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婚姻: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丈夫出轨了,她该怎么办

突然得知丈夫出轨

“喂,亲爱的……”电话里传来女人撒娇的声音。

“你管谁叫亲爱的呢,你知不知羞耻啊?勾引别人的丈夫,你还有没有点廉耻心?我警告你,以后再给我丈夫打电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静怡越说越气愤,把压在心里的委屈和愤恨统统发泄了出来。可还没等说完,旁边的丈夫就把电话抢了过来。

静怡怒视着丈夫质问道:“你还有没有良心,枉费我对你这么好,竟然忘恩负义背叛我,你到底是咋想的?你要想跟她过,你就去找她,咱俩离婚。如果不想离婚,你就跟她断了,你自己选择。”静怡气得浑身发抖,跌坐在床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滑落。

丈夫站在床边低着头吭哧了半天,就是不正面回答静怡的话。看到丈夫这样,静怡又气又恨,本以为丈夫能看在自己以前对他好的份上回心转意,可看他现在的样子根本没有这个意思。静怡心里的酸楚无以言表,难道多年的夫妻感情从此就划上句号了?静怡越想越痛苦。

“不管咋样,这是我的能耐,反正我也不花钱,都是她给我花钱。”丈夫仰着头毫无愧色地说。

静怡没想到丈夫能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话,感觉肺都要气炸了,她气恼地说:“我看你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你要想跟她过,就净身出户吧……”听静怡这么说,丈夫还是不吱声。

静怡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穿上外套,气冲冲地下了楼,在楼下漫无目的地走着。这时她看到前面一对夫妻牵着孩子的手在漫步,有说有笑的,画面是那样和谐,静怡好生羡慕。不知不觉她的思绪回到了从前……

回忆往事心欲碎

静怡从小在父母的吵闹声中度过,就盼望着长大后能过上夫妻恩爱、幸福美满的生活。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丈夫庆山不知不觉走进了她的生活,相处了三年后,他们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丈夫为了把日子过好很能吃苦付代价,对静怡也好,这让静怡感到很知足。他们的生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很少争吵,静怡感觉自己很幸福,过上了理想中的生活。

婚后十年的一天,丈夫在上班的途中出了车祸,差点丧命。为了给丈夫治病,静怡把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在医院里不分白天黑夜地照顾着丈夫,天天给丈夫按摩、擦洗、打流食。当时丈夫问静怡,在他有病期间,想没想过扔下他不管,领着孩子再找一个好点的人过。静怡说不管丈夫能不能醒过来,她都会照顾他,不会找别人的。丈夫听了很感动,承诺以后一定会好好对静怡的。丈夫出院后不能干重活,静怡独自一人背负起家庭的重担,其中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但只要夫妻恩爱,静怡觉得付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经历了这场磨难,静怡更坚信他和丈夫的感情是任何人都摧不垮的,自己会和丈夫一直这样幸福地走下去。可让静怡意想不到的是,她外出打工不到两个月,丈夫就有了外遇,这让静怡又气又恨,感觉心都要碎了,不知以后的生活怎么和丈夫过下去。这件事已成了静怡的心病,静怡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脑袋里都被这些事占满,才十几天身体就瘦了一圈。

伤心的基督徒

这时,小孩的皮球滚落到静怡脚下,打断了她痛苦的回忆。回到现实,静怡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庆山,在极度痛苦中,她向神呼求:“神啊!自从得知丈夫出轨后,我的心就像针扎一样的疼,我不想自己完整的家破裂,但又无法原谅丈夫,我实在胜不过这个环境了。神啊!这事临到,我不明白你的心意,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明白真理,从痛苦中走出来。”

丈夫出轨的根源

之后,静怡看到神的话说:“这一次一次的潮流,它都带着一种邪气,这个邪气让人不断地堕落,不断地失去良心、失去人性、失去理智,让人的道德越来越下降,让人的人格品质也越来越下降,甚至可以说,以至于到现在多数人没有人格,没有人性,也没有良心,更没有理智。那这些潮流是什么呢?这个潮流你用眼睛看不到。当一股潮流吹来的时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锋,开始做这样的事,开始接受这样的思想,开始接受这样的观点,但是多数的人呢,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不断地被这样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于人都不知不觉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样的潮流,以至于被这样的潮流所淹没,所控制。一次一次这样的潮流让本来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让本来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人,让本来就对正面事物与反面事物毫无分辨的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些潮流,接受了来自撒但的生存观、价值观,接受了撒但告诉给人的怎么对待生活与撒但‘赐’给人的生存方式,人没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没有能力去反抗,更没有意识去反抗。”

从神的话中静怡明白了,原来撒但就是借着社会潮流来败坏人、苦害人。每一次兴起的社会潮流,里面都有一股邪气,都有撒但借着这个潮流要灌输给人的败坏思想和错谬的生存观点,如:“人生苦短,何不及时行乐”“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爱不是罪”等等。受这些撒但邪恶思想观点的影响和熏陶,人变得越来越没有良心、理智,越来越崇尚邪恶、放纵情欲,人性堕落到极处。就像有的老板有钱后就包养情妇、二奶,他们把这看成是身份的象征,有的年轻小伙还被富婆包养,成为吃软饭的,他们觉得这是有本事,甚至连普通老百姓搞婚外恋的也比比皆是,很多人都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最后导致有的家庭因着婚外情而破裂;有的人因着无法面对婚姻的破裂而产生报复、情杀的行为,因此锒铛入狱;还有的人因为搞淫乱而得了各种性病等,这都是追随社会邪恶潮流,玩弄情欲给自己和家庭带来的灾难。生活在这个污秽的环境中,如果没有真理根本抵御不了这个邪恶潮流的侵袭,只能身不由己地随从。丈夫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老实本分,对自己也很好,如今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不但没有羞耻感,反而还觉得是自己有能耐,这也是被邪恶潮流熏陶造成的。

