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他乡喜迎主归

在我6岁时妈妈信了主耶稣,也经常带着我去教堂聚会,在母亲的影响下,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有难处了要祷告神、依靠神,凡事感谢神。妈妈还说:“神不怕咱去依靠他,就怕咱有事靠自己不去交托给神,神给人解决难处、赐人恩典,因为神爱人,以后神还要接咱进天国呢,我们要好好信主呀!”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特别踏实,觉得自己有依靠了,也坚信有一天主耶稣会回来接我们进天国,梦想着那一天的到来。

后来因着一些世事的变故,初中还没毕业我就在家乡找了一家服装厂上班。在厂里因着年龄小常常被人欺负,加上我的性格特别内向,久而久之就变得很自卑,没有人和我交朋友,我也不敢主动去跟别人说话。妈妈也常常跟我讲:“在外面遇事要学会忍让,咱们信主的人不能跟人吵架,牧师讲解经文时说过,能吃亏的人是有福的人…… ”那时我记住了妈妈说的这些话,所以我凡事都讲忍耐、包容,就算遇到一些事我也会觉得很不公平,有很多痛苦,但每当我心里难受的时候就哼唱《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这首诗歌,跟主诉说自己的痛苦,因为觉得只有主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再想到我今天信主、依靠主,将来是要进天国的,也就不觉得太苦了,就这样我靠着这些信念度过了几年。

到了2013年,我刚满21岁,我离开服装厂到一个大城市打工,在这个大城市里每天早上面对拥挤的马路、川流不息的车辆,我要费好大劲才能挤上一辆公交车赶着去上班。上班忙碌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基本都是应付一下,生活一点也不正常,而且就这样辛苦一个月下来手里也没剩多少钱。面对生活的压力,我心里很苦、很委屈,我看着别人都活得潇洒,我怎么就这么累呢?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我深深感触到大城市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象得那么好,这样的快节奏生活让我压抑,这样忙碌的生活也使我变得很少时间去亲近神。但妈妈从来不会忘记提醒我说:“闺女,你得常跟神祷告……你要记住,主快来接我们回天国了。”我把妈妈说的这些话都记在了心里。

2014年,我有了到日本工作的机会,我对日本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希望在那里能度过充实的三年的签约时间。到了日本之后,一开始对周围的环境还感觉特别的新奇,可是慢慢地,我发现了这里的生活不比家里好。在工厂上班常常挨骂,语言沟通又有障碍,同事们之间还常常暗地里比拼,一个个争强好胜,都争着在社长面前表现自己。不但这样,有的同事还一口两舌,我常常被欺骗、遭论断,人都不讲感情了,都在追求利益至上。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与人之间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让我一下子感到这个世界好苍凉,我很想远离她们,可现实却让我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继续生存下去。慢慢地,我也学会了看什么人说什么话,为了搞好人际关系也陪同她们一起去KTV、酒吧。看着身边的人都在为利益奋斗、为名利争吵,甚至会因为一点生活上付水电费的问题吵个不停。我在这样的环境里活着也不想吃亏,活在自私自利里,没有了忍耐,实行不出主的教导。异国他乡没有亲人也没有真正的朋友,祷告也摸不到主的同在,所以我常常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饭也不说话,坐在地上就是默默流眼泪,当时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一个人会真心对我。我甚至想到过自杀,觉得活着也没啥意义,但我又没有勇气自杀。每当我失落到一个地步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主对我们的应许,主会接我们回天家,也许只有主给我们预备的那个地方才是真正的净土,我真希望那天赶快来呀!

正当我孤独、痛苦到一个地步的时候,我的新同事小果给我传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小果告诉我主耶稣已经回来作审判的工作了。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又是激动又有些不敢相信,激动的是主回来了我好像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但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盼望主来一直主都没有来,现在真的是主来了吗?我感觉惊讶,难以置信,我以为自己不会等到主来了。看着我疑惑又惊讶的样子,小果说:“神早已道成肉身成为人子隐秘降临来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间,而且也换了新名叫全能神。”接着她给了我一本书《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并嘱咐我书里的话都是神的话,是全能神发表的人类得以蒙拯救的真理,拿回去好好看看。看到她真诚的样子,我接过了书。我也不想错过主的再来,所以我决定好好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分页阅读: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