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府逼得我无法生存(二)

刑警队的人走后,那个恶警就给我们当地派出所打电话。中午12点左右,派出所的副所长和一个片警以及我们村治保主任,还有我丈夫一同到了检查站,当他们带我上车时,我以为是接我回家,就放松了警惕,不知不觉脑子里全是回家后的情景:好几年没回家了,家里怎么样了……正想着,车就开到了镇派出所。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对中共恶警的实质并没有真实看透,他们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放过一个信全能神的人呢?果不其然,我们到派出所时,两个国保大队的人早已经等候在那里,他们一见到我,马上把我单独带到一个房间审问。看到恶警步步紧逼的阵势,我心里没了底。这时,神的话及时开启我:“现在都多多回到全能神面前,向他要一切,他必在你里面启示,关键时候他会保守你。不要怕!……有他的保守,他的看顾,你还怕什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四十二篇说话》)神的话使我的心再次踏实了下来,想想在上午那样惊险的环境中,神的大能调动一切使我转危为安,让我亲身体尝到了神话语的权柄,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不管恶警还会使用什么花招诡计,关键时刻神必会引导我,加给我智慧,使我能得胜撒但。中共政府逼得我无法生存(二)这时两个国保大队的人开始盘问我:“姓什么?叫什么?在哪住?为什么离家出走?这些年都在哪儿?干什么?” 我嘴上回答着他们,心里不住地祷告神,神经绷得紧紧的,深怕哪句话说得不合适让他们抓着把柄。恶警诡计多端,他们为了从我口中套出教会的信息,故意 “满面春风” 地跟我唠家常,当我稍稍松懈之时,就突然问我一句关于信神的事:“你在教会里担什么职务啊?你们的带领是谁啊?” 我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见阴谋没有得逞,恶警立马露出真面目,突然绷起脸呵斥道:“你他妈的敢装不懂!” 并使劲踢了我一脚,还恶狠狠地训斥:“老实点,好好回答!” 审讯中只要我不正面回答他们的问话就会挨踢。这时我才看清他们的阴谋诡计,原来他们是想用声东击西的办法来引诱我,让我出卖教会利益,这些撒但爪牙真是太卑鄙,太阴险狡诈!我只有不停地默默祷告神,愿神加给我智慧,千万别上撒但的当。没想到他们又用肉体亲情来诱劝我。一个恶警开始说他自己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小家庭,儿子如何听话,他与妻子如何相爱、和睦,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说这些话时,他突然指责我:“你真是有福不会享,放着好日子不过,出去瞎跑。现在你家多好啊,你女儿都上大三了,你知道吗?你的丈夫多老实一个人,又听话又过日子。” 这一番话扎到了我的软弱处,心想:我走时女儿还差半年高考,现在都上大三了,这几年我都不在女儿身边,她会恨我吗?丈夫这几年也不知是咋过的……我不由得顺着恶警的话想了很多,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这时神的话引导我:“我民应时时防备撒但的诡计,为我把守我家中之门……免得上了它的圈套,后悔也来不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三篇说话》)神提醒劝勉的话语立时警醒了我:是啊,这不是撒但的诡计吗?四年前是中共逼得我无法在家信神,被迫与家人分离,今天他们又颠倒黑白攻击我因信神不好好过日子,妄图用肉体亲情来牵制我,离间我与神的关系,诱骗我背叛神。这些恶警真是阴险邪恶,千方百计坑害人、搅扰神的作工,正是灵界撒但的化身,我绝不会让他们的诡计得逞!于是我不再搭理他们。恶警气急败坏,仍不放过我,一直逼问我到下午四点半左右,还强行给我拍照,并将笔塞到我手里,按着我的手在不知内容的笔录上签字。看到恶警这样凶横强暴,纠缠不放,我恨得咬牙切齿,心想:无论如何我不能做出半点背叛神、亵渎神的事。这时我想起神的话 “凭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 ,我心里一亮:不能被动地任凭恶警摆弄,我得用智慧与他们周旋,绝不能让撒但的诡计得逞。于是我把手中的笔一扔,大声哭了起来。恶警被我突如其来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以为我受刺激了,大声喊着:“这个女人疯了!” 随着他的喊声,其他屋里的好几个警察还有我丈夫与村治保主任都过来了。我丈夫就问那个恶警怎么回事,恶警说:“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 但他仍不罢休,又开始盘问我丈夫我为什么离家出走,是家庭暴力吗?原来他是在核实我刚才的答话,想从中抓到把柄。我的心不由地又提了起来,因为自从我信神以来,丈夫因受大红龙挑拨虽然一直反对我信,但并没有真正打过我,如果丈夫回答的与我说的不一致,这些恶警肯定不会放过我。于是我边哭边祷告神,把我丈夫也交托给神,让神来主宰。当恶警问他我是否因家庭暴力离家出走时,丈夫居然回答:“是。” 这让我又一次看到了神的全能智慧与奇妙作为,是神又一次保守了我。就这样,国保大队的两个恶警没再让我签字就灰溜溜地走了。我和丈夫他们一起回了家。