静怡又想到神的话说过“背叛是人的天性”,不管做没做出背叛别人的事,本性实质都是一样的,环境合适了都能作出违背誓言、违背道德伦理的事。丈夫也是被撒但败坏的人类,没有胜罪的能力,在邪恶潮流的影响下,就会做出背叛婚姻的事。静怡又想起圣经中记载的一个行淫的妇人,按照律法应该被石头砸死,但主耶稣知道人有犯罪的本性,就给这个妇人悔改的机会,告诉她以后不要再犯罪了。静怡想到神作工都给人悔改的机会,自己也是一个败坏的人,也经常犯罪抵挡神,神都不记念,自己也应该对丈夫宽容一些,给他一次悔改的机会。想到这些,静怡对丈夫的恨减轻了一些。

寻找痛苦的根源

之后,丈夫向静怡保证不再和那个女人联系了,但是静怡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只要丈夫的电话一响,静怡就高度紧张,哪怕正在做饭,她也会侧耳听听是谁打来的电话,静怡心里总害怕丈夫和那个女人再联系。

一天,静怡从丈夫的通话记录中发现他和那个女人又通电话了,静怡的心再一次被揪了起来,心想: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上次有神话语的带领原谅了丈夫,也给丈夫机会了,没承想丈夫说话不算数,还跟那个女人联系,这样的日子不能过了,还是离婚吧。但静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家就这么没了,她的心就像在油里煎一样难受。静怡处在两难之间,不离婚,她觉得丈夫心里已经没有她了,生活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可是离婚,静怡心里又放不下对丈夫的这份感情。痛苦挣扎中,静怡向神呼求:“神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愿意和丈夫走到离婚的地步。我现在很痛苦、很迷茫,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找到痛苦的根源。”

在祷告的基督徒

祷告后,静怡看到神的话说:“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义黑暗世界里,没有人想到超脱,没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里,只是安分守己地过着日子:生儿育女,出力、流汗、干活,梦想有一个安逸、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女孝顺、欢度晚年,安然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以至于到现在人仍然这么虚度着,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只是在黑暗的天地之间互相厮杀、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有谁曾寻求神的心意?谁曾搭理神的作工?”

从神的话中静怡知道了,原来她苦苦追求的“夫妻恩爱”“家庭和睦”,都是撒但灌输给人的思想观点,撒但让人把得到美满的婚姻看为幸福,看成是美丽的人生,从而一生都为这个目标付出、努力。静怡回想自己从小就梦想长大后能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婚后也一直为这个目标在努力付出。当丈夫出轨背叛她的时候,她怕自己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婚姻就这么结束了,被丈夫出轨的事折磨得神魂颠倒、痛不欲生,就是因为受这个撒但灌输的错误思想的影响,已经把家庭和丈夫看成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看成自己活着的追求方向了,所以当面临失去这个家和丈夫时,自己就感觉要失去生存的意义了。

但从神的话和她的经历中,静怡明白了人类被撒但败坏后,本性都是自私、唯利是图的,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爱,就是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是经不住考验的。她想想自己就是这样,为丈夫付出这么多,也是希望丈夫对自己更加爱护。当丈夫移情别恋时,自己就怨气冲天,甚至要让丈夫净身出户,自己对丈夫也达不到无私的付出。现在看看自己追求的幸福婚姻在这个败坏人类中间其实是根本实现不了的,自己追求这个是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的。神话语的揭示让静怡识破了撒但的诡计,她不想再被撒但愚弄和残害了。

朝新的人生方向前进

接着静怡看到神的话说:“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秽的肉体之中,不成了衣冠禽兽了吗?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一样。……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

通过神的话静怡明白了,自己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追求真理敬拜神,尽好受造之物的功用,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这才是人生正道,是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正确的人生追求、生存目标。神的话给静怡指出了以后的人生方向,她暗下决心,不再追求家庭和睦、婚姻幸福了,她要追求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为爱神、满足神活着。此时,静怡的心里感到特别释放,浑身也轻松了很多。

一个月后,静怡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当中。当静怡在尽本分时,她有时还会身不由己地想丈夫和那个女人有没有再联系的事,心里还是会受些搅扰,但静怡知道这些意念是来源于撒但的,借此来搅扰她的心。每当这时,静怡就赶紧跟神祷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不受这事的辖制,我知道自己是一个受造之物,我的心应该是用来敬拜神的,不应该总是猜疑丈夫。我愿把丈夫交在神的手上,不管丈夫和那个女人还联不联系,我们的婚姻以后会是什么样,我愿一切顺其自然。”祷告后,静怡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不再觉得那么痛苦了。之后,当静怡把心投入到本分中,和神保持正常的关系后,就不再注重丈夫跟谁打电话聊天了。这时静怡从心底里感觉活着释放自由了,也体尝到凭神的话活着,追求满足神,心里才踏实、平安,活着有意义。没想到当静怡放下的时候,丈夫再也没和那个女人联系,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现在每当看到身边的人,因着遭遇婚外情的打击而活在痛苦中时,静怡都感慨万千。静怡庆幸自己能来到神面前,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改变错误的人生观、价值观,不再被撒但愚弄、残害。同时静怡也知道了什么是人生正道,她开始追求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追求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 刘春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