上双眼,连热带晒,还有手脖被勒得黑青,让我感到极度的痛苦。这时,我想起主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马太福音5:10-12)我想起那些为主殉道的使徒先知、门徒,不都因信主受逼迫吗?像雅各被斩首,彼得倒钉十字架……都是为义受迫害的人,这是正义的。想到这些,我慢慢顺服下来,重新振作精神。就这样,他们从上午十点左右一直把我铐到下午。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他们拘留了我半个月。

再次被抓,判刑劳教

1987年5月份,一天早晨八九点钟,公安局的人又翻墙入室闯进我家,进门后就骂:“你这家伙还不老实!政府对你打击不小,你还死不悔改,还带头在你家聚会,搞反动活动,扰乱社会秩序,与政府对抗到底,你不想活了是不是?”看着他们凶狠恶毒的样子,我知道这次肯定又会被他们抓去关押、毒打,就暗自祷告主耶稣,使我灵里刚强,哪怕是死也要站住见证,决不能羞辱主的名。没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就猛地上前把我按倒在地戴上手铐,带到大队干部门口河沿边上,把我铐在一棵大杨树上,抱着杨树不能动弹。那天天气特别冷,凛冽的寒风在呼呼地刮着,树枝被刮得嗡嗡响,从树上落下的树叶打到我头上、脸上,更感觉一种凄凉。因早起在家里我穿的是薄衣单鞋,被抓后家里人也不敢去给我送衣服,顺河风刮得我刺骨凉,我全身冻得直打哆嗦,如同从冰窖里捞出一般,骨节如同冻碎的疼痛,两只手被手铐勒得黑青,血液不能流通,勒得生疼,脸冻得通红,两只脚冻得失去知觉。我就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主耶稣保守我胜过此劫,如果需要我殉道,我也愿意顺服。此时,我想到主的话说:“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生命:或作灵魂。下同)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马太福音16:25)主的话使我信心倍增,明白了什么是自己该得的,什么是该舍的,就不再感觉悲伤难过。这时村里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羞辱,有的讥笑毁谤,还有的说:“人家信耶稣也是好人,不该这么对待呀!”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我强忍着这些村民的指指点点,无可奈何地被人指责、嘲笑。而那些警察在大队干部家吃喝宴乐丝毫不管我的死活,直到下午两点,他们吃饱喝足了以后才把我从树上解下来,又给我换个方式戴上背铐,勒得我的两只手黑青,手脖肿疼,疼得我实在受不了,躺在地上打滚。

基督徒受迫害,中共的酷刑

当天,他们就把我送到本县拘留所,在拘留所关押了二十余天后,又把我转到看守所进行看管,之后他们又把我们拉到本县城某个地方召开宣判大会。当宣判我是“反动组织的骨干分子,将依法收容审查”时,身后两个警察拽着我的两只胳膊,齐踢我的双腿弯,使我双膝“扑通”跪地,瞬间疼痛布满全身,难以忍受。他们又用绳索把我捆得紧紧的,然后用膝盖跪着我的后背往后猛一勒,他们用手扒着我的前额向后猛一扳,捆我的绳往上猛一提,只听见两只胳膊咯喳咯喳地响,我立即感觉到全身像抽筋一样难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东倒西歪站立不住,那痛苦的滋味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快要死了,就在我痛苦得快要承受不住时,主的话在里面开启我:“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马可福音10:39)主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明白了人该受哪些苦有价值,就不再感到痛苦委屈,重新振作精神。之后,他们不论对我用什么手段,我仍是坚持我的信仰,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他们判我劳教三年。

之后,他们把我送到一个漆黑的屋里,点着一枝蜡烛,经打听才知道是XX市审查站。晚上,我躺在地铺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回顾这几年,我因信主几次被抓,受了不少苦,如今又要被劳教坐监。想想因我信主坐监,街坊邻居都瞧不起,儿女出门遭歧视,心灵遭受摧残,如今,儿子大了该娶妻子,大女儿也该出嫁了,儿女能不能找到对象?还有小女儿正在上学,会不会受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妻子身小力薄怎能担起这个家庭的重担?以后家里的日子该咋过呀?想到这里我心中隐隐作痛,只好默默地祷告主,把一切都交在主的手中。我又想到,自己遭受的这一切痛苦,不都是共产党给带来的吗?他们如此的欺压良善、颠倒黑白,却反说我们是对抗政府,这莫须有的罪名随便往我头上扣,这世界哪里还有说理的地方?看见中共政府太邪恶了,完全就是祸国殃民的黑社会集团,丝毫没有人性。我心里又气愤又伤心,就求主保守我识破撒但诡计,要跟随神走到底,坚决不背叛主。

分页阅读: 1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