这次的经历令我心有余悸,仿佛做了一场噩梦。我不由得思绪万千:自从被恶人举报,中共恶警知道我信神后,就开始逼迫、限制,先是挑拨我家里不信的人看管我、拦阻我信神,接着又派专人盯着我,限制我的人身自由,逼得我离开家后,又在网上通缉我,到处撒下大网抓捕我,从电脑上看到的那几个字 “国保重点对象” 而且是四星级的,虽然我不知最高级别是多少,但从中看到我已经是他们通缉抓捕的 “重要在逃人员”。当听到抓我的恶警说看我很面熟时我还纳闷,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我也没有坐车路过他管辖的范围​​,他为什么说我很面熟呢?还有,国保大队的人对我们家的情况竟然了如指掌,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对我们这些因信神被通缉的人不知 “关注” 多久了,就等着随时抓捕。人是神造的,人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经地义,中共政府竟如此大动干戈、兴师动众地追捕,逼得我在哪儿都无法安身。这哪里是什么 “百姓的衣食父母” “人民的好警察” ,简直是恶魔再世。难怪全能神揭示说:“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 ‘父母的养育之恩’ ,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 ‘国王’ 。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 ‘阴曹地府’ 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中共政府向来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将神所造的人类霸为己有,随意宰割、残害,从来不把老百姓当人待,尤其对信神之人,随意扣上个罪名就强行抓捕、监禁、酷刑折磨。以往我不明白它对待人为什么这么残暴狠毒,现在对照神的话才看清,中共的实质就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所以它特别仇恨神来拯救人,仇恨人跟随神享受真正的人生,谁弃绝它归向神,它就不择手段地威逼人背叛神,非要把人逼上绝路,最终让人与它一同下地狱受惩罚。中共政府正是与神争夺人、破坏神拯救工作的仇敌、邪灵,我与它不共戴天!

这次中共恶警因没有证据被迫放我回家,之后又使用卑鄙手段将我关进了无形的 “监狱” 。他们肆意毁谤、亵渎神,散布谣言煽风点火,让我家里不信的人要看好我,别让我再次出走,导致不信的丈夫、女儿不分昼夜地看管我,恶警也经常打电话询问我是否在家,对我紧盯不舍,使我不能与弟兄姊妹接触,即便有时碰见也不敢搭话。没有教会生活,又没有神的话可读,时间长了我心里特别痛苦难熬。又因我是被恶警抓回来的,亲戚朋友经常拿这个取笑我,世人也在背后毁谤,不愿搭理我。我心里的孤独、苦楚无处诉说,经常回忆以往与弟兄姊妹聚会读神的话、交通真理,在一起其乐融融、充满欢声笑语的情景,我心中更加痛恨中共恶魔剥夺了我的这一切。当我消极软弱时,我就经常哼唱神话诗歌:“1 在经历试炼的同时,不管人软弱也好或者里面消极也好,对神心意不明白或对实行路不太透亮,但你对神的工作得有信心,能像约伯一样不否认神。约伯虽软弱咒诅自己的生日,但他不否认人生下来所有的东西都是耶和华赐给的,夺去的也是耶和华。2 在你的经历中,不管在神话上受到什么熬炼,总之,神成全人的信心,在你摸不着、看不着的情况下需要你的信心。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观念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对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人受痛苦时需要有信心,受熬炼时需要有信心。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见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使我坚定信心继续跟随神走下去。直到两年后,中共恶警不再追问我,我才恢复了教会生活,又重新尽上了本分。

如今我已经跟随全能神走过了十六个年头,虽然期间一直伴随着中共政府的逼迫、迫害,但神的智慧永远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借着经历这些环境,使我彻底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与神为敌的恶魔实质,中共就是灵界的撒但的化身,来在人间就是为控制人、残害人、败坏人,谁若对它有分辨,它就穷追猛打非要治死。尤其信神之人,被它列为重点对象派人监视、控制,并且在网上通缉,使尽一切卑鄙手段残酷迫害,威逼人否认神、背叛神,企图将人永久掌控在它的魔掌中。信神的人被追逼得在中国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无法生存,若没有神的看顾保守,没有神话语的浇灌供应,实在活不下去。中共掌权正是社会黑暗邪恶的根源,中共就是罪恶之根、万恶之源,我恨透了它!与此同时,我亲身经历了神的全能智慧与奇妙作为,体尝到了神话语的威力与权柄,对神的信心更真实了,中共恶魔越是逼迫,我跟随神的心志越坚定,反而对它的仇恨越强烈。在这十几年的逼迫患难中,是全能神的爱手一直搀拉着我,多少次为我拭去伤痛的眼泪,拉着我再次爬起,勇敢地去克服一切艰难险阻。虽然中共至今仍在迫害我,但我心中对它只是恨,却没有丝毫惧怕,继续在神的带领下天天尽本分。我心只愿神早日得着荣耀,彻底毁灭撒但恶魔!(全篇完)

河北省 汪真

上一篇:中共政府逼得我无法生存(一)

齐来听听一首激励心灵的歌 : 《国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